確實如劉樵所言,是個“絕頂”高人。

空中雲氣一斂,化作一乾瘦老道,挽抓髻,黑白道袍,黃絲絛,牽一頭梅花仙鹿落在蘆蓬前。

這時纔看清身形樣貌,不用多說,這位就是靈鷲山元覺洞燃燈老祖了。

這下不僅劉樵等小輩,就是玉虛十二仙首,也紛紛整束衣冠身色,列隊而迎。

眾仙悉數躬身控背,口稱:“燃燈老爺萬壽!”

燃燈道人連忙扶起十二仙首,一副惶恐模樣道:“不敢當,不敢當,眾仙家請起,諸位道友客氣!”

又伸手虛扶眾小輩道:“都起來吧,貧道元覺洞燃燈道人,禮數見過就是,不須客氣。”

話是這麼說,劉樵等人不敢怠慢,依舊禮拜三匝,燃燈道人隻安然受了一禮,便閃身避開。

十二仙首和薑尚將燃燈迎入蘆蓬,要請他坐首位,燃燈道:“諸位道友先至,貧道來晚了,勿要介意哈…”

眾人自然客氣的連稱不敢,隻等老師前來主持雲雲。

“諸位道友,十絕陣凶惡,你們商議好以誰主持冇有?”燃燈又問道。

十二仙首皆左顧右盼,一齊搖頭。

本來是要商議的,誰叫黃龍這廝扯了一天閒話,半點說話機會都不給大家。

黃龍真人朝燃燈一禮,笑道:“諸位道友都專候老師來主持…”

燃燈撚鬚道:“我之所以來,就是暫與子牙代勞,執掌帥印。”

見薑尚頷首,燃燈又看向表情各異的十二仙首,淡淡道:“二來,是眾友有厄,特來解難,三則,也是了我自己念頭。”

十二仙皆一禮道:“正當如此,專候老師許久了。”

燃燈滿意頷首,又看薑尚道:“子牙可將玉虛符印與我代掌,待破十絕之後,即交還子牙。”

十二仙首都同意,薑尚連忙取了玉虛符印並帥印兵符,一併交予燃燈。

玉虛符印,是元始天尊所傳,號令玉虛眾仙。

帥印兵符,是武王賜予,升賞諸將,調動三軍。

受過符印,拜謝眾仙之後,燃燈方坐上首位,薑尚則隻能坐於下首,排在十二仙之後。

蘆蓬中一時寂靜,十二仙沉默不語,燃燈則神遊天外,手指掐算,不知在想些什麼。

燃燈的道行極高,尚在十二仙之上,冠絕三山五嶽,此時掐指一算,心下明悟道:“欲破十絕,此劫必將損吾十個門徒。”

又看向下首一眾三代弟子,一一看去,時而頷首點頭,時而皺眉,又或撚鬚搖頭。

劉樵垂首站在黃天化旁邊,正思緒之時,忽覺如芒在背,被一道目光反覆打量。

也不敢抬頭去看,隻稍微向上一撇,便見燃燈老道坐在上首,正若有所思的看著自己。

燃燈見劉樵發覺,便朝他微微一笑,又頷首轉過目光,看向劉樵身後的薛惡虎。

“靠…燃燈這廝不會在挑人祭陣吧…”劉樵額頭浸汗,心下念頭狂轉。

心裡剛閃過這個念頭,便覺汗毛倒豎。

元神不斷示警,不用多想,又被那道如炬目光盯住了。

上首,燃燈眼睛一咪,暗道:“這是誰的門人,倒是警覺,不過心裡腹誹長輩,可是不好…”

隨即燃燈也未在意,轉過目光,繼續打量其餘三代門人,眼中光芒閃爍,不知再想些什麼。

而下麵十二仙也是表情複雜,有緊張,有釋然,有的毫不在乎。

有的見燃燈目光略過自家弟子,則大鬆口氣。

至於三代弟子,都垂著腦袋,除了少數幾個小有道行,略有察覺外,餘下皆不知發生啥事。

劉樵察覺燃燈目光再次從自己身上挪開,心下才略鬆口氣。

明白方纔之所以被燃燈察覺,就是心裡麵湧出其名號,所以他立即知之。

這種本事,練就純陽元神的十二仙首也有,不過冇有燃燈這般神異。

如果開口說出十二仙道號,隔著千裡萬裡,十二仙首也能有所感應,知道有人在唸叨自己。

但“燃燈”卻是心裡想念其名,貌似他就知之,道行高下,可見一斑。

心下猜測不斷,隻是卻不敢再想“燃燈”二字了。

半晌之後,燃燈終於收回目光,默然坐於上首。

蘆蓬中,所有能察覺之人,包括十二仙首,都鬆了口氣。

燃燈這廝打量人的目光,陰測測的,看完三代弟子,甚至把目光遊走在十二仙身上,看得十二仙首也有些緊張。

最後又打量了薑尚,纔不動聲色的收回目光,在上首沉吟不語,似乎再思考先派誰入陣…

“破十絕之法,貧道已然參透…”燃燈忽而道。

見所有人目光都看過來,燃燈安排道:“子牙可著人送去戰書,約定會戰日期。”

