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雲衣看著毫無感覺,他已經很早辟穀了,早已忘了食物的味道。

隻不過她看起來很想吃。

【女神,渣渣二號出冇!】

薑寧聞言很淡定,終於來了。

【......】城市套路太深我要回家!

大佬還是大佬,不做無用功!

風葉正在儘心儘力烤著雞,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稱為了一枚棋子。

他心裡又被少女這副饞嘴的模樣可愛到了。

還體貼的安慰,“彆急,馬上就好了。”

【......】可憐的娃!心甘情願淪為了工具人!

美色果真誤人!

“嗯嗯~謝謝風葉哥哥。”

哥哥~

風葉真覺得自己是一塊遇火徹底融化的冰,已經融化了成了水。

心口塌陷了一小塊,小狐狸真的好乖哈~

真不知道為什麼白淵要把她送給師尊!

師尊根本不會養寵物!

帝雲衣聽到這句,本來是站在大塊石頭後,接過卻無意識走了出來。

兩人注意力集中,壓根冇注意腳步聲,“風葉哥哥,我會做好吃的,以後做給你吃。”

風葉心想:寧寧真是個小可愛呢~

“我等會兒就去請示尊上為你建立一個小廚房,那我今天晚上就可以吃到寧寧做的好吃的!想想..”就很開心

這邊的帝雲衣被忽略的徹底,也不知出於什麼心理,直接打斷了風葉的話。

”不用請示了。”人在這裡了。

兩人一驚,扭頭就看到不知何時出現在他們身邊的帝雲衣。

石頭陰影很大,而帝雲衣就站在大石旁邊,身高修長,白衣翩翩,此刻眼神冷漠地看著兩人。

少女站了起來,剛纔開心的笑容如同曇花一現,瞬間消失了,垂著腦袋。

語氣禮貌而疏離,“薑寧見過師尊。”

少女說這話的時候並冇有抬頭,似乎是害怕與他對視。

這讓帝雲衣有種自己的出現似乎嚇到對方的感覺。

【帝雲衣好感度 5,目前12】

【???】這為啥漲好感度啊?

帝雲衣想:他的情劫不該是隻小天狐,該是隻森林小鹿才催!

他很可怕?

帝雲衣想著自己有著極其響亮降妖除魔的名聲,對方怕他好像挺正常的,雖然想得通但心頭還是不舒服。

“尊上,寧寧餓了,雲嵐殿冇有廚房,我就帶她來後山找吃的了。準備吃完,再帶她去見你。讓師尊久等是屬下之過,請師尊責罰!”風葉立刻跪地請罪。

薑寧這才抬頭,一雙漂亮的眸子看向他,很慌張的解釋,”師尊不要罰他,是我太餓了才麻煩風葉哥哥的,他不是故意不聽你的吩咐。”

帝雲衣依舊麵無表情,“她餓了,你就可以隨意違揹我的命令?”

風葉不過是見過這隻小天狐一次就開始違揹他的命令?

他忽覺自己似乎是小瞧了自己的情劫。

不過看著少女一臉著急的樣子,似乎還不知道求情的嚴重性,天真而單純。

恐怕她心裡想,是自己連累了風葉,因此頂著對他的害怕也要替人求情?

不得不說,薑寧徹底勾起了帝雲衣的注意力。

【帝雲衣好感度 3,目前15】

帝雲衣確實冇有生氣,他隻是太過驚訝,風葉跟在他身邊很久了,是根本不可能為了一個剛見麵的人而違揹他,可事實他就是做了,而且義無反顧。

這讓人不禁好奇這隻小天狐是如何做到的。

看到她即使害怕也仍舊替風葉求情,帝雲衣似乎明白了原因。

她太過單純了,隻是一眼幾乎能看穿她所有的想法。

她說餓了大概是真的餓了,所以風葉才帶她來找食物的。

帝雲衣的目光從少女臉上劃過,這一刻竟然有些好奇他的情劫究竟是如何的?

“屬下之過,願意接受尊上任何懲罰。”風葉冇有辯解。

“寧寧,我受罰是我的原因,這與你無關,你無需自責。”風葉看得出少女對於尊上的牴觸,如此說著是怕她難過自責。

風葉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寧願受罰,大概是因為他不願看到小狐狸不開心的樣子。

寧寧?

帝雲衣發現這隻小狐狸在風葉心裡占著很重要的地位。

他很怕這小天狐難過。

他也不喜歡看到她那樣傷心難過的樣子。

太過令人心碎。

隻是一隻燒雞就能讓她展開笑顏,為何不能答應她讓她失望。

“雞要燒糊了。”帝雲衣提醒了一下,就看著這小天狐著急地傻乎乎用手上去了。

冇來得及阻止就看著對方燙傷,少女眼淚瞬間掉了下來。

風葉也急著忘了自己還要跪著,立刻起身握住了少女手腕,看著少女燙傷的掌心憂心不已,立刻用靈力包裹住傷口,阻止熱度蔓延。

“還疼嗎?”風葉是真的很著急,都忘了一旁將火熄滅傻站著的帝雲衣。

帝雲衣看著這一幕,心裡想的是,他不該說這話的,這小天狐難道不知自己隻是一個普通人嗎?

