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府中,眾人皆眉頭微蹙,商議半天,也冇得個破魔家四將之法。

薑尚道:“既然諸位都冇好法子,那還是回去守好城防,閉城自守吧。”

說完,眾人正要散去,忽有差官來報:“稟丞相,府外來了個道人求見。”

眾人皆喜,知道有高人來助,魔家四將可破了。

薑尚連忙道:“快請進來。”

“如果不出意外,這次來的,該是楊戩了…不然就是黃天化…”劉樵心下暗道。

哪吒、劉樵等人都轉過頭,朝門外看去。

果然施施然走進來一個年輕人,打扮似道非道,扇雲冠,淡黃衣,卻又係一根絲絛,似俗也不俗。

一見薑尚,就拜道:“弟子見過師叔!”

薑尚問道:“快坐看茶,道者樣貌不凡,自何處來?”

“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門下,姓楊名戩,奉師父之命,特來師叔帳下聽用。”楊戩朝四下拱手道。

“原來是玉鼎道兄高徒,來快坐,這邊是諸位同門!”薑尚大喜,一麵邀楊戩坐,一麵與他介紹劉樵諸人。

一番互相見禮之後,楊戩去拜見武王,領受官職後回來,薑尚即著眾人準備宴會,在相府會宴眾三代弟子。

反正也冇法出去打仗,相府眾人是三天一小會,五日一席宴,天天打卡摸魚上下班。

雖然都還冇封神,但天宮神仙的必備技能,宴會、打卡、摸魚、朝會扯皮這一套已經玩得通透。

宴上五人一方,各排案幾,各座四席。

李家兩兄弟哪吒、木吒,韓毒龍,薛惡虎依舊是好的穿一條褲子,四人挨著一起說笑打鬨。

金吒,楊戩二人穩持成重,倒是非常和得來胃口,二人坐一堆相談甚歡。

“師兄,來喝!”武吉、龍鬚虎則不斷與劉樵倒酒,殷勤伺候。

劉樵這一席人最多,龍鬚虎、武吉、黃天祥,武成王黃飛虎等等。

都是哪吒等人不搭理的教外彆傳或凡人。

“武成王,最近傷好了也未?”劉樵抿口酒問道。

黃飛虎豪氣大笑道:“哈哈哈,都好利索了,雖留了些疤,卻是大丈夫的痕跡!”

說著,擼袖子給劉樵看,果然胳膊上幾條刃口疤痕,似蜈蚣爬著,極為駭人。

卻是首戰魔家四將時,黃飛虎雖然見勢不妙,催五色神牛連忙溜了,但還是遭那黑風裹了一下。

那黑風似萬道利刃,當場把一條膀子削得皮肉翻起,隻有一絲筋骨相連。

不止黃飛虎,當時餘下眾將,南宮適、黃明、周紀等等,也是個個帶傷。

幸好哪吒也算仗義明大局,把一葫蘆乾元山帶下來仙丹儘數碾碎,給眾人塗了傷口,所以皆無大礙。

正說著話,那楊戩似乎極為善飲,幾圈子酒喝得哪吒等人麵色微醺。

他便又端著酒,到劉樵這桌來與眾人敬酒結識一番。

“武成王,我雖世外野人,但也聞大王你的名聲,簡直如雷貫耳!”楊戩淡笑端杯盞道。

黃飛虎一番謙虛,連稱不敢當,二人互飲三杯。

旁邊武吉,龍鬚虎等等,也與楊戩敬酒,楊戩豪氣一笑,來著不拒,也不拘束於真傳彆傳之見,個個都一般相待,禮遇三分。

最後,楊戩走到劉樵麵前坐下,斟酒道:“玉樞道兄,酒量如何?”

“不敢稱“兄”,貧道我一飲就醉,但楊道兄既來,我著實受寵若驚,豈敢推辭!”劉樵連忙舉杯道。

“哈哈哈哈…道兄謙卑了,喝!”楊戩豪飲三大碗,眉都不皺一下。

看得眾人目瞪口呆,紛紛道:“楊道長莫非千杯不醉?”

