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見禮之後,眾人迎黃龍到殿中,分賓主落坐。

劉樵撇了一眼上首的黃龍真人,心下暗道:“氣象不凡,深不可測,至少也是純陽元神之輩…”

僅僅通過望氣,和元神之間的感應,大略估計對方道行。

按前世所聞,這黃龍真人是十二仙裡麵,最拉跨的一個,無法寶、無大神通、無徒弟的三無神仙。

出場鬥法,戰績跟薑尚差不多。

不過今日親眼見到這位真人,劉樵還是有些驚訝的。

在元神感應中,黃龍和赤精子,給劉樵的感覺是差不多的,都一般形神俱妙,深不可測。

說明純以道行來看,這倆人差距並不大,法力也不可小覷。

想來隻是黃龍真人出場,每次都去打高階局,所以躺得非常快。

薑尚問道:“黃龍道兄,你今天到此,有何見教?”

黃龍昂首笑道:“特來西岐,共破十絕陣。”

“既是共破十絕,為何道友一人先來,其他道友何在?”赤精子捋須問道。

黃龍真人一拍腦袋,好似纔想起來,恍然道:“對了,因為我等犯了殺戒,輕重有分,所以我先來了,其餘眾道友隨後就到。”

薑尚見他如此,問道:“要準備些什麼,以迎眾仙家?”

“因此處凡俗不便,紅塵氣重,所以貧道先來告與子牙。”

黃龍真人說罷,又道:“你可在城外設一蘆蓬,結綵懸花,以便三山五嶽的道友齊來,可以安歇,不然有褻眾聖,非尊賢之理。”

薑尚聽了,一想也是,眾仙家不染紅塵,豈可在城中灶火人煙之地,在城外搭個草棚,無可厚非。

便傳令,讓武吉、南宮適去西城外搭建蘆蓬,安放蒲團席墊。

又指楊戩道:“你去相府門首,但有眾老師至,隨即唱名通報。”

楊戩領命而去,不多時,城外武吉傳來訊息,蘆蓬完工。

薑尚同赤精子、黃龍,領哪吒等一眾門人,都出城往蘆蓬去,城中以武成王黃飛虎主事。

劉樵也隨眾人出西門,軍士在城下已經搭起來百十丈寬,三五丈高的彩蓬。

通體用細毛竹,紅氈鋪地,懸彩花、彩旗,裡麵案、台,蒲團擺放規整,隻待眾仙駕臨。

眾人排成班列,都在蘆蓬外等候,場眾寂靜無聲,都默默等候。

“呼呼…”風聲颼颼響起,空中雲飄霧繞,一片風雲交彙之象,聲勢浩大。

赤精子含笑道:“諸位道友來了!”

劉樵等人都聚精會神去看天上,隻見得四下彩霧飄飄,八方瑞氣騰騰,霞光直晃霄漢。

不是一個個來的,而是一齊來的,祥光自八方飛來,合在一起,隻見得祥雲騰騰之中,顯露眾仙身形。

如意冠、蓮花冠、碧玉冠、九霄冠、虎尾冠,穿縞素、鶴氅、大紅白鶴絳綃衣,杏黃八卦袍。

十餘人個個仙風道骨,打扮不一,有男有女,有道有俗,共踏一團祥雲落在地上。

“弟子等拜見師伯(師父)!”劉樵等人不敢多看,連忙躬身禮拜道。

為首紅衣道者一拂袖,眾人皆被一股力量推起,捋須道:“不須多禮,蘆蓬中說話!”

劉樵抬頭看了一眼,紅衣道者圓臉長鬚,站在眾仙首位,道貌不凡,眾仙也禮讓他三分。

心下猜測,這紅衣道者,恐怕不是廣成子,就是燃燈道人了。

不過據師父說,燃燈老爺是個乾瘦老道,更大可能還是玉虛擊鐘首仙,指點軒轅的廣成仙師。

劉樵正想著,便見人群中,道德真君赫然在列,還朝劉樵和黃天化頷首點頭。

道德真君旁邊,也是熟人,身如縞素,玉冠嬌顏,玉淨瓶中揚柳青,正是之前把自己搜刮乾淨的慈航道人。

不過慈航道人對劉樵的打量恍如未覺,似乎壓根不認識一般,依舊麵無表情的闔眼沉思。

劉樵正猜測間,薑尚已指著眾仙給眾門人介紹起來了,先指那為首的紅衣道者,道:“這位是我玉虛首仙,九仙山桃源洞廣成仙師。”

劉樵一眾恍然,連忙作揖口稱:“師伯!”

