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戩化作飛蟲,四處搜尋一番,也不見乾坤圈、遁龍樁放在何處。

見那魔禮紅腰掛豹皮囊,正自酣睡,楊戩暗道:“許是在這寶囊裡麵,換一般人可真取不出來。”

但這難不住楊戩,化蟲飛到那魔禮紅身旁,口吐一道白氣,落在寶囊上麵。

“啪嗒”寶囊受那白氣一沾,應聲落在地上,口袋打開。

楊戩收了法術,化作原形,伸手在那張開的寶囊裡一陣尋摸,除了衣裳金銀,就隻有兩般物件。

一明晃晃的圈子,一根銅柱,想起哪吒描述,該就是乾坤圈、遁龍樁了。

楊戩也不敢耽擱,先把乾坤圈二寶揣到自己囊中,又急忙去拿架子上的四般法寶,先取混元珍珠傘。

剛把混元珍珠傘拿到手裡,“嘎吱”一聲響,卻是不防備那四般寶貝都用勾子鐵鎖掛在架上的。

楊戩嚇一跳,急忙兩手端住鉤子,直接一扯拽作兩段,揣上混元珍珠傘,化作清風,無聲飛出帳外。

魔禮紅聽見聲響,急忙坐起來看,初還以為掛塌了鉤子,細一看,已不見了混元珍珠傘。

“我混元傘怎不見了!”魔禮紅一聲驚叫,急忙起身。

餘下三兄弟也被吵醒,紛紛睡眼惺忪起來,聞此言皆是大驚道:“莫非進了賊子?”

又檢查其餘二寶青雲劍和琵琶俱在,唯獨不見混元珍珠傘。

四將急忙著急營內將校,挨個詢問。

那些將佐紛紛道:“數萬大軍屯紮此地,營內飛鳥也難進,怎麼會有奸細能進來?”

揮退諸將後,四兄弟默然坐在帳中,皆無心睡了,亦無心處理軍務。

魔禮紅哀歎道:“我自從軍,保大定功,全憑此寶,寶失人亡,今日寶物已失,怎生奈何?”

餘下三將聞言都有淒色,鬱悶不樂。

……

西岐相府中。

眾人皆齊聚相府,一夜未眠,等待楊戩訊息。

正焦急之時,一道清風騰入府中,光芒一閃,化作楊戩身形。

眾人急忙問道:“楊道兄,此行如何?”

“未竟全功…”

見眾人皆麵露失望,楊戩話鋒一轉,笑道:“雖未竟全功,但也取了那混元珍珠傘!”

言罷,把傘從囊中取出,獻給薑尚道:“師叔,混元珍珠傘在此!”

劉樵見此心下暗笑:“楊戩與孫大聖一般本事,終究還是在孫大聖之前做了這種摸人寶貝事…”

後世最常見的神話典故,不就是孫大聖仗變化,入妖怪洞中偷摸寶物,或鑽入人家肚子裡。

不想千年前,楊小聖已經把這些事情都乾過了,先鑽花狐貂肚子,又偷摸魔家四將寶物。

雖然冇看見那場麵,但是劉樵能想象,腦補出來楊戩當時小心翼翼,去尋摸混元珍珠傘的場景。

薑尚上前接過,哪吒、劉樵等人皆好奇過來看這傘。

“師父撐開看看,這傘有何妙處,竟能包裹乾坤,收人法寶。”劉樵不禁好奇道。

見眾人都好奇,薑尚自己實際也好奇,便依言當眾撐開。

卻是明黃色錦帛為麵,長有三尺,撐開有丈許方圓,傘上雨珠垂諸般寶物。

有祖母綠、祖母印、祖母碧、有夜明珠、碧塵珠、碧火珠、消涼珠、九曲珠、定顏珠、定風珠。

傘杆上有硃砂符印刻四字:“裝載乾坤”。

此傘一撐開,上麵數十般寶物搖曳生輝,淡淡光芒,籠照相府內外。

一時寶光晃得眾人不敢睜眼。

薑尚轉了一轉傘,卻並冇有乾坤異象,反轉一轉,也冇有吸人、拿物的玄妙力量生出。

哪吒道:“我見那魔禮紅使這寶貝時,要唸咒語,想來冇有咒語,這傘便起不得作用。”

眾人恍然,薑尚翻看兩下,卻搖搖頭道:“不是這傘有神威,是使這傘的魔禮紅有神異,換他人用這傘,卻就冇那麼大的神通。”

見眾人都不解其意,薑尚解釋道:“這個傘並不神異,上麵的珍珠雖然稀奇,卻非仙寶,縱有咒語,也不該發出這般裝載乾坤的神通。”

眾人一看,果如薑尚所說,這個傘上麵冇有法禁,珍珠、祖母綠、碧塵珠一類,凡間難尋,但在海嶽中算不得稀奇。

唯有一個比較稀少的,就是傘上掛著一顆定風珠。

哪吒等人本來都想要這個傘來玩玩的,聞聽此言,又見確實如此,便興趣缺缺了。

劉樵對這個傘興趣倒是不大,彆說冇有法咒,就是有法咒,這世上能收人法寶的寶物多了去了。

法寶這東西,就算再厲害,也隻能逞強一時,都是相生相剋,隻是護持渡過苦海的漿幡而已。

當初尋神魔骨,祭煉幽魂白骨幡,也隻是為了護持自己修成黃庭。

在劉樵看來,唯有此時前古眾仙聖皆不看重的道術,反而纔是根本。

若有楊戩一般玄功變化,元神不死之身,何須法寶。

當然,最重要是四將要是身死,不管上不上榜,劉樵編纂《神仙業位圖》也可將四將修成身神,到時自有其神通本事。

薑尚問楊戩道:“此傘是楊師侄取來的,不知師侄打算怎麼處置這傘?”

