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呃啊!”

才堪堪從嘴裡冒出一個字音的獨孤博下一瞬便被一柄漆黑的巨錘砸中,三十多米長的蛇身頓時被那柄錘子砸飛了出去。

哪怕是獨孤博,也感覺到自己的肋骨被那一記完全冇有收斂力氣的錘子給砸斷了好幾根!

“轟——!”

碧綠的蛇影從頭頂飛出,唐穗吸了吸鼻子,眼眶裡還瀰漫著水光,但人卻有些呆滯。

‘統子...你看到了嗎...’

係統:【...嗯。】

連她開啟攻擊形態都感到棘手的獨孤博,一錘,就被砸飛了0.0

隻此一錘!

唐穗看向那個單手握著漆黑的昊天錘,身上磅礴的魂力震盪,一步一個穩健的步伐走近,九個比獨孤博的威勢還要浩大的異色魂環環繞在身邊的身影,哪怕對方身上披著一身粗陋的黑袍,卻也無法抹去唐穗眼底的濾鏡。

她心裡那個本該高大威風的封號鬥羅形象,又回來了!

唐穗呆呆的眨了眨眼,一滴淚珠懸掛在鴉黑纖長的眼睫上不肯滴落,透過它看見的世界好似都蒙上了一層氤氳的水霧。

“爸爸...”唐穗哭唧唧的抬手抹著眼角的淚光,一個一握便能捏住的小東西被她悄無聲息的收入紫晶玉鐲裡。

這個眼藥水的勁好像有點猛。

她狼狽的擦了擦越來越多的眼淚,發現好像擦不完後放棄了掙紮,淚汪汪地看著那個迎麵走來,停在她麵前的高大身影,望著對方飽經風霜的粗糙麵龐,更咽道:“爸爸,哥哥...哥哥他...他被從學院裡抓走,我追出來...然後,嗚...”

說著說著,唐穗的泣音就再也無法吐出完整的字音,變成了單一的哭音。

唐昊聽著小女兒的訴說,臉色沉凝的彷彿能滴出水來一般,但看著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小女兒,還是抬起了另一隻冇有握著昊天錘的大手。

溫暖的重量落在唐穗的頭頂,帶著安撫,和一絲沉重。

“對不起,爸爸來晚了。”唐昊啞聲說著,眼底流露出一抹切實的悲傷。

才從深坑裡捂著左肋起身,還沉浸在他竟然跟最難纏的封號鬥羅之一昊天對上的獨孤博:“?”

好你個濃眉大眼的小丫頭!

有本事講完!不要留這種奇奇怪怪的斷句空間給人瞎想!

他看著被黑袍人握在手中,變相也昭示著身份的黑色巨錘和環繞的九個魂環,目光在最後一個血紅色的魂環上定格了兩秒,一層薄汗從額頭溢位,也不知道是痛得還是嚇得,聲音發緊:“等等!昊天冕下!這其中恐怕有誤會!”

“獨孤博,你殺了我兒子,又傷了我女兒,那就用你和你孫女的命來償吧。”唐昊放下輕撫著小女兒頭髮的手,那一雙流露慈愛和悲傷的眼神在落到他身上後變成了純粹而森冷的殺意,聽得獨孤博頭皮發麻。

兒子?!

女兒?!

唐......

遭了...這兩人都姓唐!

唐昊可是名副其實的瘋子,當初連教皇都趕揍的人!

獨孤博的臉色忽黑忽青,這時候他就突然知道為什麼唐穗之前在天鬥皇家學院的時候能夠認出他是封號鬥羅了。

她老子都是封號鬥羅,能不耳聞其他封號鬥羅的存在嗎?

獨孤博現在隻有滿滿的後悔,誰知道他本來隻是想抓一隻食草類小崽子,卻誤入一家子都是頂級肉食類的恐龍窩,還找惹到了那個最不能惹到的大龍!

現在倒好,他之前先是綁了這個瘋子的兒子,現在又被那個黑心肝的小丫頭從天而降扛下一口大黑鍋,偏偏他還有理說不清!

右眼皮猛跳的獨孤博連忙擺手,試圖跟唐昊講道理:“等一下!昊天冕下!我真冇殺你兒子!更冇傷你女兒!”

唐昊嘴角扯起一抹涼薄的弧度,“那你倒是把我兒子活著完整的還給我啊。”

獨孤博:“......”

問題是,現在你兒子不在我手上啊!我怎麼還!

“昊天冕下,你兒子其實...”

“咻——!”

犀利的破空聲從耳畔響起,獨孤博豎瞳一顫,敏捷的避開了朝他砸來的狐麵。

唐昊握著昊天錘,臉色冷沉如黑冰,看向倔強抹眼淚的小女兒。

“叭,嗝!爸爸,揍他!”

唐穗打了個哭嗝兒,哭紅的藍瞳睜的大大的,死盯著獨孤博。

“我也要幫哥哥報仇!”

報哥哥被你個老傢夥打暈的仇!

話音剛落,空中的狐麵和猿麵再次顫動,襲向獨孤博。

唐昊捏緊錘柄,腳下重重一踏,下一瞬已然逼近了獨孤博。

那恐怖的速度讓獨孤博眼底都再次染上駭然之色,隻來得及防禦,卻還是被唐昊一錘子給狼狽的砸飛,洞穿了好幾棵大樹。

再次被摔了個四仰八叉的獨孤博:“......”

我懷疑這個焉兒壞焉兒壞的小丫頭是故意的。

但他...冇有證據。

———題外話———

還在接機路上冇回家,今天可能隻有兩更,淚目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