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樵搖頭笑道:“我修行尚淺,實不知這宇內高人,有多少上聖,何人可稱混元。”

“你能僅憑傳說典籍,知道這些人物,已算是不錯了。”黃角大仙先是肯定了劉樵。

隨即才道:“這宇內之間,亙古諸劫,可稱混元者,唯四個半而已。”

“四個…半?”

劉樵有些疑惑道:“怎麼還有半個的,莫非異類修成的,不能算一個?”

“哈哈哈,繆矣,似這等上聖,何談異類人類,已然宇內超脫矣。”黃角大仙忍俊不禁道。

見劉樵不解,大仙毫無顧忌,直言道:

“道門三教主,西方一個教主,這四位算真正混元大覺,西方還有幾個教主,據說也修成大覺,按他們說,就是東西兩方,各有三個教主。”

“但實際上,依貧道觀之,除二教主準提道人,道妙高超,勉強算半個大覺(混元)”

“其餘幾個教主,都練什麼玩意兒,也敢稱教主?”說到這兒,黃角大仙滿臉不屑。

劉樵聽得似懂非懂,這些名號,貌似前世也有所聞。

隻是黃角大仙言語毫無顧忌,劉樵有些不敢搭話了。

自家就是個小蝦米,這些大神通者的事,還是少談為妙。

黃角大仙看不上,但人家捏死自己,還是輕鬆的。

所以氣氛一時沉寂。

恰在之間,壺中酒水,已然溫熱。

劉樵見此,忙又轉過話題道:“道兄的酒燙好了也未,快弄來嚐嚐罷!”

“來來,喝…”黃角大仙取給劉樵一個長柄勺子。

………

恍惚不覺,已是數日過去。

二人對坐論道,各持小勺,一邊言談,一邊自壺中舀酒,喝一口,又繼續問對。

天地洪荒,宇宙上古,大聖仙神,無所不談。

不覺外麵過了多久,黃角大仙的壺中酒水,好似無窮無儘,喝不完一般。

酒呈青碧,好似玉液,抿一口,唇齒留香,愈飲愈令人神氣充沛,會有醉意,但不會頭暈目眩,神情迷亂,

身體雖然不受控製的癱倒,但精神卻越發清醒。

這種感覺,很玄妙,不是喝醉,而是形醉神不醉。

神思愈發清明,以前想不起的事,都躍然腦中,瞬間想通。

一些修行中的疑惑,不問自明,似乎,像是悟道的狀態,真是神奇。

劉樵靠在亭邊,麵色微醺道:“老兄,你這是什麼酒,喝之不儘,且…嗝…越喝越清醒…”

二人相交許久,交流自身道術,言談甚歡,大仙便提議八拜為交,互以兄弟相稱。

劉樵著實拗不過,也隻得同意,高攀一位大仙兄長。

“酒名醍醐,陳釀已過百年,可非凡物釀製,縱天宮亦難尋,老弟…嗝…你可有福了…”黃角大仙打個酒嗝道。

又指那汩汩冒熱氣的酒壺。

得意道:“這是壺天**,貧道的黃天,便縮在壺中,莫說喝不完的酒,就是四海八極,亦能裝的。”

言罷,不由分說,提著劉樵往巴掌大壺中一扔。

“啊…”劉樵一聲驚呼,隻覺天璿地轉,自那小小壺的落下。

待回過神來,已到另一方天地。

天空儘是黃雲,冇有日月星辰,卻又自然明亮。

腳下霧靄騰騰,絲絲縷縷的黃煙,似氤氳仙氣一般,朝自己飄來。

“咦!”劉樵驚訝不已。

那黃煙沾身,渾身通透,好似被洗滌了一遍,沾了仙氣一般。

手上練武的繭子脫落,一些舊的小傷痕,紛紛消失,全身皮膚白嫩,髮絲光亮。

“莫非真是仙炁?”

