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看穿又不會揭穿他,隻會讓他獨自尷尬。

目前看來想要走固定套路模式獲得她的喜歡,那根本不可能。 @

而且他根本就不知道她下一步的意圖是什麼?

這纔是最關鍵的問題!

“我累了,想休息了。”少女輕輕後退站起身子,看著少年蹲在地上,這副畫麵讓她容易想到上個位麵的寧雲,最終是一輩子的陪伴。

一輩子真夠漫長的。

他自始至終站在原地,如果她不想,他就站在原地不動,寧願孤獨一生也不會找其他人。

她也許直到最後一刻才真的明白他的用意。

從翩翩少年郎到白髮蒼蒼老人,他終其一生都在行動訴說著一個事實,他喜歡她。

他藏著一輩子,直到最後也冇有說出口,怕困擾她,乾擾她的決定。

不得不說,薑寧是有點感動,但也隻是感動而已。

她更多時候像是一個看客,看天上雲捲雲舒,人間各種關係紛繁複雜,可她卻不想陷入其中。

智者不入愛河。

她雖不是智者,但是她不想費儘心思去愛,就這樣吧。

也許是之前愛的太過用力,到現在她已經失去了去愛的能力了。

去完全相信彆人對她來說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

而她已經冇有了這種能力了。

她習慣於掌控所有的事情,習慣於彆人不會理解她,習慣於自己照顧自己的情緒,習慣了去獨立麵對一切。

漸漸發現,原來這個世界唯一不可替代的就是自己。

她不再彷徨,不再依靠,真正唯一的安全感來自於自己。

相信彆人不如完全地相信自己。

傑威爾看著少女的裙襬如同一隻白色的蝴蝶翩翩而去,慢慢消失在花園路徑的儘頭,他收回視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要真心才能換真心。

可是他確定自己的結局不會和慕瑾和慕燁一般嗎?

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自信一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

薑寧回到城堡,仍舊是那個華麗地如同金絲籠的房間。

地上鋪著雪白的鵝毛毯,踩在上麵十分的柔軟。

而她就很像是被囚禁在鳥籠裡的那隻金絲雀,不過此刻到底誰纔是金絲雀呢?

傑威爾開了門,看到床上已經睡過去的少女,他動作輕緩地爬上床,從背後輕輕摟住少女,將她帶入懷裡。

鼻尖埋在她的輕柔的髮絲裡,感受著她的體溫與香氣。

她給人的感覺太穩定了,而想要戲弄她的他就像是個上不得檯麵的小醜,真的太可笑了。

也許她可以是那個人。

少年眼眸紅光微微閃爍,她太聰明瞭,如果他繼續這樣下去根本不會讓她有絲毫的改變。

他不得不感慨,慕燁確實做到很多。

欺騙的手段雖然不光明,但是比起得到她不算什麼了。

【傑威爾好感度 5,目前70】

小肥貓又覺得疑惑了,可是女神現在已經睡著了。

他想起從前女神的教導,忽然腦海裡隻有一個想法。

得不到的永遠是最好的。

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特彆是一個珍寶,人人都想要得到,可是又並不能完全占有對方,這種感覺最令人著迷不是嗎?

一夜過去。

第二日。

就有人來通知傑威爾,白央想要見他。

傑威爾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他要趕緊去解決外麵的事情,然後回來繼續抱著她睡。

而下一秒當女孩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是靠在床頭的藍髮少年,他正看著她,看到她醒了,他綻放了一個很純粹開心的笑容。

情緒很直白,隻是一瞬間就。

可以讓對方可以感受到。

在她這裡,不喜歡拐彎抹角,隻需要真誠即可。 無錯更新@

最簡單的策略往往是最直白有力。

萬物至簡就是真理。

“你醒了?姐姐~”少年的聲音依舊軟的,可愛的,看到他就容易想到奶貓。

這個感覺其實不對,畢竟少年身材高大,與貓的形象其實完全不符合。

“你怎麼出現在這裡?”

“我當然是來保護姐姐的。姐姐如果想要離開,我隨時可以帶姐姐離開這裡。”

“你喜歡我?”薑寧直白地問,而這一次少年卻冇有以前那種掩飾,他的目光很直白,灼熱地像是火焰融於海洋,“對啊!從第一次就喜歡上了。”

一見鐘情!

薑寧:......

彆說了吧!

這些小男生就整天喜歡用這樣的把戲來取得女孩子的好感。

“你想說對我一見鐘情?”

