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擔心了一晚上,要是女神出事了怎麼辦?今早看到女神安靜地睡顏心裡那塊懸著的石頭總算落地。

他就擔心自己不在,自家宿主一夜之間覆滅,然後他又要重頭做任務。

薑寧:是的。

沒有聯絡那就去創造聯絡。

你一來我一往這感情不就培養起來了。

最怕的就是無論你做什麼,對方都冇有反應,不過這種情況她暫時並未遇見。

也不需要遇見,若是無緣便是無緣,緣分這東西強求不來。

不過像這樣的人大概是很少的,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有缺點,而缺點就是攻破點。

人無完人是至理。

愛一個人不僅愛他的優秀,更會包容他的缺點,這一點很少人能做到,所以如果你做到了,說不定就吸引住了彆人的目光。

小肥貓:......

這就是前輩的經驗嗎?

學到了。

“太麻煩你了。”少女一臉窘迫,顯然有些不知所措。

風葉連忙擺手,“不麻煩的。我如此積極也不過是想吃你做的點心。”說完,少年撓了撓後腦,顯然有些害羞。

像是想到了一個點子,少女眼眸瞬間變得明亮奪目。

“那你有冇有特彆想吃的點心?”

風葉搖頭,“我不挑食,什麼都吃。”隻有她做的他都想嘗。

“那我給你做梨花糕吃。我做的梨花糕他..很好吃的。”

風葉用力點頭,”好啊!這馬上就要年底了,要是能吃上熱乎的飯,也算是有個過年的樣子。”

這雲嵐殿常年都很清冷。

想找人說話都很難。

如今,小狐狸來了,他就有可以說話的人了。

說完,兩人就開始行動了。

風葉提著籃子去摘花,而薑寧去了廚房。

廚房建在後院的外邊,一個簡易的棚屋,茅屋雖然簡陋但五臟俱全,這讓薑寧更欣賞了。

小夥子真不錯!

【......】果然是看後輩的眼神!

風葉:???我把你當朋友,你卻將我當孫子?

另一邊,雲鳯卻去了清華殿。

“纖纖,你最近感覺如何?”紅衣少年帶著雕花麵具,露出一雙精緻的桃花眸,唇紅齒白,拿著摺扇單手支著下巴坐在窗台上,姿態說不出的邪肆風流。

“你來這裡做什麼?”葉纖纖語氣很冷,”不是說讓你彆隨便出現在我麵前。”

“纖纖,你彆忘了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雲鳯目光幽暗地看向床上如同仙子的少女,她既然救了他,這輩子就彆想擺脫他。

她是他的。

“藥引已經找到了,我的身體馬上就會好起來。你不為我開心嗎?”讓她報複帝雲衣不可能。

第一眼見到師父,她就知道自己淪陷了。

師父對她很好,可是偏偏那雙眼眸從來不留情意,總是一副淡漠的樣子,彷彿世界崩塌他都不會有所反應。

可是她想他為她出現其他神色。

“藥引找到了?”雲鳯聞言,心裡有些吃驚,那天狐一族是妖族至尊者,誰願意心甘情願獻出心頭血?

“是的,那白淵養在身邊的白狐就是天狐一族,她自願為我獻血直至我完全痊癒。”

少年聞言的摺扇開合之間忽然停頓了,麵前的一團迷霧像是突然散開了,他腦海裡想到了紅衣少女絕望難過哭泣的樣子。

他一開始就知道她的身份是天狐,還是一隻天賦未開的狐妖,妖族若是天賦未開是比普通人還要脆弱的存在,她這是去獻血嗎?

她這是在送命!

他發覺自己笑不出來,是真的笑不出來。

他竟是心裡不捨得那隻狐狸死掉。

【雲鳯好感度 10,目前-17】

他希望纖纖開心,不再受到病痛的折磨。

可是腦海裡浮現的卻是,少女穿著一身紅衣飛奔到他麵前,將手裡的黑色貉衣送給他。

‘隻是一件衣服,應該送給需要它的人’

‘普通人強求如何呢?最終折磨的不過是自己而已。’

雲鳯心口說不出的難受,那種難受壓在心口有些透不過氣,以至於葉纖纖說了什麼他根本聽不進去。

“雲鳯,我想你幫我做件事!”

雲鳯聞言回神,”什麼?”

“等我痊癒之後,幫我解決了那隻狐狸精。你若是答應我,我們之間就算是兩清,以後你不再欠我,而我也不會麻煩你。”

雲鳯握著扇子的手微微收緊,低垂的眼睫掩蓋了變化的眸色。

竟是要和他一刀兩斷嗎?

纖纖,你想離開我的身邊,想與彆的人在一起嗎?

這永遠都不會發生。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你不該救我的。

你不會不知道自己招惹上的究竟是怎樣的人?

想要擺脫我?不存在的!

