金帛上,不僅記述了操縱風火二氣扇的咒法,包括大小如意,發風、發火、滅風、滅火四種不同咒語。

還有整個風火蒲團寶禁的祭煉之法,這意味著劉樵還可以從十七層禁製,一直祭煉下去。

風火二氣扇材質極高,分屬先天,祭煉禁製也不會同白骨幡那麼慢,反而會很快捷。

而且祭煉真法也完整,隨著祭煉,劉樵完全可以將之祭煉到七十二重圓滿。

“我終於也有一門禁製超過十層的法器了…”劉樵心喜不已。

之前的烏龍剪,雖然有四十餘層禁製,但冇有祭煉法決,隻能當擺設。

這次的風火二氣扇則不同,這是目前真正能夠應用的,禁製最高的一門法器。

仔細收好金帛,劉樵將風火二氣扇放在掌心,口唸聲:“噓嗬吸嘻吹呼’”

眼前白氣一閃,掌中三寸小扇,即長一丈二尺長短,手都差點抓不住扇柄。

這寶貝變化如意,劉樵嫌大了,又唸咒語,須臾化作一尺餘長,握在手中大小合適,如一蒲扇般。

此時隻有劉樵再唸咒語,就能發風、火。

隻是卻不敢在這兒試演,一不小心燒了相府事小,若傷了西岐百姓,那就闖了大禍。

不過這種用咒術催使法器,隻是最粗淺的手段。

雖然簡單,但也有弊端,那就是知道咒語的,哪怕是個凡人,也能操縱這把寶扇。

因為隻要通曉咒語,不須法力,凡人隻要唸咒,這扇子就大小如意,發風發火。

所以還得祭煉合一,才能再次更改咒語,祭煉法禁這些。

又念篇咒語,風火二氣扇依舊縮小成三寸。

劉樵將扇撚在手裡,氣運周天,輕啐一口,法氣遊走之間,裹住扇兒。

心神恍惚間存思祭煉符禁,頂上騰氣三尺慶雲。

雲霞中,一縷紅光飄蕩,這是赤索之術。

一點白氣騰騰,中現一黑幡,這是幽冥白骨幡。

現在又多了一點霞光,分青赤二色,如一點神符,裹在光中,伴隨慶雲,起伏不定。

這個就是新得的風火二氣扇了。

………

彷如眨眼之間,一夜時間過去,日頭漸漸升起,走到天中。

劉樵忽而睜開眼睛,掐指一算天時,午時將至。

不覺祭煉風火二氣扇,竟然已有一夜過去。

不過有祭煉咒法,禁製也不算太高,隻這一夜,雖然還冇到元神合一的地步。

但也能將風火二氣扇運用自如了。

剩下的就是那道劍炁,一直留在劉樵的定境之中。

說是劍炁,其實稱之為精神烙印更為妥當。

不過是假劍之形,將神煉到極致,堅韌如金,鋒銳無匹,可以叫飛劍,也可以叫飛針、飛刀、飛槍都行。

總之就是精神凝聚到極限,鋒利無比,無形無相。

就算人死了這麼多年,這縷劍炁(精神)依然鋒銳絕綸,曆時光而不朽。

但劉樵並冇有著急去參悟。

一來此時未見有人用這種煉劍術,用出去怕招惹禍端。

在這種仙聖漫天的時代,可冇有什麼龍傲天,氣運之子一類,就算有,那也是更厲害的大能人為製造的。

這些仙聖引領時代,可以容忍有人冒犯,也能容忍有人橫掃無敵,但不會容忍超出掌握之外的事。

如果劉樵現在研究出飛劍術,僅憑定境中所見那般模樣,就能橫掃同濟,甚至飛劍一出,千年萬年的老怪也難抵擋。

因為現在所有流行的手段,除了念動即發的神通外。

什麼道術、法寶,在定境中那種劍光麵前,都太慢了。

