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化老弟,所謂無功不受祿,我怎麼能要你的寶貝呢…”劉樵嘴裡說著不要的話,眼睛卻看向手上寶扇。

黃天化搖搖頭,直接從囊裡又取一頁似金非金的書頁,遞給劉樵道:“這個是咒語,和一門完整的風火蒲團寶禁。”

“啊…這…那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啊!”劉樵一臉慚愧,誠惶誠恐的說道。

話是這麼說,眼睛卻撇向那張似金非金,尺許來寬的書頁。

風火蒲團寶禁,而且還是完整的一門祭煉真法,這是真正的闡教**呀!

在劉樵看來,這種真法,有時候,反而比寶物本身更貴重幾分。

有了風火寶禁,劉樵不僅可以祭煉出風火扇子,甚至可以祭煉風火蒲團、風火葫蘆之類的。

最關鍵似闡、截這種大教出品,尤其這類真傳法門,都不止看著這麼簡單,玄妙頗多。

看黃天化把祭煉真法遞來,劉樵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接。

劉樵也不想這樣,但是黃天化給的實在太多了,讓劉樵這個冇見識的土包子拒絕不了。

就要接過,黃天化卻按著劉樵手道:“這個祭煉法門,你不能外傳!”

“這個我當然曉得!”說罷,黃天化才鬆了手,劉樵滿麵歡喜的接過祭煉法門。

黃天化又道:“這裡人多眼雜,不是研習的地方,你自己回去慢慢摸索吧…”

說罷,黃天化轉身往蘆蓬去了,劉樵看著手上兩般寶物,也直接化虹而起,朝城中飛去。

到了相府,薑尚和龍鬚虎都不在,隻有一個武吉在府中管事,劉樵直接把遁光落入自己院中。

掩上大門,冇有急著看寶扇和祭煉法門,而是坐在院裡思索。

“依黃天化的性子,不至於將扇子給我,更不能把祭煉真法給我…”劉樵冷靜下來,細細思索這其中的關係。

這件事情,肯定又是道德真君授意的。

相比燃燈的行事深不可測,那道德真君行事,劉樵也覺得捉摸不透。

“這算什麼,送法、送寶童子麼?”劉樵在心裡給黃天化新起了個外號。

雖然說無功不受祿,天上冇有白掉餡餅的事。

但考慮到馬上就要入風吼陣了,到是候一個不慎,就冇命了。

命都冇了,還怕什麼人情世故、因果報應的,劉樵索性就冇有推辭。

就是有什麼坑,那這也是“陽謀”,因為劉樵根本抗拒不了,也不得不接。

吃什麼虧,那也是以後的事,現在就得用全部功夫增加手段,手段愈多,入風吼保命的機會纔多一分。

雖然燃燈拍著胸脯打了保票,說有定風珠,劉樵一定不會有事。

但劉樵現在已經不相信燃燈這廝了。

總覺得這個糟老頭子壞得很,根本不靠譜。

搖搖頭,把這些思緒甩開,劉樵坐在院中石墩上,把三寸小的寶扇放在石桌上。

又取出祭煉真法,正待研讀,劉樵忽而道:“當初那寒窟中,攏共有三般物件,除了那個葫蘆,不知不覺餘下二寶都到我手了了…”

想到這兒,劉樵又從寶囊中取出一個木匣,也放在桌上。

裡麵裝的就是從寒窟中取來的破鐵片,不過原來的匣子徹底腐朽了,劉樵又新買了個木匣裝著。

打開木匣,裡麵用紅帛鋪墊,盛著一截鐵片,二指來寬,尺許長,依舊是鏽跡斑斑。

“要不要把這鐵器上的繡給磨了呢…”看著鐵片上的鏽跡,劉樵總忍不住一重想用磨刀石給磨光的衝動。

不過也隻是想想而已,寒窟中三般物件,其餘兩件都是寶物,這鐵片可能也是寶物,要是磨壞了怎麼辦?

這個鐵片到手時間也不短了,但劉樵很少拿出來看過,時間一久,都快忘了這事兒。

主要是劉樵覺得,那寒窟仙人,既然能被闡教懼留孫、太乙等人聯手擒拿。

想來其功行應該與十二仙首在伯仲之間,就算高,也高的有限。

因為根據道德真君描述來看,寒窟仙人單鬥十二仙其中一個,就是碾壓。

對上兩個,寒窟仙人就會落入下風,對上三個,寒窟仙人也隻能落敗。

“想來其功行應該跟燃燈老爺相差不多,比十二仙首略高,但也隻高一線…”劉樵暗暗揣測道。

但其留下的這個鐵器,連道德真君、慈航道人都看不透。

師叔伯都研究不透,劉樵覺得自己就更不可能看透了,所以就一直收在囊中。

一來二去,就把這事兒給忘在腦後了。

劉樵想了想,還是先從匣中取出鐵器,第一次正正經經的審視這件仙人遺寶。

“瞧之似金非金,似鐵非鐵。”

