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書寫一通後,便收回思緒,聚精會神的看陣前二位仙長交兵。

這時文殊與秦天君已鬥了數合,秦天君無心思比武,虛幻一招,往陣內敗走。

見秦天君又是故技重施,退入陣中,文殊廣法天尊遲疑片刻,也追趕上去,

趕到天絕陣門口,見裡麵颯颯寒霧,翛翛悲風,氣勢駭人,文殊廣法天尊想起之前鄧華的慘狀,一時有些遲疑不敢進去。

三軍陣前,文殊廣法天尊也顧不上麵子裡子,頓在天絕陣門首畏葸不前。

燃燈道人皺了皺眉,但也並未多說,也不催促他。

倒是廣成子見狀,直接再次敲響金鐘,以作催促。

“咚…鐺…”身後穿來玉虛金鐘鳴,文殊廣法天尊隻得抬腳往陣中去。

玉虛金鐘就是號令,鳴鐘則進,擊磬則退,若不遵守,玉虛律法嚴懲。

一入陣,滿目皆灰濛濛霧氣,地上也起絲絲縷縷雲煙,好似身處仙境之中。

文殊廣法天尊卻知乃先天清氣,雲氣交擊,能發雷火霹靂,威能非凡。

普通雲霧交擊,生成的雷霆已經足矣殺妖誅邪。

更莫說這類先天氣息相交媣,所發雷火,縱然百鍊元神、不死之身,也得打成齏粉。

文殊見此不敢怠慢,伸手一指,地上也現白蓮二朵,踏上蓮台,氤氳仙光數丈高下,將周遭灰霧抵開。

陣中無上下左右,以無東西南北,若說窄,縱然仙家騰霧,也飛不出去,若說寬,其實不過畝許方圓。

此乃天絕陣之奧妙,通天教主演先天之數,得先天清氣,內藏混沌之機,中有三首幡。

按天、地、人三才,共合為一氣,若人入此陣內,有雷鳴之處,頓時打為齏粉。

不死之身,百鍊元神入陣,也將肢體化作粉碎,再難滴血複生,霹靂響徹,現雷光萬道,即將百鍊元神磨滅。

所謂:天地三才顛倒推,玄中玄妙更難猜,神仙若遇天絕陣,頃刻法體作塵灰。

文殊踏蓮花飄然而入,未走多遠,秦天君有意顯露身形,便見一座法壇,上插三首幡。

二人默然對視,氣氛一時沉寂,時間彷彿靜止,隻有周遭裡灰濛濛氣息擦出絲絲電光,地上雲霧繚繞,陰風嗚嗚。

“文殊,縱你開口有金蓮,垂手有白光,也出不得我天絕陣了,束手吧,貧道饒了你!”秦天君站在台上喝道。

文殊在三山五嶽風評還算不錯,雖則闡截賭鬥生死,秦天君不想殺他。

隻要文殊束手,便用擒仙索縛了吊於轅門,隻待自家脫劫之後,自有人放他。

文殊知秦天君意思,笑道:“口吐蓮花,垂手白光,貧道還真會,你看!”

言罷,天尊把口一張,鬥大一朵仙蓮飛出,霎時間定住周遭灰濛濛先天氣,電光霹靂,圍繞數丈之外,卻進不得身。

左手一伸,五指裡有五道白光,垂地倒往上卷,五條白光交彙,頂上也現一朵蓮花,五片葉上,垂落五盞金燈引路,霎時陣中一片清明。

秦天君見此,臉上一沉,心神動處,立生明悟:“他有這二般妙術,看來脫劫即在今日了…”

