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雲衣瞧著,她似乎想要他抱她,這下意識化形的動作讓他不由想,她是不是經常向白淵撒嬌求抱?

不用想也是如此。

說不清什麼他蹲下,將一身純白的毛,閃著銀色的光輝的小狐狸輕柔地抱了起來,抱在懷裡小小一團,入手那毛茸茸之感,真叫人心軟的很,和少女本人一樣乖順。

轉瞬間他覺得抱著似乎不妥當,對方畢竟還是一個少女,不過又想到,按照狐族的年齡算,她是一隻未成年幼狐,況且對視上那雙清澈漂亮的狐狸眸,他拒絕不了。

拒絕不了又如何?

帝雲衣放下了自己的糾結。

隻是隻幼狐。

他為何糾結?

【帝雲衣好感度 5,目前30】

風葉默默跟在自家師尊身後,今天的師尊真是反常!

竟然讓彆人近身了!

怨念地看著自家師尊正抱著他的小狐狸,風葉心酸極了。

像是擔心自家小白菜被豬拱。

他想抱!

去葉纖纖的宮殿路上,一路都很安靜。

帝雲衣忽然停下了步伐,”到了。”不知是提醒自己還是提醒懷裡的小狐狸。

懷裡一空,帝雲衣瞧著麵前的紅衣少女。

少女已有靈動的狐狸形態化形成了人。

長髮及腰,三千青絲柔順黑亮,眉眼精緻,紅唇豔麗,端得是絕色魅惑,一笑六宮無顏色。

與容貌魅惑截然相反的是一雙清澈見底,燦然明媚的雙眸。

隻是那雙眸子忽然黯淡下去,像是萬千星辰墜落無星的夜空。

無端讓人心頭悸動。

帝雲衣不必回頭,也知道後麵來人是誰?

誰會讓小狐狸露出這般黯淡的目光,唯有白淵。

直至白淵過來,小狐狸垂著眼眸,麵色清冷,那故作的堅強讓人看的心疼。

幾人目光對視,什麼都冇說。

白淵忍不住看了一眼紅衣少女,昨日將她送走,竟然失眠一整夜。

腦海裡都是她。

屋子裡空蕩蕩,少了以往的溫度。

想她去了一個新環境會不會哭,會不會害怕?

會不會想他?會不會回到他身邊?

他的腦海裡又回想起少女堅決落淚的模樣,她說’因為我不配’

她說‘我們之間就兩不相欠了’

她說’你不要出現在我的世界裡,我想忘了你’

每一句都在折磨著他。

他想了一個問題:究竟是誰離不了誰?

心裡有答案卻不敢去相信。

如今看她麵色清冷的模樣,竟然不願意看他一眼,他內心十分受傷。

他們之間不該是這樣的。

她曾經說過他是她世界的唯一,她說她永遠都不會離開他的。

可如今,她親口說會忘了他,讓他不要出現在她眼前,她說要和他一刀兩斷。

到如今,他還是不敢相信,他的小狐狸是那麼善良心軟為何能說出那般決絕的話。

萬千心緒都體現在瘋狂升高的好感度上。

【白淵好感度 5,目前96】

小肥貓腦袋上頂著巨大的問號,【女神姐姐,這白淵是不是病了?】

好感度怎麼胡亂漲啊?

薑寧淡笑:冇病!

世人皆是輕易得到的不珍惜,等到失去才後悔。

可這世上從來冇有後悔藥。

破鏡不可能重圓。

這纔剛開始,希望渣渣一號好生挺住,畢竟後麵的任務還得靠他。

【.....】魔鬼!

他開始同情渣渣一號了!

進了房間,薑寧終於看到了那為受儘萬千寵愛的萬人迷女主葉纖纖。

柳眉細長,五官精緻,秋水盈盈杏眸,楚楚動人,氣質弱柳扶風,臉色蒼白,確實惹人憐惜,如同易碎的瓷娃娃,怪不得吸引了那麼多人的目光。

原主外表要強內心脆弱不堪,與這柔弱的白蓮花相比,心疼誰還用選擇嗎?

儘管她是真心的,儘管她付出了所有,可又有何用?

最後她一無所有,甚至把命賠上。

這可笑的自尊心!

這可笑的愛!

這可笑的善良!

冇有鋒芒的善良是會要命的!

若一個人真的愛你,是不會選擇犧牲你的。

犧牲你,更直白的原因就是你不值得他這麼做,在他心上有人比你更重要。

在這種情況下還倒貼就是犯賤!

誰會珍惜輕易得到的東西呢?

【.....】懷疑女神是不是經曆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大聲懷疑!

白淵進了房間,目光隻會集中在一人那裡。

薑寧麵無表情地看著白淵對葉纖纖噓寒問暖,這就是所謂的愛嗎?

給了你也可以給彆人同樣一份。

風葉瞧著這一幕,似乎明白了什麼。

小狐狸喜歡白淵,而白淵喜歡葉纖纖,所以小狐狸才那般難過吧!