“師叔處置就是,弟子無甚異議,也不須得法寶。”楊戩回道。

他玄功變化,身具無窮之變,元神不死,雖然全身窮得叮鐺響,但還真不需要寶物。

薑尚看了眾人一眼,見眾人都視若無物,略一頷首,便道:“那便交與柏鑒,待封神之後,或歸原主,或賜有功之士。”

這個辦法,眾人都讚歎,一齊道:“師叔聖明,就如此處置。”

主要是除了楊戩、劉樵,哪吒幾人。

餘下眾人,韓毒龍、薛惡虎等對這個裝載乾坤的寶傘都是有些眼熱的。

但傘隻有一把,薑尚怎麼分呢?

分給誰,都不能服眾,交給柏鑒,大家都不要,這樣最好,還不傷眾人感情。

雖然眾人本來也冇什麼感情就是了。

眾人正待散去,楊戩忽而想起什麼,從囊中掏出兩般寶物,笑道:“李家二位道友,看看可是你們法寶?”

哪吒與金吒失了法寶,一直怏怏不樂,聞言皆看過去,眼睛一亮,連忙取來看道:“正是,正是,楊戩道兄,你怎麼弄來的?”

“哈哈,我上回聽你們說起,就一直記在心裡,這次去,順帶把這乾坤圈,遁龍樁也給你們找回來了。”楊戩擺擺手道。

哪吒、金吒聞言,皆是一愣,神色複雜,心下略有些感動。

劉樵也是心下讚歎,不怪楊戩能服眾,彆人講一次,就記掛於心。

這分心性,在三代中年齡雖不是最長的,但確實最成熟穩重的,這個大哥,當之無愧。

薑尚見哪吒金吒二人寶物複得,恢複士氣,也是心喜,囑咐眾人道:“好好休整幾日,如今那魔禮紅混元珍珠傘已失,破四將之日,不久矣。”

眾人肅然道:“尊丞相(師叔)法旨。”

旋即又是一番商量議事,各自散去。

至於楊戩,則又化風潛入回四將營中,變作花狐貂,給魔禮壽囊中當臥底,探聽訊息。

就在楊戩盜走混元珍珠傘那一刹那,除了四將驚覺,相府諸人知道訊息。

遠在萬裡之外,青峰山紫陽洞道德真君也是忽然自神遊中驚醒。

純陽元神有感,道德真君皺眉掐指一算,已知始末,招呼童兒道:“去喚你天化師兄來此…”

黃天化正在觀中與楊任修剪花草,聞言連忙趕到洞中,拜見真君道:“師父有何法旨吩咐弟子?”

“你薑師叔應天垂象,扶聖主,卻有兵戈阻他,你下山時機已至。”真君道。

黃天化大喜過望,他實際早知道這事,也知道劉樵、哪吒等人現在都在西岐薑丞相帳下聽用。

要不是道德真君一直不許他提前下山,他早提了劍下山相助劉樵去了。

打群架、鬥左道旁門這種事,怎麼能少得了他黃天化。

道德真君見他滿臉喜色,也笑道:“你父子同朝輔周主,以後也是一樁佳話,且隨我來,正有一門本事傳你…”

將黃天化領至道觀後院,真君取一雙錘給他,又傳二路錘法,仙家武藝,爐中神兵,儘數賜予。

又命楊任牽來一頭異獸,約莫丈來大,碧玉色,牛頭虎身,喚做玉麒麟,與黃天化為坐騎。

又有披掛,褶黃罩袍,大紅披風,步雲履,不一時,黃天化已經武裝到牙齒。

內襯金甲,外著道衣絲絛,騎玉麒麟,雙錘掛與鞍轡,威風凜凜,好似神人落凡塵。

道德真君見了也是滿意捋須,讚歎連連,道:“玉麒麟給你,攢心釘也帶上,隻是徒弟,你不可忘本,下山也得持戒律,尊道德!”

“弟子怎麼敢,師父你放心吧…”黃天化已經習慣了師父囉嗦,擺擺手,也不下玉麒麟給師父師弟告辭。

直接一拍玉麒麟,騰空而起,火急火燎的往西岐而去。

道德真君在後麵遠遠喊道:“天化,你去了,與劉樵好生扶持,一定勠力同心,共佐聖主!”

黃天化早已騎著玉麒麟遠遠消失於天際,也不知聽見冇有,隻是似乎在天上擺了擺手。

道德真君見此,無奈搖頭失笑,轉回洞中。

------題外話------

唉,今天更新又晚了,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今天狀態不好,望大家理解包涵,隻能先水一章,今天就不求大家票了,感覺愧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