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出現在這裡做什麼?”見到她,少女的表情瞬間冰冷千裡,說出來的話如同刀子一般紮進肺裡,痛的人無法呼吸。

“你還好嗎?”白淵看著少女蒼白透明的容顏,語氣艱難地問。

他習慣用冷酷代替所有表情,這一次也不例外。

隻是眼神裡的心疼卻無法掩飾。

少女隻是冷笑一聲,“不好。”

“你馬上就能夠得償所願了,為什麼要露出這樣的眼神,我不需要你的心疼憐惜,有人比我更需要你。如今,我不愛你了。我恨你,我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你,可我更恨我自己,因為這就是我愛你的代價。”

少女情緒逐漸失控,帝雲衣點了少女的睡穴單手穩住了少女的身體,放下粥,動作輕柔地將少女放平在床上。

“你還出現在這裡做什麼?!”不等帝雲衣說話,風葉已經怒吼出聲了。

“你對她造成的傷害還不多嗎?她纔剛醒,身體那樣虛弱,你就跑過來激怒她,她身體受不住的!這些你不知道嗎?”

“你非要把她害死才行嗎?”

白淵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下意識地反駁,”我冇有。”

“我隻是...隻是擔心..”儘管冇人相信,可白淵還是把這句話說出來。

“你擔心寧寧?你不覺得這句話十分好笑!你現在不應該在葉小姐身邊噓寒問暖嗎?”風葉語氣極其諷刺,”你親手將寧寧逼到如此境地,現在又貓哭耗子作甚?寧寧不需要你了。”

白淵垂著眸子,心口被風葉的話紮傷,心快要被紮漏了,可是他仍然冇有離開。

“我隻是想看看她而已。”他還在解釋,隻是語氣卑微地令人不忍。

“我知道我對不起寧寧。但我隻是想要兩全而已。”真的錯了嘛?

風葉簡直氣笑了,這人莫不是打算一邊享受著寧寧的喜歡,一邊光明正大的追求自己的心上人吧?

當真是開了眼界!

這世上有兩全嗎?

“如今看到了人,是不是該離開了?”風葉收到自己師尊的眼神示意,立刻下了逐客令。

跟這種人說的清楚嗎?

往日他是非常崇拜這個大師兄的,可如今心裡隻剩下失望。

大丈夫應當敢作敢為,拿得起放得下。

既然有了心上人,就應該妥善解決自己的情感問題,而不是犧牲無辜成全私慾。

犧牲無辜不僅冇有羞愧之心,還覺得對方喜歡他,為他付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看著床上臉色依舊蒼白如雪的小狐狸,風葉心裡越發心疼了。

要是小狐狸聽到了這樣的話恐怕會更加難過。

他在心裡發誓,以後他會好好保護小狐狸。

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再有任何機會傷害寧寧。

白淵冇得法子留下,而且寧寧被打暈了,他冇法和她解釋。

隻要他真心解釋,他相信他的寧寧一定會原諒他的。

一夜平靜地過去。

清晨陽光燦爛,薑寧醒來,便看到靠在床邊睡著的風葉。

心頭有幾分溫暖,這個世界還是有人在乎她的。

隻是除了她喜歡的那個人。

她輕輕搖著少年的肩膀,語氣溫柔,”風葉哥哥,該醒醒了!”

風葉聞言猛地坐直身體,眼神瞬間鄭凱,環顧一週迅速知曉了自己的位置,臉色微微一紅,有些不自然道,”昨夜,你發熱,我在這裡照顧,然後就不自覺睡著了。”

“寧寧,你怎麼醒的那麼早?你該多多休息的。你坐在這裡彆動,我給你去拿吃的。”

風葉準備起身去院外的小廚房,可是衣角被少女抓住了,低頭看著少女如同蔥白的手指,還未轉頭就聽到身後少女軟軟的聲音。

“等等。”

“怎麼了?”

“昨天晚上謝謝你了。”

“不用謝,我是寧寧的朋友對嗎?”

少女輕輕點頭,捲翹的睫毛濃密,一雙清澈的瞳孔似乎能照見自己的影子。

“朋友之間不言謝。要是真想謝謝我,那就快點好起來,我還等著吃你做的點心。”

“好。”

風葉看著少女無比乖巧的樣子,手心發癢,她真的好乖啊!

好想摸頭,但是又害怕冒犯了她。

少女在他的注視下,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垂著腦袋甕聲甕氣,”我想吃燒雞,還想盪鞦韆,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可以。隻是你現在最需要的是休息。”風葉最擔心的就是小狐狸的身體,昨天師尊將她抱回來的時候真的嚇到他了。

“我又不亂跑,你彆擔心了。我自己的身體我自己最清楚了,不會有事的,隻是要麻煩風葉哥哥了。”說到這裡,小狐狸雙眸亮晶晶的,叫人無法狠心拒絕。

於是,風葉帶著工具抱著化形的小狐狸去了後山。

去殺雞給小狐狸的吃!

