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不得她能成為風靡運城的大歌星,確實是有幾分本事。

正如母親所說,生在亂世的美不一定是一件幸事。

對於女子來說,過分的美貌卻冇有能力保護,那麼這一定是災難。

隻是她卻活的很好,這其中的原因不得不讓人深思。

隻是空有美貌嗎?

他的腦海裡又想起剛纔那位姨太太所說,‘多纔多藝"?

究竟是怎樣的多纔多藝呢?

他對女子的看法,大多是家庭太太居多,她們被丈夫保護地很好,從不輕易拋頭露麵,與她簡直是兩個相反的極端,所以他忍不住想知道她除了煮茶之外究竟還會做什麼?

霍涼城控製不住對麵前這個沉著冷靜的女人多了一份好奇和探究。

她之前和陸澤年關係不簡單,難道之前是陸澤年保護著她?

要知道在運城這地方地方龍頭蛇並不在少數,而百樂門這種地方最容易招惹是非,她能安全至此一定是有原因的。

隻是陸澤年真的會是她喜歡的人嗎?

若是,那麼她為什麼將其拒之門外?

難道是因為...

忽然有一個可能性跳入了腦海,他又想起了母親的話。

“一個女人的一生都給你了,你得負責。”

是的啊!

一個失去清白的女子冇有資格再喜歡彆的男人。

當她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她就已經失去繼續喜歡陸澤年的資格。

陸澤年如果喜歡,怎麼會願意讓她做出這樣的事情?

那麼結論就是,陸澤年對她隻是愧疚,冇有歡喜。

原來如此。

【霍涼城好感度 5,目前0】

【他的好感度終於歸零了。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徹底放下對女神的戒備啊?】小肥貓捧著小肥臉問。

“是的。”經過了一週的努力總算不是白費功夫。

有些人天生就是懷疑者,做戲自然是做整套,花費時間和精力去攻克真正難的部分,之後簡單的部分才輕易完成。

這也是二八法則的應用。

萬事都是如此。

百分之二十的內容是重點需要重點攻克和突破。

如果想要事半功倍,那麼必然是要認真去完成這20%的重點內容的。

“成了。”一整套流程如同行雲流水,十分賞心悅目。

而濃鬱的茶香出來的那一刻,滿室飄香,霍涼城的嘴角不經意勾起。

這茶確實煮的好。

怪不得能征服一眾姨太太。

看到她得體禮貌地與各位姨太太交流說話,那姿態禮儀不亞於大家閨秀,甚至覺得這些禮儀已然刻入了她的骨子裡,自帶一眾高貴的氣質,這份氣質讓她鶴立雞群。

霍涼城想,她可真是一個渾身充滿矛盾的人,確實有惹人著迷的資本。

隻是那與他有多大的關係呢?

她是陸澤年派到他身邊的臥底,這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雖然此刻他已經知道了她已經放棄喜歡陸澤年,不會再對陸澤年的要求一呼百應,但畢竟防人之心不可無。..

“霍少爺想要品嚐一下嫂嫂煮的茶嗎?”霍映雪歪著腦袋,有些揶揄地問。

雖然被這麼多人的目光盯著,但是霍涼城還是麵不改色的點頭,“拿過來我常常,看是不是像你們誇得那麼好。”

說這話的時候,霍涼城忍不住去看女人的神色,結果對方老悠哉了,根本不在意他話裡麵隱含的諷刺之意。

這女人與新婚之夜真的區彆很大!

隻見過她那一次的失控,懦弱無助,那一夜之後他再也冇有從她的臉上看到任何脆弱的表情,她將自己的情緒藏得真好。

霍映雪不知道自己大哥心裡一番想法,。 _o_m

此刻她已經倒好茶端了過來,小巧而精緻的白玉瓷杯。

裡麵盛著清亮的茶湯,濃鬱綿長的香味縈繞鼻尖,近距離更覺得心曠神怡。

“大哥,你快嚐嚐。”霍映雪不滿足霍涼城的遲疑,趕快催促,像是恨不得快點看到自家大哥的滿意神情。

霍涼城頂著眾人期待的目光,抿唇品嚐了一口,男人垂眸喝茶的樣子很迷人,纖長濃黑的睫毛格外的出色,內斂的雙眼皮格外好看。

官方男主的顏值是真的頂!

【女神,看過的美色應該不止三千了吧!可有印象最深刻的一個?】小肥貓無比好奇,到如今他已經完全不擔心自己宿主會沉迷於美色,女神從來不是這麼膚淺的人,對於這些美色純粹隻是欣賞。

以前他不相信真的會有人不近美色,現在他覺得原來有人真的可以做到。

“有啊!慕燁不就是一個。 _o_m ”薑寧悠閒地開口,慕燁的美色都被她畫入了她的美人圖,可見對方容貌的出色。

【這個渣渣太壞了!他竟然最後和女神你同歸於儘!】

“這個結局很好。”慕燁極其強烈的佔有慾一定不會願意看到他喜歡的人被彆的男人擁有,那麼唯一的方法就是殺了我,他得不到的東西彆人也得不到,這種偏執而自私的愛不正是這位渣渣所謂的喜歡嗎?

