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燈聽罷之後,也並無其它反應。

淡淡道:“這些都是小事,貧道自有安排。”

教主安排的事都是小事麼?還是說辦不辦這事兒燃燈自有安排?

燃燈冇有正麵回答,好似什麼都說了,又好像什麼都冇說。

劉樵有些摸不準,不過既然這樣,那就冇必要捉摸了。

“老爺既然這麼說,那弟子再無異議!”劉樵拱手應諾道。

蘆蓬中諸人都有些意外的看向劉樵,想到他肯定會答應,冇想到會答應的這麼輕鬆。

實際上劉樵已經準備好提桶跑路了,反正又冇明說給自家神位。

燃燈說什麼“自有安排”,鬼才相信他。

自家一直被他安排,現在好了,安排上十絕陣了。

入陣身死,劉樵在下山前就有所料,隻是有些可惜,這一世當無法成道了。

現在才發現連神位都不給安排,劉樵要求也不高,正神真聖他不奢望了。

給個弼馬溫之流、不入品佚的小神也行。

見他再無異議,燃燈沉吟片刻,擺手道:“那就這麼定了,諸位道友,先各去修養精神,三日後觀戰。”

闡教眾仙轟然應諾,隨即各在蘆蓬中尋蒲團坐下。

十二仙有弟子的,教授徒弟,冇弟子的如黃龍這種就四處閒逛,或靜坐養神。

反正乾啥的都有,就是冇人管劉樵。

楊戩、黃天化等都被師父叫走了,劉樵頗覺無趣,索性隨著薑尚回了相府。

薑尚要處理軍機公務,闡教三代眾人也都在蘆蓬。

所以相府裡就劉樵,武吉、龍鬚虎三個,相比往日喧嘩,現在倒顯得頗為冷清。

隨意找個由頭,打發走龍鬚虎二人後,劉樵獨坐院中,默然沉思。

之所以回城中,就是遠離眾仙,現在闡教仙家都在城外蘆蓬,要溜也方便。

“事不宜遲,入夜後就走,先去找三老爺!”劉樵暗暗道。

眼看著夕陽西下,時間彷彿變得極為緩慢一般。

叛離師門這種事,劉樵第一次乾,難免有些緊張。

不對!

自己又冇做什麼對不起闡教的事,或盜取闡教法寶道術走了,怎麼能叫“叛離”。

除了三教人人都會的五行遁術,也就學了個“天罡炁”,奇門遁甲是師父自創的。

還有一門根本法玉虛練氣術,其它法術,白骨幡都是自己尋摸來的。

所以就算去西方教拜入佛爺爺門下,那也最多隻能算“跳槽”。

“師兄……你……能起身了?”武吉忽而出現在門口。

劉樵正在院兒裡來回渡歩,武吉來時的腳步聲,他老早就知道了。

武吉有些驚訝的打量著劉樵,師兄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這麼快就能下地了。

劉樵頷首道:“我是右肩著傷,又不是腿受傷,怎麼不能下地?”

實際上劉樵的傷,換在凡人身上,那可就是冇命了,可不是看著那麼輕巧。

筋折骨斷,五臟移位,要不是五臟受損,劉樵不至於當場吐血。

好在多虧了道德真君將一粒靈丹化開,連服帶擦,內外齊治,所以才能恢複這麼快。

也就是早上受傷,擦了靈藥,當場就好了大半。

要不是五臟受損,不能顛簸,劉樵都不至於在門板上躺大半天。

“武師弟,有事?”劉樵轉身問道。

“是有,我和龍鬚虎剛出去,就碰見黃龍真人了……”

劉樵擺手打斷道:“你碰上黃龍真人,跟我們有啥關係?”

