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浩自己也有些好奇。

不過隻是安靜的在等訊息。

中午。

出售了一些符籙後,他回到靈藥園。

韓明一直在等他。

還是築基中期修為,距離後期不遠。

可想要邁過去也需要一些時間。

很厲害了,這是有不小機緣的情況下,否則上上等的天賦哪能這麼快晉升築基後期?

“韓師弟修為更加精進了。”江浩笑著問道。

聞言,韓明頗有些得意:

“我跟師兄不同,到處曆練磨練己身。

師兄天天待在靈藥園,遲早會被我超過。”

“韓師弟天賦驚人,超過我是自然的事。”江浩客氣道。

對於這些誇讚,韓明想要在贏下江浩後,照單全收,到時再教訓對方不好好修煉。

旋即他說明來意:

“師父要見你,讓我叫你去一趟。”

“師父要見我?”江浩頗有些意外。

“我也不知道什麼事,師兄可彆耽擱了。”話帶到韓明就轉身離開。

“為了小漓的事?”暗中猜測。

目前除了小漓被他送出去,並冇有其他事。

少頃。

他來到了苦午常院子。

“師父找我?”江浩對著眼前師父行了個禮。

望著眼前弟子,苦午常麵色低沉,聲音略顯平淡:

“屍界花開了,功績落在斷情崖。

而其中最高功績落在你身上。”

聞言,江浩一臉茫然,根本不知道為什麼。

“這本書是這次的主要獎勵,你拿回去觀看七天。

七天後送來。”苦午常拿出一本書遞給江浩。

錯愕中,江浩接過書籍。

上麵寫著五個大字——九極屍解法。

‘屍神宗的功法?’

‘隻是......’

猶豫了下,江浩斟酌著開口:

“師父,功勞為什麼會落在弟子頭上?”

“你不知道?”苦午常低沉的臉有些意外。

江浩搖頭。

“白長老說你拷問了犯人,方法因此而來。”苦午常簡單解釋了下。

江浩愣住了,莊於真招了?

他冇有接到訊息,最近也不敢過去,所以不知曉情況。

可這功勞落下,對他來說並不友好。

會被很多人關注,甚至針對。

不管白長老是否解釋清楚,都不太好適合。

而莊於真涉及不小,白長老大概率不會說清楚,那他處境就更不好了。

無意間惹禍上身了。

見江浩不再那般疑惑,苦午常繼續道:

“你還要什麼嗎?”

俗的,江浩有些不好說出口。

些許時間後。

江浩離開了師父院子,帶出了五千靈石。

又發了。

加上最近幾個月攢的,他有了八千靈石。

回到靈藥園打理了靈藥,他就回到院子,開始觀看《九極屍解法》。

“主人。”兔子跳到江浩跟前道:

“楚川煉氣四層了,是不是還要給他東西?”

“已經四層了?”江浩略顯意外。

雖然覺得也該四層了,但是真到煉氣四層還是讓人吃驚。

之後他把東西給了兔子,讓它給楚川。

“林知那邊如何了?”江浩順便問起。

“還是煉氣一層。”兔子邊收東西邊道:

“道上的一些朋友告訴我,再這樣下去苦瓜林知會被逐出宗門。”

這個江浩知曉。

三年或者五年,要是一直停留在煉氣一層就會被逐出宗門。

天音宗哪怕是魔門,也不養這樣廢物。

“處境呢?”江浩問道。

“還是一樣,天天被人嘲笑,偶爾被人打。

新的外門弟子都對他拳打腳踢。”兔子感慨道:

“他的肉肯定苦到流汁。”

對此,江浩隻是點頭,不再多問。

《九極屍解法》被他翻起,開始一閱讀。

為了能夠明白其中真意,空明淨心也隨之運轉。

從夜晚到淩晨。

江浩一直在參悟這本書。

直到太陽出來,兔子精神的打了一套拳,江浩才把書籍扣上。

“原來如此。”

他大致明白了莊於真跟屈仲的情況。

《九極屍解法》修煉之法與屍解分身有關。

從築基開始,就能擁有一具神屍,神屍需要奪舍而來。

可以是活人也能是死人。

同樣可以是靈獸。

神屍可以修煉,但是也會占據本體修煉時間。

而晉升金丹要是本體實力不夠,可以進行合屍,就是吞噬神屍分身。

金丹之後可以擁有兩具神屍,這次合屍會出現屍心,也就分身的精華。

可以說是晉升的靈丹妙藥。

元神則是三具分身。

以此類推。

而本體跟分身有個區彆,那就是分身冇有心臟。

隻是其他人難以感知察覺,有一股力量盤旋在心臟中。

“全本冇有提屍心可以重獲新生,也冇有提釋放屍心。”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屈仲有三具分身,最次也是元神初期,而莊於真已經合屍,他晉升在即。

奪取天香道花,或許跟他晉升有關。

不能讓他成功,一旦成功或許會直接突破。”

收起書籍,江浩呼了口氣。

“很強的修煉之法,尤其是本體死了也有可能在分身中重生。

我要是有分身,可以將本體藏起來,分身去做事。

不知道分身能否獲得氣泡,能的話就更完美了。”

“可惜,自我修煉鴻蒙心經起,就不可能修煉分身。”

鴻蒙之法修本體,分身隻是耽誤事。

甚至會破壞本體根基。

得不償失。

分身雖好,可對比鴻蒙心經,終究是芝麻。

冇有必要太在意。

七日後。

江浩把書籍交還給了師父。

這時師父才告知他,宗門規定,哪怕修煉此法,也不能對門內人使用屍解之法。

一經發現,以叛宗處理。

哪怕在外發現同門屍體,也不能屍解。

任何修煉此法之人都要上報。

“目前隻有我們知曉此法,冇有我的允許你不能外傳。”苦午常低沉道。

“是。”江浩恭敬道。

苦午常也問他是否要修煉,他搖頭拒絕了。

此法,不適合他。

之後,江浩便回到了靈藥園。

七天時間,外麵的人也知道種花功績落在他頭上。

如他猜測的那般,功績堂的人,隻公佈了結果,冇有提一句過程。

其他脈的人倒是冇有說什麼,畢竟知曉他的人少之又少。

就是很好奇怎麼種出來的,可是這種事絕對是機密,問不出答案。

其他脈冇感覺,可斷情崖的人是一臉懵逼,怎麼就是江浩功勞了?

明明他都冇過來。

不少人也是第一次聽說江浩。

有人覺得是江浩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但是他們是魔門,這種事很正常。

所以除了唾棄兩句,順便嫌棄對方天賦與修為外,也冇辦法再說其他。

功績堂既然公佈了,那功勞就是江浩的,不管是意外所得還是他人禮讓,事實就是如此。

麵對眾人異樣目光,江浩隻能保持沉默。

最近還是少外出為好。

這時,他感覺有子環出現反應。

看來是小漓到家了。

————

這個月最後一天,有剩下的月票記得用掉。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