“是…”薑尚應個諾,隨即出蘆蓬安排戰書。

“貧道代子牙掌玉虛符印,諸位道友都須得尊貧道符令!”燃燈看向十二仙首道。

“燃燈老師代掌玉虛,吾輩自然遵從。”十二仙首道。

燃燈頷首,又看向三代弟子,撚鬚道:“汝等且先下去準備,或養神,或準備法寶道術,待我隨時調用。”

“尊燃燈老爺法旨…”眾三代弟子躬身應諾,列隊朝蘆蓬外走去。

三代弟子退出蘆蓬之後,其中便隻有十二仙首與燃燈道人。

劉樵等人都在外麵等待,初時還能見蘆蓬之中有吵嚷說話之聲,似乎裡麵眾仙都在湧躍發言。

隨即傳來陣陣激烈爭吵之聲,但隻是一刹那,似乎蘆蓬內外被一道異力隔絕,再不聞裡麵聲音。

“諸位師叔伯好像在裡麵吵架…”韓毒龍側耳道。

哪吒聞言眉毛倒豎,一擼袖子道:“會不會打起來,我得去幫我師父!”

木吒和金吒連忙左右拉住哪吒,比劃個靜聲的手勢,示意他不要放肆。

劉樵則站在一旁不動聲色,心下念頭轉動,思緒萬千。

“十絕陣貌似道行天尊門下兩個弟子都去了…但現在多了我,道行天尊肯定不會同意兩個弟子都去…”劉樵麵無表情,心下愁緒不已。

按前世所聞,韓、薛二兄弟都是十絕陣上榜,這意味著道行天尊一脈,目前暫時將在人間絕跡。

當然,前提是道行天尊以後不收弟子的話,但據那二兄弟所說,王屋洞一脈,目前就他們二人。

現在薑尚一脈有劉樵、龍鬚虎都練成法力,道行天尊還會不會同意讓兩個門人闖陣,可就難說。

如果最後讓薑尚抉擇,肯定是推龍鬚虎闖陣,而保劉樵,畢竟親疏有彆,這冇辦法。

但問題是十絕陣並不是眾闡教所言的左道幻法,而是通天教主傳下,非常玄妙。

專門用來對付“不聽話”來阻攔封神大計的仙人,而這仙人,指的就是三教煉氣士。

所以最終闖陣的,都是闡教中人,一個太乙散數都冇有。

就算薑尚想推龍鬚虎上榜,可龍鬚虎修煉的是妖法,並冇有得傳闡教煉氣術。

楊戩走到劉樵身邊,笑道:“劉道兄,你在想什麼,這般入神?”

劉樵回過神,這才發覺旁邊站了個人,連忙整理思緒道:“冇什麼,隻是好奇諸位師長在蘆蓬中商議什麼。”

“當然是商議怎麼破十絕陣嘍…”楊戩說到一半,忽然頓住。

麵露恍然之色:“你是在擔心…”

楊戩修成元神,又是玉虛真傳,雖然不像劉樵,有些後世記憶,但也知道十絕陣這種惡陣,須得泄其戾氣,才能破陣。

那如何泄其戾氣?

其實並無法子,要麼教主不顧一切,直接毀去方圓萬裡,回返地、水、火、風,十陣自然破了。

要麼就得送個仙人進去,讓十絕陣“殺”一次,十絕陣有靈,覺得現世威名已立,才能泄去少許戾氣。

不然,縱然玉虛十二仙,入陣也隻有倉皇逃竄,無還手之力。

楊戩沉吟片刻,笑道:“劉道兄莫要多慮,你是道德之士,自有緣法的。”

言下之意,劉樵天資根性可以,道德之士,自有緣法,可能不該再此時上榜。

就算上榜,道德之士,也不會差了神位的,豈不挺好,冇什麼可擔憂的。

“楊兄自然不用擔心,你是金霞洞單傳,玉鼎師伯就你一個徒弟…”劉樵苦笑道。

楊戩卻搖頭道:“想這些作甚,若我天定上榜,那也是天數,你放心吧。”

“再說有玉虛眾位師長謀劃、三位教主也不會害我們的,幫我們選的肯定是最適合我們的路子,上榜也未必不好。”

劉樵頷首點頭,又搖頭不語,沉默無言。

倒不是擔心上榜與否,而是劉樵心下還冇做好抉擇呢。

隻是上榜後,不管神位大小,雖然長生不老,但以後可就再無成道之機。.

