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辛二十一年春,武成王夫人賈氏賀筵宮中,為天子強索不成,推下摘星樓。

由此逼反鎮國武成王,攜家帶口千餘人,至界牌關,攜裹其父黃滾,共計婦孺、將佐,兵馬三千餘投靠西岐。

姬發欣喜,以為柱國來投,成湯天命已失之兆,遂改之一字,為開國武成王。

並正式宣稱武王,掌天子賜予文王的黃鉞、白旄,以子牙為相父,假王命而征伐周遭諸侯。

至二十一年三月,造開國武成王府,期間並收隴、岐大小方伯諸侯,一時之間,關、渭以西,再不複朝廷所有。

老太師聞仲震怒交加,發火牌令箭,先遣晁雷、晁田二弟兄,領兵數萬,問責姬發擅自稱王,無故征伐諸侯之罪。

薑尚回曰:“諸侯殘暴百姓,吾先王掌天子黃鉞,持節關西,當伐諸侯,乃是王命!”

雖然冇有直說造反,但所有人都知道。

姬發僭越稱王,收容朝廷罪犯,無故征伐諸侯擴充地盤,這已經與造反無異。

西岐有薑尚為相父,區區晁氏二草包,不過是去送菜而已。

被薑尚一通忽悠,二晁陣前反戈,不僅把朝廷軍隊打包送給西岐,晁田還依照薑尚妙計,裝作前線鏖戰。

回去找聞太師誆騙了三千擔糧草,並把父母妻兒,一髮帶出朝歌,投了西岐。

聞太師後知後覺,怒不可遏,叵耐朝中無人。

又害怕自己走了,天子“年少”無人管束,更加放肆,不知還能乾多少天怒人怨的事來。

隻好另譴能人,著青龍關老將張桂芳掛帥,以風林為先行。

四月,張桂芳領精兵數千,並沿途饋糧民夫,共計步騎車四萬餘,號十萬大軍,再度征伐西岐。

不過這次,卻是來真的了,有能人異士,亦有精兵強將,務必要把西賊扼殺於萌芽之中。

……

張桂芳至西岐城外,一日之間,紮下營盤,將個西岐城圍得水泄不通。

岐軍則高掛免戰,四門緊閉。

丞相府,薑尚聽聞商軍紮營,正在府中靜坐,思慮該如何破敵。

忽有差官來報:“稟丞相,府外來了個道人,自稱是金室山煉氣士劉樵!”

“哦?快請…”

“不,我親自迎。”

薑尚說罷,麵露驚喜之色叫住差官,起身朝外走去。

一出府門,便見一青巾黃杉的道人,正負手站在門外,正是自己的寶貝徒弟劉樵。

“十載不見,恩師風采不減當年呐!”劉樵見師父親自出來迎接,也是頗有些意外,連忙上前作揖道。

十年未見,薑尚依舊精神充沛,模樣未變,還是當年耄耋老者,說話中氣十足。

“哈哈哈…正思緒如何應敵,不想吾徒來矣。”

薑尚高興的一捋鬚髯,扶起劉樵道:“你我師徒,不必多禮,快進家中談話。”

劉樵也不客套,二人攜手進去,就跟回自己家一樣。

隨便扯個椅子一坐,笑道:“徒兒來的,不算晚吧?”

“不晚,不晚,還來早了,未到用你之處!”薑尚擺手道。

“我來時見城外兵馬,似是青龍關張桂芳領軍,不知如今戰局如何?”劉樵問道。

“昨日來的,不知根底,尚未接戰哩,我已著人打探虛實去了,不過量也無礙。”薑尚倒是十分自通道。

劉樵搖頭道:“恩師切莫大意,張桂芳舊有聲名,旗下兵精將勇,論軍謀韜略,他不如您,但恐有左道之術,甚是難防。”

劉樵前世看過電視劇,知道張桂芳的厲害,呼名落馬之術,幾乎無解,除了哪吒,少有人能製之。

薑尚聞言,也是慎重頷首,捋須道:“若有邪術之輩,還得仰仗吾徒。”

“我既來,專為此類事,恩師授我道術,理當今日如此!”劉樵拱手應道。

師徒二人敘過舊情,有探馬來報:“稟丞相,朝廷大軍紮營四門外,各有十座連營,約莫有兵數萬…”

薑尚轉頭看向劉樵。

劉樵見此,很識趣道:“師父先處理公務軍機,咱師徒有的是時間敘舊。”

“也好…”

薑尚言罷,轉頭揮手道:“傳我令,擂鼓,聚將!”

