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等人保護薑尚觀陣,秦天君乘鹿隨後。

見頭一陣,挑起一牌,上書“天絕陣”;也不敢進去,隻隱隱見其中清氣繚繞,似混沌未分,中藏三首幡,隱有雷鳴聲起。

門樓左右各有詞:天地三才顛倒推,玄中玄妙更難猜。神仙若逢天絕陣,頃刻肢體化成灰。

第二陣上書:“地烈陣”;按地道之數,中藏凝厚之體,外現隱躍之妙,黃氣繚繞,中藏一紅幡,隱有雷鳴聲起,下簇烈焰。

地烈煉成分濁厚,上雷下火太無情。縱是五行乾健體,難逃化骨與形頃。

第三陣上書“風吼陣”;按混沌生成之數,中藏地水火風,風火皆取先天之炁,火為三昧火,風火交作,又有萬刃齊攢。

算是魔家四將法寶的升級版,但這個陣勢,不知董天君用什麼手段,竟然煉後天為先天,精妙絕倫不說。

威能至少上升十倍,而且先天之炁有個特性就是不增不減,又無窮無儘。

所以陣一發動,神仙難擋,縱然能擋片刻,也難逃隨後無窮無儘的地、水、火、風。

風吼陣亦有詩曰:風吼陣中兵刃窩,暗藏玄妙若天羅,傷人不怕神仙體,削儘渾身血肉多。

餘下還有寒冰陣、金光陣,化血陣,烈焰陣,落魄陣,紅水陣、紅砂陣等共計十陣。

稱名十絕,內隱天地之妙,或藏日月之精,演先後天無窮變化,以雷擊發,眾人都隻敢在陣外看,不敢貿然進去。

眾人看畢之後,複至陣前,秦天君揶揄道:“子牙公!識此陣否?”

薑尚看過十絕陣,心裡慌極了,但他不愧活了**十年,一張老臉,已經鍛鍊到麵不改色的地步。

聞言負手笑道:“十陣俱明,吾已知之。”

那一順間,自信至極,皓首白髮,兩軍陣前,數十萬人眼中,儘顯仙風道骨,

這雲淡風輕的模樣,不僅秦天君一愣,連哪吒等人也以為薑尚真有自信能破十陣,隻在反手之間。

黃天化等人都用仰慕的眼神看向薑師叔,暗讚不愧是師叔,見識淵博,視十絕為土雞瓦狗而已。

但誰又細想到,薑尚目前連法力都冇練成,還是個凡夫呢。

袁天君見薑尚這麼自信,也是有些摸不準了,便試探問道:“即識得,可能破否?”

薑尚淡淡一笑,不答反問道:“即在道中,怎不能破?”

秦天君差點噎住,半信半疑道:“那你幾時來破?”

心下有些拿捏不準,薑尚真有這麼大本事?

可是看薑尚那淡然自若,毫不在意的表情,好似對這種陣法司空見慣的模樣,又不像裝出來的。

薑尚十分大度的擺手道:“我看你這陣法,尚未衍化完全,待你們準備好了,用書知會,方破此陣,請了!”

其實薑尚根本就看不出什麼名堂,那裡麵但凡水火風雷之炁冒一點出來,沾了身就能將他化為齏粉,那敢細看。

之所以說冇衍化完全,不過是見其中氣象攢簇,似還有無窮先天之炁衍生,威力氣勢每隔一息都在增強,憑此瞎猜的。

秦天君卻是一驚,倒不是驚訝薑尚能看出這陣勢變化。

實話說,但凡仙家之士,道術中人,運法眼一觀,皆能見得這些陣勢在呐後天之炁,衍化先天氣象,威能與日俱增。

驚訝的是薑尚竟然敢如此托大,十絕陣若說弱點,就是陣法初成之時,威能還在積蓄。

若在等個十天半個月,就是玉虛十二仙那種羅天上聖,入陣也得輕易被十天君拿捏。

秦天君與其餘諸天君對時一眼,眼中皆是有些驚異之色。

也都無話可說,紛紛稱讚道:“子牙公好膽魄,既然如此,那便等陣法衍化到極致,再邀子牙公入陣玩耍!”

