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世界上有跋山涉水來看你的人,也有你見麵不曾相識相交的人,與你目標一致的人,就算天南地北也終於走到你的麵前,而與你道不同的人,即使此刻在你身邊,遲早有一天他也會離開你,這個結局大概就是註定的事情。

你費力不討好的事情也許它本該就是不合理的,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上天告訴你不要逆天而行,你偏不聽,你以為你的愛可以打敗一切,結果最後隻有自己失望,主動放棄了一切。

冇有對錯,就是你在錯誤的時間遇到了錯誤的人而已。

相遇是為了成全彼此,而不是影響彼此。

“你這一手字寫的很漂亮。”女子輕輕說著,少年的手冇有鬆開,而是側頭回眸看她,“那就再多些幾遍,一遍怕是陛下記不住。”

薑寧:“.....”這人是真的不能給杆子!

特會順著杆子爬的那種!

想起來就會覺得很憋屈。

她還冇說,少年已經抓著她的爪子開始寫了起來。

直到第十遍,薑寧看了看窗外,太陽已經升到很高的位置,馬上就要早朝了。

她剛剛走神,耳邊就響起少年略微低沉的聲音,他的眼睫緊緊地鎖定著她的眼睛,讓人莫名心虛起來。

“陛下在看什麼?”

薑寧:“.....”她真的栓q!

這人怎麼那麼敏銳呢?

什麼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在看你啊!”

少年輕輕勾起唇角,笑的意味深長,“陛下似乎馬上要早朝了。”

“嗯。”薑寧應了一聲,想著這麵前的人確實是對原主很瞭解,幾乎是她每一個小動作都冇放過,這種感覺真的蠻恐怖的!

好像被透視了。

幸虧她演技高超,不然就被瞬間拆穿了。

有種同台對壘的挑戰感。

“陛下,想要逃離臣?”

少年的目光看向了她的唇,帶著幾分灼熱,又慵懶掀起眼皮看她,語氣漫不經心,“陛下,臣說的對嗎?”

略帶攻擊性的目光讓人無所適從。

“雲卿多想了。”女人一如既往地淡定,不過帝雲卿知道她就是裝的,剛纔看窗外那渴望的目光已經暴露了她想跑的想法。

可她慣會裝,撒謊也沒關係,畢竟他知道她在想什麼。

可是這會兒機會不好好抓住,這之後還有什麼機會見她。

一天也隻有這會兒是他們兩人光明正大待在一起的機會。 _o_m

“臣想多了嗎?”少年緩慢地吐詞,彎腰趴在女子的身上,他的手放下筆,雙手環住了她的肩膀。

“陛下,臣親自教習你很辛苦,需要一個獎勵。”

薑寧:“.....”那不是你應該做的事情嗎?

還要獎勵?

之前不都冇有嗎?

但不得不說,這個要求冇毛病很合理,拒絕不了。

有人說感情不需要經營,也不需要學習,隻需要互相彼此碰撞,這樣纔是真實的,好像學習之後就虛偽了,就變得不真實和自然了。

不過就是矯情。

這世界哪樣事情不需要教!

你連認識自己的概念都冇有,都需要學習認識自己瞭解自己,瞭解另一個完全獨立陌生的人的時候不需要學習你會看到什麼?

你覺得你自己天然的樣子很美嗎?

可是美玉也需要雕琢纔會變得價值連城。

概念不要混淆了。

實際上,任何關係都需要經營,否則就會逐漸不理解彼此,彼此走向陌路,你當真以為這個世界上有人不需要任何學習就可以將你理解透徹嗎?

那你大概率碰上了一個高階的騙子,對於你所有的反應他們都見過太多,因此處理地非常自然到位,到位到你。

以為那就是真的。

可是虛虛實實讓人根本分不清。

現實中,真實的像是假的,假的像是真的,冇有閱曆,就註定會被欺騙,錯把珍珠當魚目。

“想要什麼獎勵?”女子的目光看著宣紙,心說,這書是真的冇法靜心讀下去。

畢竟身邊有一個磨人的妖精。

真真切切感受到什麼叫做甜蜜的折磨!

【哈哈哈哈,女神,為什麼貓貓覺得你有哭說不出?】

薑寧:“......”被看穿了!

“陛下,很簡單,你親臣一下。”

果然如此。

薑寧:他果然***,就是饞她身子!

【哈哈哈哈,不是愛你嗎?】

小肥貓覺得女神活潑的時候真好,不會捉摸不定,可可愛愛又簡單,讓人一眼就可以知道她在想什麼。

“隻是這樣?”女子故意多問一句,那眼眸狡黠的光極為生動活潑。

帝雲卿情不自禁勾起嘴角,語氣很柔和,“對。很容易做到。”

薑寧內心:嗬~誰知道他這是不是在溫水煮青蛙呢?

讓一件件小事情小細節來可以營造記憶,逐步攻略掉她的心。

畢竟她可是這個方麵的高手。

這路徑熟悉到她自己覺得害怕。

攻略和被攻略可是兩碼事!

女子忽然站起身,少年鬆開雙手,安靜地站在原地看她走到自己的麵前。

男子身高一米八,高出她一個腦袋,女子捏住少年的下巴,少年配合地彎腰低下頭。

手自覺地摟住女子的腰,將她帶到自己的懷裡,可是他想這麼做的同時,卻被女子推到後麵牆壁的書架上,女子瞬時撲了過來,像是奶凶的小獅子凶猛地咬住了他的唇,雙手勾住他的脖頸,那強勢的樣子直擊心臟,讓人心尖發麻。

她的舌尖仔細勾勒了他的唇一遍,那慢條斯理地像是在解剖生物,讓人骨子裡都在作癢,想要與她徹底沉淪進**的海洋。

陽光灑落在兩人身上,男子女子唇齒相接觸,似是融為一體,感知彼此的溫度,兩顆心似乎在這一刻貼在一起,變得更加緊密。

薑寧一大早上被勾的怒氣全部爆發,這傢夥絕對是故意的。

不動聲色的勾引纔是最高級的欲。

失控隻是一瞬間的事情。

帝雲卿心裡對女子的行為滿意地不行,可是麵上任由女子索取和攻略,那柔弱嬌軟的樣子實在蠱惑心臟。

真的有毒。 無錯更新@

這個男人真的有毒!

像是一朵有毒的曼陀羅,會讓人情不自禁上癮的那種。

【女神,這有毒的東西千萬不能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