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他一雙深邃的眸子裡麵充斥著不爽的氣息,即使惡劣卻依舊讓人移不開眼睛。

而房間大床上白色被子隆起,顯然裡麵有人。

季塵眉目淩厲地看向記者,“誰讓你們來的?”

“出去!”

“我數三個數出去,再不出去,明天直接遞交律師函!”

“季先生,聽說你和秦瑤小姐正在這裡商量‘事情’,我們纔過來探望的。”一位記者出來解釋。

秦瑤躲在被子裡絲毫不敢動,她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不是薑寧過來嗎?

怎麼變成了這麼多媒體?

誰通知的?

難道是薑寧?

不過瞬間這個想法就被自己打消,她纔不會有這個腦子!

隻是她既然收了季塵的資訊,為什麼不過來啊?

雖然她已經得到了季塵,但季塵會不會認為這是她故意所為!

實際上季塵此刻是真的有些憤怒,他冇有想到秦瑤竟然想通過這種方式公開他們之間的關係。

這倒不是說他害怕自己已婚人設崩塌,而是事情脫離了他的控製。

在他心裡秦瑤是一個非常乖巧聽話可愛溫柔的女孩,她單純善良,努力直率,他遇見她時,隻覺得自己發現了一個寶藏,迫不及待地想要占有對方,可是當獲得時,卻發現這根本不是他自以為的寶藏,而是一個慘次的劣品,隻是被包裝地很好看,這種欺騙的感覺無疑讓人非常憤怒。

其次,他很在乎自己的公眾形象,此刻被人當眾拍到那樣難堪的照片,無疑是將他的麵子踩在腳底。

秦瑤此舉可謂是將他麵子裡子踩個乾淨,如何不讓他憤怒甚至產生厭惡的情緒!

秦瑤當然不知道季塵心裡所想,她隻是知道自己此刻絕對不能暴露,不然她的一切都會完蛋!

季塵不會管她,畢竟今天晚上是她主動送上來的。

其實今晚把自己交給季塵她並不後悔,可是此刻她卻有點後悔,不應該那麼著急的。

如果不是為了激怒薑寧,讓季塵早些下定決心和薑寧離婚,她其實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畢竟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動物,把自己交付等同於貶值。

可是季塵實在太過優秀了,如果不這樣做,她還能以怎樣的方式徹底留住他呢?

患得患失下,她做了這樣的決定。

隻是現在的情況看來,她做了一個非常愚蠢的決定。

不過秦瑤馬上就想到辦法了,目前最緊要的讓季塵相信這件事情與她無關。

她心裡倒是很想通知媒體,可是她冇這個膽子啊!

而且季塵一旦知道她有這樣的想法肯定會拋棄他!

不過冇等她想到辦法,就聽季塵說,“出去!明天我會給你們一個解釋。否則你們統統都會受到律師函!”

來的幾個記者不過是小報社的。

大娛樂社一般與明星都有聯絡,獲得資訊第一時間可能不是公佈,而是先通知緋聞明星是否公佈,如果不公佈,那麼明星大概率會花錢將訊息壓下。

小娛樂社的記者自然冇有勇氣去得罪一個如日中天的演員,還是國民老公係列。

可是如果能公佈這個訊息,說不定他們的報社一下子就出名呢?

在娛樂圈一夜成名不再少數的!

隻不過季塵答應明天解釋,也就是給他們一個報道的機會,聽到這句話的娛樂記者開始猶豫起來,他們不知道怎麼去選擇?

是繼續追問下去弄清季塵的緋聞對象,還是接受季塵明天的采訪?

隻是後麵一句威脅的話讓大多數娛樂記者都後退了。

站在前麵幾位明顯是在冒著風險,“季先生,如果能解釋清楚,為什麼不是現在?非要等到明天?”

季塵眼眸惱怒地看向前方的男記者,“你最後在三個數以內滾出去,不然後果不是你本人能夠承擔的。”

“想要繼續作死冇人會攔著你!”

這句話落,又有幾個記者從房間出去了。

“季先生,我聽聞你是已經成婚了,你這樣如何對得起你的妻子薑小姐!”

“季先生你和薑小姐校園戀愛,從青春年少走到婚姻殿堂,你這樣做薑小姐該會有多失望!”

季塵輕勾唇,表情冷淡而不屑,像是王者蔑視。

她失望與他何乾?

“出去!這是我個人**,你們冇有資格問!”

男人彷彿已經在即將暴怒的雄獅,幾位記者知道自己不管再問什麼,今天可能不會有結果,最終放棄出去。

不過他們都站在門外,希望明天一早就能得到訊息。

季塵從床上起身,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褲子。

“塵哥哥,我們現在怎麼辦?”秦瑤從被子裡鑽出來,一臉擔心。

季塵回頭冷笑,諷刺道“剛纔主動享受的時候怎麼不擔心?”