劉樵轉頭四顧,一望無際,皆是黃炁,不知有多寬,又多遠。

雖則形醉,但心裡清明,知道已是到了黃角大仙的洞天中。

正在這時,頂上黃雲散開,好似天開了個窟窿。

依稀可見一位無窮高大,身軀偉岸的黃衣之神,渾身雲遮霧繞,劉樵在其麵前,好似一粒塵埃。

“如何!”黃衣之神麵無表情道。

聲如洪鐘,響徹整個黃炁宇宙,隨即黃衣之神吹口氣。

無窮黃炁湧動,劉樵飲了仙酒,七八分微醺,站也站不穩腳,還不及反抗,便被黃炁裹住周身。

又是一陣天璿地轉,才驚覺又回到觀雲亭中。

日月還是那邊日月,黃角大仙則蛻了絲絛外袍,抱著酒壺,趟在亭台上酣睡。

顯然劉樵進入洞天一瞬息間,外界也不知過了幾天去了。

心下不禁感歎,地仙之祖有個袖子能裝人,這黃角大仙的酒壺能裝天。

所謂【袖裡乾坤大,壺中日月長】恐怕莫不過如此,果然不愧神仙之宗祖,也會這般功夫。

……

晃眼數日過去。

一條虹光,自桐柏山飛出,須臾朝北而去,正是劉樵,架土遁往回趕。

與黃角大仙交流數日,二人相談甚歡,聊了許多三界之事,也為劉樵解了許多疑惑。

其一,印證了許多前世所知的神聖,是否存在於此界。

其二,知道了一些上古曆史,但這個隻是大概曆史。

細節、秘辛,黃角大仙也冇講。

不過劉樵覺得最大的收穫,還是終於弄清楚了修行次第。

黃角大仙初修煉氣大道,後又脫離此道,獨創了元嬰神遊之術。

所以劉樵能在他身上瞭解的煉氣士次第,步驟,比以往所知的更加全麵。

所謂煉氣大道,便是要積蓄道炁,一直到極限,硬熬成就混元。

第一步,從初入道開始,修成一條清炁,多安少病,八邪之疫,不能侵之。

劉樵目前就屬於這個階段。

第二步,凝聚三魂七魄,成為陰神。

說是陰神,但已可以白日神遊數百裡,且陰遁虛空,凡人難見,可以打探許多東西。

在凡人或道術低微之士看來,這是極為神秘的。

第三步,陰神蛻為陽神,三花聚頂,精氣神全部圓滿,五氣朝元,肉身無漏,這叫【性命】堅固。

第四步:斬滅三蟲,上中下三種惡念斬去,吞卻六氣。

第五步,修成仙體,可與天地同壽,這就算真仙了。

這裡麵比較難的是第三步陰神蛻為陽神。

這個關口過了,斬三屍、吞六氣,到第五步修成仙體,都隻是時間問題。

至於玉虛十二仙為什麼卡在這一關,想來還是有特殊情況。

但據黃角大仙所言,這些關口其實都不算難,主要還是熬,煉氣士就是苦熬法力,積累法力達到極限。

隻要法力到了,這些陰神、陽神三花,都是自然而然的成就。

就如同現在的劉樵,身具三百年法力,凝聚陰神,很是簡單,隻要稍微有人指點一下關竅,立即可成。

如果未服食仙果增功前,隻有一年法力的狀態下,不管如何摸索,除非真就天賦機緣到了,否則是很難修成陰神的。

法力通玄,對於煉氣士可不是說說而已。

而是量變到質變,功力夠了,自然而然能生玄妙感應。

如果有十萬年法力,三花聚頂、五氣朝元,須臾可成。

但隻有幾百年法力,那就很難做到。

而十萬年法力,又何嘗容易呢?

天下間,但凡煉就陰神的煉氣士,都是有數的,有名的。

換言之,有一百年法力,就可以楊名,很是稀少,算是煉氣士的中下層。

再往上,千年法力的三花聚頂之輩,那更是寥寥無幾,還基本都是闡、截等大教人士。

就算整個三十六洞煉氣士,也找不出多少三花聚頂的煉氣士。

妖精、異類修行千年,乃至數千年的,倒是不少。

但大多法力與它們活的年頭不符,可能修行千年,有的可能法力才百十年,而且與人身不同。

人身得道,可能千年就能三花聚頂,但對妖精來說,數千年、數萬年才能達成這個功行。

像常龍這種一路機緣,吞靈果,活七百年,就有千年法力的,畢竟還是少數。

此世雖屬前古,但不比前世所聞洪荒那般什麼“天仙多如狗,金仙滿地走’

亦冇有“天材地寶遍地都是、法器靈寶隨意能撿”的情況出現,哪怕天地初開,亦無此景。

天地間的靈根,但凡能增功增壽的,雙手就能數的過來,比三花聚頂的煉氣士,還要稀少。

大多數煉氣士增功,除了苦修,就是食人這一條路。

看著腳下浮掠而過的山川河流,劉樵若有所思道:“黃天當世麼,大仙當真大才呀…”

經過數日論法,劉樵與黃角大仙互相袒露所悟**。

黃角大仙的修行之路,與煉氣士迥異。

前麵與煉氣士一般,修行百數十年,煉出陰神之後,蛻體而出,采罡煞五行之氣,重練一副軀殼。

與哪吒有些類似,但更為玄妙莫測。

劉樵當時疑惑,失去肉身,法力再無進益。

比如原來三百年法力,煉出罡煞“元嬰”之身,也最多把三百年法力用光,再重新修煉回來三百年。

但肉身已失,無精、炁二寶,法力一絲都不會再漲,極限就是三百年。

那豈不是與真仙無緣,長生無望?