“咚…咚咚…”

三通鼓響,西岐諸將,齊聚轅門議事。

武王將軍事全權委於薑尚,遂薑尚坐主位,姬發則未曾過來參加議會。

下首武將,各排般列,除了劉樵早已見過的黃飛虎,還有一員大將與之並列。

此人身長九尺,雙臂垂長,麵白短鬚髯,雙目炯炯有神,金環甲,大紅罩袍斜披,著實英偉不凡。

不多時,堂下儘是甲葉摩擦聲,數十員武夫齊聚一堂。

薑尚指一旁劉樵笑道:“與諸位引薦,這是劣徒,出師已有十餘年,道術精湛,法力遠超於老夫,他本世外羽流,聞殷紂殘暴,亦來營中效力。”

劉樵朝四周抱拳道:“今後同殿為將,貧道武藝不精,還望諸位將軍多多照扶則個…”

“哈哈哈…丞相過謙了,令徒如此仙風道骨,定有仙家妙術,乃高徒也!”下首那英武不凡的紅袍將領聞言走出,先誇了薑尚。

又打量劉樵,讚歎不已道:“難得有先生這般心懷天下的羽士相助,也印證成湯無道,我主順天應人。

纔能有先生、丞相這般世外高人前來輔佐,能與先生同殿為將,岐之辛事,某等之辛也!”

“哈哈,不敢當,在下雖處世外,卻久聞將軍威名,如今一見,果然英武不凡,神勇至極也…”劉樵也是稱讚道。

其實劉樵根本就冇見過這號人,更不曉得他叫什麼,不過見其與黃飛虎並列第一排,想來地位頗高。

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當下也是隨手一套話術誇讚,滿臉崇敬的模樣,好像真的仰慕已久似的。

“哈哈哈,冇想到我南宮適的名聲,竟然已經傳到世外,區區虛名,不足掛齒,不足掛齒!”那紅袍將領聞言一愣,隨即豪邁大笑道。

南宮適?

這名字有點耳熟呀!

劉樵心如念轉,麵上依舊笑意盈盈,卻暗自把南宮適形氣攝來一縷。

不管這南宮適本領如何,但自己有些耳熟,肯定是前世電視劇看見過,而能上鏡有戲份的,一般是封了神的。

還是先攝個形氣備用,不止南宮適,劉樵一邊含笑與眾將一一見禮,算是認識一下。

一邊悄然把眾將形氣都攝下一縷收藏。

在場冇有仙流中人,薑尚隻是虛空三昧,尚未煉就法力,也毫無所覺。

這攝形氣之術,學自茅閭二聖的老巢,本是他們用來使咒術、魔法用的。

但劉樵不敢觀學魔法,隻把其中攝形跡氣之術學來,配合黃庭道術,逢著周天萬物,隻要攝其一絲形氣,就能變化出來。

城外刀戈如林,殺氣沖霄,眾人在帳中,卻是氣氛容恰。

不像開軍議,倒像是開宴會。

若不是戰前薑尚軍令禁酒,諸將都要與劉樵舉杯共飲,喝個痛快了。

唯有黃飛虎麵露愁容,薑尚見此,擺擺手。

眾人紛紛止住笑聲,各歸班列。

“黃將軍久在朝廷為官,可知這張桂芳用兵如何?”薑尚問道。

黃飛虎沉吟道:“他是邊關宿將,常年用兵,此外,他係旁門左道之士,有幻術傷人。”

“是何幻術?”

“但凡與人會戰交兵,必先通名報信,如末將姓黃,正交戰時,他就叫:‘黃飛虎還不下馬!’,末將應聲跌落馬下,著實怪異。”

黃飛虎極為鄭重回道:“所以丞相須通報眾將,凡跟張桂芳交手的,切不可通名,如有通名的,必遭他擒去!”

薑尚聞言,麵帶憂色的轉頭看去,劉樵則搖搖頭,示意師父不必憂慮。

倒是底下眾將聞言,滿不在乎。

有一黑臉將領更是大聲道:“豈有此理,要是叫喊一聲,我就落下馬去,那不用打了,隻消他一天叫個百十聲,我等儘被他拿去!”

“哈哈哈…想來是黃將軍久在朝廷,聽的傳言…”

眾將俱不在意,紛紛大聲笑道。

有的是真不在乎,有的是不服黃飛虎一介叛將後來居上,剛投靠西岐就被封開國武成王。

眾人正笑間,外有探馬來報:“稟丞相,諸位將軍,城外有一將挑戰!”

薑尚聞言,便望眾人道:“若不應戰,恐傷士氣,那位將軍上陣走一遭?”

劉樵並不迴應,雖然有仙家法力,但還是謹慎點好,前古時期能留名的將領,可都不是簡單貨色。

命隻有一條,好鋼得用刀刃上,再者不知根底,要是第一仗就敗了,就算不死,那也出醜不是。

所以默不做聲,靜觀帳內諸將神色。

這西岐諸將倒是絲毫不懼,紛紛摩拳擦掌,一麵色微紅,金甲紅袍的將領搶先道:“某家願去一會!”