哪吒等人師父都在,自然是認的自家師父,不過在場三代弟子,幾乎冇有一個修行甲子以上的。

隻認得自家師父或相熟法脈,在多的,其餘十二仙洞府何在,什麼模樣、名稱,也是冇見過,不熟悉的。

十二仙中,明顯也與三代弟子一般,各有派係,幾個相熟的常在一塊玩,其餘都是點頭之交。

正好趁這個時機,也是相當於闡教內部中高層聚會,領導和基層見麵認識。

十二仙儘數到此,加上之前來的黃龍真人、赤精子,共十二代真傳,入蘆蓬之中,各按輩分班列於左側。

右邊則是劉樵、哪吒、雷震子為首等一眾小輩,除了楊戩在相府給武王姬發通報唱名,幾乎也是都在。

待薑尚簡紹之後,三代等人自然挨個給十二仙首行禮,也算熟絡一下眾位師長。

劉樵看十二仙班列,大略能看出十二仙輩分,站左側首位的,自然是九仙山廣成子。

排二位是太華山雲霄洞赤精子,這說明赤精子按輩分,在十二仙中排第二。

令劉樵有些意外的是黃龍真人這貨,據後世所聞,其人在封神中戰績很拉跨,甚至比不過某些出眾的三代弟子。

但在十二仙中,黃龍真人竟然排第三,顯然入道很早,輩分極高。

“黃龍師伯竟然排第三,入道還在道行師伯之前…”劉樵也是第一次直觀十二仙首輩分排行,與想象中的有些出入。

排第四的,是夾龍山飛龍洞懼留孫,一個矮胖道人,頜下短鬚,也是麻衣絲絛,那模樣看著自帶一股喜感。

不過懼留孫一直不苟言笑,入蘆蓬之後,也是一言不發,神色肅然,倒有幾分威嚴之氣。

排第五的是乾元山金光洞太乙真人,一身月白絳綃衣,鬚髮皆白,麵色清臒。

這模樣讓劉樵不自覺想到86版《西遊記》中菩提祖師的模樣,看起來風度也差不多,仙風道骨。

不愧是能教出哪吒那種小煞星的人物,劉樵在心裡給太乙點個讚。

排第六的,是個一身北鬥八卦法衣,如意冠,貴氣不凡的青年道者,眉目如火,炯炯有神。

這個青年道者,是崆峒山元陽洞靈寶**師,不僅劉樵等人冇見過,同門的十二仙也很少見到他,是個極為神秘的人物。

據說他法術層出不窮,鬥法很少敗跡,也無人知道他到底有多少法術,有多少功行,也是三教中少有的敕封“**師”的仙人。

三山五嶽煉氣士也有傳言,這靈寶**師貌似通天,高深莫測,都猜測他其實是通天教主的化身。

不過這個傳說並未得到證實,估計除了三老爺和靈寶**師本人,無人知道到底是不是這樣。

劉樵又向後看,排第七的是金吒之師,青年道者打扮,金冠鶴氅,麵如白玉,捧拂塵一杆,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

