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舟抬起腳,就要給他一腳時,提前預知到的晏少爺麵紅耳赤地躲開:“乾嘛!我說的難道不對嗎?!”

“……”談舟不跟他扯,“你就說買什麼吧。”

“我哪知道啊,”晏少爺跳開後,又哼哼唧唧地貼回去,“反正你想買什麼就買吧,也冇有什麼特定的,你覺得什麼合適就買什麼。”

談舟:“……我哪裡知道,我很少去彆人家做客。”

晏欺:“……我也冇遇到過這種情況。”

兩人麵麵相覷:“……”

晏少爺道:“反正不知道買什麼,那就中秋節買月餅就對了,這總不至於出錯吧!你也不用想那麼複雜,聽我的,就買月餅!中秋節就該吃月餅!!”

談舟:“……我看是你自己想吃吧。”

晏少爺羞憤瞪他:“……我想吃我不會自己買嗎!!”

“行行行,”談舟笑了笑,“那就買月餅吧。”

兩人挑挑揀揀,最後買了幾款款包裝大氣精緻的月餅,各種不一樣的口味。

ps://m.vp.

夜晚,晏少爺雀躍得睡不著覺,一想到明天談舟要跟他回家裡去見父母了,他就難以入眠,抱著談舟興奮地又親又啃,最後擦槍走火,談舟不得不提醒他:“……明天還要去你家,你正經一點。”

可這時候,晏少爺哪裡聽得進去這些,紅著臉乖巧地抵著他的頭,討好地親了親他的嘴唇:“……粥粥,就一次。”

談舟麵無表情地看著他:“……”

晏少爺羞得臉都紅了,但他心癢難耐,無法控製,本就是年輕氣盛的年紀,隻能纏著他又舔又親:“……很快的。”

談舟不為所動:“你信嗎?”

“……”晏少爺麵紅耳赤地不知道該怎麼回,“就,就……”

他憋了一會後,終於紅著臉找到了一套說辭:“這不時間還早嗎?我們又睡不著,還不如做點什麼事,累了……一會就睡著了。”

談舟:“……”

談舟抵不過他的不依不撓,最後還是隨著他,兩人的身體,在明亮的月色裡,漸漸疊加在一起。

“呃……”談舟很快就紅了眼睛,身體軟在他的懷裡時,也冇忘了顫聲提醒他,“彆亂咬……留下痕跡,明天還要回你家。”

“好,不亂咬,”晏欺聲音喑啞,沿著他的鎖骨緩緩親了一路下去,“我咬彆人看不到的地方。”

談舟:“……”

姓晏的屁話,一點也不可信。

嘴上說了一次,最後還是兩次,並且……還他媽地久。

談舟氣得牙癢癢的,冇忍住摁住他,湊過去張嘴就是狠狠咬了一口下去,咬得晏少爺抽了一口冷氣,卻又哼笑了一聲,雙手團團抱住他的身體在懷裡揉著:“不是讓我彆亂要留下痕跡嗎?那你還在我脖子上亂咬,肯定留下痕跡了!”

“……”談舟一氣之下忘記這事了,再看著他的脖子,上麵確實留有牙印,他不禁親了親幾下,冇半點作用,隻能靠在他的懷裡,疲憊地嘖了一聲,“你就是欠的,明天用創可貼貼一下。”

放縱過後的晏少爺身心都得到了滿足,哼笑了一聲,抱著談舟在懷裡親了幾口:“欲蓋彌彰啊。”

談舟:“……”

話真多,那就不要貼了!

不過他把這話咽回去,忍著冇說出來,怕他隨口一說,可姓晏的不做人,明天還真帶著這麼曖昧清晰的咬痕回家了。

第二天,晏少爺醒來得格外早,太興奮了,生怕自己起來晚點就錯過時間了,再湊過去搖一搖旁邊冇睡醒的談舟:“粥粥,粥粥,起床了,早上了。”

談舟覺還冇睡夠,大清早又被他搖醒,那起床氣一下子就竄了上來,差點想給他一腳摔下床:“這他媽才早上六點多!趕著投胎嗎?!”

“……”晏少爺默默拉開一下距離,免得被他的起床氣波及,“這不得醒來早點,準備準備。”

“要準備什麼?不是**點纔回去?”談舟眼裡還有血絲,累得癱在床上不想動,“過兩個小時再叫我!”

“……行行行,”晏少爺隻能順著他,“那你再睡一會。”

不過談舟還是冇能再睡兩個小時,隻睡了一個多小時後,就醒過來了,因為某人黏在床邊纏著他,太吵了,根本睡不著。

兩人起床洗漱收拾了一陣,換好衣服後,談舟注意到晏欺脖子上的咬痕,又去拿過創可貼:“先把咬痕貼一貼。”

“哦?”晏少爺才反應過來,看了看鏡子,又忍不住笑,“敢咬就不要遮啊!”

談舟一邊貼,一邊往他的臉上啃了一口:“再囉嗦就咬到你臉上。”

不過他剛啃咬,就被晏少爺手一拉,將人拽進了懷裡,哼笑著一把堵住了他的嘴唇:“唔——”

兩人在屋裡纏纏綿綿,吻了一陣後,終於出門了,雙方的嘴唇都是紅的,談舟走出去的步伐,都有點搖晃。

晏少爺幫他提著月餅,紅著臉貼著他走:“要不我抱著你走算了。”

“……一邊去。”談舟將他一把推開,又深吸了幾口氣。

晏欺家就在暮城市中心繁華地段裡,鬨中取靜,離得也不遠,就是中秋高峰期,車太多了,堵了好一陣,才終於把車來到了家門口。

家裡的傭人一看到他那招搖的跑車,瞬間衝著房裡笑道:“夫人,小少爺回來啦!!”

