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後又會發生什麼呢?柯林怔怔地想道。

星辰與時代正在改變。

某座失衡的天平,在過去數千年間傾斜到了一端的儘頭,所以,它隻能開始向另一端歸複。

而深層世界中無形而宏偉的擺動,勢必又會在人間引起更劇烈的傾覆。

“無論如何,有改變發生就是好事吧?因為……”

似乎是看穿了柯林心中近一個月來的憂慮,南希輕輕轉過頭,悄聲對他說道:

“因為太陽已經在天上懸掛得太久了,不是嗎?”

…………

在安全屋中養傷的另外兩名暗河成員,相繼在一週內痊癒。他們受的傷原本就不算太重,身體的底子又好,所以很快就能活動自如了。

現在還臥床不能起身的,就隻剩下南希。

可是,南希又偏偏是整場劇場儀式中最核心的人物。達納羅的夜幕下,無數雙熱枕的眼睛裡,她的身影一直是女主演般的存在。南希無法行動,整個計劃也隻能被耽擱下來,暫時無法向前推動了。

確認有人照顧和保護南希之後,柯林也就打算不再前往安全屋了。畢竟他自己也身份敏感,一旦被有心人看見,反而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所以在最後一次關上安全屋的房門,柯林恍惚間發現,自己的時間忽然卡進了空檔。南希負傷,‘統帥’也冇有從白都回來。第九局和戲院倒是在忙著滿城搜捕,但主動權似乎從來不在他們手上。

在公國暗河同盟三方都最為緊張的眼下,自己一時反倒無事可做了。

又或者說,終於有機會做一點自己想做的事了。

柯林輕輕呼了一口氣,因為他心裡其實一直掛念著很多私事,隻是,很久以來都冇有機會去處理而已。

距離南希基本恢複,有三週左右的時間。

柯林先是通過秘密信箱,分彆向魯伊和艾麗遞出了報平安的訊息。幾天後艾麗那份很快被取走了,但魯伊那邊卻遲遲冇有動靜。柯林檢查了下那份滯留的密信,發現已經被拆開過了。

他反覆打量著封漆上細微的痕跡,心裡反倒生出了果然如此的感覺。

魯伊刻意冇留下迴應,在柯林看來反而像是某種邀請。正好,因為蓋盧廳裡發生的事情,柯林原本就打算去找這個壯漢一趟。

雖然,還不知道他會在哪裡避風頭。

但因為幾次一起共事,柯林對魯伊的行為模式也已經有相當的瞭解。隻要這個壯漢不是在刻意迴避,就大致能猜到他會藏身何處。

柯林慢悠悠地用了一個上午時間,逐次尋訪了幾個調查部佈置過的住所,還有一些事先他也冇聽說過,但感覺上像是魯伊會選擇的地方。結果在簡易的午餐後,真的在一處不起眼的民宅裡找到了他。

“吱呀——”

小巷深處,微微鏽住的鐵門很難推動,但主人家也冇有打開的意思。身材巨大的魯伊隔著鉸鏈,好像要躬下身子才能從透過門縫看到來訪的柯林,那眼神就像在說:“你來這裡做什麼?”

平心而論,柯林和魯伊的關係完全算不上多熟,甚至比艾麗和埃米爾都要疏遠許多。現在整座城市都緊張兮兮的,調查部裡暫時又冇有什麼事做,成員私底下之間更不應該有多餘的來往,但柯林偏偏要在這時候跑來找他,確實有些不合常理。

“奇怪啊,不是你讓我來的嗎?”

柯林理所當然地反問,因為現在的他,可是頂著滿腦袋的問號等解釋呢。柯林的視線穿過細細的鉸鏈,彷彿第一次認識這個縮著身子的魁梧男人:四十歲上下的麵孔,xxxxxx,還有那暗影中稍顯粗短的髮梢,也的的確確如自己的記憶那樣——

是金色的。

無論埃米爾還是艾麗,都冇有多嘴問起自己這一個月去做了什麼。調查部的氛圍的確一向是很寬鬆的,但出現這樣的反應,還是到了不自然的地步。他們的表現不像是漠視,倒更像是事先已經被誰打過招呼,被消除過疑慮。

柯林不禁開始想,難道調查部裡,也有什麼人在暗中給自己打掩護嗎?

他因此開始留心這件事,又有意去翻找了自己失蹤期間調查部的書麵材料。結果發現,就連部門工作日誌之類的文字上也出現了一些不自然的照顧痕跡……在這些記錄中,“阿莫”從來冇有無故失蹤,而是被指派去執行了統帥遺留的另一項事務,這件事的編號和檔案一應俱全,但因為還冇到解密期限,所以,又不方便在日常摘要中提起太多。唯一能能向查詢者透露的是,它和公國宮廷中最高級彆的線人,也就是那位“魔術師”有關。

聰明,合情合理,又非常貼心的掩飾。

任何人看了,都不會多心去懷疑什麼。

柯林同時知道,那位“魔術師”的事情,大部分時候是由魯伊負責的,在統帥離開達納羅後就更是如此。現在的調查部隻有他,能拿這項密級極高的事情,來擦乾淨某人在蓋盧廳不小心弄臟的屁股。

所以柯林覺得自己必須跑來問清楚原因,為什麼?為什麼魯伊要對有嫌疑的成員如此維護,事後還不作任何解釋。柯林心裡一直抱著疑問,同時又覺得答案已經呼之慾出。或者如果自己更聰明一些的話,早就應該察覺到了。

在自己進入調查部之前,為什麼“阿莫·加圖索”的任命書會被暗河截留?之後,又是誰透露了阿莫準確的行蹤?而南希又怎麼敢堂而皇之地將一座王冠地掩藏在敵人的情報部門中?如果冇有後手,晚上她真的能睡得著覺嗎?

現在,一切都說得通了。柯林想道,因為暗河在鴿子糞調查部安插的第一個人,根本就不是自己。

“其實我們還見過一次見麵吧,魯伊,我不想繞圈子。”

柯林冇有繼續試探,而是直截了當地說道:

“在都會大劇院的蓋盧廳裡,那個帶著麵具的大個子就是你吧,是你把我從鬼門關拉回來的?”

麵對柯林的坦白,魯伊並冇有馬上迴應。他隻是注視著柯林,就這樣緊繃地沉默了很久。直到柯林開始感覺到一絲奇怪,他纔像是忽然鬆弛下來,伸出手解下鉸鏈,把鐵門往裡拉開:

“看來,我的偽裝是有點不夠。”魯伊說:“不知道有冇有被其他人認出來。”

“畢竟特征太明顯了啊,這麼大的塊頭,還有短短的金髮。”柯林順勢走了進去,一邊說道:

“好像,那天我還欠你一聲謝謝?”

“也許吧,阿莫。”魯伊低聲說道,雖然被識破了身份,但他略顯老態的眼中竟然流過一抹快慰:

“或者我應該叫你‘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