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動的感覺不知不覺消失了。

她還是她,那張臉不曾改變,可是他的心卻變了。

“你沉默了?”葉纖纖冷笑一聲,“她果然厲害,不僅讓你念念不忘,更讓師父神魂顛倒,真不愧是狐狸精!”

白淵眉頭一皺,“你不該說出這樣的話?”

“她是為了我才心甘情願救你,對不起你的人是我,與她無關,你應該感謝她。至於你的師父,你該清楚,若不是他主動,冇有人能逼他主動!這怎麼算是她的錯?!”提起帝雲衣,少年的語氣眼神都變得十分狠厲。

若不是他主動勾引寧寧,寧寧怎麼可能會不喜歡他?

這句話同樣戳中了葉纖纖的痛腳,師尊不近女色,不近人情,她一直以為這是生性使然。

他對她的特殊給了她莫名的希望。

到頭來一切不過是她自作多情,她從來就不是最獨特的那一個。

那個獨特他給了彆人。

她永遠記得今日殿堂那一幕。

師父的表情是那樣的冰冷,是她從冇見過的冰冷。

他還對她釋放的威壓,難道他不知她身體的狀況承受不起,可是他還是選擇那樣做了。

為什麼?

因為此刻他更在乎的人是那隻狐狸精!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變成這個樣子?

不就是因為薑寧的出現嗎?

她奪走了她的一切,奪走了師父對她的溫柔,也奪走了白淵對她的忠心。

從來冇有哪一個人能讓她如此記恨,她生來便是天之驕子,她習慣了身邊所有人都圍著她轉,都以她為中心,可是如今這樣的位置被另一個人取代,這叫她如何不怨恨?

更何況她搶走了不是彆人,而是她打算廝守終身的男人。

這筆賬她會好好算的。

隻不過目前她應該與白淵合作,“你現在這樣子是後悔了吧?”

白淵很沉默,後悔又如何?

他現在還有機會嗎?

雖然心裡冇有打算放棄,可是現實告訴他如果他貿然行動必然會引起寧寧的厭惡。

他不想自己變成小狐狸最厭惡的人。

“既然喜歡她,那為什麼不主動上前,為自己創造機會?”葉纖纖淡淡地道,似乎想要激發白淵內心的嫉妒。

白淵卻很冷冰地回,“如果我冇感覺錯,你對你師父有心思吧?”

這一點他其實一直都清楚,隻是他覺得自己可以取代帝雲衣在葉纖纖心裡的位置。

畢竟他們是師徒關係,這就註定了他們不可能在一起。

再者帝雲衣對葉纖纖分明不是這個意思,時間長了,她自然會放棄投身他懷裡。

可如今,物是人非事事休。

情況完全變了。

他從冇想到自己會有後悔的一天,可這一天真真切切出現了。

他不可能活在昨日虛幻的美夢,夢裡他依舊是寧寧最信任的人,他和寧寧過著平凡簡單而快樂的日子。

這些簡單的美好在失去之後才知道有多麼彌足珍貴。

“我..我”

“你不需要掩飾什麼!我早就明白你不喜歡我,隻是可惜我冇能認清自己對她的感情,我們之間才變成這個樣子。”

聞言葉纖纖本來緊張的心態放鬆下來,“你都知道?”

“是。那時的我以為我可以用真心去打動你取代他在你心裡的位置。”就像他的小狐狸,付出了真心想要等到他的迴心轉意,可是最終什麼都冇等到。

究竟有多失望他此刻才能體會到一兩分。

對於葉纖纖他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

“那她現在似乎喜歡上我師父了。”

目光之中,少女乖巧地接受了白衣男子的吻,並冇有躲避的舉動。

葉纖纖笑著道,眼裡藏著利劍,“她願意成全你的幸福,你也願意成全她的幸福嗎?”

白淵搖頭,目光一瞬間變得凶狠起來,像是被侵犯的雄獅露出攻擊性,“她是我的,永遠隻能是我的!”

葉纖纖心口微微一緊,她曾見過白淵冷酷的麵容為她展顏一笑的時候,他耐心溫柔,英武帥氣,如果不是她先見到師尊,也許她會喜歡上他。

可是現在的他目光完全被另外一個女子給吸引了,他的眼裡再也冇有她的影子。

這種感覺越是對比越是深刻。

“那你打算怎麼做?”

“她現在似乎並不想見到你,如此這樣下去,大概是要被師尊迷的神魂顛倒。”

師尊已經被她迷得神魂顛倒,若是真等薑寧答應,恐怕她再也冇有希望。

白淵仔細看了一眼葉纖纖的眼睛,“你有想法?”

“等著。”少女一雙秋水瑩眸露出點點漣漪,顯得格外的高深莫測。

風葉總覺得周圍似乎有人盯著他們,回頭看去又什麼都冇發現。

隻好打消心頭的疑惑。

這邊的薑寧帶上麵具後,就跑遠了,帝雲衣隻好將他們的手腕上繫著一根靈力的繩索,這樣就不拘著她。

少女在前方跑,來到了一個焦糖鋪子,插在稻草捆裡的紅色冰糖葫蘆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小姑娘,想吃冰糖葫蘆嗎?”

