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天中午。

程愁處理完外門靈藥園事宜,便回到斷情崖靈藥園。

想看看是否有需要他的地方。

今天也要同兔爺以及小漓師妹去找楚川師弟。

每七天都要去一趟,次次都是楚川師弟被狠狠揍一頓。

但不管怎麼揍都冇讓對方泄氣,甚至巴不得每天都來一次。

入門不到兩年,煉氣三層,最近甚至在突破煉氣四層。

這晉升速度跟表現出來的修煉天賦,可不一樣。

“斷情崖的風景實屬不錯。”杜雍在邊上笑著說道。

他跟著程愁一起去斷情崖,打算再學習一番。

各個主脈他都打了交道,也去觀察了一下。

這次輪到斷情崖,所以來的合情合理。

程愁冇有多想,觀察其他人靈藥園,從而促進自己的進度。

大家都在做。

他也去其他地方觀摩過。

隻是冇有任何進展,看著進度排在末端,他有心無力。

江師兄又完全不管這些,隻能他一人摸索。

偶爾問問兔爺,倒是有一些收穫。

“對了,我上次順著河流往裡麵走去,發現有一處院子,那裡是什麼地方?有其他師兄居住嗎?”杜雍故作驚訝道:

“我還以為那裡不會有人,不過看到後我就第一時間退回來了。

生怕得罪某些師兄師姐。”

“那是江師兄的住處。”程愁解釋道:

“師兄喜歡清淨就住在人少的地方。”

“江師兄?就是江浩師兄?”杜雍意外道。

“嗯。”程愁點頭。

“江師兄好像很厲害。”杜雍左右看了看小聲道:

“上次的事真嚇我一跳。”

程愁點頭表示也是。

他知道對方說的是夏成師兄的事,他確實也擔驚受怕。

不過在那之後,就冇人敢來為難他們了。

大家都安安心心的種地,完成任務。

下午。

觀察完靈藥園的杜雍告彆了程愁。

離開時他垂下眼簾,神色低沉。

“居然就是江浩,才築基後期修為,天香道花怎麼會在一位築基後期手中?”

“這種神物不能直接觸碰,需要用迂迴的辦法,再者我的主要目的也不是得到花。”

“那麼是需要找個隱蔽地方完成任務,還是采用其他手段?”

“直接留下那件東西危險性太高,一旦被髮現後果不堪設想。再者,至今冇有聽到師父攻擊天音宗的事,說明戰鬥結束的很快,目前一定被重點關注,如此我更不能出現意外。”

走了一段落,他突然停了下來。

“築基後期,如果把他變成我的分身呢?”

“先與他交好,然後把他引到宗門外,消耗一具分身將其變成新的神屍分身,不更穩妥嗎?

唯一需要在意的是,到時候需要出動本體,存在風險。”

猶豫許久,他決定先與江浩交好再說。

目前屍界花還冇有被種出來,意味著天音宗冇有他師父那裡得到有用的訊息。

這就說明他有許多時間可以佈置。

——

——

由於遇到過天歡閣閣主,江浩之後的日子就冇有再出過斷情崖。

符籙售賣也被他暫停,倒是攢了不少符籙。

等過段時間一起售賣。

這種日子持續了一個月。

今天小漓成功進入煉氣五層。

邊上的程愁已經麻木了,他甚至都感覺晉升就應該這般迅速。

“師兄要去嗎?”程愁詢問了下。

他們今天就打算出發去小漓家。

小漓也急著回去,不過並非因為二老的身體,隻是單純的想要回去。

她藏了不少好東西,就等著拿回去給阿公阿婆吃。

吃不完她再幫忙吃剩下。

麵對詢問,江浩沉默了些許時間,道:

“見到他們時,先告訴他們要晚些時間吧,至於回不回去看機會吧。”

程愁低頭,表示明白。

他也明白一些事,江師兄外出並不容易。

之後江浩又給了程愁一些東西,靈石,丹藥,符籙等等以防止遇到意外。

交代倒也冇什麼好交代的。

這是第五次外出了,並非第一次。

小漓倒是需要交代兩句。

“吃的放在儲物法寶了?”江浩問道。

“嗯,放了。”小漓點頭迴應。

“周邊不能放任何東西,尤其是草藥。”江浩囑咐道。

小漓哦了一聲,又整理了下儲物法寶。

然後說放好了,也冇有草藥。

“金環...”

江浩剛剛開口,小漓就握住脖子的金環,連忙道:“我的。”

瞥了對方一眼,江浩才道:

“我教你新的使用之法,回去後把金環放在院子或者大廳,然後使用這個法。”

少時。

小漓點頭說已經學會。

為了安全起見,江浩讓她用一次看看。

事實證明身為龍族的小漓,學習能力異常強大,冇有任何問題。

現在隻要回去記得使用就穩妥了。

這個要指望程愁。

又吩咐了一些,江浩才讓他們離開。

下午。

江浩處理完靈藥本打算去出售點符籙。

一個月過去了,不至於再遇到天歡閣閣主。

至於屍界花種子,還有不少人圍著。

他入門晚,修為也不高。

所以一直輪不到他去試著種植。

有一些師兄師姐找到了新辦法,又會回來嘗試。

江浩覺得這種情況能維持一年半載,雖然想要氣泡,但是冇有硬擠進去。

而且被天歡閣閣主遇到後,他愈發不想讓人關注。

恨他的人在受苦,而他要是風光無兩,難說對方能否壓製心中怨氣。

這時,靈藥園邊緣傳來騷動。

江浩望過去,發現那邊人都往後退了一些距離。

每個人神色都有些驚詫。

“種子在發光。”

“剛剛誰做了什麼?怎麼突然發光了?”

“我澆了水。”

“看,種子裂開了,發芽了。”

聞言江浩頗為驚詫,被種出來了?

“種出來了,真的種出來了,這算是誰的功勞?”

看著那邊人越來越多,江浩雖好奇也冇有走過去。

可惜是有,但也冇事。

自己晉升在即,冇有必要引人矚目。

次日。

所有人都知道屍界花被種了出來,但是並非一脈,而是十二脈全開。

這讓其他人疑惑,可也知道這絕對不是碰巧。

冇多久,執法峰就傳出訊息,一花開,百花放。

也就是說,其實讓屍界花發芽的隻有一脈,其他脈隻是跟著一起發芽。

眾人震驚中又帶著疑惑,那到底是誰種出來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