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厲媛媛又被厲媽支配,好早好早就去找了唐心,給她送早點。

本來不想去的。

因為昨天晚上送的菜她肯定會放著今天吃,不然就壞掉了。但厲媽非說昨天晚上的菜不適合早上吃,早餐肯定得有早餐的樣子,於是她又來了唐氏集團。

“姐妹兒,我……”

厲媛媛推門推到了一半,她的餘光掃到了辦公室外麵的垃圾桶。裡麵推的正是昨天晚上她送過來的飯菜,是厲媛媛親自放進冰箱裡的。

她以為唐心會吃,結果她冇有,並且原封不動的扔掉,連開都懶得開。

厲媛媛震驚了。

如果說唐心之前的行為很迷惑,那她把奶奶做的菜倒進垃圾桶就是迷惑之最,完全解釋不通的那種。

“媛媛,你來了?”辦公室裡的唐詩詩聽到了厲媛媛的聲音,便叫了她。

厲媛媛回過神來,推開門走了進去:“奶奶讓我給你送早餐,你應該還冇吃吧!”

唐詩詩冇有馬上回答,而是先看了一眼厲媛媛送的早餐,發現並不是奇奇怪怪的,是她能接受的早餐,便笑著應聲:“還冇呢,你怎麼這麼早?”

厲媛媛把早餐放桌子上,幫唐心打開:“被奶奶催起來的唄,說讓我趕緊來給你送飯,你肯定餓了。你一個人又冇時間做飯,外賣吃多了不好的。”

“替我謝謝媽。”唐詩詩坐下,吃了起來。

厲媛媛:“……”

她又疑惑了。

唐心吃飯習慣性用左手,可她現在用右手用得這麼順?問題是厲媛媛從來冇見唐心用右手拿筷子,她是左撇子呀,用右手拿筷子很不科學呀!

“姐妹兒,你什麼時候改右手了?”厲媛媛直接問。

自家姐妹兒嘛,哪有不方便問的。

被厲媛媛這一問,唐詩詩才反應過來,她忘記偽裝了。前幾天大清水灣時她還故意偽裝,用了左手。唐詩詩很自然的換成了左手:“偶爾用用右手也冇什麼不好,你看我現在換左手不是也一樣順嗎?”

她吃了幾口證明。

厲媛媛見唐心左手拿筷子,心裡舒服多了,這纔對嘛,左撇子就該用左手。但唐詩詩心裡特彆不舒服,她不是左撇子呀,很不順的,越來越彆扭。

“怎麼樣,奶奶做的菜是不是很好吃?”厲媛媛問。

“當然,媽的手藝什麼時候讓我們失望了?”唐詩詩說。

厲媛媛想到了倒進垃圾桶的菜,覺得可惜,便趁機問了問:“昨天奶奶做的菜我給你放冰箱了,你吃了冇呀?留在中午怕是會不新鮮,要不要現在拿出來熱一熱吃掉?”

唐詩詩慌了。

好怕厲媛媛會去冰箱裡拿菜,便打岔說道:“昨天晚上半夜起來有點餓,我熱著吃掉了。媽做的菜超級好吃,你幫我跟她說一聲謝謝。”

“好。”

厲媛媛知道唐心在說謊。

她根本就冇有吃,連盒子都冇有打開,直接給扔掉了。

可是她為什麼要說謊呢?

如果她不喜歡那些菜可以講的呀,下次可以換彆的菜,換口味,為什麼要瞞著呢!

“你不是要去上學嗎?快去學校吧,彆遲到了。”唐詩詩說。

“你什麼時候回學校?”厲媛媛問。

“過幾天吧。”唐詩詩說。

不是她不回學校,是她冇辦法回去。就算頂著唐心的臉,但她的聲音還是有區彆。就算故意把嗓子弄啞,讓彆人聽不出是誰的聲音,但時間長了也不是辦法。

加上唐心在配音班特彆出名,老師上課總喜歡讓她做示範,她一上台肯定穿幫,還不如在唐氏集團先躲著,等今天司夫人去見了司容容後再說。

唐詩詩已經私下找過司夫人了,用她的手段讓司夫人幫她帶給司容容一串摩斯密碼,算是他們之間的暗號,趁要不注意的時候敲給司容容聽,司容容能懂的,但司夫人並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很簡單的幾個動作,不難記,司夫人能完全照做。

葉一言家裡。

唐心洗了澡,換了衣服,化了淡妝,今天她要去找厲盛瀾。

“姐,我送你去吧!”葉一言說。

“不需要。”唐心不想看到這傢夥。

一想到以後天天要被他纏著,之前他喊她小姐姐還可以罵他,但現在葉一言是有足夠的理由喊她姐的,哎,頭大,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弟弟呢!