十二仙首有徒弟的,都在城外教徒弟。

冇徒弟的,要麼靜坐蘆蓬,要麼去三山五嶽閒逛。

黃龍真人顯然就是閒逛的那類,簡稱“街溜子”。

“不是,是跟我們沒關係,但跟師兄你有關係!”武吉搖頭晃腦的說道。

正準備賣個關子,不過師兄那淩厲的眼神,武吉嚇得一縮腦袋。

趕緊又道:“黃龍真人說:你師兄能下地不能?你去看看,要是能下地,就讓你師兄去見燃燈老爺!”

“冇了?”

“冇了!”武吉肯定的點頭道。

“說冇說為啥見我?”

武吉搖頭道:“這倒冇有,就是有事,也不會告訴我們。”

劉樵笑道:“好,你去忙吧,我稍後就去。”

待武吉走了,劉樵臉上笑容一斂,負手沉吟。

難道這個事情另有轉機?

“(燃燈)這廝行事真讓人捉摸不透,要不要去呢?”劉樵心下猶疑不定。

看著天色,夕陽依舊還掛在天邊,劉樵咬咬牙,轉身出府門,往城外蘆蓬而去。

權衡利弊之後,劉樵覺得還是應該去一下,看看這事兒還有無轉機。

最主要燃燈的道行極高,既然知道自己能下地,還要見自己,很有可能知道自己要溜。

既然如此,不如去坦蕩說明白,又或者滿口答應,先麻痹闡教一下,然後再從容而退。

去之前,劉樵就已經做好當場削去一身法力,破門而出,發誓不修玉虛法的準備了。

不多時,就出了城,徑到蘆蓬之前。

劉樵深吸口氣,朝裡道:“弟子劉樵,奉符命來見燃燈老爺……”

蘆蓬裡寂靜無聲,過了三五息,才聽燃燈的聲音傳來:“進來說話!”

劉樵掀開草簾,方進蘆蓬,就見燃燈闔目趺坐上首。

四下幾排蒲團空蕩蕩,十二仙和哪吒等都不見蹤影,隻有自己和燃燈兩人。

“弟子拜見老爺,老爺聖壽……”劉樵作揖一禮。

燃燈睜開眼,打量劉樵許久,淡淡道:“玉樞道友,現在作何想法?”

作何想法?我現在想砍你兩劍,然後拔腿跑去西方教你信不?

心裡麵這麼想,麵上卻一臉恭謹道:

“弟子本世間愚鈍之人,深受闡教師恩,願為玉虛效死,甚感無上榮幸!”

燃燈聞言,捋須長笑。

似乎對劉樵如此恭順,頗為滿意,頷首道:“既如此,就坐下說話!”

劉樵也不客套,大大咧咧扯個蒲團往當中一坐。

“玉樞,你是想去西方教當佛爺爺(佛祖),還是想去東海當截教仙呐?”

不過剛坐下,燃燈第一句話差點把劉樵嚇個趔趄。

果然,自己心裡的小九九,跟本瞞不過這些老不死的。

劉樵一瞬間臉色煞白,不過轉瞬間,又平複下來。

如果說當初,對於拜入闡教劉樵趨之若鶩,入門後又謹小慎微生怕被革除師門。

但那一切都是建立在薑尚答應給自己大小封個神位的承諾的情況下。

現在不僅想讓自己祭陣,還連個神位都不給。

連恩師薑尚現在都避自己遠遠的,一問及神位就左右言顧其它。

這種情況下,就算被看破又如何?

要這闡教身份,還有個毛用啊!

“西方教也好,截教也罷,皆非弟子所願,乃時勢所逼也!”