“既然是仙人遺寶,怎麼鏽跡般般,難道入我手中,就是明珠蒙塵?”劉樵看著手上鐵片道。

隨即吹口法氣,絲絲法力自口中吐出,如一白霧裹住鐵器。

少頃,雲煙散去,白白浪費一口法力,那鐵器冇有絲毫反應。

“看來不能用法力祭煉…”

“噗…呼呼…”劉樵撚手一指,口耳鼻湧出絲絲紅光,三昧真火繚繞。

僅數息功夫,那鐵器就被燒得通紅,外麵真火繚繞。

眼看火中鐵器就要融化,劉樵大驚,連忙收了真火,不敢再燒煉。

“看來就是普通的鐵打造的,不是仙材…”

看著石桌上,漸漸散去溫度,由通紅重返烏黑的鐵器,劉樵心涼了大半截。

仙家寶材、神鐵一類的東西,怎會這麼不經燒灼。

隻是三昧真火一燎就要融成鐵水,這明明就是塊普通的鐵器嘛。

劉樵頓時連收這鐵器的心思都冇了,虧得自己還請匠人打了上好的木匣盛裝。

結果就是個垃圾,這種生鏽的斷鐵,戰場上到處都是,隨便都能撿到。

歎了口氣,不管怎麼樣,這也是仙人遺物,不好隨意丟掉。

正待收起鐵片,劉樵忽而想到,該用黃庭存思一觀究竟,或可見根底。

“若是有秘訣仙法,存思此物,或可顯化於定境…”劉樵忽而福至心靈。

當即催【過目不忘】咒,請竅中商容發力,捧起鐵片,細細關瞧,須臾之間,就把每一寸鐵鏽,每一個瑕疵都記憶深刻。

將鐵器放入匣中,劉樵趺坐石墩,閉目存思。

黃庭存思之術,劉樵天天都在修煉,已然熟悉得不能在熟悉,呼吸之間,已入定境。

杳杳冥冥之間,身處一片混沌之間,周遭雲霧濛濛,隱隱見得數十道光芒,如星宿掛於天空。

四天王持旄擁銑,四聖護持神光,天昏地暗之間,紫微星如王者領袖群綸,座下幾個文士如百官輔弼陰陽。

又有喪門星張桂芳背豎紅幡,日宮神聖掌托一杆金幢。

電光遊走間,顯化神霄真王,混沌中一片霹靂,判混元之先後,執陰陽之樞機,此為神霄雷門。

不過,雷門眾聖尚未歸真,神霄真王也隻是神光。

隻有其座下秦天君顯露身形,腳踏五雷車(似風火輪),手掣金鞭,赤發獠牙,手執五雷幡。

煙波浩渺中顯現水元真聖,靛臉藍髮,一身碧色官服,手握缽盂。

座下隱見得還未化出的七道神光,乃箕水豹、壁水羭、參水猿、軫水蚓,此為水德七政,不過也未化出。

正中間,一尊仙聖,慶雲萬丈,趺坐於蓮花葉中,眾神聖彷彿衛星般,圍繞這尊仙聖。

蓮花冠,麵白如玉,隱隱見得是劉樵模樣。

已上榜諸聖,悉數在此。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中央仙聖麵前,一縷白光,漸漸顯化。

杳杳冥冥之間,白芒漸漸化作一道利刃,約莫尺許長,似有靈性般,繞著仙聖周圍不斷飛騰。

“刺啦…”白芒一閃,飛速變大,須臾化出數百數丈長,寬有十餘丈。

“大膽!”周圍闔目沉睡的眾神紛紛驚醒,見定境中,劍光亂竄,紛紛大怒。

貌似魯雄模樣的水元真聖怒目圓睜,將手中缽盂一拋。

霎時間霧騰騰,天昏地暗,如同泛洪一般,整個混沌之間皆是洪水。

如同洪荒世界,天翻地覆之時,大水滅世一般。

無窮無儘的弱水,將白芒包裹,任它遊走發威,也飛不出弱水三千。

“錚…”一聲金器聲響。

如利刃出匣,整個定境都是白光,幌人眼睛。

眨眼間漫天洪水儘去,缽盂化作神光,飛回魯雄手中。

還未歸真的水元真聖魯雄神光大損,直接閉目陷入沉睡,周遭無數水氣彙聚,不斷修補缽盂上一道劍痕。

這下再無人阻撓,尺許白芒漫空亂舞,時而一化百,百化萬,億萬白芒,無窮無儘,逼得眾神退避。

時而化繞指柔,綿延無儘,如億萬丈長短,細若髮絲,彷彿將虛空割成兩節。

一聲呼哨,整個定境翻覆,霎時一切寂滅。

……

相府小院中。

劉樵睜開雙眼,麵露幾分後怕之色。

摸摸額頭,儘是冷汗,彷彿剛纔一切都是一場夢幻般。

“好在定境一切都是虛幻,要是現實中,豈不毀天滅地,重開地水火風…”

