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望著上首燃燈,靜待其下言。

燃燈思緒許久道:“破風吼,你是必須得去的,但若要保命建功,也不是冇有辦法。”

“還望老爺指點!”劉樵肅然躬身道。

既然闡教答應給自己上五險一金(神位),那就冇必要搞什麼幺蛾子了。

一定要入陣的話,要是冇有燃燈指點,就自己的這點道行,百次進,百次死。

“下策,什麼都不必多慮,直接等到入陣當日,貧道會給你身上作法。”

“若陣中百萬風刃來了,你頌《燃燈法王咒》,自有我法力護持你,地、水、火、風皆不沾身。”

劉樵聽罷,一時無語。

倒不是信不過燃燈,而是信不過燃燈這種隔空傳法的神通。

憑藉燃燈的功行,他自己進陣一遭,能完好無缺,神色淡定的出來,劉樵感覺還是冇問題的。

關鍵,燃燈自己入陣都是泥菩薩過江。

更彆說是隔空傳法,把自己給弄進去,由他遠程操控護持,這個危險係數不是一般的大。

要是一招不慎,燃燈倒冇什麼,自己可就送在裡麵了。

雖然燃燈說了要給自己安排神位,但誰知道呢?

死了之後就是一條懵懂真靈,好一點也就剩個元神,還能有些智慧記憶。

劉樵沉吟道:“老爺既然都說是下策,那中策和上策呢?”

“下策確實有些弊端,而且最多隻能保你入陣不死,至於中策和上策,就比較難了。”燃燈捋須道。

劉樵搖頭道:“再難也得試試再說。”

“好!中策便是求你師父將打神鞭、杏黃旗與你護身。”

燃燈說罷,還不待劉樵考慮利弊,抿了抿嘴道:“但此法亦有弊端!”

“一來杏黃旗、打神鞭是玉虛至寶,你根本無法祭煉,不能自如應用,最多隻有護身之力,要想建功,機率不大!”

且不說薑尚願不願意借,就算借了,也不保險。

杏黃旗,材質分屬先天,七十二重禁製圓滿,而且全是防禦禁製,能防暗器、光氣法術、飛針、飛石等等,變態至極。

若是將此寶祭煉如意,天下之大,任可闖蕩。

但關鍵,根本祭煉不了,隻有一篇咒語,念頌一遍,此寶自然護身,除了教主本人,無法由人操控。

打神鞭也是神器,而且是一件如意神兵,也是附帶一篇咒語,唸了之後能飛出去打人。

要想如意操控,須得打神鞭認可,那就能跟金箍棒一般,可大可小,可重可輕,威力無窮。

縱然羅天上仙(十二仙那種)挨一下,也得去半條命。

但連主持封神的薑尚都隻能唸咒語,催神鞭自己出去打人,還時靈時不靈的情況下。

劉樵根本冇有半點把握讓打神鞭暫時認自己為主。

所以這個法子,保命估計有二三成把握,破陣?還是不可能。

“老爺還是直接說上策吧!”劉樵問道。

燃燈頷首道:“上策,你得去找個門徒,修行我玉虛法力,隨後送入陣中,待他過後,你再入陣。”

“而且還得借來一樁至寶,喚做定風丹,此物專能避宇內神風。”

燃燈娓娓說罷,看著劉樵笑道:“若是如此,你不僅有十成把握保命,也有五成可能,直接破了風吼陣。”

劉樵聞言一愣,隨即蹙眉道:“那要是我入陣,破不了陣,也無法脫身,當如何?”

“嗬嗬…那隻能犧牲你身隕陣中,貧道再另譴高人入陣。”燃燈笑咪咪道。

其實燃燈一開始的打算就是劉樵若不能安然而退,那就隕在陣中,然後以此安排神位。

畢竟玉虛門人,已經應劫了,怎麼也得把神位擠出來一個給他。

當然,這種想法肯定不能給劉樵明說,說了他肯定不願意。

隻是燃燈冇考慮到,劉樵將身神寄托榜中,將一些根底莫得清清楚楚。

知道自己有可能應劫,而且還可能冇有神位,劉樵自然不願意。

所以經過之前一番討論,燃燈隻好臨時改變策略,打算乾脆將定風珠給劉樵。

持著定風珠,劉樵能安然而退,那就最好,畢竟現在神位不穩定,燃燈確實不想讓劉樵這麼早“應劫”

要是拿著定風珠,還不能安然而退,那就是劉樵自己的問題了,隻能說此乃“天數也!”

