遁光也未行多遠,離了西岐以南,遍地都是大山,層巒疊嶂間,隱見煙火人跡。

“吾輩出入青冥,最好的坐騎,莫過於鸞鳳、鶴一類。”劉樵一邊思索,一邊元神感應,配合袖卦掐算。

若論行軍征戰,鬥法取勝,當然是麒麟、狻猊、狴犴之類的好。

龍種異獸之類,膽大氣雄,行動迅疾,能升能降,亦能大能小。

但這種異獸太難尋了,目前都是古遺種,比仙人還少,幾乎算是仙家坐騎裡的“豪車”。

一般冇有長輩賜予,或者非常要好的同道願意給雜交配種,普通煉氣士還是不要想了。

劉樵的要求也不高,就想著弄隻青鸞或仙鶴就行。

可是仙鶴一類,開靈不易,能適合為坐騎的也不多,也是仙家坐騎裡麵的搶手貨。

世人所能見的大多是凡鶴,翼展不過三尺,隻能算飛禽。

遁光出西岐約莫百十裡,劉樵便按下遁光,落在一條山巒下土路間。

路上行人寥寥,這地方算是城郊,道路通鄉野、村落之地。

離著不遠,就有幾個村莊,靠著綿延大山,劉樵打算上去問問村民,山裡有無害人的毒蟲、異獸一類。

朝廷大軍難說何時便至西岐,劉樵也不敢跑太遠去練法,免得延誤軍機。

實際上害人的毒蟲異獸,還是南疆或四極蠻荒之地好找,幾乎遍地都是。

“我要是有個千年法力,直接渡化一隻走獸成精,不僅忠誠,還能教它騰雲之術…”劉樵心念念道。

若身具千年以上法力,法力將會有玄妙變化,無法與真仙法力相比,但也逐漸通玄了。

點物開靈,化假為真,費個百十年法力就能做到。

如同當初之閭道人點化法力所化仙鶴,一口唾沫就是百年法力,直接將一隻凡鶴,超拔為身具百年道行的鶴仙。

所以真仙混元大道,說是前古大乘仙法,即不僅能自己長生不老,亦能超拔凡物成仙。

尤其混元教主,更是號稱無量法力,能直接超拔無量眾生成仙。

後世小乘法門,隻能逞強一時,或許神通精妙,成仙快捷,還在大乘仙術之上,但隻能渡自己,再不能引渡無量眾生。

沿著二尺寬闊,雜草叢生的小路走二三裡。

過一條溪澗,就見對麵在山腳下,有七八戶人家,零散茅屋在山間,溪件對麵,還有大概百十畝田。

正值晌午,這些鄉人都在家中,見外麵走來個相貌不凡的道人,都出來看稀奇。

“道長從哪裡來?”一個衣裳破爛的瘸腿老漢,牽著個七八歲,光著身子的小孩兒出來問道。

“若要抄化,我們這兒可冇錢啊,岐王(姬發)連年對抗天子,把糧都征走了…”一個揹著柴火的婦人出來道。

劉樵笑著擺擺手道:“不抄化,貧道自金室山劉祖師那裡,學會了降龍伏虎的本事,下山還俗後,專以斬妖除魔為營生。”

那婦人聞言,輕啐道:“世上那有那麼多妖怪,你要真有本事,把朝廷兵戈熄了,現在天天打仗,我男人也被征去了,毫無訊息,這不比妖精還害人…”

言罷,抱著柴,撇也不撇劉樵一眼,徑自走了。

劉樵一臉茫然,這天下革鼎,人王天子要打仗,又怪不得我啊,我就是個修仙的文官啊…

“原來是解厭的法師…”倒是那瘸腿老漢恍然之色。

人間常有邪門術士,會一二魘人法,詛咒捉弄人,或咒大戶千金為娼,或咒富貴公子癡呆。

也有一些似李靖般,在名山大川學了些法術,但冇有法力,成仙無望,又被師父趕回人間的。

冇有其它長技,又冇有本事當官從軍,就行走世間給人解厭勝。

就被稱做“解厭法師”,當然,大多都是為了錢,自導自演,懂的都懂。

那老漢隨即邀請道:“也冇彆的好招待,道長想是走的累了,家裡還有米湯,要是不嫌棄,供奉給道長解渴。”

說著,指著身後一片茅草頂,泥糊牆,約莫三間的院子,示意劉樵進去坐。

劉樵擺擺手,就在院外尋個柴堆坐下,問道:“不必進去叨擾,隻是想問問這山中可是有個朱蜮君?”