看著木匣中,依舊鏽跡斑斑,彷彿廢鐵的鐵片,著實不敢相信方纔顯於定境,竟然有這般威風。

“我原本以為,封神前古時期,不該有飛劍術這種東西…冇想到竟然早已有飛劍術,而且…還是內煉飛劍…”

轉而,劉樵有有幾分驚喜,方纔那白芒雖然直接把定境攪碎。

但不過是令劉樵心神略微受損而已,修養幾息就緩過神了。

倒是那白芒,隨定境散去,那縷劍炁,卻映入劉樵心中,隻要參悟,就有機會悟出劍術。

劉樵思索道:“這麼說來,這個鐵器,其實是寒窟仙人煉的飛劍,難怪能以一敵二,壓製太乙師伯…”

在前古時期,大家都還在扔法寶,甩道術的階段。

遁形絕跡,疾如閃電的飛劍,簡直就是另類。

那劍光一沾,不論人、鬼、法寶俱要裂成兩節,把仙人神魂懼滅,法寶靈性斬滅,幾乎無物可擋。

任誰與劍仙鬥法,都得顧忌,不敢使出全力,一漏破沾,煉劍成絲,劍光分化就來了。

所以憑藉劍術,打闡教十二仙措手不及,以一敵二,還是非常有可能的。

“隻是這太奇怪了…不應該呀…”劉樵愈想愈疑惑。

之前自己問過黃角大仙,也聽道德真君講過。

他們都冇聽過有“飛劍”這種東西,按常理來說,飛劍這種東西,也不該出現在這個時代。

這就跟軍備競賽一般,大家扔法寶的手段已經落後,如果有人創出飛劍術,鬥法幾乎可以碾壓同功行的前古仙人。

這就如同火繩槍對比半自動一般。

飛劍不僅威力絕綸,而且極為快速,快到極致,一出手,敵人還冇反應過來,劍光一繞,人頭落地。

封神又是個重外物法寶的時代,如果出現飛劍,那大家就算想破腦袋,也得紛紛更新換代,都研究飛劍去了。

想了半天,劉樵也想不通,這個寒窟截教仙人身上充滿迷團,太詭異了。

就像是在古代,突然有人拿了把機關槍橫掃戰場,不按常理的打敗了兩位武林高人。

然後不知怎麼的,這人就被搞死了,機關槍之術也被封鎖訊息,若不是劉樵得了這縷劍炁,也不會知道。

“這個劍炁不急於一時,而且此時不該劍術出世,我若研究出飛劍,也不好到處用…”

劉樵總覺得這個仙人之所以被搞死,就是因為太天才了,超前半步是天才,超前十步,那就是瘋子了。

這不死,誰死!

自己還是先老老實實研究黃庭**,隨大流扔法寶,鬥道術神通吧。

收好匣中鐵片,這上麵有原來有一縷劍炁,所以曆經數白年,隻生鏽,卻不朽爛。

如今這縷劍光已經散去,徹底化作一片廢鐵,又出土沾了空氣,不久就會朽爛了。

但不管如何,劉樵都算得了這位仙人太多遺澤,虧得祂已經神形懼滅,不然根本還不起這恩情。

收了木匣,劉樵又取那頁金帛。

看了看,唸叨道:“最近不知怎麼的,運氣簡直太好了,先得仙人遺澤,又有送寶童子送我寶物…”

劉樵總有種不真實感,彷彿如一個龍套,瞬間變成天命之子一般,事事順利,想要啥來啥。

本來燃燈說讓自己祭陣,還以為自己要掛了,都準備另投西方或截教了。

結果一轉眼,神位不夠分,自己暫時不用上榜,還有可能破陣。

研究這鐵器,得到一縷隨時可以參悟出劍術的劍炁。

黃天化不僅給了自己寶扇,還給了一門**,真正的闡教**,風火蒲團寶禁。

眼看外麵月滿星空,劉樵冇時間多想,連忙按金帛上的禁法祭煉風火二氣扇。

明天午時,還得忙著去收徒弟。

這一下,劉樵華麗轉身,從三無道人,法寶有了、**有了、徒弟也快了。

——————本章正文已完

越王勾踐時,九天玄女下凡為越女,山中老猿善望氣,動輒獻長青四寶榛子、鬆子、榧子、核桃於玄女。

玄女喜其聰慧,遂以太上雌雄劍術授予老猿,旋即老猿隱蹤匿跡於深山,再無訊息。

待西漢時,雲夢澤有一老仙,自號猿公,善飛劍術,廣傳門徒,自此飛劍術大行其道。

猿公即綠毛真人也,遺有《內景元宗》乃異類得道仙術,時共參飛劍術者,有三陽一氣真人張沔,火龍真人,東華真人等輩,亦各擅劍術。

————還珠樓主《蜀山劍俠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