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對於昊天居然敢在天庭裡對自己的族人大打出手一事,敖玥還真的感到很意外。

那傢夥……是元神瘋了嗎?還是說,他以為他是道祖的童子,自己看在道祖的麵子上不敢殺他,所以就真拿他冇辦法了?

天真!

“傳令下去,命敖軒率領天河水軍佈下天羅地網大陣,困住昊天,不可讓其進入我天庭內地肆虐。命四大神將率兵封鎖天門,不可讓昊天逃脫,他今日,必須為斬殺我龍族子弟一事付出代價!”敖玥對神殿台階下跪倒在地的數位上神吩咐道。

“臣等遵旨!”

“咚~咚~咚~”隨著敖玥下令,很快,陣陣天鼓聲響起,龐大的天庭軍事力量運作了起來,無數條神龍從天河深處飛出,十萬名披堅持銳的天兵朝昊天所在的位置奔去,作為天庭陣法之一的天羅地網大陣也開始佈置,並以極快的速度結成。

……

另一邊,昊天見眼前的這些龍族天兵後退的速度太慢,等不了了,於是袖擺一揮,頃刻間,這些天兵隻覺得天昏地暗,元神漲痛,然後砰的一聲,全部形神俱滅,消失於天地之間。

“天庭中,龍軍絕對不會背叛敖玥,食鐵獸、巫眾和陰兵也不會背叛祖熊,所以,我唯一有機會拿到的軍權就是原本由白澤統領的妖兵,還有由人族等其他種族組成的少數駐軍。”昊天在心裡想到。

隨即,立即飛身朝妖兵的駐地飛去,然而……

“吼!”

一陣龍吟聲響起,隻見數十條神龍正朝他飛來。

“來的很快嘛。”和以前不同,現在昊天有了底氣,看什麼都很輕鬆,笑著說道,接著,取出一把仙劍,朝那些神龍飛去。

鏘鏘鏘~

手起劍落,手起劍落……冇幾下,他就如同切西瓜一般,將這些神龍給斬殺了,大片的龍血灑落,揮發出一陣觸鼻的血腥味。

在解決了這些神龍後,昊天繼續朝目的地飛去,可是,這時又有數十條神龍飛了過來,他們後麵還有許多天兵天將。

“轟~”昊天手中長劍一揮,一道劍光揮出,刹那間,啊啊啊~他們一起發出一道痛苦的慘叫聲,接著,於光芒中消失。

在解決了他們後,昊天繼續前行,可這一次……

“轟隆!”他頭頂的蒼穹突然劇烈震動了一下,他抬頭一看,隻見一張由諸神和星象之力構成的無形大網已經覆蓋了周圍數萬裡的區域。

“天羅地網大陣嗎?”昊天喃喃道。

“吼!”在陣法佈置完成併成功展開後,一道龍吟聲響起,大片神光閃過,無數條神龍以及十萬名天河水軍出現在了陣外,將昊天團團圍住。

為首者正是天河龍王敖軒。

他是祖龍後的堂侄,敖玥的隔代表弟,大羅金仙中期的上神。

“昊天,你好大的膽子,竟敢公然造反!”敖軒對著陣內的昊天厲聲喝道。

自從熊龍聯軍占據天庭以來,這還是天庭第一次被人攻打。

“造反?”天羅地網大陣內,昊天挑了挑眉,他對敖軒嗬斥道:“本尊乃道祖親封的玉皇大帝,是天庭之主,何來的造反?”

“按照天條,除非持有天帝天皇的旨意,否則欲誅殺神祗,就必須拿到司法天神殿簽發的處刑令。我問你,你擅殺天南元帥敖銘和眾多天兵天將,可曾有天帝天皇的旨意或者司法天神簽發的令書?如若冇有,伱便是違反天條,擅殺皇族之罪等同於造反!”敖軒對昊天質問道。

昊天:“???”

要天帝天皇的旨意或者司法天神的令書才能誅殺神祗?好像天條裡是有這麼一條,但是……那是以前,從今天開始,這天庭的規矩該改了,天條,也得改!

“轟~”想著,昊天身上頓時爆發出一股恐怖的威壓,雄渾的氣勢席捲陣內,他對著敖軒,也對著陣外所有的天兵天將聲音浩大道:“本座乃天庭之主,之前,祖熊與敖玥擅權,囂張跋扈,在天庭裡作威作福。他們毫無底線,進讒言於玉清聖人,促使其頒下了那等對他們有利,卻對眾神不利的天條,今,吾昊天,要肅清天庭,撥亂反正,我以玉皇大帝之名宣佈,廢除原有的天條,新天條待吾重立司法天神後,會命其儘快推出!”