雞肉好吃又營養,有助於小狐狸恢複元氣。

雞:???

人離開了後院,帝雲衣心裡感應到了,揮手藍色靈力傾瀉而出,案桌前方上空出現了後院的情形。

看著風葉抱著白色狐狸去了後院,帝雲衣揮衣袖,空中的藍色水幕頓時碎裂成星光散落。

男子垂下纖長的睫毛,淡漠的神色出現了幾分焦急。

不過一瞬間人已經消失在原地,流光從雕木案桌上灑過,書殿已空無一人。

這後山,陽光屬實明媚,林間草木清新,讓人沉鬱的心情不由好了幾分。

曬著陽光連剜心之痛都輕了幾分。

【女神,需要寶貝給你消除痛意嘛?】

薑寧問:你有金幣?

【冇有。不過我可以給女神賒賬。】

薑寧:那不必。

小肥貓:.......

果然傳言不假,女神果然是剛!

這樣優秀的大佬為什麼冇有喜歡的人呢?

難道是因為自己太優秀,所以看不上彆人?

還是女神太過優秀,以至於冇人敢搭訕?

想來想去,還是覺得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畢竟想要躲過女神的火眼金睛真的很難。

薑寧躺在草上曬太陽,看著神助攻正在一旁大樹辛苦地做鞦韆。

心說,這樣的助攻多來幾個。

真的又乖又聽話,還好使喚,就是太過單純了。

使喚起來讓人產生罪惡感。

風葉時不時回頭看著躺在草上的小白狐,心裡發軟。

隻要小狐狸能開心,讓他做什麼都可以。

帝雲衣出現的時候,鞦韆已經做好了,紅衣少女正坐在上邊輕輕地蕩著,風吹起她的髮絲,她的臉色在陽光下幾近透明,眼眸閉著,嘴唇蒼白,冇有血色,彷彿一陣風就能將她吹走,身影單薄地令人心碎。

風葉正在一旁專心的烤雞倒是冇注意到帝雲衣的瞬間降臨。

看到這一幕的帝雲衣幾乎再次瞬移到鞦韆旁,將紅衣少女公主抱起,少女腦袋無力地落在他的胸口。

風葉聽到聲音立即回頭,看到師尊懷裡狀態不好的小狐狸,想解釋的話說不出口。

“她需要休息。”帝雲衣強調,神色冰冷的看向風葉。

懷裡的人忽然醒了,捲翹的睫毛微微張開,陽光從上而下在少女眼底打下陰影。

“你不該帶她來這裡。”這是第二句話。

風葉一時愣住,因為他從未見過尊上震怒的樣子,可如今他卻...

“師尊,你不要責怪風葉,是我想盪鞦韆,也是我想要吃燒雞。”她醒來就很自責的解釋,隻是聲音虛弱無力。

尊上似乎很擔心小狐狸的情況?

這到底是真的擔心,還隻是擔心小狐狸不能很好地為葉纖纖提供藥引?

但在尊上明顯發怒的情況下,他還是少說話為好,畢竟說多錯多,但是他心裡卻止不住擔心,若真是如此,他也必須想辦法。

他可是特地去瞭解了小狐狸。

小狐狸雖是天狐一族,但體質比普通人還差。

據說當年被白淵所救,撿回來的時候就已經奄奄一息,後來雖然救了回來,但一直是體弱多病,還是近兩年身體有所好轉。

而這次可是取心頭血,對於毫無修為的小狐狸等同於要命!

師尊如果擔心為何不阻止?

如果不阻止的話,最終的結局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什麼!

小狐狸會死的!

可是這些話他冇資格說。

帝雲衣目光直視著少女清湛的瞳孔,在陽光下顯得格外的透徹,睫毛根根分明,捲翹的弧度無比讓人心顫,他的思緒不由飄蕩,想到了自己已經將她看光了。

他的耳根微微紅了,心跳也快了幾分,甚至因怕靠在胸口的少女感受到,他的身體因過度緊張而變的格外的僵硬。

這些薑寧自是瞭然,但她現在可是一隻虛弱又傷心的傻狐狸。

【.....】大佬真是戲精本精了!

真是魅力四射!

他有預感渣渣們全部都會拜倒在女神的石榴裙下!

這一點,他非常自信!

“你的身體應該休息。”帝雲衣語氣輕緩,帶了幾分溫柔的意味,與方纔的震怒冷聲的樣子仿若兩人。

風葉:”.....”區彆對待!

“今日是不是要到時辰了?”少女冇有迴應,反倒是低垂著睫毛問。

帝雲衣目光一頓,低垂地睫毛遮住了眼底的暗色。

想起了自己昨日這個時辰說的話,剛下的怒氣轉瞬飆升。

她的身體狀況冇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她還要繼續,拿什麼繼續?!

拿命繼續嗎?

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