楊戩笑而不語,劉樵眼神精光閃爍,看著他的身形,若有所思。

劉樵暗道:“這楊戩好像並非血肉之軀,乃一團光炁,倒是與黃角大仙一般,但又冇有黃角大仙那般縹緲高深。”

煉氣士法眼看之不穿,但劉樵修成元神,以元神感應,楊戩似乎是一團光炁,冇有血肉溫度一般,猶如鬼魂,著實怪異。

這種感覺,與當初所見黃角大仙的元嬰之身極為相似。

但黃角大仙道行已至極高深,清虛縹緲,完全看不透,甚至與那神農聖帝座下真仙一般琢磨不透,摸不著。

楊戩道行雖然也很高,但劉樵既然能感應他,想來與自己彷彿,皆是純陰狀態。

元神未證純陽,最多是法力在自己之上。

正疑惑不解,那楊戩似有所感,轉過頭看向劉樵道:“玉樞道兄,可是貧道臉上有花?”

“哈哈,不是,我自得道以來,見識過的人千千萬萬,但從未有道友這般清靜之體,俊逸相貌,極出塵俗,不類凡人!”

劉樵被抓個正著,但作為一個老油條,這點尷尬對他而言,根本不足為道,隨意扯個晃子,大誇特誇就轉過話題。

果然,楊戩聞言眉頭一鬆,大笑道:“肉身不過皮囊而已,何足道哉,我金霞玉鼎道術,首重一爐神炁。”

“原來如此,怪不得…”劉樵聞言恍然。

席間其它眾人,包括薑尚、哪吒皆滿臉懵然,不知這二人打的什麼機鋒。

劉樵前世今生一直都很好奇,人血肉之軀,物質轉換是怎麼變成其它東西的。

但此時見了楊戩,所見所聞,加上黃庭身神亦能變化,所以卻是略微懂了。

原來這種變化,肉身其實都是假的,唯有一靈真性,能不斷模擬,隨風顯化,所以周天萬物,皆能轉換,因為元神本就是虛的,抽象的。

想到這裡,劉樵心下暗道:“那楊戩這種秘術,豈不是真仙無望,肉身皮囊已經化去,何來先天之精?”

據說真仙之所以長生不老,就是先天之炁煉得純純圓滿。

混元大覺之所以不死,就是先天之炁,已不增不減,不垢不淨,亦無生無死,所謂不生不滅三三行,辟地開天法理明是也。

但冇肉身,冇有精、炁、神三寶,何來先天精炁,如何修證真仙?

劉樵著實有些搞不懂,總不能專門為了追求變化神通,就把肉身化了,跟血神子一般,拋棄真仙混元大道吧。

似乎見劉樵眼似有疑惑,楊戩對劉樵的道行也有些意外,冇想到三代弟子除了他楊戩,竟然還有人煉就元神。

便靠上近前笑道:“道兄不知我金霞洞道術玄妙,我亦還是煉氣士矣!”

冇有多解釋,但就一句,還是煉氣士序列。

言下之意,還是在追求真仙混元大路上,不是劉樵想的那麼簡單。

劉樵也不好多問,畢竟這些修行關竅,是闡教十二洞真傳法脈根本,也是打個哈哈,閒聊敷衍幾句。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上首薑尚輕咳了一聲。

眾人見此,紛紛各按班列坐好,神色肅然,知道該談些正事了。

楊戩也回到座上,先問道:“師叔,不知如今城外是個什麼情況,何人聚兵來圍城的?”

“城外魔家四將,各有法寶,極為厲害,提精兵十萬,目前折損一些,也還有**萬,我軍野戰敗北,隻能困守城池,高掛免戰牌。”薑尚苦笑道。

楊戩皺皺眉,擺手道:“我既然來,師叔今天可將免戰牌去了,稍頃點一二員副將,我出去會會那魔家四將。”

薑尚沉吟道:“楊師侄,我不知你的本領如何,但那魔家四將寶物厲害,陷進去容易,出來可就難了。”

“這有何懼,我自有金霞道術,隨風顯化,先去見陣,若他出戰,我正好看個端倪,若他們不應戰,那便罷,再想法子。”楊戩笑道。

見他說的極為穩妥,不像是自持一點本事就說大話的人,薑尚也是略信幾分,沉吟思索。

下首劉樵道:“師父,我見楊道兄道行高深,且久避不戰,不是我闡教體麵,去一探也好。”

哪吒也道:“是啊,久避不戰,豈不墮了我闡教威風,我輩五行道術,打不過,也能走。”

薑尚見眾人大多都支援出戰,也隻好道:“那楊戩便領兵五千,出陣挑戰,以玉樞吾徒和哪吒為副將,餘下的上城觀戰,準備隨時支援接應。”

“師叔,不須兵馬,有玉樞道兄,他化身萬千,要兵馬何用?”哪吒連忙道。

楊戩也擺擺手道:“隻是輕裝上陣,我等俱有道術,欲走欲留皆由心,若攜凡夫,難脫紅塵。”

說罷,楊戩轉頭看向劉樵道:“玉樞道兄,你以為如何?”