口吐金蓮,是闡教一般道術,也是燃燈老祖看家本領,仙家吐蓮,刀槍水火,再不沾身,且能定虛空陰陽,神魂穩固。

三首幡搖晃神魂的道術,逢這金蓮道術,就起不了多少用處。

垂手白光,更是教主道術,當時天昏地暗,教主顯化妙相,垂手灑下五道白光,地水火風立即平複,分定天地清濁。

這二種道術,都博大精深,尋常仙家習得其一,便足矣一世精力修持,仗之行走天下。

萬萬冇想到文殊廣法天尊這麼苟,攻伐神通冇多少,護身的大神通竟然一次煉兩門。

事到臨頭,秦天君心下還是有些複雜,本來還想多斬幾個仙家,好生立下威名,如今看來,是不成了。

見文殊現了神通,便不再動作,秦天君明白文殊是在等他施法。

當即也不再多想,取三首幡,頌神咒一篇。

“轟隆…”陣中無窮灰濛濛氣息碰撞,擦出絲絲金光。

雷霆轟響,霹靂萬道,無窮雷屑,朝文殊打去。

這些雷光、霹靂,皆由先天清氣打出,分屬先天,若是教外散人遇上,再高神通也難接住。

耐何三教同源,各家法門都能在另一家找到破解之法。

此時那萬縷雷光,飛到文殊廣法天尊數丈之外,便被金蓮抵開。

金蓮散出氤氳仙光,“刺啦…轟隆”無數電光、雷霆打在金蓮仙光上,聲勢滔天,卻破不得。

隻將絲絲縷縷的仙光打落,眼看金蓮仙光愈來愈薄,就要破碎,文殊又是一口法力,吐在金蓮上。

霎時金蓮仙光暴漲,又將雷屑、霹靂擋開。

如此數遭,秦天君不斷施法,那萬道雷光裹著文殊不斷劈下,在陣中好似光球一般。

“秦完,你還有什麼手段?”無窮雷光攢射中,文殊天尊踏白蓮走出。

周遭劈裡啪啦,好似雨打芭蕉,絲絲縷縷電光如雨滴冰雹落下,儘數被金蓮仙光彈開。

秦天君並不意外,一臉淡然的收了雷霆霹靂,將手上三首幡一晃,掐落魄決,口頌咒語真言。

天絕陣中,雲開霧散,然而又是陣陣陰風騰起,半晌咒語,絲絲異力,無形無相,直朝文殊而來。

凡仙、人,沾這異力,便昏昏沉沉,不知東西南北,鄧華便是被這道術攝了元神,懵懵懂懂中被秦天君梟首。

文殊看他又施法,恐仙蓮、白光還不保險,趕緊顯了法相。

隻見得文殊廣法天尊頂上有慶雲升起,如漫天瑞靄,鋪天蓋地,灑下五色毫光,毫光內有瓔珞垂珠掛下。

一尊法相,高數十丈,方麵大耳垂肩,頂上結五髻,手托七寶金蓮。

如廟裡受香火的神聖,金光晃如日光,照破鬼魅邪祟,自帶仙音陣陣。

怎見得此相:

悟得靈台體自殊,自由自在法難束。

三花久已朝元海,瓔珞垂絲頂上珠。

秦天君掐訣唸咒,將三首幡搖動,絲絲異力離著文殊法相數丈外,被大日金光照破,便退縮開來,

又搖三首幡數十下,也是一般,搖不動文殊,異力侵不得法相金身。

法身如大日,對映萬丈金光,文殊廣法天尊趺坐光中,喝道:“秦完,你的手段已用儘,貧道要完殺劫,得罪了!”

言罷,將手上七寶金蓮一拋,卻是遁龍樁顯化的。

這樁至寶,此時在文殊手中,才顯出真正神威,金光一閃,遁破無數濛濛灰霧。

絞散陣中雷光,帶起黑風陣陣,秦天君正在施法,見那黑風颼颼,迷在其中不知方道。

隻覺得黑煙中金光一閃,再回過神,再動彈不得,已被遁龍樁死死束縛住。

遁龍樁也按三才,所以能遁破天絕陣,上有三道金圈,仙人一但遭此寶禁住,縱然不死之身,千變萬化,也難脫文殊之手。

秦天君回過神,已被此樁縛得筆直,靠在樁上,動彈不得。

文殊對崑崙打個稽首道:“弟子今日開此殺戒!”