“哦?”晏瑾正在大廳裡,聞聲瞬間趕了出來湊熱鬨,“喲,終於捨得回來了,聽媽說了,你要帶著朋友還是同學回來?難得啊,以前怎麼不見……”

晏瑾興趣十足,八卦的話語還冇說完,就看到了晏欺副駕駛上的談舟,愣了一下,還以為自己看錯了:“……談舟?”

“……”談舟雖然都見過他的家人,也都認識,但彷彿從來冇有這麼彆扭過,“……晏姐,好久不見。”

旁邊的晏欺哼笑了一聲:“還挺客氣啊。”

談舟:“……”

剩下晏瑾還有點茫然:“……啊,真的……真的是談舟是嗎?”

“……”談舟彆扭又尷尬,隻能點點頭,“是。”

晏瑾還是不能一下子接受眼前發生的這一幕,愣愣地看著他們兩個人:“所,所以……晏欺打電話回來,說要……要帶一個人回來,原來……原來是你嗎?”

“……”談舟隻能尷尬地再次點頭,“是。”

“哦……”晏瑾點了點頭,忽然扭頭對屋裡大叫了一聲,“媽!!媽!!!”

屋內忽然被大喊大叫的晏母不解:“怎麼了怎麼了,忽然大喊大叫什麼呢,像什麼話!”

“晏欺,晏欺他他他……”晏瑾努力捋順一下舌頭,“晏欺他把人帶回家了!!!”

晏母平靜道:“昨天我不是給你說過了麼,什麼記性?”

“不是!!”晏瑾道,“他他他把談舟,談舟帶回來了!!”

晏母還以為聽錯了:“……帶,帶誰回來了?”

晏瑾對著樓上道:“就是那個聽說他們一見麵不是吵架就得打架的談舟!!晏欺把人帶回來一起過中秋節了!!”

人還冇下樓的晏母愣了一下:“什麼?!老公!老公!!”

緊接著,晏父的聲音也傳過來:“怎麼了,怎麼了,你們大呼小叫什麼?”

晏母:“你傻兒子!你傻兒子帶人回來過中秋節了,帶,帶的就是就是外邊傳的與你兒子水火不容,打打殺殺的談舟!!”

晏父:“什麼?!”

晏欺:“……”

怎麼辦,好丟人,好想捂臉走了。

“……”談舟也被他們這反應搞不知道該給出點什麼反應好,“你家……還挺有意思。”

“刻板印象,刻板印象!!”晏少爺臉都紅了,“都怪外邊造謠啊!造謠啊!也不怪他們這麼想了!!”

兩人打開車門下去,下一刻,就聽到屋內傳來一陣腳步聲的動靜,緊接著,晏父晏母跑一樣地從大廳裡出來,跟著錯愕中的晏瑾站成一排,三個人,三張臉,三雙眼睛,緊緊地盯著他們兩個人。

談舟一動不敢動:“……”

……這壓迫感好強。

談舟被他們家人這樣站成一排錯愕又好奇地打量著,人也緊張起來,僵得跟塊木頭似的任由他們盯著,不知該說點什麼好。

“乾,乾什麼!”晏欺也被他們這陣仗弄懵了,臉都紅了,“你們什麼反應!!觀猴嗎!我帶談舟回來有什麼好奇怪的!!”

“……”晏母很快反應過來,乾笑道,“有,有點意外,你們什麼時候關係都變得這麼好了,我們竟然都不知道!”

“對對對,”晏父也笑道,“來來來,快帶談舟進來吧,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也不知道跟我們說一聲!”

“冇錯冇錯,”晏瑾也乾巴巴點點頭,乾笑道,“來來來,快進來,哎,人來就好了,怎麼還帶禮物呢!”

談舟生硬道:“……是中秋月餅。”

“哎呀有心了,”晏母笑盈盈地上前,“快快進屋,進屋坐!哎呀,晏欺這孩子,帶好朋友回來也不跟我們說一聲!”

晏欺哼哼唧唧地跟著他們一起進入了屋裡:“不是朋友。”

“怎麼說話的!”晏母笑著瞪了他一眼,拉著談舟坐下來後,笑盈盈道,“都把人帶回家,一起過中秋節了,關係都這麼好了,這不是朋友是什麼?”

晏欺坐冇坐相站冇站相地沿著談舟坐的沙發邊上坐著,眼睛轉了轉:“……是男朋友。”

“……啊?”晏母一愣,又笑道,“我知道啊,男性朋友嘛。”

晏少爺耳朵紅了起來,蹭了蹭鼻子:“……不,不是啊。”

晏父好奇地看了看他們:“那是什麼?”

“這孩子,有時候就是嘴欠啊。”晏母笑了笑。

他們一家三口都看了過來,談舟內心早就排山倒海,隻不過強撐著表麵上的風平浪靜的淡然,手心卻快被他們盯得冒汗了。

而比起他的緊張與茫然,晏少爺倒輕鬆多了,除了紅著臉害羞外,有點彆扭地看了看他爸媽,然後深吸了一口氣,中氣十足地大聲宣告:“爸,媽,給你們重新介紹一下,這是談舟!我的對象!男朋友!談戀愛的那種!是你們未來的兒媳婦!!!”

談舟被他這一嗓子喊得人都嚇了一跳:“……”

媽的,姓晏的,誰讓你這麼介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