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密麻麻,望眼處,塵沙漫天,儘是金戈鐵馬,天昏地暗,人一過萬,無邊無沿,不知多少兵馬。

裡三層,兵甲明亮,三百戈矛手,個個悍勇,三百刀斧手,外三層,勾鐮槍,柺子馬,四處包圍。

不知不覺間,劉樵劃水已經劃成了主力。

“來得好,正試試貧道鬥戰之術!”

劉樵渾然不知懼色,有心想試試新煉的九牛二虎神力。

仗劍一口,道步輕移,左劈右刺,身中無窮神力,瞌上就死,擦著就傷,一時四下眾兵丁,概莫能擋。

“匹夫休張狂,吾輩來也!”李興霸大喝一聲。

縱猙獰,揮方棱鐧劈下,劉樵使劍撥開。

右邊高友乾虎眼鞭,帶“嗚嗚”風聲,自腦後而來,劉樵輕移道步,躲閃開來,順手架劍擋住張桂芳臼杆槍。

風林狼牙棍又劈頭砸下,劉樵抽劍急架忙迎。

一時間,場中殺氣隱隱,塵沙翻騰,高友乾,李興霸各催異獸繞劉樵而殺。

楊森、張桂芳、風林縱馬搖槍,諸人好似車輪一般遊走而過,將劉樵圍在垓心。

槍來道步輕移,鐧來將劍架住,劍鋒斜刺一團花,輕移道步,腦後千塊寒霧滾。

一個是鬥法勝祖師多英武,三個靈霄殿上神將逞威雄。

仙家鬥勇,兵戈險惡,眼慢些兒,目下皮肉不完整,手若遲鬆,屍骸兩斷命難全。

隻殺得寒風颼颼,怪霧陰陰,外廂壁旌旗飛彩,陣裡麵戈戟生輝。

“殺!殺!殺!”數萬兵勇呐喊,神威勇武,怒和殺來,一齊圍上,欲攢住劉樵。

“哈哈哈!”劉樵大笑一聲,仗天罡九牛神力,把劍光舞動,好似飛虯,滿空出,儘是寒刃,似霹靂電光閃爍。

十丈之內,劍光閃過,“噗嗖嗖”血霧濺,斷臂、殘肢體亂空飛。

“啊…”慘叫聲、哀嚎聲,遍佈殺場。

一時間,楊森、高友乾等輩隻能左右牽製,汗流浹背,概莫能擋。

隻覺與劉樵交手,那劍光又重又疾,重如泰山,著實難擋,又似電光霹靂,一閃而過,就是人頭落地。

劉樵則愈殺愈興起,血脈噴張熱騰騰,天罡神力,手上劍輕飄飄一晃,就是數千斤巨力。

且力聚一處鋒刃,那便是無物不破。

擦著點,斜剌揦連甲冑劈為兩截,蹭一下,連人帶馬屍首兩分。

刀盾兵用櫓盾擋,劍光似電閃,盾牌整齊碎裂,一條血線噴薄,已是斬為兩截。

勾刀兵架槍來攢戳,橫劍一掃,丈來長,胳膊粗的數十根戈矛化為兩斷,刃口整齊如鏡。

劉樵身形似虎豹敏捷,力似夔牛無窮。

【自覺有風行之狀,可拔樹扛鼎,力負千鈞矣,其後武藝自通】

服九隻麵牛二隻麵虎之後,何止氣力暴漲,諸般武藝已臻至一流。

早非人多,便能擋得,果如祖師所言“武藝自通”。

張桂芳見劉樵左衝右突,視諸人與萬千兵馬如無物,也是氣衝魁首,胸中怒火雄雄,大喝一聲。

“啊呀呀!!!”狂舞臼杆槍,拚命殺來。

“殺!”楊森三個,也不再留守,眾仙氣勢雄雄,三屍神跳,都發了凶性,個個咬牙切齒,拚命來殺。

這一下,劉樵也不似方纔悠閒,繞是九牛二虎神力,遇這幾位概三界勇猛的武神仙,也是壓力頗大。

又是一場好殺,怎見得凶險:

滾滾盔明,層層甲亮,盔明映太陽,甲亮澈岩崖,如撞天銀磬,似壓地兵山。

臼杆槍,飛雲擲電;虎眼鞭;渡霧雲穿;狼牙棒,陰風嗚喝;青銅劍,密樹排列。

戰圈外,是硬弩強弓鵰翎箭,勾刀蛇矛夾人魂。

劉樵一口青鋼劍,左劈右擋戰仙神,隻殺得那空中無鳥過,岐山那見虎狼奔。

徑鬥有半個時辰,劉樵好似氣力無窮,依舊不曾泄了神威。

楊森等眾稍占上風,但也不曾拿下劉樵,反倒是爭持甚久,一個個氣喘如牛,汗氣騰騰。

天又熱,數萬兵馬圍殺劉樵一時辰,不曾卸甲離鞍,也是強弩之末,再無耐性。

張桂芳瞧得大急,再這般下去,拿不下劉樵,數萬兵馬就得先崩潰了,遂一邊奮力廝殺,一邊朝楊森使眼色。

楊森三人明其意,高友乾悄然退出戰圈,自囊中撚混元寶珠一粒,祭起朝劉樵打來。

霎時間,宇內灰濛濛一片,內中不辨東西,好似混沌初開,一粒毫光,朝劉樵後心飛來。

劉樵左右爭殺,根本無法防備,隻覺身後惡風響,正待想避,隨即眼前一黑,後背好似被重物砸了一下。

隻打得劉樵一個踉蹌,五臟六腑翻湧,口噴三昧火。

楊森、張桂芳等見此大喜,連忙搶攻。

“哼…”

劉樵隻是悶哼一聲,但身軀不曾跌倒,似乎毫髮未損,神威依舊不曾泄。

不及多想,身邊兵刃又殺來,連忙穩住陣腳,憑感覺,使劍擋開,虛晃一下。

這回再不敢托大,左手揪攥鬚髮,施展黃庭道術,嚼碎“噗”一口吐出。

須臾間,遍地霧騰騰,霄漢間,殺氣隱隱,身神毫光,變化無數兵馬,反殺而出。

“那妖道放天兵天將來了!快逃啊!”內中央的敵軍見此,紛紛呼喝道。

楊森等人也被黃庭身神所化兵馬各自圍住,劉樵才稍有喘息之機。

倒是那眾多敵軍,本就在烈日底下殺了半個時辰,人不卸甲,馬不離鞍,又累又渴。

此時一見忽然不知從何處湧出無數盔甲鮮明,刀槍明晃晃,好似天神一般的兵馬。

眾敵軍更是戰意毫無,三三兩兩,紛紛逃散。

黃庭道兵縱霧搖槍,掩殺一陣,張桂芳整個大營,業已潰散。

兵卒不知將,將不知兵,漫山遍野,儘是逃兵,或被道兵擒住,或被捉拿。

楊森幾人大是著急,縱然他們神仙道術,也不曾見這般身化無窮的道術,被眾道兵分隔開來,也無主意。

“三位老師,如今將士疲憊,先撤吧!”張桂芳撥槍挑開幾重道兵,衝出來道。

高友乾也道:“先撤吧,那道人化身萬千,一時也拿他不住,久戰無益。”

見楊森、李興霸俱都頷首,張桂芳急命風林斷後,收攏殘軍,徐徐而退。

劉樵也不去追這些殘兵,無數道兵化作毫光,飛回身中。

這才掐訣頓地,化虹回了西岐。

一進相府,裡麵愁雲慘淡,黃飛虎靠在軟榻上,還無自昏沉,黃明、周紀並其子天祥正在伺候。

哪吒趺坐蒲團,麵色發白,似捱了下狠的,正在運功養傷。

“大師兄,你冇事吧!”武吉連忙迎上來攙扶劉樵道。

劉樵擺擺手,踉蹌走進相府,瞧哪吒道:“李道友,你怎麼樣。”

哪吒微睜雙眼,淡淡道:“無礙,貧道蓮花法身,隻是傷了氣脈。”

“劉道兄倒是好本事,竟一人抵萬軍,還將張桂芳,四聖一夥殺散纔回來。”哪吒不冷不熱的誇讚一句。

隨即昂首道:“我見劉道友似帶著傷,貧道有些乾元靈藥,道友要用,自己來取。”

說罷,指了指腰間葫蘆,一副療傷不能動彈的模樣,讓劉樵自己來拿。

“哈哈哈…本待隱瞞傷勢的,不想哪吒道兄在城頭觀戰,竟然都看在眼裡呀…”劉樵皮笑肉不笑道。

言下之意,玉虛一眾,散得散,逃的逃,把自己一個丟在沙場就不說了。

明明自己被軍陣攢住,難以掙紮展,又被四聖張桂芳等壓在地上打,無法趁機施展遁術。

你李哪吒領人竟然就在城頭觀戰,雖然大家都帶傷,但不說來救,至少接應、支援一下吧。

劉樵說罷,轉身看向武吉。

武吉眼神躲閃,隻是朝哪吒方向怒努嘴。

劉樵心下瞭然,薑尚不在城中,能發號施令的,除了自己,還能有誰?

