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三更末。

聞太師剛失了雌鞭,又中了打神鞭一下,冇有當場上榜,也打得岔了氣。

傷到不算什麼,關鍵這二杆金鞭,與聞太師性命交休。

如今斷去一根,如同斷了自己性命一般,聞太師心緒不寧,傷悼之處,難以言喻。

鄧忠等將看著,也不知該怎麼勸慰。

“老師,朝廷托付百萬之師,儘在老師之手,切莫…”吉立終究冇把勸慰的話說出口。

他熟悉太師的為人,時刻都有自己的主張,極為強勢,不許他人言說起自家弱處,那怕是勸解也不行。

聞太師靠在榻上,擺手道:“不必多說,老夫省的,吉立、你下去巡守營寨,以防賊人在來劫營。”

到底是太師,金鞭雖與性命交關,但他還是很快調整過心情,理性安排軍中事物。

“是…”

吉立抿了抿嘴,不再多言,應個諾,正待往外走,忽聽外麵吵嚷喊殺之聲大作。

鄧忠等將大怒道:“何人帳外吵嚷,莫非想炸營鬨響!”

隨著喊殺聲漸近,才隱隱聽得:

“殺…”

“聞仲匹夫已被薑丞相陣斬!”

“爾等還不降服!”

聞仲臉色一變,忍身上傷疼,急忙竄起出帳,大喝道:“老夫在此,吉立,快牽吾坐騎披掛來!”

然而營中數萬大軍,寨寬十數裡,眾軍士也剛剛鬆懈躺下。

此時聞得襲營,又聽太師已被陣斬,紛紛驚慌失措的跑出。

“呀…呔!”哪吒風火輪橫衝直撞,但遇氈帳,直接引燃或撞得七零八落。

麵前四處皆是商軍,然匆匆跑出,尚未及著甲,有的甚至連兵器都冇拿,隻如一頭頭待宰之羔羊。

火尖槍輕輕一搠,便挑穿七八個,好似串血葫蘆一般輕鬆。

不止哪吒,西岐六千精兵,黃天化,金吒、木吒、薛韓二兄弟、皆各展神威,在營中馳騁。

黃飛虎、南宮適、武吉等將,也隨後而入,在營中燒、殺、驅趕。

三大營,十數萬商軍,一時大亂,兵不知將,將不知兵,遭數千岐軍,殺得哭爹喊娘,四處逃散。

這個時間段兒,確實打了商軍一個措手不及,聞太師方在營中哀悼,眾將聚在中軍。

而兵士們,剛剛卸甲躺下,正是最鬆懈的時候。

等聞太師反應過來,欲著人巡守營寨,加固防守之時,西岐精兵,已襲入營中。

劉樵跨坐猛虎,保護薑尚進入營中。

對於殺傷這些凡人,雖然目前來說,有功無過,還能促使英靈上榜登天。

但劉樵興趣不大,斬一萬軍士,還不及送個有名氣的小將上榜來的功大。

正看時,聞太師終於披掛整齊,跨墨麒麟衝出帳外,仗手中金鞭,在襲營的岐軍陣中左衝有殺。

憑個人勇力,竟然一時阻住混亂的勢頭。

薑尚卻大喜,連忙騎四不相去打,一邊呼和哪吒等人道:“聞仲老賊出來了,先將他打殺!”

“先斬聞仲!”劉樵也縱虎趕上。

聞太師大驚,他方纔敗在薑尚手中,被其打神鞭所克,見此連忙掉轉坐騎欲退。

“聞仲老賊,你無處可逃矣!”黃天化縱玉麒麟,雙錘一舞,似泰山壓下,直朝太師打來。

“錚!”兵刃交加,一點火星濺起。

太師隻覺一股大力襲來,臂上發麻,可惜失了雌鞭,鞭法並不連貫,而黃天化則還有一錘,帶獵獵勁風砸來。

聞太師不敢與黃天化硬碰,隻以鞭撥開八楞錘,便要催坐騎避開包圍。

才避開黃天化,側後又來了哪吒火尖槍,前麵還有韓毒龍、薛惡虎縱馬持戟殺來。

“哈哈哈…聞老賊,我們兄弟候你多時了!”薛惡虎一挑戟,非常裝逼的說道。

“啪…”一聲鞭響,疾如電閃,薛惡虎大叫一聲,“撲咚”跌下馬來。

聞太師縱墨麒麟而過,嗤笑道:“就憑你,也敢來阻老夫的路,簡直笑話!”

“薛師弟!呀…聞老賊,我與你勢不兩立!”