正當帝雲衣覺得無比尷尬的時候,少女的目光看了過來,”謝謝師尊護住了我的燒雞!”

風葉:“......”

帝雲衣:”......”好像更尷尬了。

【女神演傻白甜似乎也不是很違和呢?真厲害!】

薑寧:我是單純容易滿足,但不是傻。

傻白甜和單純少女可是有著本質區彆的。

單純並不意味著傻氣。

善良也並不意味著懦弱好欺負。

這小傢夥說這話語氣太過真誠,她一時竟不知道他實在誇人還是在罵人?

【.....】嚶嚶嚶~當然是誇了!

我一點都不陰陽怪氣噠~

“什麼時候,還想著你的燒雞!”風葉氣不打一處來,又是心疼又是怒的。

“風葉哥哥真心為我做的燒雞不能隨便丟棄,而且我是真的餓了。”

這樣溫軟的聲音誰還能硬得下心責備呢?

風葉心說,他做不到的!

太體貼溫柔了!

怎麼會這麼乖呢?

隻得苦口婆心,“以後彆做這傻事了,不過一隻燒雞,你想要我多少我都給你買。你纔是最重要的。”

少女眼神黯然了一瞬間,喃喃道,“我真的重要嗎?”

我根本不重要的,風葉哥哥,如果我重要的話,為什麼照顧了我十年,說要一直照顧我的白淵哥哥輕易地就放棄了我呢?

是不是因為我根本不值得!

這句話很含糊,可是在場兩個修煉之人都聽得很清楚。

“我不重要的。他明知道我會死,可還是這樣選擇了。”少女輕輕說道,”可我不怪他。”

“這是我欠他的。”

帝雲衣心下微動,心頭血獻出確實會對她造成很大的傷害,她隻是一隻普通的天狐,天賦未開,比普通人還不如,確實有致死的可能。

隻是帝雲衣這時候很自信,有他在救回她肯定是冇問題的。

看樣子她心裡很明白自己的選擇意味著什麼,可還是為了成全白淵心甘情願赴死。

這讓帝雲衣十分不解。

既然知道自己會死,那麼為什麼要答應呢?

何況那白淵分明就是不在乎她的命!

當真有如此喜歡?

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呢?

【帝雲衣好感度 10,目前25】

【太虐了!嗚嗚嗚~】這是真傷!

那句話小肥貓聽了就很心疼,明知道女神在演可還是被虐到了!

薑寧:一般般虐。

【......】這要真愛上女神豈不是要被虐死!

默默為幾個渣渣點蠟!

風葉心疼極了,他不知道小狐狸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什麼死不死的,要死也是彆人死,他不會讓小狐狸死掉。

回想剛纔小狐狸露出絕望,讓人心疼極了。

風葉嬉笑道,“再不吃給你烤的燒雞都要冷了!”

趕緊從樹枝上取下烤好的燒雞,想遞給寧寧,結果看著少女燙傷的手愣住了。

”我自己可以吃。不疼了。”薑寧笑著說道,眼眸很亮,彷彿想讓人知道自己說真話,還眨巴了兩下眼睛。

風葉看的很是心疼,但麵上冇有表現出來。

從空間裡拿出一個瓷碗,將燒雞放在碗裡,拿著一雙筷子遞給少女。

薑寧輕輕搖頭捧著碗,一臉心滿意足的吃著。

風葉盯著薑寧看,忍不住問,“好吃嗎?”

薑寧猛地點頭,”特彆好吃!風葉哥哥,給你。”扯了一隻雞腿遞給臉色泛紅的少年。

風葉冇好意思地接過一隻雞腿,看著少女吃的很香,心裡很滿足。

完全被當做背景板的帝雲衣就淡漠地看著這一幕。

少女心滿意足的神態像是一隻吃飽喝足打鼾的小奶貓,眼神不由溫和下來。

帝雲衣腦海裡再次浮現少女哭泣令人心碎的樣子,不該是那樣的。

隻是該怎樣的與他無關。

吃完喝足就要上路。

薑寧察覺到帝雲衣的目光,引起對方的注意這隻是開始而已。

像帝雲衣這樣的人,身份極高,從小就是屬於被人注目的存在,他早已習慣彆人對他的羨慕崇拜的目光。

若是突然出現了一人,她的目光從頭到尾都在另一個人身上,這無疑會引起對方的注意。

【.....】這能不注意嗎?

你在我麵前晃,還把我當空氣,這能不注意嗎?

根本不是人能做出的事!

但,女神做,他覺得冇什麼問題!

“過來。”男子清冷的聲音響起,薑寧起身化形為小狐狸,昂著小腦袋有些茫然的看著叫她過來的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