然而黃角大仙一番論述,讓劉樵豁然所悟。

罡煞之氣,分天罡、地煞等,天地間有數百種。

每一種都有特性,每一種,也都能煉出不同效果,豈不就與道術一般。

如黃角大仙所煉的乾罡之炁,放出來就是數百上千丈,輕輕一掃,就把煉氣士連人帶法寶刷成齏粉。

其還有庚金地煞,亦是念動即發,似千萬毫光迸濺,一座就山千瘡百孔。

不僅算念動即發的神通,而且攻伐護身,威能極大。

怪不得此老成道百年以來,吊打三十六洞,逢敵僅一回合就分勝負,從未有過敗績。

且元嬰之身,清靈之體,善能飛騰變化,如此,還要什麼法力?

但這都隻是神通道行,真正玄妙的是大仙的根本之法,曰:“太虛黃天**”

因為冇有肉身,法力無法增益,縱然元嬰,亦無法延壽。

大仙另辟蹊徑,稱天有九霄,當煉黃天當世,以代青天。

黃天,是大仙與門下弟子,不斷采集罡煞之炁凝聚,是一方天境,相當於後世所謂的洞天。

寄托黃天,不僅能與真仙一般,與天同壽。

而且如果真正黃天取代蒼天,地上當為陸地道國,三界將為大仙所掌。

且合黃天,不死不滅,在外界身死,用黃天中的黃天之炁,再凝聚一個軀殼就是了。

主要是元神合於黃天,黃天不破,就不會真的身死。

但目前,這些東西大仙也冇研究明白,屬於草創的概念階段。

不死不滅,雖然還冇達成,但大仙為黃天之主,已經與天同壽,再無壽命之憂。

神通,亦不下於真仙。

其實大仙現在也能原地寂滅,又從黃天覆活,堪稱不死不滅。

主要是目前的黃天太小,也太脆弱,真有高人來了,還是可以打碎黃天徹底寂滅黃角大仙的。

但如果黃天真能取代蒼天,除非天地宇宙被打爛,不然就真的黃天不破,大仙不死。

“不愧是連闡教、截教都看不上眼的人物,雖然傲嬌,但確實有這個本錢,天縱之才呀…”一邊架虹光,劉樵還是忍不住心下感歎。

大仙未成道前,拜過玄都老子,直接被拒之門外。

拜過玉虛,冇學到東西,隻偷了頓酒喝就溜了。

拜入截教,倒是聽通天教主講了幾天經,當場與教主辯論,硬要抬杠,被截教掃出山門。

最後,自學了些末流煉氣術,修至陰神,便開始研究,自己開一條道路。

換言之,黃角大仙目前也不過是陰神階段,但顯然,他的神通道法,遠超同濟。

連道德真君提起黃角大仙,也是略帶忌憚與稱讚。

“不論黃天能不能取代青天,但前古時期過後,黃角大仙的罡煞元嬰之法,可能會代煉氣士,成為主流。”劉樵猜想預測道。

這種方法,求長生,比煉氣士容易太多。

主要是黃角大仙雄心勃勃,一心想著不死不滅,修成另類的混元道果。

換其它人,隻要寄托天宮,照樣可以長生,照樣可以不死。

隻是黃角大仙這等人物,怎麼可能寄人籬下,受人掌控呢。

一天都不行,哪怕教主也不能掌控他。

“或許,這寄托天宮,纔是後世所說的【飛昇】吧。”

劉樵一邊架光,心不在焉道:“黃角大仙道途已通,隻待時機,那我的道…又在何方…”

腦海中不斷浮現臨走時,黃角大仙意味深長的對自己所說的那些話:

“乾坤未定,遂古之初,你我皆當為辟道之人,縱死,亦開大道,趟開後人路一條,如此,方為大丈夫!”

“莫管他人,修好自己,更不用羨慕什麼玉虛正果、十二仙首,他們不過循規蹈矩,修行前人遺法罷了”

“在貧道看來,闡截二教小輩,皆庸庸碌碌之徒,可堪道祖者,唯三教主爾…”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