這員將性如烈火,早不服氣張桂芳威名。

乃是文王百子之一姬叔乾,他要搶這個頭功,眾將見此,也不再多言。

薑尚見此,頷首道:“好,殿下雖則勇悍,當小心為上,隻做試探便好,勝負不論,皆算首功。”

畢竟是文王的兒子,武王的兄弟,老薑頭還是很照顧的,勝敗不論都是功勞,可見一斑。

“尊命!”姬叔乾大聲應諾,當下穿戴好披掛,持槍縱馬出陣迎戰。

劉樵眾人也隨至城頭觀看。

隻見那城下,刀槍如林,兵戈密密排列,金甲鐵胄,士氣高昂,約莫一陣有數千人。

當中間一翠藍幡下,立一員朝廷大將,

生得麵如藍靛,發似硃砂,獠牙生上下,金甲袍如火,玉帶扣玲瓏,座下一匹烏雅馬,手提一杆狼牙棒。

姬叔乾大大咧咧持槍上前,喝道:“那藍臉的,可是張桂芳?”

“非也,某家張總兵麾下,先行官風林是也,奉召討伐叛逆!”

風林提狼牙棒道:“爾主狂悖,自立為王,還敢抗拒天兵,今張總兵十萬大軍已至,爾等還不引頸受戮,速通姓名,棒下不死無名鬼!”

“某家姬叔乾!”

姬叔乾聞言大怒,直接拔槍來挑,風林狼牙棒一掃,輕輕盪開,二馬飛馳二過。

各自勒馬轉身,一個狼牙棒飛身直取,一個縱馬搖槍,急架相迎,二馬錯身二過,槍棒並舉。

四下兵卒以槍頓地,為將領助威,城外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劉樵站著城樓上,看得連連點頭,心下讚歎不已:“縱然後世雄闊海,羅成,關羽之輩,亦不過如此,這前古將領,可個個都是神將啊!”

前古時期,人潛力比較大,隻要肯熬煉力氣,甚至普通人也能練個雙臂各有千斤力,搏鬥猛虎。

而且這些將領好多都是神人轉世,可以說都都是天神、天將的種子。

這種武藝鬥戰,不是後世能比的,哪怕城外二將放現在聲名不顯。

但若在幾千年後,可都能算天下一等一的好漢。

也隻有此時,纔有這麼多神人下界,能留名的大將,基本都是神人、精靈轉劫,天生不凡。

城外一場好殺,怎麼見得:

二將陣前各逞,鑼鳴鼓響人驚。

該因世上動刀兵,不由心頭髮恨。

槍來哪分上下,棒去兩眼難睜。你拿我,誅身報國輔明君;我捉你,梟首轅門號令。

二將一個是聖神轉世,一個是風後氏遺種,俱都不凡。

鬥三十餘合,不分上下,倒是把個坐騎累得氣喘不跌。

姬叔乾槍法精奇,風林的狼牙棒雖重,一時攻不進去。

加上坐騎不力,反倒杯姬叔乾乘機強攻一槍。

風林險險避開要害,隻腿上中了一下,血飆如住,連忙扯韁繩,掉馬往營內走。

姬叔乾大叫道:“休走!”

急縱馬架槍去攆,他不知風林乃神魔之後,左道之士,雖著傷,但秘術不損半分。

此時見姬叔乾攆來,正中風林之計,轉頭把口一吐,噴出一團黑煙。

風林口中唸唸有詞,叫聲:“咄!”

那黑煙化一網,內中有一丸紅珠,約莫碗口大小,須臾間劈麵打來。

“啊!”

姬叔乾隻來得及一聲淒厲慘叫,被此珠正中麵頰,當場滾下馬去。

“不好!”城頭上眾人大急。

劉樵一見此,連忙提劍,架五行遁術,化一道黃虹下去救。

卻怎麼來得及,早有風林縱馬趕上,將姬叔乾一劍梟首。

可憐文王之子,西岐殿下,一時張狂,了送性命。

見虹光落下,化一青巾黃杉道人,手拎寶劍,目露寒光的看著自己。

風林瞳孔一縮,知是仙家之士,警惕道:“道長那座名山?”

“貧道金室山煉氣士,姓劉名樵。”劉樵淡淡道。

------題外話------

額…今天有些被掏空了,你們懂的,嘿嘿,所以更新慢了點,晚了近一個小時更新,明天不會了,嘻嘻。

下麵推本書《世子太秀》仙俠王朝後宮-公主 郡主 聖女 病嬌女 呆萌妹 傲嬌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