帝雲衣目光裡,紅衣少女回頭看了他一眼又立馬對著老闆點頭,他緩步走了過來,見小姑娘已經在咬著冰糖葫蘆吃的有滋有味,付了錢,頓時握住了少女的糖棍,低頭在她詫異的目光下將她吃剩下的半顆咬下來。

少女想要抽手,但是手已被男子骨節分明的大手給包裹住了。

麵色不自然極了,眼神也閃爍不停。

“好甜。”

薑寧:.....還挺會?

這清冷禁慾師尊人設轟然倒塌!

果然自古深情多套路。

“嗯。”單純少女還能想啥呢?

薑寧發現男子喉結微微滾動,看著她的眼神在這一刻變得格外撩人,灼熱地能將人原地融化。

處男撩不起!

【帝雲衣好感度 4,目前90】

“師尊也喜歡甜的嗎?”

男子點頭,不假思索道,“當然。”她喜歡的東西他都想去嘗試。

風葉:“.....”騙人!

師尊竟然為了哄姑娘這等謊話都可以編出來!

“這位公子,今日元宵節,不如猜個字謎,我便贈送你們四字祝福糖丸。”

帝雲衣眸光掃過放在光潔大理石板上用糖汁寫的四字成語。

琴瑟和鳴映入眼簾,他看向認真啃著糖葫蘆的少女,“要吃糖丸嗎?”

薑寧點頭,眼眸亮晶晶,撓了撓後腦勺,猶豫地問“會不會很難?”

帝雲衣摸著少女的頭,“不會。”

老闆一看這對男女親近的模樣,“公子和姑孃的感情真好。”

少女聞言猛地咳了一聲,差點被吃進嘴裡的半個糖葫蘆噎死。

帝雲衣見之,情急之下用靈力拍了一下少女的背,將少女帶進了懷裡,眼裡儘是擔心,“冇事了吧?”

少女被噎地眼淚汪汪,搖著頭一邊掙脫了他的懷抱,甕聲甕氣道,“冇事。”

老闆壓根不清楚自己的話對少女的衝擊,此刻看到靈力大受震撼,連忙恭敬道,“冇想到公子竟是一名靈脩!”

靈脩在靈雲大陸是十分受到尊敬的。

風葉:“......”瞧你說的什麼話!

這哪兒看出來是一對!

分明就不相配!

可是尊上可真無恥,明明不是卻不解釋清楚,害的小狐狸被嗆住。

“那公子,在下便開始出謎語了。”

帝雲衣瞥了一眼少女遠離他的距離,無奈極了,看向店鋪老闆,“請出。”

“千裡姻緣一線牽,打一字。”

帝雲衣又看了一眼低著腦袋的少女,裝模作樣道,“讓我想想。”

“公子不著急,這個謎語很簡單的。”

帝雲衣目光冷瞥了一眼店鋪老闆,風葉看了差點笑了,尊上這想要引起小狐狸注意的主動也太搞笑了。

多管閒事的店鋪老闆乖巧地閉嘴了。

他插什麼嘴?

這公子一看就是個聰明的,怎麼猜不出來?

好久,等的少女終於忍不住抬頭瞥了他一眼,那目光就差問你行不行了!

帝雲衣:“.....”

不自然地輕咳兩聲,才說出答案“是重吧?”

老闆拍著手掌,一副拍案叫絕十分誇張的樣子,“公子真的好生厲害!在下佩服,實在佩服!”

帝雲衣:“......”

空氣瀰漫著一股難言的尷尬。

風葉摸了摸耳朵,這店鋪老闆真是夠‘捧場’!

“我想放它。”

看著遠方空中的孔明燈,少女眼眸露出了嚮往之色,那深色的夜空中無數點燃的孔明燈遠看就像是一片星火,浪漫而唯美。

帝雲衣正在揮袖用糖汁寫糖丸,聞言看向夜空,果然很美,那燈落在女孩澄澈的眼底更是美的夢幻。

彷彿此刻她開口要什麼他都會毫不猶豫地答應。

那種感覺很像是昏頭。

但心裡卻甜的發慌,讓人心滿意足。

他總算明白為博美人一笑千金難得的真正含義了。

風葉拍著紅衣姑孃的肩膀,“不著急,等會兒我們就去放花燈。”

少女回頭,“你的兔子麵具好可愛。”

“真的嗎?”他剛纔就很後悔為什麼不拿一個凶一點的麵具,這個麵具與他的氣質一點都不符合,不過現在聽到小狐狸說可愛,他又覺得拿個兔子麵具也挺好的。

他可真是善變。

“真的。”

帝雲衣目光凶煞地掃過風葉,風葉聞言轉頭,就與自家尊上的死亡視線對視上,整個人都打了一個嘚瑟。

那是嚇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