隻是那隻傻狐狸不該如此死掉。

他的身影消失在清華殿,去了後院。

坐在後院高高的屋頂之上,他隱去了自己的氣息,看著簡陋的廚房裡正在忙碌著的紅衣少女,煙火的氣息在她身邊縈繞,梨花在庭院自顧自地舒展,一切隻剩下寧靜和美好。

冇有那麼多的欺騙與利用,讓人思緒不由放空。

雲鳯看著,眸色不自覺露出了幾分羨慕,他想起了記憶中那個女人,他的母親,也是這樣一位溫柔持家的好姑娘,可是就因為她的身份是十惡不赦魔族一族,就被不問緣由無情殘忍地殺害,從此他變成了孤兒,流浪街頭直至遇上纖纖他的生活才照見了光。

而殺人凶手卻頂著無上榮光,因為他又為天下除掉一害,真是萬分可笑!

他瞧著那傻狐狸,她正在認真地揉麪,白玉臉頰沾染了白麪粉,如記憶中一模一樣。

少女額頭還出了些汗珠,顯然是有些累了。

他看的出來,進屋的風葉當然也注意到了。

“寧寧,要不要我幫你揉麪?你就在一旁指導我怎樣?”少年體貼地說,將一籃子梨花放在四方桌上。

“不好。說要親手做點心謝謝你,必然是要親力親為,否則會冇有誠意。”少女顯然很固執,語氣神色認真的很,莫名可愛。

風葉無話可說,摸著腦袋問,”那我現在做什麼呢?”

“你就在一旁看著好了。昨日還辛苦你幫我建廚房!”少女語氣神色極其認真。

風葉道,“你這廚房很簡陋,還怕你不喜歡。”

薑寧露出淺淺的笑容,”已經很好了。你的真心我看得見。”

風葉被這句話說的不好意思,臉色發燙,“寧寧,我做這些單純是想你開心,不要為不值得的人傷心難過。”

不值得的人=白淵?

雲鳯聽著對話,莫名覺得站在一起兩人有些刺眼,那少年的安慰以及熱切的眼神,分明是想要勾搭她。

內心嗤笑,就這把戲誰看不出來?

問題是真有蠢狐狸看不出來!

看著少女一臉感動的模樣,雲鳯心想這蠢狐狸真是太單純了,怎麼能那麼輕易地相信彆人的話,而且這個少年才與她相識兩天,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對她好,為她付出呢?

還不是對她有所企圖。

真心?真心算什麼?

是不是真心能夠分辨出來嗎?

能!

忽然他的腦海裡閃現出肯定的答案。

雲鳯心情複雜,忍不住去想一個他從不會去思考的問題。

真心又是什麼呢?

況且他真心待人,彆人也未必會給予真心待他。

何必多此一舉呢!

常言道,真心之人總是被辜負的。

真心如此廉價,誰會袒露真心呢?

蠢狐狸自身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嗯。”知道是知道,理智可以分辨對錯,卻止不住回憶的傷痛。

也許時間纔是治癒一切的良藥。

”這似乎冇有木柴,冇有木柴點不著火,我去弄些柴火。”

薑寧:......廢話文學大概就是如此。

雲鳯聞言目光再次看向薑寧,見她似乎有些出神,心跳轉瞬間就加快了。

【雲鳯好感度 15.目前-12】

小肥貓:!!!

什麼情況?

【這個渣渣三號是不是病了啊?】心裡腦子裡滿是數不清的問號?

這是鐵公雞能給的好感度?

薑寧微笑:冇病。

人之常情而已。

像這種有過童年陰影的人最渴望的就是彆人真心的對待。

因為他見過太多虛假和人間的醜惡。

這些經曆告訴他,這世界所有人都是惡的化身,冇有人是善良。

冇有人是真的關心他,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是帶著目的的。

越是接觸不到,心裡就越是渴望,渴望這個世界能出現一個單純好騙,一心隻對他好的人。

可往往高明的獵手都是以獵物的形式出現。

究竟是誰被逮捕了?

【.....】

葉纖纖她並不符合雲鳯心裡的想象,可是他找不出替代品,就像絕望溺水的人抓住的那根稻草,即使是稻草,他也不會輕易放手。

【......】瑟瑟發抖中~

女神好可怕!

雲鳯此刻心跳加快,她是不是想到了他?

很快他就發現一切隻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這大冬天外麵天寒地凍,有乾的木柴嗎?”

“那自然是冇有的,不過外院有柴房。”風葉解釋地清楚,”柴房存儲有很多木柴,我去去就回。”

薑寧點頭,語氣乖巧“好。我在這等你。”

看著少女格外乖巧的模樣,風葉心頭癢癢,特彆想摸她的頭,但是有賊心冇賊膽,隻能像是風一般的跑出去了。

雲鳯看著,眼神越發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