排第八的也是青年道者,俊逸不凡,魚尾金冠,絳朱法衣,項著流珠,乃九宮山白鶴洞普賢真人。

排第九的,是劉樵老熟人普陀山慈航道人,看見她,劉樵還覺得極為肉疼,恨得牙癢癢,不用多說。

排第十,中年道者打扮,白袍襯水合道衣,魚尾金冠,見劉樵看來,捋須頷首。

卻是楊戩的授業恩師,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

第十一位,是個清瘦老道,衣著樸素,山羊鬍須,相貌慈祥,看著十分和藹,是金庭山王屋洞道行天尊。

不過道行天尊這會兒正撚著鬍子,一臉不滿的瞪著韓毒龍、薛惡虎倆人,根本冇空搭理劉樵的目光。

這兩個傢夥被道行天尊瞪著,嚇得連忙躲入劉樵等人身後,埋著腦袋,不敢去看師父。

劉樵見韓、薛二人瑟瑟發抖的模樣,心下偷笑不已。

這倆傢夥把道行天尊一葫蘆仙丹帶下山,當磕糖豆似的,散給眾人當耍子了。

甲子之功,費無數靈藥、精力,才煉成一葫蘆,約莫有二十幾粒。

還冇到關鍵時候,被韓、薛二人糟蹋光了不說,連盛丹的葫蘆都給扔了。

現在道行天尊當麵,這倆人才曉得害怕了。

道行天尊極為古板(吝嗇),門下最重節儉和戒律法度,要是在山上,這倆人少不得被道行天尊吊起來一陣飽打。

不過這麼重要的場合,道行天尊也是一代名師,當然不可能當眾打徒弟,隻能瞪兩眼警告。

道行天尊之後,就是道德真君了,也不用多講,排在玉虛十二仙末尾。

這十二仙的排名,頗令劉樵意外。

按之前猜想,道德真君幾乎是劉樵見過最會算計時前輩了,道行也頗不俗,應該排在十二仙中上遊纔是。

而黃龍真人神通法寶不行,應該排末尾。

結果今日一看,道德真君竟然輩分最小,而“高階局”王者黃龍真人,竟然排第三。

群仙聚會這種場合,站的位置,前後班序,可都是有講究的,一般地位越尊崇,當然在越前麵。

就像三代弟子,目前聚會一般是三列,劉樵一眾,身後是雷震子、武吉、龍鬚虎等人。

哪吒一眾,身後是韓、薛、木吒等人。

至於楊戩、金吒等等,則各是一夥,也站第三列。

所以三代眾門人,真傳弟子隱隱以楊戩、哪吒為首。

教外彆傳,則以劉樵、雷震子為首。

這不僅是師父一輩的和睦關係、也關乎三代弟子中的明爭暗鬥。

總之二代、三代一樣各有派係,表麵都很好,有說有笑,實際上跟誰玩、不跟誰玩,劃分得明明白白。

三代弟子如此,二代眾仙自然也是一樣,除了教外彆傳,也有各自的派係,三五一團夥。

但與二代眾仙相處不多,劉樵隻能隱隱猜測,並不能知道有哪些派係。

十二仙等尊長聚會,劉樵等小輩幾乎是插不上話的,隻能在一旁聽。

進入蘆蓬之中,眾仙依舊推薑尚坐首位主持。

薑尚推辭不過,隻能站中央,朝眾仙躬身一禮,當先坐下,隨即玉虛十二仙各自坐下。

至於劉樵等人,則隻能苦逼的站著聽。

一番寒暄之後,廣成子昂首道:“眾位道友,今日前來,興廢可知,真假自辨…”

“道兄說得是呀,應當如此!”

廣成子話音未落,黃龍真人如同拉拉隊一般,立馬跳出來鼓掌叫好道。

也不知道黃龍真人聽懂了冇有,就開始叫好。

劉樵反正看得一臉懵逼,心下暗道:“黃龍師伯是廣成師伯的黑粉吧…人家話還冇說完…不知道好什麼?”

其餘眾仙看著鼓掌叫好的黃龍真人,也是一臉懵逼之色。

廣成子眉頭微蹙,麵上笑問道:“不知好在何處?莫非黃龍道友有破陣之法,那我等洗耳恭聽。”

“額…”見眾人都看著自己,黃龍真人尷尬的收回鼓掌的雙手。

換一般人,被這麼多仙家看著,早就坐臥不安了。

不過黃龍真人根本就不是一般人。

見吸引了眾人目光,黃龍真人整理思緒,昂首挺胸道:“我雖然冇有辦法,但是十天君區區左道之術,焉敢阻攔正道,天必助吾輩…”

眾仙:“……”

黃龍真人一通話,冇有半點營養,通篇贅述天命在武王,玉虛眾仙人比十天君多,優勢在我雲雲。

這一通話,還講了不少時間,反正天上日頭從東到西,黃龍真人還在侃侃而談。

其餘十二仙都坐在蒲團上,紛紛閉目神遊,如同睡著了。

隻有劉樵等三代弟子,不敢放肆,不管聽不聽得懂,都得裝作一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的表情,點頭如小雞啄米。

黃龍真人見劉樵等人模樣,不知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眾小輩是裝模做樣,反正講的愈發起勁了。

從帝辛殘暴,設鹿台、酒池肉林等等,講到截教仙人不修德行,披麟戴甲之輩,註定失敗。

他講三教仙人之事,劉樵也聽得連連頷首,這是真的認可。

雖然大多都是廢話,但還是開拓了劉樵的眼界,接觸了許多新的說法,尤其是三教教義這方麵。

至於哪吒等人,則是人在蘆蓬心在外,麵上也是連連點頭,實際上左耳進右耳出。

他們都是真傳,這些東西有師父傳授,對於這些並不稀奇。

倒是黃龍真人講到朝廷如何殘暴,如何苛政猛於虎的時候,薑尚眼睛一亮。

也如同找到知己一般,興致勃勃的跟黃龍討論起來。

薑尚自離玉虛,關注天下大勢,逢敵軍就是一通長篇大論口水戰,跟這黃龍不能說臭味相投,那也是相得益彰。

好在眾人都是煉氣士,若是凡人站這麼久,早站不住了。

繞是如此,聽了這大半天冇營養的廢話,哪吒、黃天化等急性子,已經焦躁不安了。

但是麵上還得裝出聽得十分認真的模樣,簡直是一種折磨。

好在這種折磨,持續到日暮時分,終於要熬過去了。

“吾輩仙家,當解君臣之煩憂,黎庶之倒懸…為人君,當…纔是社稷之福也…”

正在長篇大論的黃龍真人突然頓住,轉頭朝外看去。

見他閉口,劉樵等人心下大鬆口氣,薑尚倒是有些意猶未儘。

閉目養神的其餘十二仙首,也紛紛睜眼,朝蘆蓬外看去。

廣成子笑道:“吾等雖有所學,但自身難保無虞,不能克此左道之術,還須得高人指點才行。”

話音剛落,半空中忽有鹿鳴,異香滿地,遍地氤氳仙氣。

隻見得:

一天瑞靄光搖曳,五色祥雲飛不絕,鹿鳴空內九皋聲,紫芝色秀千層葉。

中間顯出真人相,古怪容顏原自彆,神光霓虹透霄漢,肘懸寶籙無生滅。

劉樵詫異道:“這般聲勢,定是絕頂高人,是哪位老爺呢?”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