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昊自行腦補了一番“另一個人格感應到了危險,在白天小女兒的意識還保持著清醒的情況下現身救人,暴露了存在”,現在小女兒知道了對方的蹲在後三觀受到了創擊,想要跟他解釋是她將小三藏起來但又不是她。

沒關係,他懂,他都懂的。

唐昊走到掉金豆豆的小女兒身邊,將昊天錘換到另一隻手,空出的那隻手粗糙的指腹小心的在小女兒紅紅的眼角一抹,將淚珠輕柔的拭去。

“爸爸冇有怪你,你這次做的很好,小三和你都冇有受什麼傷,穗穗不必自責。”

唐穗又打了個哭嗝兒,甕聲點了點小腦袋,看向那頭傷的不輕的獨孤博,在對方警惕的眼神中,她恢複了澄澈的藍瞳閃過一抹淡光,三個深紫色的千年魂環從腳下浮起,玉白的狐麵和猿麵懸浮在她身側。

“第二魂技,善麵。”

無視掉魂力等級差異,完全治癒的單體魂技落在了獨孤博身上,他開啟了第七魂技和被痛揍的不輕的後遺症和創傷頓時都被治癒。

感受著體內流動的渾厚魂力和不再疼痛的傷處,甚至連暗傷都被治癒了個七七八八的獨孤博看著唐穗的眼神變了。

看不出來啊...這個黑心小哭包的魂技竟然效果如此之好,連他身為封號鬥羅的創傷都能治癒,若是著小丫頭能夠成為綁定奶,在戰場上必定......

這個念頭纔剛升起,唐昊就若有所感地投來了警告的冷意一瞥,讓獨孤博腦中的小心思頓時消失。

算了算了,有唐瘋子在,還輪不到他來繼承這個綁定奶。

唐昊對唐穗給獨孤博治癒的動作冇說什麼,也冇開口道歉之前的痛揍行為。

作為封號鬥羅,哪個不是肆意瀟灑的存在?

打了就打了,況且他並不覺得打得內疚。

這老毒物該打!

誰知道這老毒物之前不由分說抓走小三是為了什麼。

想著,唐昊看獨孤博的眼神再一次染上厲色,獨孤博被盯得頭皮一緊,以防再次被揍,連忙擺手說道:“等等!唐昊!既然這事是誤會,那這事兒咱們就當冇發生過怎麼樣?”

唐昊眯起眼睛:“你為什麼要擄走小三?”

獨孤博眼裡閃過一抹思量,最終還是決定說一半實話:“我之所以將他帶走,是對他的毒感興趣。之前他和我孫女他們的團戰中,你兒子輕而易舉的就破解了我孫女的碧磷蛇毒,我對他善於解毒的能力很感興趣,一時好奇,纔會動手擄人。”

“以後我不會再打你兒子和女兒的主意了,我們互相退一步,互不得罪,如何?”

獨孤博適時的主動退步,表示自己的誠意。

唐昊略微思索了兩秒,看了眼昏迷的兒子,正要點頭,袖袍突然被一隻小手拉了拉。

他低頭一看,是唐穗。

“爸爸,你低一下頭,我有話想告訴你。”唐穗眼巴巴的望著唐昊,唐昊掃過那頭的獨孤博,獨孤博眼皮子一跳,自覺地舉手,後退了兩步,表示自己絕不會偷聽。

唐昊收回冷淡的目光,眼裡迸射出一道煞氣,一層漆黑的領域將他們一家三口包裹在內,完全隔絕了聲音,看得獨孤博心頭驚駭。

唐昊這傢夥...竟然還擁有領域一類的能力!

早年可冇聽到以強橫實力和暴揍教皇聞名大陸的昊天鬥羅自身還擁有其他領域一類的能力!

獨孤博聽不到聲音,也看不見唐穗的口型,隻能看到對方向唐昊附耳幾句後,唐昊麵上浮現出一抹猶疑,甚至朝他投來了詫異的一瞥。

獨孤博:“......”敢不敢讓他聽聽你們父女兩又在想著搞什麼壞主意?

又過了十多秒,獨孤博看到唐昊似乎是被唐穗給說服了,點了點頭後便直起身,揮散了覆蓋住他們的領域,一大一小兩雙如出一撤的平淡目光看向了他。

“獨孤博,你方纔說的提議,我可以同意後半段,但我也有條件。”

唐昊淡淡的看著獨孤博出聲,後者眉頭一皺,直覺不簡單:“什麼條件?”

若是過分了,他...

“你擄走我兒子心懷不軌這一點毋庸置疑,我女兒雖然冇受什麼傷,可也被你嚇的不輕。你獨孤博素來以毒聞名大陸,想必手上應該有不少好藥材吧。”最後一句話一出,唐昊的心思昭然若揭。

獨孤博:?

他黑著一張俊臉看向扒著唐昊衣服,模樣閃躲,一副“弱小無助又害怕”的黑心小哭包,腦中閃過那個從藍霸高級魂師學院一路追著他打到落日森林來的狼滅模樣,暗自狠吸了一口氣。

他嚇到了她?

到底誰嚇誰啊?!

———題外話———

獨孤博:睜眼說瞎話這事,冇人能比你們一家子更強!

講個笑話,墨鯉今天一覺醒來後落枕了。

現在脖子,一轉動就是噩夢(土撥鼠呐喊)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