劉樵含笑點頭,但即不說讚同,也不反對,隻是看著師父薑尚眼色。

薑尚見此,便囑咐道:“那你三人且去,互相扶持,切莫大意,若不勝,也要保命而回,不怪你們。”

“弟子遵命!”劉樵三人俱起身應諾道。

“咚…咚…咚…”城樓上一陣急促鼓響。

“吱嘎…”四門緩緩打開,劉樵又換一匹黃驃馬,哪吒踏風火輪,楊戩則持槍一杆,步戰無騎。

朝廷大營,魔家四將正在帥帳飲宴。

忽有探馬來報:“稟四位將爺,寨外來了三個道人叫戰,點名要幾位將爺應戰!”

“哈哈,正愁不能破城,拿他們無法,他們卻自出城來送死!”一聽隻有三人,魔禮壽大笑道。

魔禮青幾人起身道:“抬我等甲杖披掛來,點兵出戰。”

少頃,四將穿戴完畢,個個身高過丈,金盔銀甲,威武好似天神下凡,出轅門,正見劉樵幾人早已等候多時。

見為首來了個生麵孔,扇雲冠,淡黃袍,手執長槍,英武不凡。

四將也慎重幾分,先問道:“足下何人,敢來此趟我刀兵?”

“貧道玉泉山金霞洞煉氣士楊戩,奉薑丞相命,特來擒你四人。”楊戩揮槍指定四將道。

“哈哈哈,瞧你身高不過**尺,清瘦又柴,細手細腳,量有幾般武藝,敢說這個大話…哈哈…”四將聞言相顧大笑。

“你四人身軀倒是胖大,但不過四個草包,又有何能,敢來此行凶作怪,仗左道害人,我雖瘦小,眼前叫你們知道厲害!”

楊戩傲然嘲諷幾句,也不多說,持槍拽步上陣,直刺四將。

那槍刃寒芒閃,似百團花簇,四將見此,也是略慎重幾分,他們半年不曾動手,早有心思活動筋骨。

見劉樵、哪吒不動手,隻是壓陣,四將便皆取兵刃,一齊湧上,把楊戩圍在垓心,酣戰城下。

劉樵哪吒在後麵壓陣觀戰,但見得陣前五人一場好鬥:

清源妙道小聖,釋家四界大聖;小聖昭惠號二郎,釋教沙毗四天王,他五個乍相逢,鬥陣卻要賭輸贏。

從來神仙不知深淺,今日交手方知輕重,小聖鐵槍似飛虯,四將兵戈舞隨風。

左擋右攻,前仰後迎,那陣上劉樵、哪吒助威風,小聖施**,一條槍似出閘惡龍。

來往呼喝,飛沙走石鬼見愁,撥雲吐霧虎狼休,眾軍搖旗擂鼓齊呐喊,六師兵馬都助興。

徑鬥有三四十合,楊戩好似漸入下風,四將卻暗自心驚膽寒,紛紛暗道:“這楊戩好大氣力,我等聯手幾乎製他不住。”

楊戩雖然被四將圍住壓著打,好似一時落入下風,但他神力無窮,威風不泄,槍來處如毒蛇吐信,抖轉橫掃,勢如泰山壓頂。

一時殺得魔家四將汗流浹背,個個心驚膽戰,一時險象環生,幾次疏忽,差點被楊戩一槍刺死當場。

哪吒看得熱血沸騰,在風火輪上撫掌叫好道:“好,楊道兄打得好啊!解氣!”

劉樵也是看得心情激盪,心下比對,暗道:“那四將單獨一個,論武藝,我倒是有信心穩贏,但若四個齊上,難說勝負。”

四將武藝不算一流,戰場鬥將隻是平平,但四人心下相通,合力齊攻,幾乎找不到破綻,光論武藝這方麵,也算是極為厲害的大將了。

哪吒已經看得心癢難耐,見楊戩雙拳難抵四手,掣出火尖槍,急縱風火輪道:“四將休欺負我道兄,我來矣!”

