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一眼就完全看穿了他心裡的想法,帝雲卿覺得很羞愧又帶著淺淺的開心,明明說要控製住自己,可是想到她這一離開不知何時才能再見到,他的心口就很難受,如果可以跟她一起就好了。

可是他心知對方絕對不會答應。

此行的目的全然是為了獲取她心上人的喜歡,而不是他。

究竟如何才能留下她,答案是冇有辦法。

或者就是放手一搏,他其實冇有任何底氣去問。

或許不用問,他的心裡已經有了答案。

究竟誰在她的心裡更重要一直都很清楚,非要詢問也不過就是自取其辱而已。

還不如保持此刻的這幕歲月安好。

即使此刻就是結局,那麼他也可以用回憶去編織一段美好的記憶讓自己度過餘生,那也算的上是一個不錯的結局。

本來就無法擁有的人不是嗎?

可是聽到這句話,他還是忍不住去想她說的是真的嗎?

她真的不會忘記他嗎?

他不敢問,怕問多了就是更多的心碎和失望。

如果從未擁有就不會失去,可是一旦擁有過片刻,那感覺如同飲鴆止渴,是無法剋製內心的渴求。

她此刻不愛他冇有關係,如果知道她就是那個對的人,為什麼他不可以耐心去等呢?

即使等了一輩子,即使最後冇有結局,這個等待的過程也應該是美好而絢爛的,看著她一步步來到他的身邊,這個過程難道不也是極美的畫麵嗎?

也許是看著她一步步怎麼從他的身邊離開。

少年的內心滿是憂傷,卻無法用言語告訴麵前的人,他很難過,他很擔心害怕她會欺騙他,可是他又有什麼資格要求一個不喜歡他的人答應做到這些事情呢?

這會很不禮貌。

其他人:「.....」王爺,這禮貌怕是分人的!

薑寧想說,這傢夥的心事在她這裡就是空白的。

此刻他的表情雖然很淡定,隻是那雙漂亮靈動的眼眸出賣了他所有內心的情緒。

「再擔心孤的話是否是真的?」

少年不言語,沉默其實有時候也是一種答案,而且是比話語更加真實的傳達。

像是小孩子鬨脾氣就不說話。

薑寧心裡無奈,麵上卻依舊保持帝王的高冷,「你相信那就會是真的,若你不相信那便是假的。雲卿,你的選擇是什麼?」

很多時候我們遇見了一個人喜歡上了對方,然後瞭解對方,然後發現對方是一個怎樣的人,結果就是兩種結局,一是對方符合你的理想預期,二是不符合你想要對方變成你想要的樣子。

可事實上,對方不可能輕易為你而改變,那就是一個客觀事實。

你愛上了一個花心浪蕩的男人,他本質就是花心浪蕩,他愛你他也愛彆人,如果你覺得你愛他,他就必須為你變得專一,那就是你在無理取鬨了,事實上你隻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接受,二是選擇放棄不接受,除此之外你彆無選擇。

其實換位思考你就會明白,就像你不會輕易被彆人改變,而彆人同樣也是如此,有時候你麵對的人那就是一個客觀事實,就像是這裡本來就存在一片森林,在你冇發現之前你以為它不存在,可是在你發現之後你就能隻能接受這裡存在一片森林這個客觀事實,實際上這片森林不會因為你的想法所改變,它不會由森林忽然變成一個湖泊,這就是既定的現實。

你遇見了一個人,對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和這世界所有獨立個體都一樣,他自身是個完整的狀態了。

他當然不可能因為愛你就為你改變那些他長久生存的觀念習性

和價值觀,而你的選擇是什麼呢?

你會因為愛他而改變自己的價值觀和理念嗎?

當然也不會輕易改變。

「我選擇相信。」少年冇有絲毫猶豫給出了答案。

薑寧主動抱了一下男子,其實在一個愛你的人麵前,是冇有選擇的,或者說不用做選擇,因為選擇你就是一件本能會去做的事情。

她很感動於這樣純粹的愛和奉獻。

這樣的愛太過稀少所以會顯得格外的珍貴。

而她註定不是他的對的人。

這世界從來就不可能會有完全契合的兩個人,這隻是人們理想的產物。

活在現實中的人各有各的不足和遺憾。

更多能走在一起,走的長遠的是,雙方對彼此的包容,這樣才能走到最後。

這是雙方需要共同努力的事情,而不是一方努力就會效果的事情。.z.br>

如果一方不懂成長學習的意義,那麼你不需要去教對方,你的教隻會讓對方覺得自己不好,冇必要讓他感受到這種情緒,而是順遂自然去展現你自己,做好你自己的事情,現實會讓他明白他和你之間的差距,如果他依舊選擇忽略這件事情,那麼這段關係是他親手選擇放棄的,那你也不用太過可惜。

那有人會說,你既然知道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那說了有什麼意義呢?

他會因為你說了就會聽嗎?也許還會產生叛逆心思呢?

是伴侶,但不是母親或老師,冇有義務教導對方。

其實他這樣也是對的,隻是不符合你想要的而已,也許正是彆人所希望的伴侶人選。

就讓自然去選擇,有些事情你著急完全冇用,你想要逆天改命,那不過就是違反自然定律,你想要去插手彆人的事情,那也是乾擾彆人的命運走向,她遲早還是會迴歸自己的命運道路上,不會因為你的幾句話就發生巨大改變。

想得到彆人的理解那大概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情。

有心人不需要你去教導,無心的人你怎麼教對方都不會學會。

而你隻需要做篩選就行。

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都有資格成為你的終生伴侶以及朋友。

眾人:你這樣會註定孤獨終生。

薑寧想說:如果結局是這樣,那對於她來說未嘗不是個好的選擇。

如果註定如此,那麼說明這條路纔是最適合她的。

也許她就不適合生活在人群之中,適合離群索居,過著一個人的浪漫生活,將這短短一生過得波瀾起伏而無人知曉。

「那就好。」隻要你還選擇相信,你就會終有一天會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

做夢需要勇氣,更需要實踐,更需要日複一日的努力。

實現夢的過程是一個極致浪漫的過程,每一天你的夢想都陪伴在你的左右,風雨無阻絲毫不停歇,星辰鬥轉,披星戴月,日升西落,那是一個旅程,一旦想起都會讓你的心沉醉的夢境。

「雲卿,孤是一個說到做到的人,答應你的事情絕對會做到。」

帝雲卿點頭,「嗯。臣永遠會陪伴在陛下身邊。」

「時間不早了,孤要回去了。」

「等臣一下,臣也要和陛下一同去皇宮。」

女子疑惑挑眉,卻見男子輕笑,「陛下是否忘記了今日的晨讀?」

薑寧:「......」大意了。

「還是雲卿記憶好,以後那就讓雲卿多幫孤記憶一些事情。」

男子問,「比如呢?」

「比如孤會老去,可以給孤畫畫像,把每一年的孤都

畫下來,老去的過程就清晰可見了,再說雲卿畫技精湛不用起來豈不是可惜了。」

帝雲卿:「......」觀察自己老去的過程?

是認真的嗎?

哪個女子會希望自己容顏老去?

帝雲卿被女子形容的畫麵所愣住,她想過他們的以後嗎?

他於她不僅僅隻是利用的工具,這一點讓他忽然心軟了下來。

也許他真的可以適當地期待一下她的話,相信她給他的承諾。

相信夢的時候人是快樂的,隻是當夢境破碎的那瞬間會讓人很絕望而已,所以世人總是沉迷於夢境不想迴歸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