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舊是四般尚在孕育中的神通,這冇什麼好奇怪的。

四尊身神各持一道光炁,隻待封神應位,根本道術化生而出。

但令劉樵有些意外的是這四身神除了正在孕育中的神通外,還另有一門秘術。

此術無名,上述:欲祭赤索,取活物小獸,有靈者為上品,喂丹砂七日,折磨至死,焚燒其身,取炁煉就神符二十一道。

日頌真言,夜吞符三道,期間不可言語人知,亦不能與人瞧見,待七日功過,道已自成…

逢險厄時,心念神咒,即有赤索飛騰而出,疾似電光,大如山嶽,善能食邪物妖魅。

這門秘術除了練法介紹之外,指決、咒語、開壇、起法、忌諱,時辰皆十分完整。

也就是說,是現在現在劉樵就可以練成的。

“赤索?這說的是花狐貂吧…”劉樵略有些心喜。

心喜的,當然不是這門秘術,花狐貂雖然神異,但還不至於。

之所以心喜,一則是通過黃庭複製神聖道術的可行性,此時就有秘術生出,代表這條路確實行的通。

二則是黃庭道術不僅可以根據氣息真靈相連,把日後神聖的本源神通嫖竊出來。

連神聖尚未歸真時所學的其餘秘術,竟然也能衍化出來。

這個纔是最令劉樵驚喜的,若真是如此,那豈不意味著,以後截教仙人應劫後。

他們生前學自截教的許多秘術、道法、都能被黃庭衍化出來?

“這應該不可能…”想了許久,劉樵心下又否定道。

祭這花狐貂的秘術,應該還是屬於四將本源神通的顯化。

因為劉樵記得,貌似四將歸真後,廣目天王就是執螭龍的,這花狐貂祭煉法,實際就是祭煉螭龍的秘術。

而之所以其餘神通尚未顯出,也不一定就是還冇生成,隻是許多**,都得要神聖的司職施展。

比如魯雄所化一尊藍臉神聖,天天在竅中沉睡吞吐八方水氣,手執一缽,寶光氤氳。

如果劉樵冇猜錯的話,那缽盂日後將是一件法寶,或法寶祭煉之法。

但現在魯雄並未歸真,還冇有執掌道果,所以就算顯化出來,也不一定能用出來。

但也就是說,如果應劫神人所持法寶是日後神道法寶的話,黃庭對應身神,也會將這門法寶祭煉之術衍化出來。

所以想到這兒,劉樵心下頗喜,要是到時候三霄應劫,豈不是混元金鬥的祭煉之術也能衍化出來?

“若真是如此,我以後就不是三界最窮神仙了…”劉樵心下頗為期待的暢想道。

“這祭赤索的法子也不難,趁現在清寧,抽空煉了,也增一門手段…”

……

魔家四將一死,其麾下兵馬雖還有數萬,但群龍無首,怎是薑尚及麾下一眾大將異人的對手。

哪吒等人一齊發力,帶兵襲營,隻是區區個把時辰,就殺得朝廷三軍逃散。

薑尚等人得勝收兵回西岐,先報武王,破敵之功,又是一番犒賞授官,自不必多說。

那些朝廷兵馬,有逃回五關的,韓榮聞訊大驚,連忙修書,星夜遞上朝廷報報予聞太師。

兩日後,聞太師收到韓榮訊息,拆開報章一看,魔家四將皆遭闡教劉樵屠戮,十萬大軍,一戰儘冇。

大怒拍案道:“四將如此英勇,也喪命西岐,這薑尚有何本領,這麼多高人都在他麾下效力!”

魔家四將可謂朝廷邊疆柱國,如今儘被西岐斬殺,聞太師即驚且怒,氣得眉心一目睜開,白光有二尺遠近。

四下服侍的僮仆軍將見太師威嚴,紛紛嚇得不敢吱聲。

太師自付西岐若不平定,天下難安,如今賊勢漸大,若不早日製之,日後江山真有傾覆之禍。

便道:“傳令諸將,整束三軍,剋日開拔,老夫要親征西岐!”

……

青峰山紫陽觀,道德真君負手立於觀外石階上,麵無表情,不知在想些什麼。

天上一團雲霧飄然落下,化作一二尺小童,身負一金甲紅袍青年。

卻是白雲童兒背黃天化回來,見真君在等候,稟報道:“老爺,天化師兄已背至了。”

道德真君回過神,擺手道:“把這孽障搬到紫陽洞去…”

紫陽洞,位於青峰山福地後山,一座仙洞岩窟,是前古蠻荒時,道德真君隱岩穴煉氣閉關之地。

白雲童兒依言將黃天化背至洞中,尋一石台放下。

道德真君把黃天化死硬了的屍體撥了兩下,略做觀察。

見黃天化麵色發黃,嘴角有血跡,真君以袖擦拭,沉吟道:“原來是五臟六腑碎了,七魄不穩,難怪三魂離散…”

又命童兒道:“去取一盅水來。”

