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精子落入陣中,隻見其中黑氣漫天,殺氣貫天界,慘霧罩於岐山。

四下陰雲慘慘,八方殺氣騰騰,悲風瑟瑟,冷霧颼颼,直令人心驚肉跳,毛骨悚然。

周圍皆是黑霧繚繞,也辨不得方道,赤精子隻將兩葉仙蓮緊緊護住周身,一邊朝四周打量。

正看時,便見前麵隱約一方法壇,落魄陣主姚天君在那裡披髮仗劍,步罡踏鬥於雷門。

赤精子不動聲色,以仙蓮光氣隱了周身,漸漸化為黑霧一般顏色,悄悄觀察。

隻見壇上一草人,頂上一盞燈,昏昏慘慘,足下一盞燈,半滅半明。

姚天君把令牌一擊,那燈旋即熄滅,那邊姚天君一拜,一魂一魄在赤精子腰間葫蘆裡衝撞,似要衝出。

赤精子忙把葫蘆口塞緊,那葫蘆上繪了符咒,又以仙術煉過,魂魄焉能迸得出來。

一魂一魄過不來,那草人上下最後兩盞燈“噗歘!”一聲,旋即又亮起,燈火幽幽搖曳,始終不滅。

“呀…呔!”姚天君鬚髮皆張,臉色漲紅,口裡哇哇大叫,又揮劍,朝草人連拜數次。

然而那最後二盞燈,便表示薑尚一魂一魄,燈不滅,魂魄也勾不過來。

拜得額上汗珠滾豆而下,也冇把那最後一魂一魄給勾過來。

姚天君心下焦躁不已,又把令牌一擊,大喝道:“二魂六魄已至,一魂一魄為何不歸!”

聲音不大,卻穿梭幽冥,似乎無窮陰世之中,鬼眾主宰之號令,所有靈、鬼一類,皆能聽見,對此聲,深入靈魂的恐懼。

姚天君發怒連拜,又呼喝數次,傳播陰冥,卻皆無響應。

赤精子此時也踏仙蓮隱身形,悄悄潛入法壇數丈之內。

見姚天君正低著頭往下拜,赤精子趁這時機,忙將兩朵蓮花落下壇前,伸手來搶壇上草人。

那想姚天君元神成就,感應靈通,忽然抬頭,見有人落下,他也認識赤精子。

“赤精子,你今日吃了幾斤豹子膽,敢入吾彀中!”姚天君回過神,冷笑一聲,不慌不忙撚個決。

眼見赤精子手離那草人隻有數尺,似乎馬上就要抓到壇上草人。

然而隨著姚天君掐訣作法,瞬間落魄陣中,如乾坤倒轉,虛空挪移。

以赤精子道行神通,亦冇反應過來,待回過神,離那法壇草人,早相隔數十丈去了。

赤精子驚歎道:“姚斌道友,好手段,咫尺天涯,儘在掌中!”

姚天君冷笑一聲,並不答話,隻撚一把黑砂,望上一灑。

霎時見陣中霧氣騰騰,通天門,開死戶,天地八方厲氣,黑氣盈盈,直朝赤精子絞殺而來。

赤精子見勢不妙,早在姚天君撚砂之時,便望外逃,溜得極快。

那黑風一刮,“撲颼颼”黑砂落下,沾上一點兒,就能將堅固金鐵化作廢料。

繞是赤精子跑得快,將將逃出時,也沾上一點黑砂,幸好足下二朵仙蓮擋了一下。

但也僅僅隻是擋了一下,仙蓮照出的氤氳光芒,便“哢嚓”一聲,如琉璃破碎。

好在赤精子這時候險險遁出陣外,那兩朵仙蓮,則陷入陣中,霎時遭天地厲氣、無窮黑砂一裹,磨成齏粉。

劉樵一眾在西岐上空觀看,見赤精子駕馭仙蓮,威風凜凜,仙風道骨的進入陣中。

哪吒等人還都信心滿滿,以為師伯出馬,十拿九穩,手到擒來。

那想隻是轉瞬功夫,赤精子便失了仙蓮,金冠歪斜,滿臉狼狽的化虹縱出落魄陣。

眾人連忙上前接住,落入城頭,見赤精子麵色恍惚,喘息未定,楊戩忙問道:“老師可曾救回師叔魂魄?”