韓毒龍見師弟被一鞭打倒,大怒不已,縱馬揮戟,直戳太師上三路。

“啪…呃…”又一聲鞭響,隻覺眼前金光電閃,韓毒龍悶哼一聲,仰趟摔落馬下。

“哐當…”人落地不醒,丈六大戟才非常滑稽的緩緩倒在地上。

“薛師弟!韓師弟!”

闡教眾人紛紛呼喝,幸好黃天化、哪吒離得近,連忙趕上,一人撈一個,把這二人趕緊搶了回來。

不然落入亂軍之中,少頃性命難存。

眼看聞太師即將衝出眾人圍堵,薑尚喝一聲,將手上打神鞭祭起。

化一道三尺白芒,直朝太師麵門打去。

“疾!”聞太師金鞭一指,五行道術念動發作,霎時一道金牆,自地上彈起。

須臾間金牆便高數丈,好似突然平地起長城一般。

“鐺…”無往不利的打神鞭,打在金牆之上,瞬間被彈飛。

眼見太師撚指掐訣,又要使落寶之術,薑尚忙將打神鞭收回手中。

聞太師最厲害,也是最無解的,便是這掌中金鞭,無往不利,但被薑尚打神鞭所克。

但還有已煉成神通的五行道術,變幻莫測,搬山倒海。

以及這指物落寶之術,在場眾人除了劉樵、楊戩不怕。

當然,劉樵不怕,除了元神道行高外,主要就是已經窮得叮噹響了,根本冇有寶物拿去叫聞太師落。

餘下眾人元神道行皆不及太師,若逢此術,除非是太極圖、盤古幡等至寶,不然便為其道術剋製。

薑尚打神鞭雖未建功,但終究阻了太師一下。

劉樵見時機不可失,也顧不上留手放水,棄了座下猛虎,縱五行遁術,化虹攆上。

闡教三代眾人,這次都是卯足了勁兒,一心要將聞太師斬在此地。

“在我麵前,焉敢賣弄五行?”聞太師厲嘯一聲,探手一指。

空中淡黃虹光閃爍片刻,“噗歘”光芒應聲散去,劉樵自其中顯現身形,讚歎道:“太師五遁超絕,貧道不及!”

本打算遁近了,使赤索偷襲一下,卻是被聞太師隨手遁破五行,根本近不了身。

太師隔空數十丈,破了劉樵遁術,轉身正待縱麒麟走,麵前一條赤光,須臾百丈,張牙舞爪而來。

“好個劉道人,手段倒不少!”太師遭眾人圍堵,雖驚不亂,還有心點評眾人道術。

“呼哧…”赤光中,百足蜈蚣,口噴白霧,獠牙閃爍寒光,凶威赫赫而來。

太師撚決,將金鞭拋出,也是一條百丈金蛟。

二者一撞,實打虛,金蛟爪牙鋒利,瞬間撓破赤索,將百丈長虹,打成一片碎霧。

劉樵也不驚訝,太師金鞭到底祭煉多年,赤索初成,修煉不深,不敵金鞭落敗也是尋常。

揚手一擺,漫天赤霧重組,須臾間又將赤索形態化出。

赤索乃秘術神咒,玄妙就再於可虛可實,縱打成齏粉,也不損咒法分毫,真言一念,隨時可以再化出。

“聞仲匹夫莫狂,看老夫鞭法!”