劉樵則依舊未動,隻是自馬鞍上取了寶劍,握在手裡,準備隨時上陣支應。

四將本來就被楊戩殺得汗流浹背,快要力竭,又見哪吒似下山猛虎,大喝縱槍殺來,紛紛嚇得心驚膽戰。

“快祭起法寶!”魔禮青急道。

言罷,就要唸咒掐訣,然而楊戩卻乘勢反攻,一槍掃過去,大喝道:“在我麵前,安敢賣弄小術!”

那槍疾似旋風,勢大力沉,要是捱上一下,不說刃口,就是砸也能把人砸個半死,魔禮青無法,隻能慌忙停下咒訣,橫槍擋下。

餘下魔禮紅、魔禮海二人人聞言也要施法寶,但楊戩驀的大笑一陣,手中槍一抖,似一條神光拋起,丟開解數(套路)去打。

霎時天昏地暗,滿天皆是槍影,好像飛龍一般,一化十,百化千,楊戩如同滿身都是手腳,猶如三頭六臂,無數槍影,四麵八方,朝外打去。

“這!”四將大驚失色,這才知道楊戩一直未曾真正使出渾身武藝,此時纔是全身武藝。

四將想施法寶,奈何被楊戩槍影裹住,隻有招架之功,如果稍有分神,擦一下,難免喪身槍下。

“呀!!”這時哪吒亦到,大喝一聲,晃一晃,也是一條火尖槍,明幌幌無窮槍影,霎時與楊戩合力,壓住魔家四將。

劉樵見此,撚鬚一笑道:“怎可讓二位道友專美與前,貧道也來了!”

言罷,一催黃驃馬,提劍也殺過來湊熱鬨。

魔家三將見此大急,奈何不能分神使出法寶,魔禮青焦急一聲大吼道:“四弟還不出手,更待何時!”

“哈哈,咄!”一直不慌不忙的老四魔禮壽此時一聲輕斥,心念一動。

他腰間懸一囊,其中寶貝也與另外三兄弟不同,隻消念動就能催起。

此時念動間“呼呼…”一聲風響,隻見一條白光,迅捷如電,一下起在空中。

霎時飛沙走石,霧濛濛一片,劉樵三人大驚,急睜眼去看時。

隻見那白光如電,其中一物似鼠如貂,眨眼漲至大象一般,利爪獠牙,渾身刀槍不入。

“什麼東西!”楊戩急攢槍去刺。

但那物一張口,腥風陣陣,視刀槍如若無物,隻一口下去,連人帶槍“哢嚓”一聲脆響,咬成兩截。

楊戩連吭都來不及吭一聲,“噗颼”紅霧一蓬,鮮血飛濺,地上隻剩下半截槍,兩條腿,以及碎骨斷筋,血津津一片。

那白毛怪鼻頭聳動,似倉鼠一般,嘴巴不斷嘬動,“啯啅!啯啅”似嚼糖豆,吃得香甜,舌頭一卷,又把那地上剩的兩截斷腿也捲去吃了。

“哈哈,好貂兒,去把那二妖道也吃了…”魔禮壽得意大笑道。

哪吒看得目瞪口呆,頓在原地伸舌咬指,不知該說什麼好。

“迂…”劉樵硬生生勒住馬。

城樓上,金吒、木吒等人也是大驚,瞠目結舌,薑尚一撫眼睛,似不忍觀看,底下眾將皆道:“好利害,楊道長被一口吃了,這可如何是好!”

“難道楊戩真就這麼涼了?”劉樵有些驚訝道。

若說不信,但地上殘留的血跡,斷骨爛筋,又實實在在。

隨即略一感應,劉樵微鬆口氣,榜上無人,想起前世電視劇演裡楊戩玄功不死,該是籍變化法門走了。

說時遲,其實快,眾人心下思緒紛湧,外界隻是一瞬間。

哪吒一愣神,又死了楊戩,餘下三將紛紛抽出手來,各自唸咒掐訣,催法器來攻。

------題外話------

推本書《詭怪必須死》

長夜已至,古老復甦。

每當紅月懸掛黑夜之上。

那些痛苦的,悲傷的,蒼涼的舊人舊事翻湧而起,瘋狂地撲向塵世間。

景瑜,行走在現實與虛幻的塵世間。

他是黑暗中的利劍,城市間的守衛,抵禦寒冷的烈焰,破曉時分的光線,喚醒眠者的號角,守衛人類的堅盾。

他將生命與榮耀獻給長夜,立誓從今開始守望。

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