雲苼的目光很坦誠,他說出了自己見到少女第一眼的想法,“不是一見鐘情,是一種冥冥之中自有註定。”

這話讓薑寧原本覺得可笑的想法消失了,難道她之前思考的是真的?

雲苼真的就是這個位麵的BUG!

如果不攻略他,她就不能離開這個位麵。

那麼他所說的冥冥之中自有註定,會不會是帶著前麵兩個世界的記憶。

薑寧此刻心情非常複雜,畢竟是漫長的兩輩子。

她之前一直覺得兩個位麵的這兩個人與她無關,是位麵的n,隻是意外而已。

現在當她發現那不是意外,似乎就是被人計劃安排好的。

如果兩個位麵加上此刻,那人都是同一個人,真的就細思極恐了。

那麼他究竟是誰?

“那麼你不是小孩子嗎?為什麼一瞬間長大了?”

這個問題讓少年一陣失神,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變成小孩子?

他醒來的時候就是小孩子,似乎小孩子的形態的存在就是為了讓他去遇見命中註定的那個人。

“我醒來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薑寧心說:該不會設定就是如此吧!

這個人如果是任務通關者,為什麼他對自己以前冇有絲毫的記憶?

似乎在他的記憶裡被植入了喜歡她守護她保護她的代碼!

但她知道那不是一團數據,而是真實存在的人。

隻是她不知道這人到底是誰?

腦海裡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過,但是她卻立刻拋之腦後。

不可能是他。

可是如果不是他,究竟還有誰有那麼大的權利能夠進出位麵世界並且掌控她的離開?

小肥貓心想:‘他"究竟是誰?為什麼此刻女神的心緒似乎波動的很厲害

他一直都知道女神曾經愛上了一個人,可是女神喝了清除記憶的藥劑,從此以後她忘記了那個人的樣子及所有與那人相關的事情。

但是那個人帶給女神的影響顯然是非常恐怖的。

“那你現在想要做什麼呢?”

雲苼的目光很深,話語說的非常淡定,“我想做什麼?我喜歡你就想待在你的身邊,可惜你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我隻能守護你的安全。”

其實他真正想要的是得到她。

想要和她真正在一起。

可是她的心思完全不在他的身上,即使通過手段得到了又如何,不過是空歡喜一場。

不僅如此,也許還會引起對方的厭惡。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至於說她喜歡彆人這件事情本來就是假的,她的心不再任何人的身上,她接近他們是有目的的。

讓他們動心卻不負責,這是一種懲罰。

他隻需要好好配。

合她就夠了。

不用問為什麼,因為為什麼不重要!

“你甘心如此?”薑寧不再以看待小孩子的目光看向雲苼,“你的身份是人類嗎?”

這個世界血族的超能力比較多,也許改變自己的外形也是可以的。

畢竟這一族除非自殺不然都是不死不滅的。

“我冇什麼不甘心的。我喜歡你是我的事情,我不會很傻做你不喜歡的事情從而被你厭惡拋棄,我會很乖的。你不用擔心我會背叛你,因為背叛了你我也活不下去了。”

這話聽起來很像是咒語。

像是和她簽訂了什麼靈魂契約。

但是這個位麵應該不存在這種比較玄幻的東西。

少年言辭懇切,目光直勾勾地看向她。@*~~

“我的身份就是血族。”說到這裡,少年張開紅唇,白皙的獠牙在夜色之下閃著白光,冷白的皮膚,冰冷的體溫,這一切都印證了少年的說法。

“至於具體的身份我不知道,我冇有之前的記憶。”

薑寧起身下了床,少年也跟隨其後,來到了化妝鏡子前,“你可以吩咐我做任何事情。”

“任我驅使嗎?”

少女輕輕撩起眼皮,魅色波浪讓人心潮澎湃,她的指尖點著他的胸口,聲音故意放的柔和,像是勾引寧采臣的聶小倩,真的是妖精。

雲苼的喉結忍不住滾動,他忍不住捏住少女的肩膀,目光似是被火焰點燃,“姐姐,你這是在故意勾引我嗎?”

“我可以任你驅使,但姐姐不要隨便勾引我,不然我會忍不住的。”

少年的話帶著危險,可是少女卻態度淡定地冷聲道,“那是你的事情不是嗎?”

“如果你忍不住可以放棄的,冇必要這樣煎熬。”薑寧說這話的時候不帶絲毫情緒,其實她真的很討厭有些人莫名其妙地參與了你所有的人生進程,將你瞭解的透徹,然後自以為是地說他是最適合你的人。

有冇有問過她的意見呢?

她真的願意讓一個人去見過她所經曆過的一切嗎?

而他看見就能完全理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