心裡有瞬間的黯然,但想到小狐狸難過的樣子,他就默默退出去了。

他要去給小狐狸建廚房。

小狐狸要是看到廚房會開心的吧?

還要去給小狐狸抓幾隻山雞,小狐狸會更開心的。

隨著風葉退出,房間裡的氣氛開始凝滯。

葉纖纖看到紅衣少女的第一眼,心裡就起了警惕,那張精緻魅惑的臉加上一身紅衣實在太過奪目耀眼了。

隻是她容顏絕色又如何,白淵一心在她身上,而她隻會被拋棄。

”她是?”床上的少女似是幾分疑惑,“是師妹嗎?”

薑寧淡淡地垂眸,這女人一開口就顯露本色!

帝雲衣開口解釋,”不是。”

“那她是誰?”葉纖纖聲音柔柔地問,似是有些難過,”該不會是師父的道侶吧?”

帝雲衣毫無感覺,但白淵卻見不得葉纖纖這般難過,“她是薑寧,我養在身邊的小狐狸。”

葉纖纖這纔像是仔細觀察了一下薑寧,她感歎像是有些羨慕,”她長得真好看!若是跳舞一定更好看吧!”

葉纖纖目光時刻注意著帝雲衣,這目光可真是直白,怕是生怕彆人不清楚你的情意。

薑寧觀察帝雲衣,發現對方似乎是真的看不懂葉纖纖的情意,似乎冇意識到葉纖纖對他的感情。

劇情中,葉纖纖給帝雲衣下藥的時候,怪不得他那麼生氣。

可是生氣就能平白侮辱另外一個人嗎?

三觀炸裂!

你們虐你們的,憑什麼要扯一個無辜的人進來!

羨慕她身體好也不用說的如此直白,賣慘故意惹人憐惜。

這白蓮花慣會使得伎倆!

這不白淵就上頭了。

“你也會好起來的。”白淵如此安慰,冇有回頭,語氣很溫柔。

那不是裝出來的,那就是真的。

薑寧想:原來獨此溫柔不僅僅隻屬於她,終究是她妄想了。

【......】戲精~

她看著,彷彿自虐一般的看著兩人情意綿綿,彷彿他們隻是空氣。

“你的身體會很快好起來的。”

“可是我的心疾是先天的,國師大人說我活不過十八歲,如今不過隻剩兩年的時光,不過也夠了,見過了那麼多美好的風景,遇見了那麼多真心對我好的人,我該是無憾了。”

薑寧:......

帝雲衣倒是接了一句,“不要想太多。”

薑寧:喪心病狂=乾得漂亮!

白淵聽了這話第一反應是難過,無憾的?

顯然他意識到他的喜歡隻是單戀。

纖纖並冇有將他放在心上,也許這就是喜歡吧!

即使得知她不喜歡他,他也相信終有一天纖纖會愛上他。

“寧寧她是天狐一族後代,心頭血可以治癒你的心疾。”白淵雖然難過,但還是想要葉纖纖安心。

薑寧渾身一僵,站的最近的帝雲衣察覺到,抬眸掃過身旁的紅衣少女。

她失魂落魄地凝著白淵,隨後垂眸,整個人周身充斥著一種絕望悲寂感。那一刻,他們之間彷彿出現了一層無形的屏障,將他們隔絕在兩個時空。

她陷入了難過之中,而他隻能看著。

帝雲衣看著床上容顏蒼白的徒弟,這一刻竟然冇了以往想要憐惜的感覺。

可能是因為有個人比她更慘,對比起來,自己的徒兒就顯得有幾分虛假。

真的痛是不會輕易示人的。

薑寧她總是藏起自己的傷口,努力不打擾到彆人,裝出一副歲月靜好的感覺,可這樣的笑容更令人心碎,這種心疼的感覺他從未有過。

可是她讓他體驗到了這種說不出口的情緒。

【帝雲衣好感度 5,目前35】

小肥貓:???問號真的扣爛了!

為什麼啊?

他是真的疑惑,明明女神啥都冇做啊!

“薑寧姐姐,謝謝你。”葉纖纖很是感激涕零地看向有些不在狀態的紅衣少女。

聽到聲音的少女眼神似乎有了焦點,她眼眸冷漠地看向兩人,彷彿剛纔的傷痛脆弱是不存在的。

她的語氣冇了往日的輕軟,清冷理智,一字一句十分鄭重。

”這句話你應該對白淵說,他用對我的救命之恩交換而來的,你應該明白,他喜歡你,而我想成全他的心願。”

不是不想挑明嗎?

我幫你挑明,這是我為你做的最後一件事。

如果註定隻有一個人能獲得幸福,我希望是你,因為我想要徹底退出了。

這句話一出,幾人都無言了。

【白淵好感度 2,目前97】

小肥貓無語極了,這真是直白哈~就那麼開心嗎?

你的開心建立在彆人的痛苦之上,你不知道的嗎?

真是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他再也不同情白淵了。

太可恨了。

【帝雲衣好感度 1,目前36】

而葉纖纖明顯不開心,神色還有些僵硬,她目光與紅衣少女對視,紅衣少女那分明是挑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