劉樵既然來這裡,當然不是無頭腦的隨意亂竄。

提前就在西岐城中打聽了,據傳說城南百裡,有個山神,喚做朱蜮君,害人不淺。

但劉樵在城裡隻是聽了些傳說,也不詳細,所以專門趕到這裡,以袖卦掐算其方位。

而卦術有個特性,就是知道資訊越詳細,越精準。

實際上一路百裡,遇上河水、溪澗、山巒中,飛禽走獸精怪光炁也不少。

但大多氣息還算純正,靈性懵懂未曾害人,或許也冇有修成害人的本事,所以劉樵一路縱光飛過,這般的也不好拿去練法。

要練法,也得成精做怪,禍害一類,拿去折磨練法,心裡也冇負擔,還為能民除個害。

老漢牽著小兒,也坐在柴堆上,思索道:“岐王腳下,人煙稠密,若說妖魔,那是冇有的,不過山高藏怪,嶺俊隱精,多少也有些傳說。”

“朱蜮大王的傳說,也是由來已久,若要講,幾天幾夜都說不儘…”老漢搖頭道。

劉樵笑道:“你隻挑重要的講,有冇人見過,是個什麼得道,巢穴在何方?”

“見過的人都死了,更不知是什麼得道,我們這附近百裡,千餘戶人,家家都供奉排位,隻曉得叫朱蜮老君…”老漢道。

那光屁股小兒聽說“朱蜮老君”嚇得把頭埋在老漢懷裡。

劉樵疑惑道:“家家供奉,莫非是善神,庇佑一方?”

這與自己瞭解的不符啊,按猜測,隻是個粗淺通靈的異獸罷了,怎麼能得千家供奉,總不能真是個“大神”吧。

“我們這裡傳說,若哪家孩子不聽話,就會被朱蜮君抓走…”

老漢解釋道:“實際上這事兒確實有,也說不清楚,反正據說不供這朱蜮老君的,孩子長不大,就會夭折的…”

按老漢所說,劉樵心裡有底了。

這個所謂“朱蜮老君”約莫是黃鼠狼、蛇、蟲一類,在山裡日久年深,被鄉人世代傳頌供奉。

受了香火願力,本無一物,也會漸漸誕生這一物,原先隻是嚇唬小孩兒的傳說。

近些年,還真有雞、鴨等家禽被啃得隻剩一堆毛,也有小孩兒走出去玩兒,就不見的。

如果不出劉樵所料的話,就是個粗淺野物,得了香火,開啟智慧,但膽子不大,隻敢吃些小孩兒或是家畜。

一番攀談後,劉樵謝絕了老漢的邀請和勸阻,一人獨身朝山中走去。

“既然確認是害人的精怪,那就簡單了…”

劉樵腳步迅疾,縱跳如飛,一晌功夫,往山裡走了上百裡,身具九牛神力,氣息悠長,連汗也不出。

見四下都是參天大樹,瘴氣朦朧,如同蠻荒之地,少有人至。

劉樵扯一根絲法,嚼碎了,“噗”一口吐出。

毫毛久受劉樵法力祭煉,此時含法力吐出,依托黃庭身神,須臾變化。

但見眼前霧氣閃過,碎鬚髮已化作十來個赤條條,白嫩嫩的童兒。

個個約莫二三歲大小,粉嫩可愛,光著腳丫,滿地亂跑,口裡“咿咿呀呀”

劉樵掐住木行決,搖身一晃,以遁入一顆鬆樹後不見身影。

空地上,隻有那十餘個身神變化的小兒,個個白嫩可人,好似人蔘果一般,對於山中一些小精怪有致命的吸引力。

少頃,風聲“呼呼”,樹林間忽然被霧氣瀰漫包裹。

一片散發腥臭的霧氣,好似軍隊侵襲一般,緩緩席捲林間。

“莎莎…”林間唏唏索索,似有無數隻腳踩在乾枯樹葉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響起,林間霎時一片寂靜,鳥鳴聲、虎嘯聲,紛紛消停,似乎都害怕不敢出聲一般。

除了那十餘小童,似乎不知害怕依舊“嗚哇…咿呀”的亂叫。

劉樵見林間霧氣,心下暗喜道:“來了!先看看你是個什麼精怪…”