秦天君將雙眼一閉,索性閉目待死。

文殊言罷,用寶劍一劈,乾脆利落的梟去秦完首級,腔子裡血飆數尺之高,源源不斷,把個法壇濺得通紅。

一點真靈飄出,文殊廣法天尊打個稽首,默然不語,任那靈光飄飄蕩蕩,上了封神台。

陣外,劉樵一愣,封神榜身神傳來感應,知道秦天君業已上榜。

不過看周圍人都還聚精會神的盯著天絕陣,劉樵也不好立馬掏出天書記錄。

兩方人馬都伸頭探腦,目不轉睛的看著天絕陣,雖然陣中先天清氣繚繞,看不真切,但各自都期待自己一方得勝。

少頃,文殊廣法天尊提著秦天君首級,施施然從天絕陣走出,西岐一方俱都喜不自禁。

“那妖道遭師伯斬了!”哪吒等人大聲叫好。

餘下九位天君互相對視一眼,皆麵露覆雜之色,表情各異,岔怒者有之,哀悼者有之,閉目者有之。

但眾天君雖然神色各異,卻始終冇人動作,也不發一言,似乎對此有所意料,趙天君甚至露出欣慰之色。

倒是聞仲坐在墨麒麟上,見秦天君被文殊斬了,提頭出來,怒火中燒,大叫道:“文殊匹夫,斬吾道兄,氣煞我也!”

“文殊休走!”聞仲大叫一聲,催坐騎,舞金鞭來趕文殊,至少要把秦天君首級搶回來。

文殊並不理會,依舊提頭往回走,餘下眾天君見聞仲去追,反而叫道:“聞兄,莫多生事端!”

黃龍真人見聞仲趕得甚急,正待動作,這廂劉樵已經先一步縱起虹光,去阻聞太師。

“兩軍陣前賭鬥,聞仲休放肆!”劉樵大喝一聲,縱到文殊身後,阻住聞太師。

言罷,一撫髻,頂上白光一閃,數十丈大手,憑空顯現,朝聞太師抓去。

聞太師將麒麟一縱,使五行遁術裹住麒麟,閃避開來,大手抓下,撈了個空。

文殊回到陣中,轉頭一看,稱讚道:“玉樞童兒竟然還練成這種本事,聞仲也隻得避他鋒芒!”

“看起來白骨森森,不似好氣象,難說是獻祭天魔祖師學來的左道邪法!”黃龍真人眯眼道。

道德真君也正含笑,聞言笑容凝住,皺眉道:“法無正邪,皆由心生,縱然魔法,用到好處,也能渡人超升!”

赤精子也道:“玉樞此人,雖不知何處煉得一身旁門,但素來謙謹,非欺心作惡之輩!”

黃龍真人被此言噎住,轉過頭不再言語。

燃燈撚了撚鬚,看著正施展大手,碾著聞太師跑的劉樵,眼中精光閃爍。

不知想些什麼,燃燈忽而搖頭一笑,似乎頗為無語。

呼吸間,劉樵已與聞太師過了幾回合,太師五遁神通,好似泥鰍滑不溜手。

劉樵白骨神魔雖然威力無窮,卻拿不住他。

聞仲退避幾次,見不是辦法,又看劉樵本身一直站著未動,眼珠一轉,計上心來,將五行水氣,啐了一口。

五行道術善能隱遁,太師籍五遁神通,變個化身,依舊四處躲避大手,真身卻架水遁隱匿了身形。

背對玉虛眾人的劉樵好似未覺,隻是嘴角微抿。

聞仲把真身籍水遁須臾朝劉樵飛去。

“當心!”身後道德真君、赤精子等大喝提醒。

“嗯?”劉樵好似才發覺有人近身,連忙欲架道術躲避。

聞仲已到三丈外,將手上金鞭朝劉樵頭顱打來。

“啊!”劉樵連忙閃身欲躲,腦袋險險避開金鞭,右肩膀卻實實捱了一鞭。

“噗…”打得劉樵悶哼一聲,口噴大口血霧,大叫一聲,翻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聞太師大喜,冇想到今天的劉樵如此不禁打,連忙上去欲取劉樵首級。

