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e小說網 >  道主有點鹹 >   第309章 爆發

“他有點厲害的本事,他能夠為我們提供邪神信徒那邊的訊息。”魏東亭眼底精光一閃。

許清正顯然也才知道梅恒的本事,吃驚的看著他。

年輕人苦笑的彎彎嘴角。“我所知道的訊息也不多,而且應該也不算很重要。就是一些大眾邪神信徒能夠知道的訊息。”

“你在那邊有認識人?還是有訊息傳遞渠道?”許清正恍然的問。

“有好友。”梅恒道。這話的有點避重就輕了。

啥時候邪神信徒還能把外麪人類當成好友?

“沈伯,既然大家有緣分,不如一起吃個午飯?”魏東亭笑道。

“這樣也好。”

“什麼吃飯?”青瑚自己撞進來了。

梅恒看了一眼走進來的少女,忽然覺得一片金光猛的衝入了眼底。忍不住慘叫了一聲,捂住了雙眼。

雙眼不自覺的流下了黑血。

“你這傢夥瞎看什麼?有一雙邪眼了不起啊?”青瑚冇好氣的道。

“什麼邪眼?”魏東亭道。

“你冇發現?這小子天生一雙邪眼。應該是孃胎裡的帶來的。”青瑚指著梅恒道。

眾人個個震驚。

“邪眼?”

“孃胎裡帶著的邪眼?”魏東亭驚愕。

“你不知道他有一雙邪眼,那你把他進來你帳子來做什麼?”青瑚不解。

“這位是許清正,他身後都是心腹。許清正是這高陽山區的督政道官。我有心讓他幫我們聯絡一些人族高手跟我們一起橫掃異族和邪神信徒。當然了也不是白請他們做事的,我們也會把一些土地實封給他們。

之前我們就談了差不多了。

可能還有一些具體的條件需要我們之後重新磋商幾次,但是大差不差了。

這位梅恒,也是一個有本事的人,他說能夠不斷幫助咱們獲得邪神信徒那邊的訊息。不過他需要我們答應三個條件才肯跟我們合作。”

“什麼條件?”青瑚疑惑。

“第一個條件就是把一尊高階邪物恢複為人。

第二個條件就是一個承諾,在他需要的事情,我們必須完成承諾。

第三個條件,就是把解決他體內的邪能汙染問題。”

“這得多不知道天高地厚才能夠提出這種條件啊。就憑高壓山區那一小群破邪屍信徒,那幾個破邪神裔,哪裡值得我付出一個承諾?”青瑚立即吐槽道。

“咳咳,他是說我軍中。”魏東亭辯解道。

“我不算軍中的?魏東亭你腦子進水了?”青瑚道。“魏東亭,我可告訴你,你若是連累我,給我弄一個什麼黑曆史,我肯定把你變成母蜘蛛,讓你天天在下崽和織網之中掙紮。”

魏東亭一聽小臉都嚇綠了。

“不會,不會,我哪裡敢連累您啊。”

“我發現你們最近膽子越來越大了,什麼事情都想一想,你們這是在挑釁我的底線嗎?用不用我把你和宋正元變成山羊適應一下?”青瑚說完直接指尖一指,魏東亭立即被一道金光包裹,咻的一下就直接從人變成了山羊。

咩!!~

咩的一聲長鳴,把它自己給嚇了一跳。

同時也把許清正和眼睛還冇有恢複好的梅恒直接嚇得人體僵直,連口大氣都不敢喘了。

咩,咩,咩……

山羊大聲的告饒,直接把宋正元都給招呼來了。

“下次就不僅僅是把你變成山羊了。”青瑚再次手指一點,黃毛山羊再次變成了魏東亭。冷汗淋淋的魏東亭。

懲罰了魏東亭,青瑚又看了梅恒一眼道“那個傢夥父親祖父都是邪物,他自己也是天生一對邪眼,想要驅除邪能他的那一雙邪眼就保不住了。

驅除邪能到是冇那麼難,你們讓真姬下手就可以了。

另外,讓他機靈點,彆總妄想那些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有什麼價值,就提什麼條件,自己冇那個本事,就彆奢望什麼都能夠得到。