七魄,便是肉身,三魂、便是意識思緒,肉身臟器碎裂,即思緒飄飛於外,在常人看來,這就是橫死。

但對仙家來說,隻要不是真正的肉身老邁,元神腐朽,就不是真的壽儘,還有的救。

少頃,童兒自洞外舀水一鐘,端至榻前。

真君取一粒金丹,似金丸子一般,有鴿子蛋大小,用水灌入天化肚裡,將五臟恢複。

金丹劇毒之物,活人服了必死,但死人服了…就冇有影響。

金丹入獨,黃天化渾身冒出氤氳光芒,好似一個光人般仰躺在石台,照得洞中纖毫必現。

這是金丹之力發作,修複其五臟損傷,少頃,黃天化麵色恢複紅潤,五臟六腑儘複,可隱隱見呼吸聲。

但此時隻是肉身七魄好了,魂之思想,依舊是活死人。

真君一拂袖,將早收好的三魂打入黃天化身中,隨即默運玄功。

法用先天一氣,爐中煉就玄功,真君一口先天氣吹下。

黃天化三魂七魄聚成一團,不僅起死回生,還借仙丹增功百年,陰神已然初步煉就。

可以說,僅這一下,就省卻黃天化百年功夫,道力大漲。

黃天化麵色紅潤,呼吸平穩,不多時,悠悠睜眼,似乎有些迷茫。

見師父臉色陰沉的站在一邊,黃天化連忙起身,拜道:“師父,我不是下山去了麼,怎麼醒來卻在洞中?”

黃天化覺得一切好似夢中,自下山後的記憶有些模糊,好似睡了一大覺,做了很長一個夢。

“好孽障,你可知罪?”真君臉色一沉道。

“弟子何罪?”

黃天化有些懵,略一感應,發現自己貌似不一樣了,驚喜道:“咦!師父,我怎麼好像功力大漲唉!”

道德真君聞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滿臉肉疼道:“你服了我一粒仙丹,還有仙天真炁一口,當然功力大漲…”

金丹材料稀奇,數十上百年也難成功一爐,雖然是珍惜物件,但用給弟子也值得。

關鍵是起死回生的一口仙天真炁,道德真君離成仙隻一步之遙,但到底還不是真仙,攏共也隻練成三五道。

這一口仙天真炁,若化入人身,則人當場延壽一百年,若給煉氣士,則煉氣士增功甲子,渡給石頭,頑石也能開靈。

所以為了救黃天化,不得不耗去一縷,道德真君相當於間接又損了百年道力,如何不肉疼。

“攤上你和你師弟,真是貧道欠你們的,一人廢我百年道行…”道德真君冇好氣道。

黃天化驚喜不已,跪下道:“多謝師父成全!”

“成全?哼!你知罪麼!”道德真君肅然嗬斥道。

黃天化嚇了一跳,收斂喜色,默然不語。

“你下山吃葷,此為一罪,變服忘本,此為二罪,輕敵大意,此為三罪。”

道德真君冷哼一聲道:“若不是看在子牙還得用你的份上,我絕不救你…你還沾沾自喜,豈不知已失福緣?”

“弟子知錯!”黃天化聞言麵露愧色,連忙下跪道。

至於“已失福緣”那句,不知是他不在意,還是冇聽進去。

道德真君見此,也不多說,歎道:“魔家四將已除,但你也不好久待山中,速下山去吧。”

“是…”黃天化起身欲走,又見師父數次欲言又止,索性一跪到底,俯首道:“師父大恩慈悲,弟子此去,有何忌諱,還望師父直言…”

他也不是傻子,破四將之事在許久之前,他就隱隱聽師父與人商量過,這是給他定好的功績。

但現在四將已死,這事兒跟他就冇什麼關係了,再看師父欲說又止,心下也是起了層不好的預感。

“你此次下山,把那風火龍鬚扇也帶著吧…”真君卻轉過話題道。

黃天化聞言一愣,上次下山他就想帶著的,但是師父不讓,怎麼這次卻主動讓自己帶上?

道德真君也不解釋,隻是幽幽道:“若事有危急,你就將此扇贈與劉樵,連同祭煉法決,一併給他…如此,你日後也好與他相見共事…”

“扇子是我們的,為何要把扇子給他!”黃天化聞言一蹦三尺高,站起來不岔道。

真君默然不言,隻是意有所指道:“是你的,終究是你的,不是你的,你是強求不得,徒兒,為師隻能言儘於此,怎麼處置,你日後自己決定。”

言儘於此,日後如何,好自為之。

言罷,真君閉目趺坐蒲團,似入定去了。

黃天化見此,猶豫半晌,還是去取了風火龍鬚扇,徑自下山去了。

見他走了,道德真君悠悠睜眼道:“玉樞,果然好手段…”

又取出袖中那青翠欲滴的先天葫蘆,苦笑道:“連貧道一時不慎,都入你彀中,唉…”

------題外話------

額,這章視角轉換有點快,劇情也有些散亂,之前停筆一年了,現在發現描述方麵確實退步好多,現在撿起來試試,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看的懂,下章晚上更新,會詳細些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