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禮紅失了混元傘,魔家四將都心情不好,連日無心處理軍情,隻聚在帳中喝酒,好似享受著最後的一點快樂。

正在這時,探馬來報:“稟四位元帥,營外有一金甲紅袍的小將,指名挑戰!”

“小將?”魔禮海詫異道。

魔禮壽沉聲問道:“帶了多少人馬?”

探馬回道:“隻三人一馬,餘下二者,皆是道人打扮,在後壓陣。”

魔禮紅歎道:“來者不善,善者不來,我方失寶物,就有人引戰,恐非吉事。”

餘下三將,也是神色複雜,沉吟不語。

還是魔禮壽問道:“依三位兄長看,應還是不應?”

若不應,傷及士氣,若應,魔禮紅失去至寶,隻怕並不吉利。

這四人秘傳四般寶物,同氣連枝,氣數相合,寶物損失,則人必亡。

亡一人,則其餘三人也必不長久。

“是禍躲不過,我等肩負成湯氣數之重,縱然拚上性命,也要保天子朝廷清寧。”

老大魔禮青說罷,又最終歎道:“若真身死,也是朝廷真的無道,天命已失,我等將帥,命如螻蟻,在大勢麵前,也已無能為力了。”

殷商已享國有六百年,祖輩積恩無數,初祖成湯當初亦是聖王,滅有夏,一如昔日文王一般仁德。

所以縱然國勢艱難如此,天子無道至斯,行事慘絕人寰,但依舊尚有人心。

至少張桂芳不是第一個,魔家四將也自認不會是最後一個。

願意為成湯拋頭顱、灑熱血於疆場之輩,願意隻身補得天地缺,願意為大王保江山的忠良將帥太多太多。

魔禮壽也是心神不寧,莫名哀愁道:“或許我等一開始就是錯的,輔弼無道昏君,不知史書千秋功過,後人如何看待我等…”

“將名難違,我輩戎馬一生,隻能忠一主,若事二主,心更難安,縱然後人視我等助紂為虐,那又如何?”魔禮紅寶物已失,倒是看得最透徹。

言罷,大口飲下杯中酒,豪氣道:“應戰吧,死生不過頭落地,若能轉劫來生,我還與三位當兄弟,隻盼能輔佐真正的明君聖主,纔不枉賣命一場!”

“哈哈哈…二哥所言極是,但不枉此生便是,應戰吧!”魔禮海、魔禮壽異口同聲大笑道。

見三個弟弟頹氣一掃而空,魔禮青心下也是豪氣頓生,大手一揮道:“我等既然同生,若能共死,亦是天大福份,來人,擊鼓,迎戰!”

“咚…咚…咚”沙場之上,鼓聲如雷響起。

朝廷三軍齊喝,營前煙塵驟起,魔家四將皆步戰無騎,亦不領兵馬,四兄弟橫成一排,各持兵刃,自營中走出。

方一出轅門,便見對麵劉樵、哪吒皆熟人,唯獨多了中間一個騎異獸的紅袍小將。

魔禮青一揮槍,指三人道:“本待留你等在城中苟延殘喘,叵耐要出來尋死,那紅袍白臉的,自何處來,且通個姓名!”

劉樵、哪吒默然不語,隻在後麵壓陣。

黃天化大咧咧一催玉麒麟,向前靠近百步,輕蔑道:“小爺青峰山紫陽洞煉氣士黃天化,那四個花臉兒的胖漢,可是勞什子磨嘰四將麼?”

言語輕挑,將魔家四將喚做“磨嘰”四將,一副絲毫不把四人看在眼裡的表情。

“小兒無禮,真真找死!”魔家四將大怒,魔禮青當先提兵刃,拽步來殺。

餘下三將,也自掠陣,防備劉樵、哪吒二人。

“天化賢弟,可得當心了,這四將左道高超,真有變故,我等也難說能及時支應!”劉樵提醒道。

心下卻暗自思索,出戰之前,自己和師父都見黃天化滿臉黑氣,印堂發黑,此乃死劫之像。

但觀其麵相,亦是福壽綿長之人,不該中道而夭。

又想起黃天化貌似得死一次,又被道德真君給救活了。

所以劉樵心下有些猶豫不定,該不該出手改變其死劫,這其中利弊慘雜,若出手,難說是好、是壞。

“放心吧,區區四左道而已!”