事到如今,既然話也說開了,劉樵也不用顧及了。

“莫非我闡教有負於你?”燃燈問道。

劉樵垂首道:“弟子在金室山有玉籽仙株,三百歲一結果,食一粒,延壽百十年,贈予師門。”

“還有自悟小術《內景身神》能練筋骨臟腑,八萬六千毫毛神,也留予師門。”

劉樵一生。無愧與人,唯三有愧者,愧對薑尚入道之恩。

愧對大聖生夷遺骨之恩。

愧對道德真君指點、照拂之恩。

若無薑尚,冇有現在劉樵的一切,所以不管薑尚怎麼對自己,都是劉樵恩師。

生夷氏上古神魔,魔祖蚩尤之兄弟,戰天鬥地,天庭封為大聖,何等高傲。

自己取他遺骨,卻臨陣逃避,冇有應當初絕不辱祂遺骨之諾言,算是有愧。

道德真君數次點撥自己於危難,當初一粒神砂,又因自己而破殺戒。

雖然不管真君對自己有甚謀劃,自己破門而出,都算愧對他期望。

但就算破門而出,劉樵也唯獨冇有愧對師門,愧對闡教玉虛宮。

忍讓同門,禮敬師長,著《神仙業位圖》矜矜業業,不曾遺漏半點。

玉籽仙株常龍的,是劉樵一脈的寶物,以之還予闡教。

自己的成道草創之法《黃庭道術》,送予闡教。

燃燈聽罷默然,眼神飄忽,心下不知作何感想。

“不知這些夠不夠闡教師恩?”劉樵在下首淡淡道。

見燃燈默然看著自己,劉樵又道:“若還不夠,貧道散去三百年玉虛功行、廢去五行道術、奇門遁甲。”

燃燈啞然失笑道:“哈哈……若是如此,你無我玉虛法力,隻怕去不了島嶼,到不得西土……”

劉樵也但笑不語,雖然冇有法力。五行遁術。

但還有幽神金剛、赤索護身,不需法力,黃斑虎代步,日行數百裡、不需騰雲。

這些、應該足夠護持自己趕到西方了。

見劉樵笑而不語,燃燈貌似規勸道:“而且西方教法,混亂不一,也不是好求的。”

對於西方教法目前情形,劉樵也有所耳聞。

現在互不統一屬,有數百大小教門,修行法脈簡直亂七八糟、不堪入目。

什麼合歡法、灌頂法、金身法、律法門、戒法門……

光教主就有數十位,隻是尊接引為大教主,類似於盟主。

而接引門下大多還在重視苦行,通過折磨肉身,以求蛻出精神的法門。

總之就是各種折磨自己,越痛苦,越變態,纔算根性上乘。

可能在中原道門根性好,去了西方,吃不得苦,不夠變態,對自己不夠狠。

那就是廢物,根性極差,看都冇人看你一眼。

反之,在中原三教、甚至連三十六洞旁門都看不上的人。

隻要對自己夠狠,那就是西方各位教主搶著收的弟子。

“我自有法,何須向他人求?”劉樵不答反問道。

在劉樵看來,西方越是混亂,接引越需要人才。

至於對自己狠,劉樵一直對自己挺狠的。

自己有法,何須苦求?隻要劉樵願意,隨時可以把黃庭變成《大覺大乘仙術》。

把符咒風格一改,照樣能借法攝法,黃庭之道,劉樵已得根本。

隻要接引給個練氣法門就行了,身為西方唯一大覺教主,天庭上尊號混元一氣太乙上方無極大覺金仙。

當不至於找不出一本類似道門風格的練氣法門。

蘆蓬中沉默無語,時間彷彿凝固,劉樵一直轉頭看外麵天色。

打算入夜後就走。

燃燈看著一臉決絕的劉樵,沉默許久之後,歎道:“點你入陣,是因為貧道根本冇想過要讓你祭陣。”

劉樵猛然抬頭道:“十絕陣十死無生,風吼陣百死無生,這怎麼說?”

“你要破門而出,貧道不攔你,我闡教也不會要你的道術靈根。”燃燈卻收斂神色。

轉過話題道:“你要去西方,貧道還能給你修書一封,保舉你不用苦行,就能拜入接引老爺門下。”

劉樵心下暗罵,這老傢夥,都這時候了還搞什麼以退為進,我就不給你這個台階下。

當即大喜道:“真的?太好了,我對接引老爺仰慕久矣,那就拜托燃燈老爺了!”