“哐當…轟隆…”忽然,山中一聲巨響,好似晴空旱雷,又似山塌一般,聲勢極為駭人。

劉樵循聲一看,邊間一條身影,水桶來粗,長有丈許,乘雲騰霧而來。

黑霧中,隱見兩個“燈泡”,是那怪雙眼,似燈籠一般,四下裡腥風惡臭,陰風陣陣。

說是蛇,這身影太粗太短了,說是走手獸,可又迅疾如飛電,離地三尺,似草上飛騰而來。

眨眼那怪即到近前,渾身黑霧籠罩,看不清底細。

“呼哧…”光聽那怪喘氣聲,就壓得四周草木歪斜,似陣陣颶風,如悶雷,像一場過山風。

“過山風…莫非是腹蛇?”劉樵心下有些失望。

倒不是蛇不好,相反煉赤索,正是蛇為上品。

但這本來就不是什麼正道法術,劉樵已經邪氣森森了,以後出去,再騎龍跨虎,手撚條蛇,說是魔王,也名符其實。

對劉樵極具欺騙性的“仙風道骨”有很大影響。

那怪聲勢雖大,道行卻不高,膽子也小,見那十餘個小孩兒在一堆,它也不敢上去吃,反而畏畏縮縮,遠遠隱在一旁等待。

劉樵心念一動,那十餘個聚在一起玩耍的童兒,四三跑開,似捉迷藏,分開躲於草叢間。

“呼哧”那怪見此,才放下心,飛騰而起,趁勢快速接近一個落單的童兒,一口吞下。

“嘎嘣!”然而一口咬下,卻硬如鐵石,崩碎兩根獠牙,俱有尺許來長。

那怪燈籠般的眼睛露出疑惑,忽而麵前一聲暴喝:“呔!”

那被咬住的童兒,已變做一個金甲神將,高有丈許,麵如藍靛,獠牙上下,粗壯的手臂將那怪牢牢擒住。

正是竅中神聖,魯雄所化身神,此時一出,雖然神通還未具備,但僅一手,便把那怪頭顱死死伏住。

“呼哧…”那怪驚恐想跑,身軀搖擺掙紮,腦袋卻被魯雄死死捏住,任它掙紮,也擺不脫束縛。

“哐當…轟隆”那怪身形搖擺,似發狂一般亂擺扭轉,周邊水桶粗的樹木被拍上一下,當即樹斷根翻。

“咄!”劉樵顯出身形,喝令一聲。

那四散開來,滿地亂跑的其餘小童紛紛化作原形。

隻見得東兩個,麵色烏青,綠繡袍,金扣鎖甲八寶廂,威風凜凜,這是張桂芳、陳桐。

西三個,天王冠,金甲連環,步雲履,各執劍、傘、琵琶,麵分青、藍、赤,威武不凡,正是魔家四將其三。

南四個,一身金甲光耀耀,虯髯鳳盔,手執鞭鐧,騎狻猊,狴犴、花斑豹,猙獰,正是九龍四聖模樣。

“將這怪拿了見我!”劉樵坐在樹上輕聲道。

“尊法旨!”諸神人躬身應諾,聲如雷霆,一齊朝那掙紮的精怪撲去。

隨即隻見得飛沙走石,呼呼陰風慘慘穿山倒嶺,晴空“霹靂”似旱雷,邊地“轟隆”似山塌,聲勢浩大驚人。

劉樵主要是存了試演黃庭道術的心思。

但這簡直是用大炮打蚊子,殺雞用宰牛刀,四大元帥加四大天王全力出手的陣容,孫大聖來了也得抓瞎。

隻是數息功夫,那怪一聲嗚咽,所有沙塵風霧散去。

原地數千丈方圓,好似被犁了一邊,樹木雜草,無一絲留存。

唯有一塊巨石,高有十餘丈,闊數十丈,不知是這些身神用搬山的神通從何處般來,將那精怪鎮壓在石頭下,再動彈不得。

眼射曉星,鼻噴白霧,密密牙排鋼劍,彎彎爪曲金鉤,渾身赤如硃砂,百足千腳,頭上還生肉角一對,卻是一條丈許長大蜈蚣。

“竟然是隻異種蜈蚣!”劉樵此時纔看清,略有些喜道。

這蜈蚣身具法力不淺,靈性也有,正是祭煉“赤索”的上品“小獸”

而且一般蜈蚣,縱然成精,也長不了這般大,能有這麼大身軀的,比定天地異種。

“莫非真是輔佐人道聖主,福緣庇護,貧道的運氣這麼好了!”劉樵想想都有點不敢置信。

異種,又稱洪荒異種,都不是普通凡獸,若煉法術,則威能倍增。

若祭煉法器,那也潛力巨大。

仙家若收伏一個,那都是踩狗屎運般。

如果有的法器,需要異獸為材料的話,這異種就相當於“先天材料”,如同神魔骨對白骨幡的作用一般。

看著被壓伏在石下,可憐巴巴的大蜈蚣,劉樵都有點捨不得拿它祭煉左道秘術了。

“隻是這麼大,不好裝,也不好往西岐帶呀…”劉樵又有些犯難。

------題外話------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本來要爆更的,但是家裡有客人,我也得忙,隻能先更一章,等會兒飯吃完了,再碼一章,應該在晚上了。

祝大家端午節快樂,闔家團圓,事事安康,萬事如意!!!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