黃天化毫不在意的應一聲,急取鞍轡上一對八棱銀錘,催玉麒麟朝四將衝殺而去。

魔禮青縱槍當先迎上,他身高過丈,站起來與麒麟一般高下,挺槍直刺。

被天化縱身閃過,又將槍橫掃,欲將黃天化挑下坐騎。

“呀!”黃天化見其槍來,急揮雙錘,似旋風一舞,盪開槍刃,隨後發手不停,又一錘砸下。

意欲居高臨下,一錘給魔禮青開顱。

魔禮青身軀雖大,但極為靈活,輕輕閃身避開,見那玉麒麟搖頭晃腦,似要來撲咬,便橫槍刺去。

打算射人先射馬,挑翻其坐騎,黃天化自然得滾下鞍,束手就擒。

然而黃天化見機很快,雙錘掄下,“哐當”一聲響,正砸中魔禮青槍頭,一時火星四濺。

魔禮青隻覺手臂被震得痠麻,一股巨力,似泰山自槍上傳來,差點都握不住槍。

連忙閃身退開,不由驚歎道:“莫非闡教門下都是這般擅鬥,這廝好大的力氣!”

“哈哈,莫跑,且來再鬥!”黃天化見魔禮青隻與他鬥一合,便閃身退避,心下大是得意。

愈發輕視這魔家四將,急催玉麒麟,遊走揮錘,去攆魔禮青。

魔禮青見他衝來,沉著觀定其身形,暗自囊中取一玉鐲,口唸真言,揚手朝黃天化打去。

“小心!”劉樵遠遠見得真切,連忙縱身趕上。

那玉鐲受咒語一催,迎風化作白光,疾似電閃。

“啊!!!”

黃天化避不及時,耳聽劉樵呼喝,正欲躲避,隻覺眼前白光一閃,已被玉鐲打中前胸,一聲悶響,大叫一聲,翻下坐騎。

劉樵見那玉鐲飛起時,已縱馬持劍來救,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趕到麵前時,黃天化已然中招,滾下鞍轡,“撲通”跌落於地,麵朝地上爬著,再無聲息。

“大哥打得好哇!”魔禮紅等人紛紛叫好喝彩道。

魔禮青見此,正要去取黃天化首級。

劉樵連忙縱馬揮劍,劈麵斬去,暴喝道:“小輩安敢如此!”

哪吒這會也好似才反應過來一般,後知後覺的大聲道:“休傷我道友,我來了!”

言罷,駕風火輪,搖火尖槍,麵上怒髮衝冠,但卻慢悠悠朝這邊衝來。

魔禮青知道劉樵武藝,也不硬頂,用槍撥開劍光,虛掩一招,閃身退開,又從囊中掏玉鐲,去打哪吒。

哪吒急從囊中取乾坤圈,念個咒語,也拋出去。

“叮…”一聲脆響,那玉鐲雖然快,卻是個玉器,不及乾坤圈爐中久煉真金,二者相碰,當場把那玉鐲擊碎。

“好賊子,敢破我兄弟法寶!”魔禮海幾人見此大怒,紛紛拽步,或持器械趕來,或取法寶,唸咒作法。

劉樵見魔禮青退開,也不去追,連忙跳下馬,先把黃天化撈在黃鬃馬上。

“唏律律…”

用劍一戳馬屁股,那馬吃痛,往西岐城狂奔而去。

那廂哪吒見魔禮海等三將一起圍來,見勢不妙,喝聲:“快走!”

算是提醒劉樵,便自顧忙催風火輪,霹靂一聲炸響,閃入西岐城中。

待劉樵聞聲看時,那地方空蕩蕩,已不見哪吒蹤影,回過神,四將各持兵器,已將自己圍住。

“媽的,我是個文官啊…”劉樵心下已經無力吐槽了。

這哪吒打仗不行,見勢不妙就逃,跟他一起出戰,簡直倒八輩子血黴,次次都被撂在沙場,孤伶伶的遭人圍困。

魔禮青冷笑道:“劉道人,這次量你五行遁術,也難逃脫我等之手!”

劉樵搖搖頭道:“非也,貧道冇想逃,你們怎麼非得為難我一介文官呢?”

確實冇想逃,要是真要走,劉樵遁術超絕,被撂在戰場遭圍的,肯定就是哪吒了。

當然,劉樵肯定不會這麼好心,犧牲自己,來給那“小煞星”吸引火力。

主要是方纔那一瞬間,劉樵想明白了,四將已失法寶,混元傘被楊戩偷了,花狐雕是楊戩變的。

也就是說,劉樵不是一個人戰鬥,還有楊戩,現在就藏在魔禮壽的豹皮囊裡,隨時可以出手支援。

所以劉樵根本冇必要怕,反而存著索性送這四將上榜的心思。

“嗬嗬,死到臨頭,還敢說大話!”魔禮紅大笑一聲,當先持畫戟朝劉樵殺來。

“咄!”劉樵心念一動,神通瞬間發動,腦後一條白氣,須臾化作磨盤大一隻骨手,朝魔禮紅抓去。

“二哥小心!”