“爾敢!”一聲暴喝,頂上風聲陣陣,聞仲急忙抬頭,臉色大變。

隻見得翻天印遮天蔽日一齊砸來,如同一座泰山壓下,聞仲那還顧得上劉樵首級,急忙縱遁術走了。

九天君眼見如此,也隻好紛紛跨坐騎而出,來接應聞太師。

薑尚等人這會兒纔回過神來,急忙都縱身來搶劉樵。

廣成子一拂袖,收了翻天印,早有黃龍真人架鶴飛來,一把將劉樵撈上仙鶴。

見聞太師並九天君還欲來再打,黃龍真人連忙道:“秦完天絕陣壞吾鄧華師弟,如今秦完身亡,足矣相抵!”

“今十陣才破其一,爾等又偷襲傷我門人,這便算了,還有九陣未見雌雄,原是賭鬥,不必持強!”黃龍真人又道。

見那邊玉虛眾仙皆上前一步,各取法寶,躍躍欲打,董天君朝聞仲道:“此皆天數,見好就收吧!”

聞仲看闡教眾仙都氣勢洶洶,知道若在打,就不是賭鬥破陣,而是兩方混戰了。

不在十絕陣中,僅憑自己和眾天君,與玉虛十二仙首爭鬥道術神通,不是明智之舉。

反正已把那劉樵打得“半死”,黃龍真人又給了台階,聞太師索性順著台階下,冷哼一聲,領眾天君回了本陣。

玉虛眾仙見此,才各自收了法寶兵器,簇著劉樵反回陣中。

黃龍真人將劉樵放到蘆蓬,三代等人立馬都圍上來,隻見劉樵胸前都是血,麵如金紙,呼吸若有若無。

“叫你逞能,這下好了,不死也活不成了!”哪吒興災樂禍的嘖嘖道。

太乙真人臉一沉,喝道:“哪吒!”

哪吒縮縮腦袋,邁著得意的小步伐,退出人群,嘴裡還哼著歌兒

黃天化、楊戩、金吒等人看著地上劉樵,都神色哀悼,麵色複雜。

薑尚跑到十二仙麵前,作揖道:“還望諸位道兄慈悲,救我徒兒一救!”

燃燈搖頭不語,餘下眾仙無燃燈號令,也不好輕動,隻能給個愛莫能助的神色。

還是道德真君猶豫片刻,朝燃燈道:“老師先著人看陣,貧道去看看玉樞!”

見燃燈擺擺手,薑尚大喜,連忙領著道德真君到蘆蓬。

見眾三代還圍著劉樵打量,薑尚忙道:“都閃開地方!”

黃天化等人見道德真君來了,也是一喜,連忙退開。

道德真君探了探劉樵鼻息,又撫其胸腹,拿了脈象,默然搖頭。

嚇得薑尚大驚道:”道兄,莫非他冇的救了?”

“不是,他並無大礙,隻是折了筋骨,服了丹丸,休養十天半個月,自然好了!”道德真君頗為無語的搖頭道。

薑尚大鬆了口氣,方纔道德真君又是搖頭又是歎息,可把他嚇一跳。

道德真君拍拍劉樵臉頰,笑道:“冇暈過去,就趕緊醒了,莫嚇著大家!”

劉樵見此,也不敢再裝死,微微睜開眼睛,嘴角還溢血,虛弱道:“師…師伯,師父…”

“啊…唉…嗚…嘶…好疼啊…”

“師父!我…恐怕…近些天不能上陣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