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蓬外,韓毒龍、薛惡虎被道行天尊叫走,師徒三人俱都默然不語。

走到離蘆蓬百步外一顆蓬丫鬆樹下,道行天尊才住步,轉頭看向二人,沉吟不語。

韓毒龍見師父臉色不好,求饒道:“師父啊,我知道錯了,不該糟蹋你的仙丹…”

“是啊,師父你要打,把我們領遠點打,給哪吒看見了,那廝又要笑我們…”薛惡虎也嗡聲道。

“唉…”道行天尊卻擺擺手,歎道:“不會打你們,以後也不會再罰你們了…”

……

蘆蓬中,燃燈的話語,不斷在劉樵耳邊響起,如同惑人的魔音一般。

劉樵始終不發一言,而燃燈卻如肚裡蛔蟲一般,知道他心中的想法。

心裡有什麼顧慮,不用劉樵開口,燃燈直接一句話打消顧慮。

剛想著拜師豈不差了輩分,燃燈就說你都冇有輩分,怎麼會差了輩分。

又想著拜師除了得個身份,貌似冇什麼好處啊…

燃燈就開始講起來他元覺洞各種道術玄功,聽得劉樵也意動不已。

“老爺,你也會九轉元功?”劉樵忽而抬頭道。

燃燈笑咪咪道:“我不會呀,但我有這個玄功,善能變化,隨風顯化,練成之後,一法通萬法通,大小如意、法天象地、擔山趕月…”

劉樵聽得眼睛一亮,心下卻是不解,燃燈既然有這個秘術,為啥自己不學呢。

難道真仙可以千變萬化,不需要了?

“當然不能,真仙隻是修成仙體,有種種異能,但也不能千變萬化。”燃燈再次回答了劉樵心裡的疑惑。

又捋須道:“這個秘術,一得特定的人才能練,二來極為難成,三則需要極高悟性,才能契合這個法門。”

劉樵恍然,怪不得玉鼎真人貌似也冇有變化之術,原來要修煉這個秘術有許多門檻,不是等閒可以練成。

“你的悟性倒是不錯,可以學一下試試,若成了,周天之內,任你來去。”

不過有些話,燃燈冇說,這個秘術練成之後,變化無窮,護法道門,確實厲害,但難免於仙道上還有一些隱患。

劉樵心下沉吟,自己缺法術神通麼?

貌似現在很缺,但以後,自己說不得是三界除了教主外,法術神通最多的那一個。

九轉元功、起死回生這些確實是大神通,不過愈是**,就愈難修成。

一般仙人、練氣士精研一門,便要耗去大半精力,甚至沉迷於道術,而忘卻煉氣形神,最終坐化。

不然燃燈應該也把這些神通大半練成纔對。

但據劉樵後世所知,這上述幾十種道術,燃燈練成的也不多,不然也不至於被趙公明追得跑路了。

其它不說,就一門五行遁術,劉樵入道以來,每天都要祭煉一遍,幾乎費了一半精力去修行。

然而直到現在,離把這麼道術煉成神通,也還遙遙無期。

劉樵搖搖頭道:“謝老爺青睞,恕弟子不識抬舉,實則是子牙公於我有入道之恩,傳法之德,所以萬死難報,更如何敢說轉投老爺門下?”

劉樵想得很明白了,跟著子牙公混,雖然三天餓九頓,哦不…是地位很低,冇有前途。

但劉樵不需要前途,日後之路已明,所以轉投是不可能轉投的。

最好就是燃燈不計較這事,隻要熬過十絕祭陣,後麵就是坦途。

但關鍵就是看燃燈給不給自己這個機會了…

燃燈聽罷,並冇有其餘神色,依舊慈祥笑道:“好,你有自己的想法,就是最好的,貧道也不強求。”

“望老爺恕罪!”

“不怪,不怪,師父尋徒,徒亦擇師,此為常理。你心裡也不必多想,貧道不至於在意這些。”

“那…弟子先告退了。”劉樵見燃燈笑意盈盈,冇有半點怪罪的神色,心下略鬆口氣。

燃燈擺擺手,笑道:“去吧,後麵破十絕陣,還得用你,到時可不能推拒失期,否則玉虛戒法森嚴…”

十絕陣要用我!

劉樵頓時心下一涼。難道要我去破陣?

劉樵抱著幾分僥倖問道:“老爺要弟子去破那個陣?”

“倒不是破陣,你還冇有那個本事…”

燃燈高深莫測的笑道:“到時候,你就曉得了。”

“那弟子先告退了…”

“道友自去…”燃燈說罷,已閉目神遊去了。

劉樵轉身走出蘆蓬,麵無表情,心下卻複雜難言。

不讓自己破陣,那要自己乾嘛,不用多說,肯定是去祭陣了。

自己死在十絕陣,泄去一些煞氣,再由十二仙其中一位出手,把陣法破去。

“唉…”劉樵長歎一聲,罷了,罷了,萬事皆休。

黃庭道術,符咒之法,數十年煉道修真,儘成畫餅。

若不能敕封正神,隻盼日後轉劫投生,常龍能信守諾言及時接引,但願還能再有這般天資悟性。

哪怕提前有所預料,但事到臨頭,劉樵還是有些捨不得這具肉身軀殼。

雖然不是前世軀體,但修行以來,冇遇上過瓶頸,條條關口一衝即破,思緒如泉湧,創出萬般妙術。

可以說天資根器,在煉氣士中也屬於上乘,不然當初拜師薑尚也不會那麼容易。

轉劫之後,還能不能有這麼好的天資根性,那就隻能看運氣了。

剛出蘆蓬不遠,薑尚便甩著手迎麵走來,攔住劉樵,疑惑道:“玉樞,我見你臉色不好,莫非有甚疑難?”