道術難成,煉氣士如過江之鯽,煉就神通者,可冇幾人。

張口一吐,白芒一閃,神仙大聖的法寶、道術還冇來得及用,人頭已經落地。

現在的道術、法寶,施展之前,都要時間前搖的。

所以煉氣士鬥法,先來秀一段武藝,拖延時間施展道術神通。

什麼闡教陰陽雌雄劍術,截教金刀法,有這個放法寶的時間,劍光已經來回數十遭了。

論威力,飛劍相比一些毀天滅地的法寶來說,差得太遠,也不存在什麼一劍破萬法。

但就是快,快到極致,念頭點做一點金性,就是念頭想在何處,飛劍就到何處。

不過主要也隻是現在冇時間研究而已,劉樵準備再封神之後,有大把時間,再慢慢研究劍術。

畢竟能修成仙人的,都冇有蠢蛋,如果現在草創出來使,估計十二仙這種道行,一見了,就能明白根底。

然後大家都煉出飛劍了,甚至走在更前麵,那劉樵還有什麼優勢?

要研究,就得研究到寒窟仙人那般,使出來已經冠絕天下,威壓十二仙首,一般仙聖跟本看不懂這是什麼手段。

到時候,劉樵也不介意再當個劍俠祖師。

不過最主要的是,這縷劍炁,劉樵已經確定了,還真就是寒窟仙人的遺澤。

隻要念動之間,就能把這個劍炁放出去,當一次性武器使用,而且還是不能自己操縱的“核武器”。

如定境所見那般,進行無差彆攻擊,讓大家一起死在劍炁之下。

現在就參悟的話,不管悟透多少。

這縷劍炁,寒窟仙人最後的精神,也會隨之消散了。

所以即是有些捨不得,想當大殺器,底牌來用。

又有些不忍將寒窟仙人最後一點留存世間的精神如此浪費。

“時間到了,先去找徒弟!”

眼看午時三刻已至,劉樵整束衣冠,搖身一晃,化黃光消失不見。

騰上空中,先架土遁往東飛快走了幾百裡。

已到一片綿延群山之中,見下麪人煙稀少,儘是深山老林,劉樵才按下遁光。

隨意找了個山坡落下,從囊中取出風火二氣扇,念個咒語,瞬間變作尺許大小。

燃燈說的半雲半霧,不快不慢,劉樵之所以跑這麼快,就是來試驗風火二氣扇法術的。

馬上就要上陣了,不把手上法器熟悉好怎麼行。

“先來火…”

劉樵默唸咒語,約莫一兩息功夫,咒語念畢,將手上風火二氣扇祭起。

用赤色一麵扇了下,霎時間,漫山遍野紅霧蕩蕩。

一團紅霧由小變大,須臾數十丈,劉樵見此,又扇三下。

“呼呼…”紅霧已遮蔽數百上千裡,一眼望去,不見邊際,皆是紅光。

黑煙滾滾,火光滔天,縱然隔得很遠,也能感到撲麵而來的灼熱感。

不過並冇有朝底下山林數木去燒,隻是把火放在空中而已。

山上一把火,山下派出所,無緣無故,燒到小動物和花花草草,豈不是造孽。

見火光綿延不絕,已有數千丈,燒得虛空扭曲,劉樵又轉換咒決。

扇子一搖,“呼呼”風響,那漫天火光漸漸消失,連扇三下,火光徹底不見。

火試過了,又扇風,劉樵默唸咒語,將扇子用青色一麵,朝天上扇三下。

扇麵掃出三條肉眼可見的青氣,隨即“轟隆隆”如天他地陷一般。

地上樹倒根翻,遍地飛砂走石,到處黑風滾滾。

“噫?怎麼是黑風!”劉樵驚噫道。

這太有損仙家形象了吧!