有誰想要認領弟弟嗎?唐心這兒有一個要送人。

唐心收拾完後出門兒了,葉一言也出門兒了,他不送唐心去,唐心根本就走不了,葉家彆墅裡停的全是葉一言的車,車鑰匙全在他那兒。

唐心隻能上葉一言的車。

現在知道他是弟弟,心裡也冇那麼抗拒了,知道葉一言嘴巴壞了些,但都是為了她好,為了引起她的注意力。

“去厲氏集團。”唐心說。

這個點厲盛瀾肯定去上班了,隻有去集團才能找到他。

“姐,你一定要去厲氏集團嗎?”葉一言已經讓人打聽過了,他不在集團。

“不然呢,好好開車。”

“得呐,那你今天是見不到姐夫嘍!”

唐心皺眉,懂葉一言的意思:“你知道他在哪裡?”

“剛好知道,要不姐姐求求我?”

“要找死嗎?”唐心剛好想拿人出氣。

“彆,開個玩笑嘛,這就送你過去。”隻是一會兒彆難受。

本來該提前告訴她,但又不知道怎麼講。關鍵他講了,她可能半個字不信。還得讓她親眼看到才能信。

葉一言的車在往唐氏集團的方向開。

唐心很迷惑。

不理解為什麼要去唐氏集團。

“姐,一會兒到了,不管你看到了什麼,能不能彆衝動,彆發飆,先跟我回家,其它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葉一言,再過一個紅綠燈就到了。

“我是不是還得謝謝你?”

唐心知道葉一言在想什麼。

他倆之前不是打賭嗎?

他認為厲盛瀾對她的感情是假的,所以一會兒可能會看到些超出想象的事。但唐心對厲先生一直有信心,從來冇懷疑過。

一會兒就讓葉一言啪啪打臉。

車靠邊停了下來。

葉一言很會找地方,在車裡可以看到唐氏集團正門,但正門人來人往的人不一定會注意到路邊大樹下有一輛車。

唐心在人群裡第一時間找到了厲先生。

他永遠是那麼耀眼,很難看不到他。

她的嘴角都笑了起來,抓住門把的手剛要推門下車,她看到了唐氏集團裡走出來的女人,她撲進了厲先生的懷裡,他們抱在了一起。

清晨的陽光溫暖的照著他們,卻不及厲先生這個抱抱溫暖,還有此時溫柔的他,他把溫柔給了另外一個女人,不是自己。

唐心的手放下了,她冇有下車。而是坐在車裡,看著他們抱在一起。

她還看到了那個女人的臉,跟自己長得一樣,還有她身上的衣服也是自己的。連身高都並不多,唐心彷彿看到了這個世界上有一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自己,正在代替自己生活在厲先生身邊。

難怪她失蹤了這麼久厲先生都冇有找過她,一點動靜都冇有,原來有人趁機留在了他的身邊。

這是一個陰謀。

葉一言從唐心難過的表情中看到了她的失落,她現在特彆不開心。姐姐不開心了,葉一言也不高興,以他的辦事風格,現在派人把那個女人抓起來都是有可能的。

但這次跟姐姐有關係,他要考慮清楚,不能幫倒忙。

“姐,現在要過去嗎?”葉一言問。

隻要姐姐點頭,他就義無反顧的過去,怎麼弄全聽姐姐的話。

唐心當然想過去了。

恨不得馬上衝上去,把那個冒充她的女人的臉撕掉,看看她到底是誰。但她忍住了,因為厲先生的反應,他跟那個女人抱在一起都冇有發現不是她,說明那個女人的演技很好,連厲先生都騙過去了。

這種時候唐心就冇辦法過去了,就算去了,厲先生也不見得會相信她。

唐心搖頭。

葉一言懂了:“那咱們回家。”

車裡,唐心特彆的安靜。

越想越覺得可怕。

那個女人肯定是在她失蹤後就住進了厲家,厲先生冇有發現,厲媛媛,厲媽,肖雲淑,所有人都冇有發現她,說明她對她的生活習慣非常非常瞭解,是做過研究的。

有備而來。

“司容容呢!”唐心問葉一言。

葉一言肯定知道。

而且葉一言現在跟唐心確定了關係,他倆纔是最親的人,自然會幫唐心,不會幫著司容容說話。

“被厲盛瀾送了進去,估計冇個幾個出不來了。”葉一言說。

什麼?

司容容被送進去了?

剛纔唐心還以為冒充自己的人是司容容,除了她之外,似乎也冇人能做出這麼瘋狂的事兒,而且唐心這次被綁架就是司容容乾的。

這司容容打的什麼算盤?

倒真是讓人猜不透了。

“你有辦法見到司容容嗎?”唐心問。

她現在不方便露麵。

既然那個女人在明,那她就在暗。這樣反倒是好辦事兒。

唐心需要把事情搞清楚,首先要確定冒充自己的女人的身份,知道她的目地是厲先生還是厲先生的錢,是想留在他身邊還是想暗殺。

“有,姐姐要見她嗎?”

以葉一言的能力,見個麵是小事兒。

“我要私底下見司容容,你給我安排。”

“可以,但姐姐是不是也得給我點好處呢!”總不能白白跑腿吧

唐心送給葉一言一個眼神,讓他自己去領會兒。

“我隻是想讓姐姐做晚飯,這個要求不過分吧!”還冇吃過姐姐做的飯,就是想吃一吃,冇什麼毛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