劉樵麵上淡淡一笑,環顧左右,一切儘在不言中,朝哪吒拱手道:“既然有道友仙藥,那貧道就多謝了!”

哪吒也不答話,劉樵自己過去,自他腰間取下葫蘆。

見哪吒依舊閉目存神,劉樵也不在意,自顧倒出丹藥一丸,又將葫蘆掛於哪吒腰間。

心下有些惱火,如此袖手旁觀之恩,必有後報就是,但目前,打碎牙,也隻能往肚子裡咽。

至少,身上確實帶著傷,天帝所賜療傷的太乙丹又早被自己掰碎研究煉丹了。

現在有哪吒乾元仙藥,不用白不用。

此前被三聖圍住,一時不曾防備,實實捱了混元珠一下陰的。

雖然那寶珠無甚威能,主要是速度快,晃人眼目,隻善能偷襲。

但到底也是仙家之物,普通人若挨下,絕對當場斃命。

也虧得師祖所傳道術,劉樵服了天罡炁,皮如牛革,筋骨如虎豹,比原先能抗揍多了。

但也被那一珠打得五臟六腑翻騰,口噴三昧火,後背凹陷一塊,腫痛痠麻,顯然也傷了筋骨。

這會兒能動能說話,都是劉樵強撐著的。

不過哪吒也一樣冇討到好,他也捱了辟地珠。

當場直接打翻下風火輪,半天都爬不起來,想來身上傷勢也不是他給劉樵說的那麼輕巧。

這時龍鬚虎從偏廂走出來,嗡聲問道:“大師兄,師父不曾回來?”

“師父命數如此,自有仙家扶持,不必擔心。”劉樵擺擺手道。

前世看過電視劇,薑尚貌似死了好幾次來著,但每次都有神仙給他救活。

如果劉樵冇猜錯的話,剛纔薑尚捱了李興霸一珠,當時軟趴趴的伏在四不相上,已是將死了。

但按劉樵估計,馬上就會有高人來此,順手救下薑尚。

至於高人是誰,劉樵看的電視劇經過改編,與原著有很大誤差,也估計不出來。

但念動間,元神感應,一種冥冥間的感覺,薑尚肯定命不該絕就是了。

龍鬚虎知道劉樵道行高深,聞言大鬆口氣道:“有師兄此言,那師父就定然無事了。”

劉樵頷首,又看龍鬚虎神氣飽滿滿,說話中氣十足,冇有絲毫帶傷模樣。

不禁疑惑道:“我方纔明明見師弟你也捱了高友乾一珠,怎麼好似無事?”

“嘿嘿,師兄不知,俺乃神魔遺種,有不死之身哩,雖筋斷骨折,但休息一晌,或睡一覺,也就好了。”龍鬚虎得意的道。

劉樵見它說話嗡聲嗡氣,憨憨模樣,倒是頗為可愛,雖模樣怪異,卻令人心生喜感。

“師弟倒是好福緣,好本事。”劉樵誇讚一句,也自去相府中,尋一靜室療傷。

到靜室中,蛻下衣袍,檢查傷口,倒無甚大礙,隻是皮青腫了一塊,裡麵傷了筋骨。

若不動氣,修養個十天半月,也就好了,但現在兵戰凶險,又哪有時間供劉樵修養呢。

取出哪吒給的仙丹,約莫蠶豆大小,並無光氣隱隱,好似烏黑一顆芝麻丸。

劉樵把仙丹放嘴裡嚼碎了,塗在背上。

剛塗上,就有絲絲麻癢溫熱之感,好似內傷結痂一般,筋生肉長。

一時三刻,已經痊癒,劉樵起身活動身軀,全無異樣,不禁感歎道:“太乙師伯能起死回生,仙藥靈驗,果然不愧十二仙首。”

正感歎間,隱於封神榜中的身神忽然傳來一道資訊。

劉樵一愣,隨即連忙攤開天書,取筆墨,在書上一陣狂寫。

……

不出劉樵所料,薑尚捱了辟地珠一下,當場打掉半條老命,隻能昏沉趴在四不相背上。

那四不相初為天尊坐騎,自是有靈,亦會道術,見子牙危急,連忙四蹄騰雲,徑朝北海崑崙而去。

王魔嗤笑道:“總是道門之術,以為我不會騰雲?”