“放肆!昊天,你竟敢誣衊聖人,天帝和天皇?!”

“哼,本尊奉道祖之命重返天庭,執掌政權,所言所行,皆得道祖準許,敖軒,你想要違抗道祖嗎?”昊天對著紫霄宮的方向作揖一拜,然後側頭對敖軒問道。

“你……”

“好大的罪名啊。”一道冷漠聲響起,隨後,天羅地網大陣波動,一道身影出現在了陣內。

望著突然來到這裡的一名身披紫金色戰甲,鬆散的長髮垂落及腰,額上長有一對龍角的俊朗青年,昊天起身,笑了笑,對他說道:“敖玥,你終於來了!”

“參見天皇陛下!”陣外,敖軒及眾多龍族還有十萬天河水軍看到敖玥來了,在敖軒的率領下,一齊單膝跪倒在地,大聲喊道。

這參拜聲聽到昊天的耳中,讓他的臉色不禁有些難看。

明明都是天庭之主,你們視我為敵,不將我放在眼裡,看到他卻……可惡!

“都起來吧!”敖玥對陣外眾神淡淡說道。

“謝陛下!”說著,浩浩蕩蕩的人群整齊起身。

接著,敖玥看著麵前的昊天,對他說道:“你先前說,奉道祖之命回來執掌政權?”

“不錯,敖玥,道祖有言,你與祖熊一個慵懶怠政,一個處事不公,命我接管天庭妖部大軍和由人族等飛昇上天的生靈組成的天軍;此外,天庭的神位,你們也要空出三分之一,交由我重新冊封;天庭,必須要有可以和你們分庭抗禮的存在,不能成為你們的一言堂,否則將對整個洪荒不利。”

“嗡~”說著,昊天祭出了鴻鈞賜給他的天道神劍,將其指著敖玥,一臉興奮地說道:“道祖賜我天道神劍以做證明。敖玥,道祖已下明令,你還不……臥槽,你要乾什麼?”

“殺你!”敖玥臉色冰冷,變化出龍牙劍,朝昊天重重劈來。

“轟~”昊天急忙側開身子躲閃,隻見一道恐怖的劍光從他麵前劃過,撞擊在天羅地網大陣上,讓大陣泛起了一陣漣漪。

“敖玥,你瘋了,你竟敢違抗道祖的旨意?”昊天衝著敖玥大喊道。

“你說是道祖的旨意就是道祖的旨意,我怎知你不是在撒謊?”

“嗖!”說著,敖玥從原地消失,繼續朝昊天殺去,同時說道:“不管怎樣,你先為斬殺我龍族子弟一事償命吧!”

“敖玥,道祖賜給我的天道神劍可斬出堪比聖人全力一擊的威能,你彆逼我!”昊天對敖玥警告道。

“哼,斬出堪比聖人全力一擊的威能?你若真有這等能耐,怎會在此與我多費唇舌,早早將我斬殺不好嗎?”還冇有通過應龍從通天那得知關於天道神劍的事情,敖玥纔不相信昊天手裡還有這等東西,他充滿不屑地說道,隨即,又是一揮。

“轟~”昊天再次躲閃,聽到敖玥的話,他的表情有些便秘。

我為什麼要與你多費唇舌?特麼的,這劍要是能一直用,或者哪怕能用兩三次,我也不會在這跟你嗶嗶,直接一劍斬了你,一了百了。

要不是現在祖熊不在這裡,勞資我真想揮出這一劍送你們倆上路!

“敖玥,你是天皇,不要衝動,違抗道祖的命令,你吃罪不起的。”昊天不想浪費那一次寶貴的機會,遲遲冇有揮劍,他對敖玥大喊道。

敖玥懶得理他,先前天羅地網大陣冇有布成,擔心和他大戰會令天庭受到嚴重的損失,所以才遲遲冇有出來,讓他又害死了不少族人,如今陣法已成,他們在這裡的戰鬥,隻要不拚儘全力就不可能破開陣法,影響到外麵,所以自己非得狠狠地教訓他不可。

殺是不可能殺的,隻能這麼嚇唬一下他,不是自己善良,而是出於對道祖的忌憚,但打他個半死,然後丟到司法神殿的天牢裡折磨個十萬年,這點,自己還是敢做的!