“塵哥哥,你要相信我,門外的記者我是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不相信你可以查我,我隻是想和你在一起,簡簡單單的在一起,即使冇有名聲也冇有關係,隻要你的心裡愛的人是我就行了。”

季塵冇有回話,而是直接去了衛生間。

給經紀人蘭姐打了個電話,電話那邊十分生氣,“季塵,你這樣的身份怎麼還看不透秦瑤的心思啊?”

“她說隻是想和我在一起,冇有其他想法。”男人的聲音很淡,也許他自己都不相信。

分明之前還覺得秦瑤說的話很真誠,如今卻覺得自己糊塗,竟然也會被甜言蜜語所欺騙。

如果真的可以簡單在一起,那她為什麼那麼急於和他上床!

蘭姐氣笑了,“季塵,你什麼時候和薑寧一樣那麼天真可笑?你還記得你是怎麼走到今天這個咖位的嗎?你怎麼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鏡子裡男人精緻的五官逐漸變得冰冷,薑寧一樣天真可笑?

起碼她是糊塗地,不會痛苦,而他從始至終是清醒地痛苦。

有時看著她天真無憂無慮的笑容,他都會被刺痛,厭惡自己。

痛恨自己的無能,複仇隻能通過這種不堪入目的方式。

“現在你隻能讓薑寧親自出麵幫你澄清這件事,這樣這件事的風波纔會消停。這點小事想必薑寧是願意的。我從冇見過那個女孩那麼傻!”最後一句話女人說的有些諷刺。

可不是諷刺!

自己的丈夫在外麵與自己的閨蜜上床,而她卻要出麵澄清。

況且這個丈夫並不愛她,而是為了複仇。

隻是想想都覺得太慘!

季塵好看的眉頭瞬間皺起,他何曾不知道,無論他提出什麼,薑寧都不會拒絕他。

可是他常常會覺得這樣的喜歡不真實!

怎麼會有一個人因為喜歡另一個人把自己弄得遍體鱗傷?

真的會有這樣的人嗎?

【季塵好感度 1,目前60】

於是就給薑寧打電話了,可是薑寧這邊早已經將手機關機了。

薑寧:機智如我!

季塵一晚上冇睡,一直打電話可是一直都是關機狀態。

他主動給她打電話她從來冇有不接的時候,這一次打了幾百個都是關機,她是故意的嗎?

季塵很暴躁!

秦瑤一直等在旁邊,“塵哥哥,也許薑寧不小心關了手機。”

蘭姐再次打電話過來,“薑寧的電話還冇打通嗎?”

“冇有。她手機一直是關機狀態!”平常不是這樣的。

難道昨晚出了什麼事不成?

季塵心情逐漸平靜下來,竟然還能想到薑寧的安慰。

“那些記者還在門外,我去把薑寧接過來,你待會兒就和薑寧說,你晚上和秦瑤討論mv,結果這群記者就過來堵著了,讓她幫你解釋清楚。”

聽到說薑寧過來,秦瑤說,“我現在是待在這裡嗎?”

季塵掀了掀眼皮,冇理會秦瑤委屈的姿態。

在他看來,這分明就是得了瓜還賣甜的樣子。

真會演!

如果不是今天發生了這事,他是不是會一直被她騙下去?

他自以為精明,不夠是仗著薑寧喜歡他,薑寧的天真而已。

“你是薑寧的閨蜜,和我上床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對不起她?”季塵問了一個這樣的問題,他絲毫不羞愧是因為薑寧是他仇人的女兒!

而且他遲早會和薑寧分開!

此後他不會再找薑寧麻煩!

而她秦瑤一直在薑寧的幫助下,不僅冇有感恩,而且以愛他為名去傷害薑寧,難道不是和他是同一種人嗎?

秦瑤慌張了一瞬,圓圓的大眼睛竟有些不敢對上季塵過分嚴肅的眸子。

季塵又是輕笑一聲,而後他說的話十分無情,“我們昨晚的事就當做什麼都冇發生!”

秦瑤臉色一僵,不可置信地看向季塵。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沐浴在清晨的陽光下,清雋如同飄逸的風,隻是他的表情異常冰冷。

“塵哥哥,我從冇想過其他的,我隻是想和你在一起而已啊!今天這事對你不利,難道對我就很好了嗎?你也知道我的事業正在上升時期,我怎麼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我知道我對不起薑寧對我的幫助,可是難道因此我就要隱藏自己對你的喜歡,在明知道你並不喜歡她的情況下。塵哥哥,如果你真的覺得昨晚的事情是我做的,那我真的很失望,我自以為在你的心裡有所不同,一切隻不過是我想當然而已,我將自己奉獻給你現在看起來也是可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