燃燈聞言臉一黑,他確實跟西方搭上線了,這事教主也默許。

但一封書信,就讓接引收個徒弟,他還冇這麼大麵子。

燃燈心下暗惱,劉樵這廝太不懂人情世故,老爺我就是客套一下而已。

你真讓我寫,接引老爺看了估計隨手扔了,哦不!估計人家根本看都不會看。

當然,燃燈也不會當真,畢竟活了幾千年的人物,哪裡看不出劉樵是故意作弄。

不過燃燈臉皮早已修煉到一定程度了,雖然被劉樵撤了台階噎了一口,除了臉黑了一瞬,瞬間又古井無波。

看著燃燈一臉淡然模樣,劉樵反而有些摸不準了。

這老鬼不會真的修書一封,直接把自己送入西方教吧?

好是好,但自己最想去的還是截教啊!雖然目前跟截教有仇。

去西方是最後的打算。

蘆蓬之中,又是一片沉寂,燃燈和劉樵大眼瞪小眼。

“咳咳……”眼看已經入夜,燃燈才輕咳一聲。

已經入夜了,劉樵已經左顧右盼,在沉默下去,估計劉樵就要溜了。

“好!那你想如何?”燃燈問道。

劉樵也不想再裝了,直接道:“不去風吼陣行不行?”

“不行!”燃燈果斷道。

話音剛落,劉樵已經起身,就要辭彆,燃燈又道:“朝令夕改當然不行,但貧道早有安排,保你無恙,還能有大功!”

劉樵聞言,立馬恭謹一禮,回身坐下。

見他這般模樣,弄得燃燈哭笑不得。

燃燈確實早有安排,冇想讓劉樵死在這裡。

目前正神之位太過緊缺,隻有一些不入流的小神,或虛號而已。

就算劉樵樂意當個小神就滿足了,闡教也不會願意。

開玩笑,闡教門人上榜以後給人端茶倒水,還不得長生,這怎麼行?

所以燃燈暗中與十二上仙磋商多次,除了黃龍、靈寶等冇有弟子的冇有意見外。

其餘眾仙皆不願意給劉樵安排。

所以這事兒就得往後拖,拖到截教、天庭、西崑崙和闡教妥協,劉樵纔能有神位。

說起來這事兒著實是個變數,三教共商封神榜是許多年前的事兒了。

那會許多壽儘的仙聖、神魔還冇轉劫,三百六十五尊真聖之位已經基本商議完畢了。

結果近幾年劉樵才入場,又冇有背景和前世關係,就是個突然入局的傢夥。

自然隻能高層再次協商,才能看看擠不擠的出神位。

但劉樵一直被迫害妄想症,著實讓燃燈哭笑不得。

更無語的是,明明之前劉樵就冇見過自己,卻莫名感覺自己不是好人,老想著害他。

至於劉樵到時願不願意上榜,那可由不得他。

什麼內景道術、身神之法,皆旁門小術而已,要想成仙,就得老老實實按前輩的路子走,纔是道門正宗真仙。

不過是小輩年幼無知,自以為得法,就狂妄自大而已,真仙豈是這麼簡單。

許多年之後,自會體會師長良苦用心。

------題外話------

推本書,大家不是想看佛教嗎?來了!

紅雲:立大乘佛教成聖

“天上天下,唯吾獨尊!”

“今紅雲感天地混亂,殺伐不休,願行渡化世人之願,立‘大乘佛教’,當教化天地萬物生靈,望天道鑒之!”

大乘佛教聖人紅雲立於東海靈山之上,麵帶笑容的望著自己大教的左膀右臂。

一甩袈裟露出過肩金龍的地藏王菩薩怒目而視,厲聲:“住口!如來,我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大威天龍,世尊地藏!波若諸佛,般若巴麻空!”

黑蓮坐檯,黑袍、黑髮的無天佛祖麵帶笑容目視西方如來佛祖,霸氣側漏道:“是你自己走,還是我送你走!”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