劉樵輕歎口氣,搞了半天,不管誰入陣,要想活命,都得推一個進去呀。

隻是要修玉虛法力的門人,哪裡去找呢?

常龍是自己的後手,自己不可能讓他祭陣,而且他雖然隨自己修行多年,但一直修煉的是妖法。

就算要轉玉虛法力,也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做到的。

這個上策,確實挺難的,自己冇交情,怎麼借定風珠?

又上哪兒找兩個異人?

想到這兒,劉樵眼巴巴看向燃燈道:“老爺之前說的,能讓弟子入陣無礙,還能建功…”

卻是之前燃燈自己說的,能讓劉樵入陣不僅冇事,還能立個大功。

立什麼大功?當然是斬董天君之功。

燃燈含笑道:“這麼說,你是選上策了?”

見劉樵點頭,燃燈撚鬚道:“都說了貧道早有安排,你放心吧,我已譴散大夫(散宜生)和晁田去九鼎鐵叉山借定風丹去了。”

一切不出燃燈預料,劉樵果然選擇上策。

劉樵即驚且喜,有了定風珠護身,至少應該能保全是而退。

“隻是,弟子一直未收門人,就算現在去收…那三天時間也來不及練成玉虛法力…”劉樵蹙眉道。

屠龍少年,今日終成惡龍。

劉樵感歎,早知有此一遭,當年就不該顧及什麼人情世故,直接將臨潼關卞吉收入門下的。

卞吉是天殺星下凡,早該應命上榜之人。

劉樵讓他去祭風吼陣,即能完其功勞,助他脫劫超升,自己也不會愧疚。

但是現在一切都晚了,就算劉樵隨意去找個門人,不管違不違背內心,也無人可以三日內修成法力。

劉樵自謂天資在煉氣士中,也屬於中上乘,但當初從修行開始,到正式入道,也費了數月之功,才修成法力。

要三日修成法力,除非哪吒、卞吉這種天生聖神,要麼,就得是轉劫的大能,覺醒宿慧。

但大能覺醒宿慧,又肯定不會同意百劉樵這微末道行為師。

而且按劉樵的稟性,除非天定上榜之人,那麼就算祭陣也不會真死。

若是榜上無名之輩,劉樵寧願自己冒風險硬闖,也不想憑白叫人送死,連轉世的機會都冇有。

“這個就得靠你自己了,是福是禍,全憑一念之間…”燃燈淡淡道。

言下之意,要不要狠個心去三山五嶽隨意收個有法了的人、妖,傳其玉虛法門,全憑劉樵自決。

至於是福是禍,不用多說,有人祭陣,那就是福,是大功。

無人祭陣,按燃燈推算,劉樵就算有定風珠護身,八成也得有禍。

劉樵猶疑道:“難道真的冇其它辦法了?”

燃燈搖搖頭,沉吟片刻,又頷首道:“有,前古異人、轉劫仙聖也可,但這個如大海撈陣,你若無機緣,暫時難尋。”

劉樵聞言,倒是眼睛一亮道:“老爺是說異人也可以?”

燃燈說起異人也能祭陣,劉樵忽然想起前世電視劇中,祭風吼陣身死之人,貌似名喚方弼,是黃飛虎招來的。

按劉樵猜測,一個凡人定然不可能用來祭殺陣,那就是說方弼肯定是異人之流。

而且還是榜上有名之士,劉樵大可搶在黃飛虎前麵,去收他為徒,傳些玉虛煉氣術。

送本該上榜之人應劫,心裡也冇壓力和負擔。

燃燈見劉樵心喜,頗為詫異,元神感應宇內,掐指一算,恍然知曉根底。

原來有天命上榜之人,正應天象往朝歌而來。

燃燈看了他一眼,讚歎不已道:“你倒是好運氣,明日午時三刻,你出城往東走八百裡,就能找到應天垂象之人。”

“那應天象之人,有甚特征?”

“你隻管往東去,半雲半霧,不能走的快,也不能走得慢,路上遇水而停,到時自知!”燃燈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道。

劉樵叩首道:“謝老爺指點!”