“額…我無礙,可能是之前練功岔了氣…”劉樵連忙整理神色,敷衍道。

薑尚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搖頭道:“你呀…修行不能急於求成,欲速則不達,還得慢慢來。”

“弟子省的,先告退了。”劉樵準備思考一下該如何應付這事兒,以及做些上榜前的準備。

“對了,我已送去戰書,約了聞太師三日後接戰,你可不能閉關失期。”薑尚提醒道。

卻是怕劉樵一閉關,又深入定境,錯過上陣時期。

劉樵頷首點頭,辭彆薑尚,自往相府走去。

十二仙與燃燈住蘆蓬,三代弟子則還是住相府,有軟榻香爐,誰去蹲草棚子。

蘆蓬中,燃燈趺坐蒲團,見劉樵頭也不回的走了,才睜開雙目,也是一聲長歎。

“這小子,太警惕,老以為貧道要害他似的…”

燃燈道人暗忖道:“也罷,畏首畏尾,如此心性難成大事,看來不值得托付靈鷲山一脈…”

“還得另擇好人,不然老道怎麼脫身而出…”

想到這兒,燃燈又是一聲長歎道:“不遇至人傳妙法,空言口困舌頭乾。”

“哈哈哈…老師在說什麼傳法?至人?”這時候,草簾掀開,走進來一個身背寶劍,麻衣黃條的道人。

………

商營中,十天君彙聚一堂,皆默然不語,氣氛有些沉凝。

“那蘆蓬中光氣愈盛,崑崙諸人都到了…”董天君道。

數裡外,蘆蓬中慶雲瑞彩,金燈貝葉,瓔珞垂珠似,簷前滴水,涓涓不斷,十天君自然看見了。

張天君道:“怪不得西岐敢約吾等三日後接戰,原來是有了倚仗。”

“三日後就三日後,倒看看闡教諸人手段…”金光聖母柳眉倒豎道。

秦天君沉聲道:“不管這次較量如何,都是我等脫劫之機,切不可因嗔癡而毀大計。”

這會聞仲不在帳中,十天君說話也無須顧忌。

董天君接茬道:“秦兄所言甚是,死非真死,當有再見之時,諸位不可因嗔惱感情用事,若生變數,隻怕錯過脫劫之機。”

“話雖是如此,但闡教這般聚眾欺少,損九龍島四友,圍攻聞仲,著實有些令人惱火。”金光聖母不岔道。

這時帳篷掀開,聞仲巡視營房回來,不解道:“諸位道友,在聊什麼脫劫…生死?”

“哈哈哈…閒談如何破西岐而已,聞兄以後便知…”十天君打個哈哈敷衍道。

旋即再閉口不談此事,隻與聞仲聊些截教舊事。

闡教兩方人馬,皆摩拳擦掌,不覺便是三日轉瞬過去。

這天清晨,成湯營中鑼鼓響徹,商軍率先出營列陣,聞太師領中軍出轅門。

麾下鄧、張、辛、陶分開兩方隊伍,十天君則隨其後,各按方向而立。

隻見得對麵西岐蘆蓬裡,隱隱幡飄,靄靄瑞氣,兩邊出來三山五嶽門人,分兩排而立。

頭一隊是哪吒、黃天化,二隊是楊戩、金吒、雷震子,三隊是劉樵、韓毒龍、薛惡虎,木吒。

各跨異獸坐騎,寶劍輝光,甲映日月,當先擺開陣勢,與十天君對峙。

“咚…”廣成子擊金鐘,“錚…”赤精子敲玉磬。

燃燈居中掌玉虛符印,領眾仙出蘆蓬,十二仙兩人一列,步行排班,緩緩走出。

赤精子對廣成子為首,其後太乙真人對靈寶**師,道德真君對懼留孫,文殊天尊對普賢真人,慈航道人對黃龍真人,玉鼎真人對道行天尊。

玉虛十二代上仙,齊齊整整擺出,燃燈道人騎梅花鹿壓陣。

眾仙都放開聲勢,顯了法相,隻見得一團瑞靄,千萬丈高,撐開慶雲數百畝,漫天儘是彩氣繽紛。

慶雲之中,顯化各般妙相,天女溪遊,金燈貝葉,符節法印,蓮花玉盞,瓔珞垂珠。

對麵十天君見這陣仗,不甘示弱,“咚…”天絕陣中一聲鐘響。

陣門開處,兩杆幡搖,秦天君騎黃斑鹿走出。

玉虛眾仙凝神看去,秦天君麵如藍靛,發似硃砂,打扮也十分凶惡,但見:

蓮子箍,頭上著;絳綃衣,繡白鶴;手持四棱黃金鐧,暗帶擒仙玄妙索。

蕩三山,遊五嶽;金鼇島內燒丹藥,隻因煩惱共嗔癡,不在高山受快樂。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