赤精子搖頭連歎:“好利害,好利害!這落魄陣幾乎連我也陷入裡麵,饒是我走得快,猶把我二朵蓮花打落在陣中。”

姬發也是心焦,一直在城頭等候,此時聞說,悲切道:“若如老師此言,相父不能回生矣!”

赤精子同樣心下焦慮,又見姬發哭哭啼啼,頭疼不已。

但姬發乃天定聖主,赤精子隻好安慰道:“賢王勿慮,料也無妨,此不過子牙該受災殃,待貧道再想辦法。”

劉樵心念轉動,出言道:“老師,落魄陣主姚天君可在陣中?”

眾人此前一番交流,赤精子為人隨和,除了愛裝逼之外,冇有其它毛病。

而且這人古道熱腸,有事他真上那種,深得眾小輩喜歡,又指點眾人,所以劉樵等人都稱其為:“老師”

“姚斌是在陣中,我去時,他正使妖術欲勾子牙最後一魂一魄。”赤精子不知劉樵何意,照實情答道。

“依弟子看,老師此去之所以不能竟全功,一來是老師有魂有魄,遂受落魄陣剋製,渾身神通,用不出二三分…”

劉樵先是一通吹捧,隨即又道:“二來是那姚斌,正在陣中,所以此陣有人操縱,自是威力無窮…”

赤精子看了哪吒一眼,若有所思道:“玉樞的意思是…”

哪吒被赤精子撇了一眼,又聽劉樵上言,頓時有種不詳的預感。

劉樵笑咪咪道:“我等俱是血肉之軀,所以難進落魄陣,而哪吒道友,乃蓮花法體,刀槍不入,水火難傷,又是一等一的仙人好手…”

這一通吹捧,尤其是對頭的讚頌,放在平時,哪吒估計興奮得搖頭晃腦,飄飄然許久。

但在此時,聽入哪吒耳中,猶如晴天霹靂加催命符一般,半點都高興不起來。

而且蓮花法體,刀槍不入,水火難傷,還正是哪吒自己最為傲然,時常朝眾人吹噓的本領。

眾人聞言,皆是眼睛一亮,看向哪吒道:“對啊,哪吒道兄常說他法體非俗,刀槍難傷,欲入落魄陣,非哪吒莫屬…”

連楊戩也是讚同道:“哪吒魂魄混元一體,穩如泰山磐石,落魄陣最利者,不過勾魂奪魄,卻害不了哪吒!”

哪吒聞言大急,但又不好在眾人麵前拆穿自己以前吹的牛皮。

急得臉色漲紅,連連擺手道:“我雖魂魄一體,但落魄陣非我能破呀…”

“哎…哪吒此言差矣,又不要你破陣,隻把丞相魂魄搶回來便罷了…”劉樵又適時補刀道。

哪吒聽得麵色臊紅,即羞且怒,羞得是牛都吹出去了,這會兒怎麼辦?

怒得是劉樵這廝,果然左道習性,桀驁不馴,眼看著這些時日,自己都已經在主動和好了,這廝卻還記著仇。

麵色笑嘻嘻,卻跟個毒蛇似的,時常盯人弱點,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衝出來咬自己一口。

而且軟刀子割肉,令人毫無察覺,毫無反抗之力。

哪吒心裡都快罵娘了,自己的魂魄一體,隻能防備些呼名落馬,喊魂攝形一類小術。

自己就算再魂魄一體,再穩如磐石,能比得過赤精子師伯純陽元神穩固麼?

而落魄陣,那可是連赤精子師伯都差點陷入其中的凶陣。

除了惱怒,哪吒也怕赤精子真聽了那劉樵扇風點火,把自己送入落魄陣走一遭。

到時候李哪吒,可就要變成死哪吒了。

見哪吒用可憐巴巴,以及懇求的眼神看向自己,赤精子心下偷笑,麵上也裝作讚同模樣道:“落魄陣確實落不得魂魄一體之輩…”

雖然冇有明確說讓哪吒去,卻把哪吒唬得臉色煞白,心下充滿了絕決,暗道:“罷罷罷…去就去,我李哪吒丟人不丟麵!”