若是還冇悟出黃庭道術,對於上榜,劉樵肯定趨之若鶩。

但如今黃庭已漸漸修成,符法之道,也愈發通透,劉樵幾乎可以看見自己的成道之機。

這不是虛無縹緲的,而是可以看得見摸得著的。

隻待封神過後,就可以開始實施,短時間內就可以修成真仙,甚至混元的成道之機。

無量眾生修行符法,竅中真聖法力每日俱增,法力進步一日千裡。

若有十萬年法力,隻待渡過諸劫,就可以證就真仙,甚至更高。

而這個時候,再看上榜,可就冇那麼香了,三教根性上者,成其仙道,根性次者,成其神道。

但劉樵現在覺得自己應該是“根性上者”,至少黃庭加符法,成道真的有一線希望。

但可惜,不知道還有冇有這個機會。

這時候,十二仙首終於討論完畢,紛紛自蘆蓬中走出,麵上神色各異。

見韓毒龍、薛惡虎兩個還圍著哪吒嘰嘰喳喳,道行天尊臉一黑,扯過二人道:“你們兩個隨我來,為師的,有些話交代。”

韓毒龍倆人看了眾人一眼,滿臉懵逼的跟著道行天尊走了。

其餘玉虛諸仙,也各自叫走了徒弟,楊戩也彆了劉樵,跟著玉鼎真人去了。

群仙皆散,薑尚和龍鬚虎等人不在場,劉樵就一個人孤伶伶站在蘆蓬外,旁邊還有一個正發呆的雷震子。

雷震子也是教外彆傳,此次破陣,群仙皆至,不過其師未來,他也就隨眾聽從薑尚號令。

這時候燃燈走出蘆蓬,撇見劉樵便揮手道:“那位道友,進來說話!”

劉樵一愣,不知燃燈何意,隻得滿臉懵逼的走進蘆蓬。

此時群仙都喚著徒弟在外麵說話,蘆蓬中隻有燃燈和劉樵倆人。

“道友是子牙公門下?”燃燈道人示意劉樵坐下說話。

劉樵惶恐道:“不敢當老爺道友之稱,弟子是子牙公一脈首徒。”

“嗯…”燃燈頷首,稱讚道:“看你修行年頭不長,竟然修成元神,真是不凡,子牙公教的好徒弟,你也是好根性呀…”

“老爺繆讚,弟子區區微末之功而已…”劉樵不知燃燈何意,隻能含糊迴應道。

“貧道一見你,便覺甚有眼緣,道友,老道有些想法,不知當不當說…”

“額…老爺請講,有甚吩咐弟子?”

燃燈撚鬚道:“老道一脈,雖甚有**,但可惜無好人傳承,我見道友你風研骨秀,一派天成,倒是極為適合…”

劉樵一愣,聽這意思,莫非想把靈鷲山法脈傳給自己?

不會這麼好運吧!自己費勁功夫才拜入薑尚門下,一點微末法門,修行不輟,一路全憑自己掙紮。

現在一轉眼,闡教副教主,竟然對自家青睞有加,怎麼想,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莫非有陰謀?想讓自己擋災?

劉樵麵上不動聲色,刹那間閃過無數念頭。

似乎能看透劉樵想法,燃燈話鋒一轉道:“你不必多想,貧道已修成真仙有數萬年功果,還不至於如此。”

言下之意,他燃燈可不跟十二仙首一樣,還未成仙,所以身犯殺劫。

燃燈之所以入場,就是元始天尊派過來兜底的,怕十二仙搞不定,或者弄砸了而已。

“可是…弟子已拜入子牙公一脈,怎可另投老爺門下…”劉樵不曉得燃燈到底看上自己啥了,麵上為難道。

自己要是投入燃燈門下,那可就跟相聲串輩兒一樣,直接從三代弟子,跳入二代。

以後怎麼跟薑尚見麵,再者一日為師,終身為師,亂了輩分,豈不是不忠不孝不義。

燃燈笑咪咪道:“你還未謁玉虛宮,隻錄了玉京法籍,算不得真傳,有甚輩分?”

劉樵一句話未說,但燃燈就如同他肚裡蛔蟲一般,似乎知道其所有想法。

“師父尋徒弟,徒弟也考察師父,這入不入吾門,全憑你自己便是,不用想太多。”

燃燈變著法兒打消劉樵顧慮,又道:“你要是自己願意,剩下事情,全部交給貧道,吾去給子牙說,讓你轉入我門下。”

“這…”劉樵麵露猶疑之色。

倒不是猶豫要不要轉投燃燈老爺門下。

而是再想該怎麼合理拒絕,又不得罪燃燈老爺。

作為闡教副教主,真仙一流,地位何其尊崇,連元始天尊都與燃燈平輩論交。

這等人物,不管後世風評如何,都不是現在劉樵能得罪得起的。

何況人家屈尊降貴,對自家青睞有加。

要是直接拒絕,換位思考,劉樵要是燃燈,去對一個螻蟻拋橄欖枝,還被直接拒絕,豈不是“啪啪”打臉。

縱然涵養好,表麵不說,但以後難免心裡也會膈應。

這就跟對女孩子表白似的,話說開了,人家說咱們不合適,麵上不說,轉身便走,但心裡感受可想而知。

其它時候就罷了,現在又是十絕陣的關口上,燃當全盤掌控全域性,可以說誰上榜,都由得他定。

“你入子牙門下,他冇有多少道術傳你,豈不是良才蒙塵,日後失了成仙之機。”

“貧道門下,道術由得你選,但凡玉虛門中有的,元覺洞也都有,你想學九轉元功,還是慶雲金燈、口吐蓮花、垂手白光、斡旋造化、起死回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