薑尚自信的抱抱拳,轉身跨四不相就走。

哪吒、黃天化見師叔如此自信,都覺得此陣不過如此,臨走之前還輕蔑的朝十天君冷哼一聲。

劉樵則一直默然不語,隨眾人往城中收兵回去。

這修行中的東西,但凡沾了“先天”二字,可都不簡單。

未進陣中,隻是大致一觀,陣中殺機緊鎖,不泄一縷,但藏天地之厲氣,結聚十方變幻。

離得尚遠,不知其中威能,但元神便陣陣示警,如同前麵是龍潭虎穴一般,擇人而噬。

劉樵自道成以來,已經很少有這種脊背發寒,心驚膽跳的感覺了。

一路無話,十天君也果然守信,未趁機偷襲,眾人安然收兵退回城中。

薑尚入相府,便臉色一垮,眉頭緊鎖,愁得坐臥不安。

楊戩在一側問道:“師叔方纔言能破此陣,其實能破否?”

薑尚歎口氣,搖頭道:“此陣截教傳來,乃稀奇之幻法,陣名罕見,焉能破得?”

哪吒、黃天化等人聽了差點一頭栽倒。

合著搞了半天,師叔您愁的不是那陣法厲害,而是陣法的名字你聽都冇聽過,感覺很稀奇?

看薑尚眉頭緊鎖,在相府中坐臥不安。

劉樵打量片刻,忽而道:“師父,我見你神思恍惚,常言道,修行之士,神完氣足,為何有此像?”

眾人一聽,拿眼去看薑尚果然如此,似有些精神萎靡,精神恍惚不能專注模樣。

哪吒道:“許是那陣法凶悍,殺氣闖了師叔,下去休息一晌,便無事了。”

薑尚頷首道:“是有些困頓…”

“若實在不然,讓劉道兄化道符水喝了…”木吒等人也道。

薑尚現在這摸樣,說有問題,又看不出有啥事,就跟鄉裡小孩四處亂跑,闖了鬼神一樣。

眾人都是仙家中人,但本職都是道士,最為迷信,所以一見勢頭不好,就紛紛讓劉樵趕緊畫符焚水給薑尚喝。

主要是眾人都知道,要論開壇步罡,請仙扶鸞,朝真降聖,燒煉信香,符水丹砂,都是劉樵師徒最擅長的。

醫者不自醫,如今薑尚貌似有恙,能燒符裝神弄鬼的,就隻有劉樵了。

然而劉樵卻心知,薑尚恐怕已經中招了,就是不知,自己這一行人中,還有冇有其它人中招。

方纔觀陣,一時緊張防備,倒是忘了這一茬子。

劉樵隻顧著自己收斂形氣,之前提醒勸誡了薑尚,他也不在意。

劉樵煉黃庭道術,最開始就是攝人形氣修成身神。

雖然最後綁定了封神榜,不用這種手段了,但對這攝形跡氣的法子,劉樵還是熟悉的不能在熟悉。

所以一見這模樣,麵上冇明說,心下卻是驚覺,到底還是大意了,薑尚已被人攝去了形氣。

隻是當時隻有秦天君離得近,餘下九位離了少有百十步,不知是其中那一位,暗中出手。

劉樵心下念轉,麵上問道:“師父你感覺如何,要不弟子畫個符水,你飲了休息一晌。”

畫符水,劉樵非常擅長,尤其是竅中真聖修成,筆走龍蛇,都不用開壇步罡,直接就能畫一張不俗的符咒出來。

從辟邪定難,驅逐虎狼,刺肉不痛,穩定心神,到婦人止血,穩固經期,陰陽互采,勾引合和,這些符咒劉樵都能研究出來。

效果嘛,如果放到後世,那就是神乎其神。

不過這個時期,仙家中人對這種手段嗤之以鼻,視為傍門小術。

何為傍門,即仙道不成,混跡凡塵,有一技傍身,畫符治病,丹丸解厄,不會餓死的技術。

“不必…”薑尚卻擺手拒絕道:“符咒障眼小術爾,假借鬼神襲取一時,多無大用。”

意思喝符水不過心裡作用而已,真要有事,喝不喝都不起作用。

劉樵見此,也不再多說,自顧閉目沉吟,神遊黃庭紫府去了。

薑尚雖然星煞臨身,早晚有災有難,處處是劫,但也冥冥中有三位教主庇護。

隻要封神未竟全功,就算薑尚化作飛灰,三位教主說不定也有辦法,逆轉乾坤,把他重新複活。

……

城外,聞太師亦同十位道者入營,治酒款待。

聞太師問了些十絕陣妙處,十天君一一解答,講述諸陣威能。

當真是紅水利,黑砂刃,天絕地烈演先天妙化,落魄金光治頑固之妖孽。

風雷運處,飛砂傷人,白幡展動,魂消魄散,變幻水火,頃刻而灰,不論神仙,隨入隨滅,骸骨無存。

酒過三巡,聽得聞太師大喜道:“今得眾位道友到此,西岐指日可破,縱百萬甲兵,千員猛將,無能為矣,實社稷之福!”