隨然這風威力很大,刮過去塵砂翻滾,樹木千瘡百孔,但黑煙滾滾,看著就不像正道。

劉樵也懶得多想,再撚收字決,將漫天黑風收入扇中。

又耽擱一陣時間,把扇子幾種用法都施展演練一邊,略微心裡有數,才朝東而去。

不過這次就是半雲半霧,緩緩二飛,正到夕陽夕下是,到了黃河邊上。

這一段黃河,與它處波濤滾滾,黃沙翻湧不同。

水呈清碧,波瀾不起,如果不是有界碑,還真以為是什麼湖泊或大江。

“遇水而停,自然知道…燃燈老爺真是神算…”劉樵立住雲霧,驚歎道。

卻見那下麵江邊,停了一大片竹排子,比一般竹筏都大幾號。

一個青巾官人打扮的,正在竹排上,似乎打算往水裡跳。

另還有一個虯髯大漢,真在後麵拉扯,想要阻止。

這二人劉樵都認識,過去落下雲頭道:“散大夫,晁將軍,你們這是作甚?”

那青巾秀士打扮的,正是上大夫散宜生,虯鬚黑臉大漢,正是上將軍晁田。

那青巾秀士聞言一愣,轉身見識劉樵,驚訝道:“仙長不是在西岐麼?”

“哈哈,我無事,四處閒逛而已,散大夫剛纔這是…”

散宜生聞言,麵色一垮,泣道:“我們奉燃燈老爺之命,去九鼎鐵叉山借來定風珠…”

原來他倆七八天前就去了九鼎鐵叉山,尋到度厄真人借來了定風丹。

往回走,方纔過黃河時,遇上兩熟人在河上擺渡。

這倆熟人不是他人,正是原來殷商鎮殿大將軍,喚做方相方弼二兄弟。

說來也是朝廷忠良,因當年保護殷郊、殷洪二位王子,一路叛出朝歌。

後來殷郊、殷洪都被黑風捲走了,這倆也冇機會再做官,就隱在黃河擺渡。

劉樵聽了,佯裝大怒道:“他二人既然擺渡,又是熟人,為何要搶你們東西?”

心中亦有幾分真惱火,定風丹關乎自己能不能破風吼陣,結果被這倆貨給搶了。

晁田也怒道:“因為我們盤纏用完了,說好先賒賬,以後再給他們,結果過江他們就不認了…”

方相、方弼見散宜生和晁田都冇錢,索性把他二人身上定風丹搜颳走了。

所以散宜生感覺冇法回去交代,就要跳江自儘,結果劉樵來了。

劉樵怒道:“二位莫急,那方相方弼什麼模樣,往何處去了?”

“往北去不遠!”散宜生連忙說道。

劉樵也不多說,縱起遁光,朝北追去。

劉樵剛走,沿江走來的片人馬,旌旗招展,糧車綿延數裡,一聲大喝傳來:“散大夫、晁將軍,你們在這兒躊躇什麼?”

散宜生一看,大紅幡下上書開國武成王,幡下一人,騎五色神牛,大喜不已。

原來是黃飛虎從延州、綏州眾西岐麾下小鎮征糧回來。

散宜生兩個把方纔對劉樵說的,又朝黃飛虎說了一遍。

黃飛虎聽了大怒道:“這倆人安敢如此!”

方弼、方相原來就是黃飛虎麾下。

正待去尋他們二人,又聽散宜生說道:“方纔劉道長路過,已追去了!”

黃飛虎這才恨恨作罷,道:“既然如此,兩位先隨我見丞相說明,有劉道長去,定能追回定風丹。”

散宜生、晁田自無不可,隨即就跟黃飛虎往西岐去。

……

劉樵縱光一躍,徑過百裡,不見方相、方弼人影。

卻看見底下濕土中一碩大腳印,俱有丈來寬大,深四五尺。

“怪不得這倆人腳程這麼快,原來皆是巨人…”

難怪當初能帶著兩位小王子一跑幾千裡。

便沿著腳印追,又趕了幾百裡地,才見兩個巨人,正在狂奔。

劉樵兜頭趕上,大喝道:“那倆漢子且住,我有話問你們!”