赤精子看他模樣,心下暗笑,雖然之前冇與哪吒打過照麵,卻也聽過這小煞星的名聲。

據說連老爹都打,攆著老爹一路殺到雲霄洞,先打文殊,後揍燃燈,把一眾師長打了個遍。

冇想到這小煞星也有怕的時候嘛。

不過赤精子知道輕重,以哪吒目前道行本事,貿然入落魄陣,十死無生,那不是讓哪吒救人,是去送人頭。

所以開開玩笑便罷了,赤精子最終正色道:“好了,十絕陣險厄,非汝等所能輕動,我輩未至,都不可擅自入陣,否則性命難存!”

“是…”眾人紛紛躬身應諾,哪吒聞言大鬆口氣。

劉樵也不失望,反正自己從來不記仇,也冇把這事兒放在心上。

哪吒去也好,不去也罷,都是一子閒棋罷了。

赤精子又對眾人道“我去去就回,你們不可走動,看好子牙肉身!”

說罷,腳踏祥光沖霄而起,霎時消失不見。

羅天上真神龍見首不見尾,眾人隻見千丈祥光一縱,劃過天際,眨眼不見縱跡,更不知師伯往何處去了。

眾人按赤精子囑咐,片刻不移,守好薑尚肉身,任城外如何,隻閉門自守,師長未來,再不出城尋戰。

劉樵一邊輪流值班守候師父肉身,一邊琢磨道術,片刻不敢耽擱,十絕陣起,每一分道術法力,皆關乎性命。

………

城外商營,中軍大帳之中,十位天君並聞太師彙聚一堂,正自議事。

“說來也怪,我料那薑尚已死,但還最後有一魂一魄,我連施道術,也攝不過來。”姚天君抿口酒水,麵帶幾分不解道。

董天君道:“那賢弟如今收了幾魂幾魄,可能竟全功?”

“已收了二魂六魄,可惜最後一魂一魄始終攝不過來…”姚天君搖頭道。

姚斌的秘術,實際極為厲害,若將薑尚三魂七魄俱收走,若姚斌不願,薑尚連上榜的機會都冇有。

按理來說,薑尚魂魄被他道術勾出,就應該直入落魄陣中,不該四處飄蕩。

不知是哪位上聖,暗中作弄,薑尚的魂是勾出來了,但卻不往姚斌彀中來。

反倒在三山五嶽四處飄蕩,猶如報信似的,先去封神台,又去崑崙山。

所以弄得姚天君懷疑人生,滿臉懵逼。

秦天君道:“許是哪位上聖,有心戲弄吾等,但如今這個時機,乃大爭之世,冇有三位老爺允許,三界大能誰也不能插手!”

聞仲聽得雲裡霧裡,有些懵然道:“什麼時機…大爭之世?”

“哈哈…”眾天君對視一眼,紛紛敷衍一笑,皆端酒狂飲,避過不談。

姚天君又轉過話題道:“如今那魂魄不知怎麼被赤精子那廝收去了,他今天也來了,還與貧道鬥了一場。”

聞仲麵露驚色道:“什麼!莫非玉虛十二仙來了?”

眾天君卻神色淡然自若,絲毫冇有意外之色。

姚天君頷首道:“是來了,不過隻來了個赤精子。”

轉而不顧聞仲驚訝之色,傲然道:“若平時我還讓他三分,但今日入吾彀中,就憑他那兩下子…哼!”

“哈哈哈…想來姚賢弟是勝了!”金光聖母輕笑道。

“意料之中而已,遭我一把神砂,打得無影無蹤,隻將他兩朵蓮花落了。”姚天君豪不在意的抿口酒道。

彷彿打敗十二仙,在他看來,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

聞仲驚歎不已道:“姚道友好本領呀,赤精子雖不擅鬥戰,卻成名多年,竟也敗在姚道友之手。”

十二仙本領側重不同,有的隻空有一身高絕道行,本領垃圾至極,但都成名已久,能鬥敗他們,並不容易。

但也隻是鬥敗罷了,若要殺十二仙,那基本不可能。

十二仙或許鬥戰不一定厲害,但皆是實打實的純陽元神,散則成形,聚則成炁,這個功行,三山五嶽俗稱元神不死之身。

甚至其中玄妙,根本不是未成純陽的煉氣士可以揣測的。

秦天君卻道:“不可大意,赤精子既至,想來十二仙來之不遠矣,須得謹慎防備。”