眾天君聞言皆笑,一時席間氣氛輕鬆。

“列為道兄,按貧道看來,西岐不過彈丸之地,隨手可平,薑尚不過粗淺匹夫罷了,怎經得住十絕陣起…”姚天君道。

卻是已經回過神,想起薑尚那微末道行,明白他白日不過虛張聲勢罷了

若真有那麼自信,真有那麼高本事,怎麼連區區攝形跡氣的小術都躲不過?

依姚天君看來,那薑尚道行法力還不及其弟子劉樵。

至少那劉道人還知一直謹慎,緊固牢藏,收斂形氣。

姚天君本想攝劉樵形氣的,但試了幾次,不曾成功,才轉而攝薑尚形氣,一次便成了。

其實主要是劉樵本就精通這類邪術,而來想攝煉就元神之人形氣,本就不是那麼簡單的。

眾人聞言皆是失笑,感歎修行數百年,竟被薑尚這區區小輩裝腔作勢給瞞住了,憑白拖延了時間。

董天君道:“早知如此,白日就該送這幾人入陣,也好了卻此事,早日歸山。”

姚天君則繼續道:“蛇無頭不行,軍無主則亂,何必計較區區勝負?”

聞太師隱有猜測,大喜道:“道兄若有玄功秘術,使薑尚自死,又不使軍士持弓張矢,生靈塗炭,那便最好,但敢問如何治法?”

姚天君撚鬚笑道:“這個簡單,我彆傳有魘人法,方纔又攝了薑尚形氣,二十一日,他自然命絕…”

聞太師喜不自勝,也不管什麼道義不道義了,反正闡截兩教紛爭已經開始了。

紛爭一起,止不住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聞仲也在乎這些手段了。

便連忙下拜懇求道:“今日姚兄施**力,為我聞仲治死薑尚,尚死,則諸將自然瓦解,實挽成湯社稷於天傾…”

一番話,說的姚天君眉開眼笑,心下暗自決定,就算損些氣數,也務必要咒死薑尚。

不為彆的,就為心頭爽快,為民除害。

不錯,在聞仲口中,老薑頭禍國殃民,趁姬發年少無知,迷惑其篡主自立。

甚至傳聞就是這二人暗自搞死老伯候姬昌,自稱武王,要共分天下,弄得西土民不聊生,百姓怨聲載道,路邊白骨於野,宮中儘收富貴雲雲。

聽得十天君橫眉倒豎,迫不及待想要搞死薑尚、劉樵一夥,為民除害,為百姓除害,保正統天子江山。

按說十天君皆元神有成,不至於聽信這些顛倒黑白的謠言,更兼仙家之士,不該多管紅塵殺伐的。

可惜天數如此,上帝垂象,十天君皆不思自省,以元神掐算這些,儘數矇蔽,聽得心頭三昧火起。

再加上聞仲說的東西九真一假,姬發再是賢德,那也是對比帝辛殘暴才能凸顯。

一些貴人虐民的習性,是此時風氣,怎麼也是改不了的。

聽聞仲講罷,眾天君皆義憤填膺,摩拳擦掌準備大乾一場。

聞仲鄭重道:“我也知施法咒人,尤其凝聚民望之人,有損氣數,但…唉,隻得辛苦姚道友了…”

眾天君聞言,紛紛姚天君道:“此功讓姚賢弟行之,總為聞兄,何談勞逸。”

姚天君也拍著胸脯,一副我豁出去的模樣道:“聞兄放心,薑尚此賊乃奸詐之輩,是我等之前看錯了他,區區氣數而已,損便損了,我自有**,保福緣無礙…”

隨即說乾就乾,也不愧是榜上有名的雷部神聖,當真雷厲風行。

姚天君拱手讓過眾人,酒都顧不上吃了,一溜煙跑入落魄陣中,開始操作。

眾人也隨之無心吃喝,都跟出去看。

隻見姚天君先驅黃巾力士,趕築一土台,高三尺六分,闊二尺一分,上設香案。

台上紮一草人,尺來高,外貼黃符,用硃砂書:“薑尚”名字,又給草人上點三盞燈,下點七盞燈。

這燈都是普通燈盞,也有說道,皆用秘咒祝之,各有玄妙,上三盞對應三魂,曰催魂燈。

下七盞收人七魄,曰促魄燈,各添滿油,以撚燈草點燃。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