把狴犴一拍,也起在空中,隨後趕來。

不過狴犴騰雲,卻冇有四不相那麼快,王魔攆了一陣,眼看追不上,從囊中取開天珠一粒。

祭起來,青濛濛一片,那四不相不辨南北東西,正慌亂間,背上薑尚大叫一聲“啊!”

卻是又中了開天珠一下,薑尚大叫一聲,直接翻下坐騎,骨碌碌滾下山坡下,仰麵朝天,已是打死了。

隻有四不相呆呆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用鼻子嗅來嗅去。

王魔翻身下騎,正要去取薑尚首級,忽而聽得半山中作歌而來:

野水清風拂柳,池中水麵飄花。

借問安居何處,白雲深處為家。

王魔聞聲望去,見一個道人,金冠鶴氅,麵白如玉,手持一杆拂塵,二人都是道門仙人,早年就認識。

正是五龍山雲霄洞,文殊廣法天尊。

王魔疑惑道:“道兄你來此,有何事?”

“王道友,子牙公害不得!我奉玉虛符命在此,等候多時了。”

廣法天尊道:“隻因五事相湊,須得子牙下山,一則成湯氣數將儘,二則西岐聖主降臨,三則吾闡教犯了殺劫,四則子牙公該享西岐福祿,五則與玉虛宮代理封神!”

“道兄,成湯有天子氣,西岐乃犯賊作亂,再者,子牙已非玉虛宮中客,不過一棄徒爾,何談待理玉虛封神。”王魔幽幽問道。

顯然一心是要殺薑尚,回朝歌獻於正統天子。

“王道友,你在截教碧遊宮裡逍遙自在,無拘無束,為什麼惡氣紛紛,雄心糾糾,你可知你那碧遊宮上有兩句說得好:

緊閉洞門,靜誦《黃庭》三兩卷。

身投西土,封神台上有名人。”

廣法天尊道:“而且薑尚不會死的,你把他打死,雖死還有回生之時。”

言罷,天尊又勸道:“道友,依我一回,你好生回去,這還是一月未缺,若不聽話,致生後悔!”

言下之意,你聽話,早點回去,這事兒跟截教無關,就當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大家還是道門同道,好哥們兒。

王魔聞言,卻嗤笑道:“文殊廣法天尊,你好大話,我截教和你闡教一樣規矩,怎言月缺難圓,難道你有名師,我無教主?”

王魔動了無名火,抽劍在手,雙目圓睜,鬚髮皆張,來刺文殊廣法天尊。

然而天尊身後有一道童,挽抓髻,淡黃服,撥劍架住,大叫道:“王魔少待行凶,我專來製你!”

正是文殊廣法天尊的門徒金吒。

金吒言罷,拎劍直奔王魔,王魔手中劍對麵交還,二人來往盤旋,一對惡神廝殺,怎見得:

來往交還劍吐光,二神鬥戰五龍崗。

行深行淺皆由命,方知天意滅成湯。

也是天意如此,王魔截教高仙,千年道行,竟神智昏聵,鬥金吒而不過,隻能險險相持。

“待貧道助你一助!”文殊廣法天尊不慌不忙取出一物,似根銅柱,上有三個金圈。

將此寶望天上一舉,霎時風聲“嗚嗚”平地上飛沙走石,霧蒙雙目,王魔在其中,不辨東西南北。

待王魔回過神來,風霧雲皆散,才發覺脖子被套一金圈,腰上一金圈,腳上一金圈,被緊緊靠在一根銅樁上。

正是文殊天尊法寶七寶金蓮,當然,此時尚叫遁龍樁。

金吒見遁龍樁縛住王魔,大喝聲:“呔!”手起劍落,一蓬血霧飄。

————本章正文已完

這廂事,劉樵《神仙業位圖》有載:

四聖無端欲逆天,仗他異術弄狂癲。

幾許雄才消此地,無邊惡孽造前愆。

西來有分封神客,北伐方知證果仙。

------題外話------

今天還是一章啊,明天,明天爆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