見眾天君頷首,秦天君存神片刻,道:“我料赤精子不會擅罷乾休,他定往三山五嶽求人,或借寶去了。

姚賢弟,你把薑尚魂魄不可帶出,一直放於落魄陣中,守株待兔,等赤精還得來於你會麵。”

“善,道兄此言,最是穩妥。”桀驁的姚天君聞言,也是頷首讚同。

實則是十天君中,素以秦、董二天君為首,這二者,一個道行高絕,擅能前知,一個不僅會陣法,自身也鬥戰本領高強。

………

赤精子不知十天君等著他再入彀中,架祥光,須臾萬裡,徑上崑崙,朝拜玉虛。

一入崑崙東天神嶽之頂,見宮門緊閉,赤精子也不敢擅入,見左右無人,便在宮門前來回渡步,焦急等候。

好在不一時,元始天尊隨侍弟子南極仙翁從宮中走出,見赤精子在宮門前來回渡步,忙問道:“子牙魂魄可曾取回?”

“哎…那落魄陣著實厲害,貧道也差點陷進去了…”赤精子把事情全部講述一遍。

又道:“還請道兄啟稟師尊,問個端的,怎生能救子牙?”

南極仙翁問言,事關重大,也不敢怠慢,道:“你莫急,我離刻去見師尊。”

言罷,徑入宮中,至元始天尊座下,叩首三匝,把薑尚之事大略陳說一番,又講明赤精子來由。

教主老爺雖未動作,但周天之內,萬事儘瞭然於心,所以不必細講,隻講明赤精子來意。

元始天尊自神遊中醒來,開口道:“吾雖掌大教,然事體尚有疑難,你可叫赤精子去八景宮見大老爺,便知端的。”

南極仙翁若有所思,也不多說,隨即出宮,將此天尊所言,一字不差的轉述給赤精子。

赤精子何等聰慧,聽罷心領神會道:“原來如此,怪不得師尊不好出手,也罷,那我就去見大老爺!”

南極仙翁頷首道:“見了大老爺,務必把事情說詳細!”

“貧道省得…”赤精子話音未落,身影已消失不見。

赤精子辭了仙翁,架雲直上九霄,須臾衝透三十三天,徑入一片儘是白茫茫仙氣,無上下左右的天界。

亦有山有水,但此間景與人間迥異,不一時到了地方,乃大羅天玄都洞。

乃玄都老子所居之地,內有八景宮,仙境異常,令人目不瑕接,隻見得:

仙峰巔險,峻嶺摧巍,坡生瑞草,地長靈芝,根連雲秀,頂接天奇。

境中千千年不凋之異草,萬萬年不謝之奇葩,碧桃銀杏,火棗交梨,儘是人間難得之延壽仙品,此處卻隨地可見。

還有仙翁判畫,隱者圍棋,群仙論道,時不時路過仙宮,有上真開壇,靜講玄機,底下眾仙如癡如醉。

大羅天中,還有許多道高德隆之仙,見赤精子縱祥光過,紛紛打招呼。

凡是居大羅天者,皆人間難得之上真大仙,個個道高德隆,常見相貌奇古,碧眼方瞳者。

這些仙聖,隨便一個放入人間,都舊有名聲,俗稱“大羅神仙”或“羅天神仙”,“九天上聖”的,便是他們。

但此時赤精子有急事,未及細看,也顧不上與一眾熟人打招呼,便不細講大羅天之仙道盛景。

直上玄都洞,見上麵一聯:“道判混元,曾見兩儀化四象。”下聯:“傳法鴻蒙,開天渡世少人知。”

赤精子在洞外,也不敢擅入,好在大羅仙感應靈通,等不久,玄都**師走出宮外。

見是赤精子,**師明知故問道:“道友不逍遙大羅天,到此作甚?”

赤精子打個稽首,道:“道兄,今無甚事,也不敢擅入,想來事情也瞞不過道兄你。”

言罷,直接道:“特奉師命,來見大老爺,還請通報。”

下界的事情,當然瞞不過玄都法師,也不多問,頷首道:“道友稍待,我這便去通報,見與不見,還得看道友緣法。”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