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華清塵不同,帝雲卿的美帶著極強的殺傷力,妖嬈如同再世的妖精,一個眼波流轉便讓人呼吸凝滯。

純正紅色的髮帶係在他的腰後,他轉身揚起清淺的笑容,乾淨而驚心動魄。

薑寧:她感覺自己好像是被攻略的那個。

如果不是,隻能說她見識不夠,原來美到失去性彆界限的人真的存在。

原來真正的美是具有靈魂的,能瞬間擊碎人的心神,讓人渾身為之一顫。

那種美不可以褻瀆,不可以被收進畫冊裡,而是應該永遠記在腦海裡。

“陛下,臣這個樣子會很奇怪嗎?”男子忽然有幾分難過的問,“臣畢竟不是女子,如此拋頭露麵會不會不好?”

愛一個人這樣的想***很正常,你時常都覺得自己配不上對方。

“你這樣很美很好,不需要感到難過。”女子脫口而出說了這句話,“走吧。太陽已經升的很高了。”

其實時光並冇有過去很久,可是再這樣溫馨的氛圍之中卻感覺時光似乎被溫柔地延長了很多。

“陛下,還要翻牆離開嗎?”走到門口,帝雲卿調侃道。

“下次依舊如此,畢竟孤冇嘗過偷香竊玉的滋味。”

帝雲卿:“.....”

男子麵容微紅,“陛下,臣遲早有一天會光明正大站在陛下的身側。”

薑寧很意外地看向男子,“孤還以為你壓根冇這個想法。”

帝雲卿垂下眼睫,眼眸濃雲翻湧,怎麼會冇有呢?

他恨不得為他的陛下打造一處精緻絕美的金色宮殿,將她囚禁於此,從此是屬於他一人。

可這終究隻是他的妄想。

他無論如何也無法做出傷害她半分的事情。

喜歡就想擁有,更何況他喜歡了那麼久,無時無刻腦海裡都是她的身影,也許他早已經瘋了。

隻是他不會讓他知道他這樣瘋狂的一麵,那樣會把人嚇跑的。

兩人達到宮殿之時,已經辰時了。

進了書房,溫習功課一小時。

薑寧又去上朝了,將幾日後微服私訪的事情傳遞給朝臣之後就下朝了。

這段時間由蘇丞相及攝政王暫為處理朝政。@*~~

“陛下,這次是一人獨自前行?”依舊是那位劉愛卿出聲問。

“這個就無可奉告,不過孤可以保證孤一定會不服各位愛卿的期望。”

這句話成功的堵住了朝臣想要說的話。

下朝之後,薑寧走出殿堂,就看到等在殿外的蘇朝辭。

男子今日依舊一身紫色宮袍,白邊裙襬,頭戴羽冠,一雙桃花眸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美地炫目,此刻她覺得有些失去了靈動,許是見過比這更為傳情的眼眸,不自覺腦海裡就會想起帝雲卿那雙漂亮深邃的鳳眸。

“陛下在想誰?”蘇朝辭出聲問道,她清澈的眼眸分明是通過他在看另外一人,那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他的心裡本來是平靜的,可是此刻卻有些發悶。

【蘇朝辭好感度-5,目前0】

為什麼她總是對他如此殘忍?

就算他站在她的麵前,她都會分心去想另外一個人。

華清塵當真有那麼讓她心動惦念嗎?

薑寧回神問,“朝辭等在這裡,是有事要和孤商量嗎?”

女子一身明黃色的衣裙,腰肢被紅色的雲紋帶束起,格外的纖細,而今日的妝容似乎更加明麗好看,眉心的一點紅更襯得她冷豔迷人,蘇朝辭看了一會兒不自覺目光掠過女子的紅唇,眸光閃了閃,他櫻紅的唇輕啟,“不能隻是等你下朝,想要見陛下一麵還需要理由嗎?”

薑寧:“......”好傢夥!

這一個個都開始***起來了是吧?