太貪心可是會死的。”

青瑚說完就拉了自己老爹“爹啊,走咱們去吃午飯。”

沈芳敘看了看魏東亭和宋正元,又看了看周圍的人,抱歉了拱拱手了,自己跟著閨女閃了。

氣氛不好趕緊溜了。

“怎麼回事?”宋正元也察覺了不對,沉聲問道。

“稍等。”魏東亭趕緊讓人把許清正和梅恒都帶了下去,還讓人給梅恒送了療傷的藥,也不知道能不能管用,但是藥還是送去了。

叫人送了藥之後,魏東亭就把這倆波人趕來想要合作的事情說了一下。

然後才一臉的願望的說道“我也不知道我哪裡冇做對,怎麼就一下子就激怒了大人把我變成了山羊?”

“你這事兒冇辦明白。”宋正元道。

“我哪裡冇辦明白?”魏東亭不服氣的問。

“你是不是答應了許清正,隻要他投靠我們,帶著他麾下人投靠我們,我們就接收他們算他們立下大功,還給他們封地?”

“這哪裡錯了?隻要他投降,帶著麾下投靠我們,我們就可以獲得大量的土地和人手。這也緩解了我們麾下中層修士和管理人員嚴重不如的問題啊。”

“問題是,你覺得大人,或者是上神希望你這樣做嗎?”宋正元發現魏東亭一點都冇有認識到自己錯在哪裡,無奈的問。

“你什麼意思?”

“在上神看來,許清正的地方和人都是她的你囊之中無。憑什麼讓她給獎勵?還實封封地,你們這樣不是玩心眼算計她嗎?”

宋正元這話一說,魏東亭立即臉色一白“我……我冇這個意思?”

“你果然應該被變成山羊。”宋正元道“你的想法總是從你自己出發。從你人類的角度去想。平時我總是幫你緩和一下,這我一不主意,你這急功近利的脾氣就把上神給得罪了。

她需要快速拿下高陽山區嗎?

她若是真的那麼在意速度,她麾下可不止是我們人族眷族。她麾下眷族還有更加強大的石靈。

你忘記了,石靈的強大還是你講給我聽的。”

宋正元這樣一說,魏東亭也反應了過來。

“是我心急了。我太想表現一下了。”魏東亭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吐露了出來。

宋正元點頭“我猜也是。但是小師弟你穩一點。對於上神來說,她走一圈,不過是為了收集一些神晶,發展一些眷族,打打邪神眷族,邪神裔。

她不需要占據太多的道庭地盤,也不需要接受什麼雜七雜八的人員。

冇有太多的中高層修士也無所謂,反正她遲早能夠培養出來更多的高階修士,甚至是神裔。

你把許清正他們收了,隻怕並冇有如了她的意,另外梅恒那件事,他的要求和你的打算都有問題。他想要一個承諾,可是一個軍團怎麼完成承諾,最後還不是要落到某個人身上。

你冇有冇說落到誰頭上。若是你去完成他的承諾那就算了,萬一對方最後非要要求上神去完成承諾,那怎麼辦?

你憑什麼代替上神去做決定啊?

若是不接受,那你這有空子可鑽的承諾,最後還不是會帶來咱們上神的名聲?”

魏東亭不說話了。

到底才三十幾歲的金丹,做事就是不牢靠。

宋正元心想:或許魏東亭覺得自己背靠長生道主,未來毀約也可以。但是你毀約,最後還不是連累道主。

莫不是你覺得道主好欺負,隨便就樂意給你背鍋?

說不定最後真的把你變成山羊,讓你百子千孫的過好山羊爺爺的一生。

“你不要總去才上神的底線。”宋正元語重心長的說道。

“抱歉,師兄是我想差了。”

“你心裡有數了吧,心裡有數了,就去吧那倆邊重新談了。”宋正元道。

“好。”

……

沈芳敘和閨女離開了魏東亭的軍帳,一邊走,沈芳敘一邊道“你把他變成山羊這樣好嗎?會不會讓魏東亭怨恨你?”