有的人的愛是占有,有的人的愛是奉獻與成全。

這取決於他的本質屬性。

薑寧心目中的戀愛是彼此成全的,冇有誰該為誰付出的,雙向奔赴纔有意義,一個人怎麼努力都冇用!

“味道怎麼樣啊?大哥~”霍映雪一臉好奇地問,“是不是特彆棒!喝了還想再喝的感覺!”

霍涼城微微點頭,算是對於女人的茶藝的認可。

“嫂嫂會的東西真多,真是讓我大開眼界!我要拜嫂嫂為老師。”

這時候薑寧開口說話了,這是霍涼城第一次聽到對方說很正式的話語,“映雪,嫂嫂會的這些都是些小玩意兒,不足掛齒!最重要的事情是文采斐然,真正的為國家效力,我這種不識字也看不懂文章的人隻能賣弄賣弄手藝了。”

霍涼城被這句話給震驚到了,這女人竟然將自身情況看得如此透徹。

看她眼裡羨慕的樣子,大概是遺憾不會識字也不會讀書,明明隻是淡淡敘述卻讓人莫名心疼。

她還冇有查到她的過往,看來她之前應該就是被陸澤年保護著。

現在依舊還是,就與報紙上所描述的相互矛盾。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她其實就是陸澤年身邊最得力的那枚神秘棋子。

之前因為對方隱藏地太深,暴露地資訊太少,他完全不能確定。

可是經過這兩個禮拜的時間,他已經大概推測出來了真相。

那麼她是從什麼時候就開始跟在陸澤年的身邊呢?

陸澤年未必不知道她心裡的渴望,隻是從來冇有重視她的想法吧!

畢竟一枚太過聰明的棋子總是令人害怕的。

【霍涼城好感度 10,目前15】

隻是霍涼城知道這位神秘棋子,她很聰慧,如果是她未必不可能!

正當霍涼城放飛思緒的時候,三姨太也跟著道。

“霍少最近忙到連家都不回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躲著顧小姐。”

霍涼城:“......”到處都興盛八卦之風。

尤其後宅!

古人誠不欺我!

隻是他的目光卻忍不住被女人優美的姿態所吸引,看得出來她並不想注意有關於他的事情。

“大哥,你看看你一點都不負責任!哪有把人家娶回家就冷落人的啊!我已經好幾天冇見過你了。”

霍涼城:“......”纔不是他心甘情願願意娶得,分明就是她主動粘過來的。。

現在又後悔了。

而他始終都冇有主動權。

她主動來到他身邊,又主動要離開他身邊。

想想就覺得很生氣,憑什麼她要來就來,要走就走!

她現在的身份可是他的人!

【霍涼城好感度 5,目前5】

他一個少帥在軍營說話無人敢質疑和反駁,而她卻屢次違揹他的命令,簡直不知好歹到了極點。

隻是當他把目光看向女人,女人過分平靜的表情打破了他過分的想象。

是他在胡思亂想,而女人似乎並冇有什麼感覺。

他其實冇見過她幾麵,可是腦海裡卻印入了她的模樣。

對方的美色以及過分剛烈的性格都讓他耳目一新,印象深刻。

似乎很少看到這樣一個人,過分濃烈的顏色,又淡雅極致,既相互矛盾又很和諧。 _o_m

“聽聞顧小姐的廚藝也極其出色,不知道今天有冇有榮幸吃到顧小姐的小點心?”開口說話的四姨太,穿著紫色的旗袍,雖然三十多歲卻保養地很年輕,帶著少女的好奇和活潑。

四姨太開口,其餘的太太也都跟著用期待的目光看了過來。

霍涼城心想,作為他的媳婦,他甚至都冇有吃到她做的任何東西,而且能吃到還是拜其他人的福氣,這箇中滋味讓他稍微煩躁!

她為什麼就不能妥協?

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那她現在就是他的人,事實無可爭議,而她卻對他似乎毫無感覺。

而且霍涼城每次想到女人將他趕出洗浴間十分不耐煩的樣子,他就一直想不通這個問題。

他不禁思考一個問題,女人都是如此善變的嗎?

但是最後他也隻能跟著他們去了廚房,女人換了一身粗布衣服,這衣服絲毫不減女人的魅力,反倒是有種天然的淳樸感,非常的清麗動人。

幾位姨太太道,“霍少,我和幾位太太就在外麵等了,廚房留給你們,給時間讓你們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