這赤索雖未建功,但給薑尚創造了時機,忙又將打神鞭拋起,欲將雄鞭也給他打成兩斷。

聞太師見空中三尺白芒飛來,心下大驚,吃一塹長一智,他也不敢再用金鞭硬鋼打神鞭。

忙又運轉五行,隔空一指,那金鞭得了法力,物質轉換,須臾化做金山一座,高七八丈,寬有十數丈“轟隆”落在地上。

“錚!”打神鞭擊上金山,不出所料,又未建功,重新飛回薑尚手中。

但也就在這時,哪吒、金吒、木吒,黃天化,自四方趕來,將聞太師圍殺在垓心。

劉樵也收了赤索道術,重新跨上猛虎,提寶劍,與薑尚一同殺來。

這下近身作戰,全憑武藝高下,再無神通道術之差,除了聞太師念動即發的五行道術,其餘神通道法,皆無時間施展。

可以說,是斬殺聞太師的最佳時機。

闡教眾人騎如輪轉,好似風車,聞太師一杆金鞭,左右招架。

縱然他武藝不俗,但眾人也皆鬥戰之才,裹在其中亂殺,太師隻能遮掩招架,無還手之力。

黃天化自持英勇,持兩柄銀錘,催玉麒麟,哪吒火尖槍化萬道飛虹,這二人猛殺太師不放,成為眾人中的主力。

金木二吒,各自揮動寶劍,左右助戰,不求有功,但求死死裹住,不讓太師衝出。

劉樵跨虎遊走,薑尚持鞭支應,但求無過,隻看太師招架之空隙,尋機會,抽冷子,準備給聞仲來下狠的。

闡教眾人各儘全力,皆不保留,大敵當前,也暫時摒棄前嫌,互相配合,分工明確。

連互相視若仇雌的黃天化、哪吒二人,也是並肩作戰,互相支應,一時毫無間隙。

太師雖武藝算超絕,但失了雌鞭,又雙拳難敵四手,被眾人攢在垓心,隻覺四麵八方,都是兵刃。

他又冇有劉樵一般九牛神力,亦不比哪吒等人天生聖神,耐力無窮儘,便是打個幾天幾夜,也不會疲憊。

前數合,太師還能左支右絀的抵擋,十數合之後,便體力不繼,鞭法不及之前快疾。

雖未落敗,但隻是時間問題,太師方擋住左邊天化雙錘,又邊火尖槍又刺來,急縮頭躲避,卻被哪吒將金冠挑落。

身後劉樵又將寶劍刺出,太師急收鞭架住,側後又是兩柄寶劍襲來。

太師急架相迎,擋住金吒一劍,卻被木吒吳鉤劃破肩胛,皮翻肉綻,一時愈擋愈支絀不住。

隻數十合,便被闡教眾仙殺得汗流浹背,金冠歪落,披頭散髮,狀若癲狂。

遠處裡,黃飛虎、黃天祥父子衝左營,與鄧忠、張節大戰,也殺得昏天暗地。

南宮適,辛甲等人衝右營,與辛環、陶榮接戰。

中軍處,吉立、餘慶二人,各逞武藝,殺散麵前襲營之兵。

見太師被闡教眾人圍裹在中間,十分危急,吉立、餘慶正欲上前相助,又有武吉衝出。

吉立、餘慶二人,武藝不過平平,雖然二打一,但還是遭武吉舞戟架住,稍占上風,但一時也殺不敗武吉。

三更半夜,眾人挑燈夜戰,隻殺得慘慘悲風,愁雲滾滾。

正酣戰之際,後營一條火光,沖霄而起,火勢雄雄,高數十丈,綿延七八裡,照得半邊天猶如紅霞。

隻見得烈焰沖霄,火勢洶洶,猶如金蛇萬道,滾滾黑煙席捲天空。

“不好!糧草!”

正在廝殺的鄧忠等人大驚失色,糧草若失,三軍危矣!

“太師!快快救糧草!”吉立、餘慶也是大急。

聞太師此時被闡教眾仙裹住,正自酣戰,殺得忘我,聞三軍呼喊,眾將驚怒之聲,急忙分神去看。

果然糧草堆紛紛燃起火來,火勢之大,已不可遏製,一白袍小將,縱馬搖搶,自後營殺出,沿途亂殺,如入無人之境。

卻正是楊戩,使變化法門,早就混入太師營中,隻是太師機警,將糧草數次轉移,藏得很深。

然而藏得再好,到底是數十萬擔,堆起來也是好大一山,楊戩變化成營中將校,打聽到糧草位置。

過去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陣三昧火沿路一邊亂殺,一邊放火,到這會兒,已將數十萬擔糧車點燃。

又是三昧火,縱然天降雨露,也難遏製火勢。

太師見勢不可違,急忙大喝傳令道:“鄧忠、張節,領軍速撤!”

實際不用他紛紛,鄧、忠、辛、陶等人,見中軍失守,便各帶本部兵,向五關逃竄。

吉立、餘慶也棄了武吉,收攏中軍潰卒,往山裡鑽。

然而太師這一分神,雖然手上金鞭不停抵擋,防守嚴密,但也讓眾人抓住機會。

“匹夫焉敢分心!”哪吒大喝,火尖槍亂搠,黃天化、金木二吒,劉樵,一齊發力,抵開太師金鞭。

薑尚趁勢跳出圈外,大喝一聲,唸咒語,將手上打神鞭祭起。

“碰!”一聲悶響,打神鞭再次擊中聞太師腰背。

“啊!”太師大叫一聲,隻打得三昧火從口鼻噴出三四尺遠,掉下坐騎。

雖然太師功力高深,全憑內煉功行抵擋,但三昧火逸散,也表示其五臟翻騰移位,至少喪了小半條老命去。

“太師!”

見聞太師落騎,遠處正逃竄的鄧忠、張節等將大驚,但也時也做不下決定,要不要反身去救。

吉立、餘慶卻一聲悲呼,不再逃奔,反而亡了命也似,要反撲回來救聞仲。

“哈哈…快取聞太師首級!”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