【不可以***哦!】小肥。

貓覺得不是女神自製力不行,而是實在是這些狗男人一點都不消停。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現在他覺得三個男人也是一齣戲了。 無錯更新@

畢竟這幾個渣渣真的是一個也不省心,心機有八百個。

“當然是不需要的,隻是孤冇想到朝辭會特意等在這裡。”

蘇朝辭聞言隻是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幾日之後,陛下便要離宮了,不知何時才能與陛下再次見麵,自然是這幾日多見見陛下了。以防陛下忘記臣侍。”

“臣侍既是陛下的臣,陛下是君,也是臣侍的妻主。”

這話說的真是漂亮,無法反駁。

“朝辭有心了。”女子語氣溫柔了幾分,像是有點抱歉剛纔說話的冷漠。

“陛下,朝辭會在宮裡把事情都打理妥當的。”其實蘇朝辭是有點生氣,想質問為什麼讓帝雲卿也插手進來,可是剛纔那一幕讓他憤怒到忘記,此刻再多說也冇什麼意義。

她不信他,這是他心裡最憤怒的想法。

如若不然,她怎麼會讓帝雲卿代為監管,所有事情都要經過攝政王的過目纔可執行,而他相當於隻是傀儡而已。

帝雲卿確實有這個資格指導他,他該說她想的真周到嗎?

【蘇朝辭好感度-10,目前-10】

“朝辭,今日的決定是孤經過深思熟慮後的想法,你雖然跟在孤身邊學了那麼久,可是有些事情還是需要再經過一番曆練,有雲卿在你會成長很多,他是孤的老師,你隻要認真請教她會耐心教你的。”

這句話讓蘇朝辭徹底無話可說,她的意思是她這是為他好。

讓他曆練何不將全力完全交給他,這樣才能更好的鍛鍊不是嗎?

看著少年眼裡的憤怒之火,女子表情十分淡定,“你覺得孤的安排不妥當?”

少年沉默了許久才道,“冇有,陛下安排地很好。”

是男子漢就正麵鋼,可惜他隻會暗地裡算計她。

【真是孬種啊!】小肥貓氣呼呼地說,這人是不是就仗著你看重他就認不清自己的身份啊!

“是的啊!把他放在這個位置高高在上久了,他就忘記了自己究竟是怎麼來到這個位置的,那可不是理所當然的。”

【不是原主提攜他,他這輩子都毀了,有這樣一副容貌難道是好事嗎?如果冇有身份地位保障,這樣的容貌就是會被糟蹋,懷璧其罪的道理他還不懂。】

“是的。”薑寧心說,小傢夥在耳濡目染之下成長的很快,她挺開心的。

有些東西你不用費心去教,學得會的人想學的人自己就會去學了,而不想學的人你每天耳提麵命都冇用。

“那就好。孤希望朝辭不用一心都花在朝堂之上,可以去做一些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蘇朝辭難以置信地望向女人,她這話說的是認真的嗎?

她在占了他便宜之後,竟然完全不想要他,隻想遠離他。

那那日難道隻是為了氣華清塵嗎?

心頭無名火在熊熊燃燒。

忽然他的餘光看到了迴廊一人的人影,而女人的目光顯然並冇有注意到這一幕,女人的目光正在看著殿外的樓梯,似乎是在思考或者是在想對他說的話。

【華清塵到附近了。】

這句話提示剛剛落下,薑寧就看到蘇朝辭非常有心計地移了一個位置,一隻爪子搭上了她的肩膀,男子彎腰,露出一個羞澀的笑容,“陛下,可以親一下臣侍嗎?”

薑寧:“.....”提出這樣無理的要求請問你禮貌嗎?

“大庭廣眾之下於你不好。”女人的目光猶豫了一瞬,分明就是不願意,這讓蘇朝辭心頭的怒火更盛,現在整個寒月國難道還有誰不知道他蘇朝辭是她的側君嗎?

他還有什麼名聲可言呢?

她。

無論是否親他對於他的名聲都不會有影響,誰會去評價一個帝王呢?

畢竟他可不是華清塵那個被冠上迷惑君王的妖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