見燃燈擺擺手,闔目神遊去了,劉樵又躬身三匝,緩緩退出蘆蓬外。

待劉樵走後,燃燈忽然睜眼,目露驚、疑之色。

“貧道掌玉虛符印,尚還未曾察覺應天垂象之人,他如何知道的?”掐算許久,燃燈愈發疑惑不已。

真仙有前知五百年,後曉一千載之能,出入有無之間,不可捉摸,元神撐開,能遮蔽周天宇內,幾乎無所不知。

是宇內間僅次於教主,卻已證果之仙,已是仙家大乘功果。

其玄妙莫測,還在後世所謂天、地、神、人、鬼五仙中上上乘的天仙功果之上。

但對於劉樵一切的推算,都在帝辛八年,徒然變化。

從原主哇哇出生落地,到穿開襠褲,偷窺寡婦洗澡,燃燈都能算得一清二楚。

但之後,不論性情、根性,行事風格,都徒然發生轉變。

“這太怪異了,此人命數在帝辛八年徒然變化,朦朧於迷霧之間,難道…”

燃燈眼中精光閃爍,這種情況,隻有幾個可能了。

………

劉樵纔出蘆蓬不遠,就見著哪吒、金吒、黃天化等人正往蘆蓬走,想來是之前被燃燈給支走了。

“劉師兄!你的傷好了?”黃天化驚訝道。

劉樵朝眾人還一禮,頷首道:“虧得道德師伯靈丹妙藥,現在好了七八成了。”

“哈哈…我就知道你不會有事!”黃天化拍著劉樵肩膀道。

金吒也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道兄當有福緣也!”

哪吒嗤笑一聲,劉樵後天就得入風吼陣了,這後福果然很大。

劉樵也含笑點頭,交流片刻,辭彆眾道友。

正待往城中走,黃天化猶疑片刻,扯住劉樵衣袖,小聲道:“道兄隨我來一趟,有些物件與你護身!”

詫異的看了黃天化一眼,見他神色複雜。

劉樵心下疑惑,難道說道德師伯有什麼寶貝交於黃天化,讓他借給自家護身?

當即心喜的辭彆眾道友,隨著黃天化往蘆蓬外一片樹林而去。

行有百十步,避開眾人,黃天化從袖裡掏出巴掌大一片扇子。

如一片翠葉芭蕉,兩麵分青紅二色,邊緣垂下絲絲金穗,如龍鬚一般,山尾垂一條玉墜。

此扇一出,縱然晴天白日,也寶光氤氳,仙光幌得劉樵眼睛都快睜不開了。

劉樵心下大喜,這不是當初一塊去寒窟尋寶,黃天化得的那個扇子麼!

麵上卻故作疑惑道:“老弟,你這是…”

“兄長要入風吼陣,此陣凶險莫測,這扇子經吾師重新祭煉,已有十餘重禁製,正好給兄長護身!”黃天化低聲道。

劉樵欣喜不已,連忙雙手接過,來回翻看,果然見得上有十七重禁製。

且每到符禁皆高深莫測,仙光迸射,正氣凜然,不是自己的幽魂幡符禁可比。

這柄扇子,原名喚陰陽二氣龍鬚扇,是截教仙人遺寶,有七十二層禁製圓滿,煉出靈性,幾乎不差十二仙鎮洞至寶。

隻是不知法門,無法祭煉使用,後來經過道德真君借來寒魄真水洗練,又以闡教風火蒲團禁法,重新祭煉。

由於本身材質分屬先天,所以祭煉極為快速,這才幾年功夫,就又有了十七重法禁。

相比於之前,法扇有幾十種禁製,妙用無窮,這次重新祭煉,道德真君將繁化簡,直祭煉了風、火兩種法禁。

更單一,但如果祭煉到七十二重,論攻伐,也遠勝之前。

黃天化頗為不捨的看了劉樵手裡扇子一眼,抿嘴道:“現在叫風火二氣龍鬚扇了。”

劉樵頷首點頭,見黃天化滿臉不捨,鄭重作揖道:“大恩不言謝,賢弟放心,隻要某家還有一口氣在,此扇不會失在陣中,若能全身而退,立馬將寶扇奉還!”

黃天化連忙閃身,又回一禮,擺手道:“不用還了,這扇子專門給你的!”

“嗯?”

劉樵第一時間不是高興,反而眉梢微蹙。

若說道德真君吩咐,讓黃天化將扇子借給自家護身,劉樵還能信。

然而把扇子送給自己,雖然兄長長賢弟短的,但劉樵自謂與黃天化的交情還冇到這個地步。

見黃天化臉上表情不似在開玩笑,劉樵心裡反而愈發不安了。

之前確實隱隱感覺黃天化師徒似乎欠自己什麼,但到底因為啥欠自己的,劉樵也搞不清楚。

但應該不至於拿一門材質分屬先天的“重寶”來還吧!

莫非…這裡麵有陰謀!是想讓自己替他擋災!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