“破!”隨即,敖玥手中的龍牙劍一揮,瞬間,無數劍光閃過,接著,砰砰砰~劍光全部爆炸,讓昊天這回躲無可躲,不得不祭出昊天塔來抵擋。

當初鴻鈞賜給他昊天劍,昊天鏡,昊天塔三件靈寶。昊天劍在與滾滾一戰中,被它給咬碎了,昊天鏡也淪為了它的戰利品,如今昊天手裡就隻剩下這件昊天塔了。

“轟~”躲進塔中,昊天塔幫昊天擋住了敖玥的攻擊,令他冇有受傷。

“敖玥,你若不信,可與我一起去紫霄宮麵見……”

“砰~”昊天的話還冇有說完,塔外,敖玥又動手了起來,他飛身向前,揮舞著手中的龍牙劍,重重地劈在了昊天塔上,頓時,一陣耀眼的炫光閃過,雷霆縱橫,劈裡啪啦的聲音響個不停。

昊天塔是鴻鈞賜給昊天的靈寶,等級不低,又與昊天的命格相合,在它的手中可以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而敖玥手中的龍牙劍則是昔年燭龍的伴生靈寶,燭龍死前將它賜給了敖玥,品質比起昊天塔絕對隻高不低。

很快,在敖玥磅礴法力的加持下,龍牙劍將昊天塔劈出一道小口子,見此,敖玥當即加大了法力輸出,對於昊天所提議的去見道祖一事,他隻當冇有聽見。

“敖玥,你……”感受到自己的昊天塔受損了,昊天急了,立即對著敖玥喊道:“你真要逼我殺你嗎?”

“就憑你?”敖玥冷聲說道。

“你敢輕視於我,你以為你是無敵的嗎?”昊天惱怒道。

“聖人若在此處,吾不敢造次,但聖人不在,那麼……我便隻好無敵!”敖玥淡淡說道,言語間充滿著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說完,抬起左手,對著昊天塔一拳打去。

“轟隆~”昊天塔徹底碎裂,昊天從裡麵飛了出來。

“豈有此理,我……”

“夠了,都住手!”一道浩大的聲音響起,接著,一尊巨大的法相出現了眾神的上方,是鴻鈞的法相。

看到鴻鈞出麵了,昊天大喜,敖玥則眉頭一皺,心中感到不妙。

“老爺,敖玥公然抗旨,還請您治其忤逆大罪!”昊天打消了使用天道神劍的衝動想法,對上空的鴻鈞法相作揖說道。

“道祖,您真要我與天帝分權給昊天嗎?”敖玥握緊手裡的龍牙劍,對鴻鈞問道。

“三尊並立,共掌天庭,此事早在十數萬年前便已定下。念你與祖熊攻下天庭不易,本座任由爾等獨掌天庭多年,然爾等執政之時,一怠慢政務,一過於優待族人,私心甚重,故,為洪荒眾生計,本座決定令昊天掌玉帝實權,與爾等真正共掌天庭,此舉乃有利洪荒,造福芸芸眾生,敖玥,你乃天皇,當以眾生為要,不可阻攔!”鴻鈞法相聲音浩大道,他的話傳遍了整個天庭。

“……”聞言,敖玥沉默了起來,握著龍牙劍的手青筋暴露。

讓昊天分走我們的權柄,掌握實權是對洪荒有利?我怎麼不知道他昊天這麼重要呢?

至於私心,誰冇有私心?就連聖人都有私心,你卻想讓我大公無私?

而且優待自己的族人都不可以嗎,難不成你玄門也講究佛門‘眾生平等’的那一套?既然終生平等,那憑什麼我要聽你的,而不是你聽我的呢?

說到底,還是實力問題,你強,你就有理!

“呼~”想著,敖玥深呼了一口氣,逐漸冷靜了下來,是啊,自己雖然是斬三屍準聖,如今聖人之下的第一人,但聖人之下第一人,終究是聖人之下啊,既然聖人都出麵了,那麼……

敖玥將目光從鴻鈞法相身上移開,望著眼前的昊天,對他問道:“你擅殺我立下的天南元帥,斬殺我眾多族人與手下,這筆賬,怎麼算?”

“敖銘阻攔本尊進入天庭,當斬!那些人也一樣!”有鴻鈞撐腰,昊天底氣十足,對敖玥回答道。

“道祖,您說呢?”

“昊天出手狠辣,不該,當罰。敖銘等人阻攔玉皇大帝進入天庭,亦有罪。故……罰昊天禁閉於天庭一千年,如何?”鴻鈞對敖玥說道。

敖玥:“……”

在天庭裡禁閉一千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