“老二!”

餘下三將隻來得及驚呼,魔禮紅失去法寶,僅憑武藝勇猛,怎能擋神通,隻接被一把撈在手中。

遭骨手撾住,魔禮紅兀自不罷休,掙紮舞槍刺那骨手,打得火星迸濺,難損劉樵神通分毫。

“無量天尊,事非得已,貧道這就送道友上榜!”劉樵打個稽首,心念一動。

在餘下三將衝上來之前,大手輕輕一捏,隻聽“噗歘”一聲,隻見得鮮血迸濺。

“啊!”魔禮紅大叫一聲,脖頸額頭青筋暴起,隨即癱軟下去,再無聲息。

已全身筋骨儘碎而死,但劉樵好歹收了力,給這位戎馬一生的邊關老帥留了全屍,一條魂魄飄往封神台。

“老二!”

“二哥!!”餘下三將目呲欲裂。

魔禮青、魔禮海、魔禮壽如發瘋般,一齊朝劉樵殺來。

“得罪了!”劉樵化虹騰起,避開圍殺。

騰在空中,又將神通放起,一把撈住魔禮青。

又是告罪一聲,輕輕一捏,“哢嚓”一聲,魔禮青被捏得口吐鮮血而死,一條魂魄徑歸封神台。

“啊!!賊子!”魔禮海見此,連忙取琵琶,唸咒施法。

“呼呼”霎時風迷四野,方圓千裡迷霧騰騰,乾坤之間,風刃、冰雹,雷屑,自四麵八方,無窮無儘,朝劉樵刮來。

“嗬嗬,你難道不知,同樣的法術,對貧道隻能起一次作用麼…”劉樵搖頭失笑,絲毫不慌。

談笑間,無數雷火捲過,劉樵已化火光,沖霄而起,萬道風刃、雷屑、冰雹擦身而過,不曾傷他分毫。

卻是五行遁術神異,劉樵已煉至大成,與神通隻差一步之遙。

唯一的區彆,就是目前還需要法力,必須提前掐訣,不能念動施展。

但繞是如此,五行遁術已然初顯神異,若化虹光,不拘五行,隱現無形,趟水火如無物。

這道術在三教人人都會,卻實在是一等一的**。

劉樵化作火光,沖霄騰起,卻未與上次一般跑遠,而是隻避過風雷煙冰,便隱遁至魔禮海身後。

“啊!”魔禮海正催法寶,還未反應過來,也被骨手撈住。

劉樵落在地上,輕歎道:“道友,貧道送你上榜,得罪了!”

告罪一聲,免得日後不好相見,便輕輕一捏,將魔禮海摜到地上,隻來得及大叫一聲,已是命絕。

四將眨眼已去其三,劉樵的神通不被剋製,著實無法可擋。

魔禮壽知道跑不了,也不準備逃跑,反而迎上來,唸咒打開豹皮囊,要放花狐貂,做最後一博。

“呼哧”一陣霧氣騰起,那花狐貂剛出囊中,卻不撲向劉樵,反而一口咬在魔禮壽右手上,“嘎吱”一聲,四根手指齊根落下。

“啊!這是為何!”十指連心,魔禮壽痛的大叫一聲,即驚且怒。

劉樵輕笑一聲,心念一轉,腦後大手再次伸出,已將魔禮壽撈在手裡。

那花狐貂落在地上,白霧閃過,須臾化作一**尺,扇雲冠,淡黃衣的青年,正是楊戩變化的。

原來他受薑尚所命,一直變作花狐貂,隱於魔禮壽囊中當臥底。

魔禮壽也一直不曾發覺,此時正要用時,楊戩卻突然反咬一口,將他四根手指咬去。

“道友,請你也上榜吧…”劉樵朝手中魔禮壽道。

言罷,也不管其反應,隻敢輕輕捏下,“哢嚓”一聲,魔禮壽一聲慘叫,已然命絕。

楊戩笑讚道:“劉道兄隱藏的好深,你這神通,著實非凡!”

“區區小術,怎與楊道友變化**相比,善能隱身潛行,著實玄妙莫測,此番破四將,首功當是道友你的。”劉樵謙虛回道。

對於功勞,楊戩也不推辭,隻是道:“道兄神通廣大,卻一直隱而不發,藏拙於眾,此番出手,乾脆利落,回去真得驚呆眾人了,哈哈哈…”

言罷,楊戩抱拳一禮,徑自化風飛回西岐。

魔家四將已死,成湯大軍群龍無首,正是請兵退敵之時,所以他連忙通報薑尚等人請兵去了。

劉樵搖頭失笑,心下卻暗自權衡道:“也不知這麼做,對還是不對,破四將之功,本該是天化的,但他又欠著我呀…”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