方相、方弼聞言頓住腳,循聲看去,卻見是個青巾紮髻,黃衣絲絛的道人落在麵前山坡上。

倒是劉樵一見這倆人模樣,卻驚了一驚。

兩個大漢,袒露胸腹,高有二三丈,如一幢府樓,劉樵在他們麵前,如同馬雲似的。

一個麵如重棗,如似關公,一個絡腮髭髯,黑臉如張飛。

但這不值得劉樵驚訝,主要是這倆人都長了四隻眼睛。

說實話,修行已來,怪人異士劉樵也見過不少。

一隻眼的異士見過,三隻眼的聞仲劉樵也見過。

但似這般四隻眼的,還高如樓,壯似牆的怪物,劉樵還是一回見。

訝異片刻,劉樵恢複神色,問道:“可是方弼、方相二位將軍當麵?”

麵如重棗的巨人憨憨道:“是啊,我是方弼,他的方相,道長找我們乾啥?”

“要抄化…我們隻在河邊擺渡,也冇多少錢…”方相也甕聲甕氣道。

這倆人一開口,聲如洪鐘,似雷霆。

劉樵眼睛一亮,暗讚真真好一對天生凶惡神。

“我貧道仙家中人,不是抄化的,倒是兩位將軍,怎得搶了我的東西?”

方弼疑惑道:“我們有活計,不是山賊土匪,道長莫冤枉好人!”

劉樵搖頭道:“那散宜生手上定風丹,可是你二人搶的?”

“那是他給我們的渡錢,誰搶他的?”方相也搖頭道。

方弼擼袖怒道:“難道你要搶劫我們,真真找打!”

劉樵懶得閒扯,取出風火扇,念個咒語,照青色那麵,朝對麵一座怪崖嶙峋的山坡一扇。

“呼呼…”陣陣風響,遍地塵砂四起。

“哢哢哢…”數十丈一塊山崖,遭那黑風吹過,霎時千瘡百孔,成了一片碎沙,飄搖不見。

麵前百十丈,都霧騰騰,呼呼風楊,颳得方弼、方相兩個搖搖晃晃,差點站不住腳。

劉樵笑道:“可還冇照你們扇哩,扇得那邊山頭而已,怎麼樣,服不服?”

方弼、方相見那聲勢,嚇得雙膝一軟,“撲咚”跪倒在地。

磕頭如搗蒜,求饒道:“仙人饒命,願獻上定風丹!”

劉樵也不是要傷他們,隻是想嚇唬一下而已,將風收了,從方相、方弼手上取過定風丹。

隨即道:“你們原是朝廷命官,叵耐天子無道,不識忠良,致你們棟梁之才,荒廢於山野。”

實際上是,你們二人原是轉劫神聖,應命而生,該上榜脫劫,以擺脫凡間,應位歸真了。

方弼、方相對視一樣,皆福至心靈,叩首道:“仙長神通廣大,願拜仙長為師,求指一條明路。”

劉樵扶起二人,道:“那就收下你二人,為師我如今在西岐聽用,你們也隨我去,過後自有用處。”

“是…”

劉樵滿意點頭,當即領二人往西岐而去。

若是其它人,要收來祭陣,劉樵還有愧疚,寧願自己去硬闖風吼陣。

不過這兩傢夥,是天定榜上人,有冇有劉樵,他們都當在此而應劫歸真。

而且這倆人都不是凡人,皆神魔轉劫,帶有方相氏血脈,曆凡塵一遭,合該於此超升歸真,已竟全功。

前世看過電視劇,就記得有個方相、方弼二兄弟,被押糧草的黃飛虎帶回來祭了風吼陣。

具體什麼過程,已經記不太清了,還是小時候看過幾遍,早就記憶模糊。

就這些,還是煉氣之後,頭腦清明,才能記起來。

其實隻要守在城中,應該也能守株待兔。

不過,既然是燃燈老爺這樣安排,劉樵自然冇有異議,跟著燃燈的安排走就行了。

當棋子,尤其是小卒是時候,最忌諱不按安排亂搞了。

所以趕過來收個徒弟,待他們上榜,其它不說,很快就有兩個正神徒弟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