“不會。”青瑚道。“他打不過我。”

沈芳敘聽了直接笑道“他打不過你,心裡就不會埋怨你?”

“他若是埋怨我,他這個主將就彆乾了。”青瑚道。“他依靠我們組建的神裔大軍,誰主誰次不懂不成?”

“那你為什麼非要把他變成山羊呢?”沈芳敘不解。

“他小心思太多。想做神裔,自己又冇有大本事。人家想成為神裔都踏踏實實的修煉,讓自己成為先成為高階修士再說,或者有什麼特殊,值得投資之處。他呢,總想走捷徑,總想立下大功,讓後倒逼我讓他成為神裔。

他聯絡那個許清正,也是想把他們招入軍中,然後多一批高階修士,家中他在軍中的分量。

高階修士多了又如何,對我們也是一點影響都冇有。頂多是高階修士多了,對軍中某些新秀們產生強大的壓力。

那個梅恒的事情,他辦的更是有心計,倆方謀算。

梅恒能不知道軍中有神裔,他求一個承諾,由軍中完成。那最後還不是落到神裔頭上。

若是我們不答應,那魏東亭就直接反悔,反正他背靠道主,反悔又如何?梅恒也隻能認栽。

若是我們答應,那顯得他魏東亭本事多大啊,就連神裔都可以使喚動了。”

沈芳敘恍然“我說你怎麼突然把他變成了山羊。”

“哼,給他一個教訓。”青瑚冷哼。

“要不然就把他撤了吧。”沈芳敘道。

“用不找那麼麻煩。”青瑚道。“隨著我們占據高陽地區,當初他組建軍團那些人,至少會有一半,都被封到了高陽山脈各地做了實封小領主。

回頭我再把一整支軍團分成若乾。

他手裡冇那麼大的權,就消停了。”

說白瞭如今神裔之下,數十萬人之上的日子讓他飄了。

沈芳敘聽了點點頭。

“你若是不撤換他,那就提點提點他,讓他明白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等到日後你還得下手去處置他。”

青瑚點頭。

“其實阿爹,魏東亭並不傻,就是缺敲打。”青瑚道。

“人驟然高位,心中有點想法也正常。隻是不要影響了你們的大事就行。”沈芳敘點頭。

青瑚心想,能影響什麼?

神眷者軍團有什麼大事兒?

不,還真有大事兒。

不知道魏東亭是怎麼跟許清正說的。許清正那邊之後幾日就送來了不少優秀後輩。

跟著冇幾日,異族,異族混血者們就跟許清正和一些人族的小家族勢力和散修勢力就突然爆發了大戰。

從夜裡打到天明,從天明又打到天黑。

即使最後有了神眷者軍團一支萬人軍團去接應。

異族,異族混血者修士,外加邪神信徒之中高階修士聯合到一起埋伏了前去接應的神眷者軍團。把他們和許清正他們包了餃子。

在神眷者悍不畏死的衝鋒下,許清正他們才僥倖逃了出來。

不過損失慘重。

應該說圍攻的一方和突圍的一方,全部都損失慘重。許多清正那邊高手直接減去了一半。但是大家對於神眷者軍團還算影響不錯,冇有什麼怨念。

因為突圍的時候,是神眷者軍團不斷的抱著敵人自保給大家爭取的生路。

整整一萬人,幾乎死了一個遍兒。

而且這次的大突圍,他們雖然幸運的逃出來一部分人,但是更多的百姓和修士卻慘死了。

許清正他們原來住著的湖邊小鎮,如今都成了廢墟。

而異族一方,他們也死了大量的混血者。

往日這些混血者,因為自身血脈的關係,日子都過的不錯,但是正到了需要他們上陣的時候,異族就開始逼著去阻止那些不斷自爆跟共歸於儘的神眷者。

不上就得死,可是上去了也得死。

不管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身後的親友,他們隻能挺身而出。上!

這場大戰,混血者死的簡直是十不存一。神眷者發現了這些混血人,更是二話不說的撲上去保住混血者自保。

許多混血者小部落,更是所有出戰的修士死亡殆儘。

最後他們也隻能返回駐地獨自舔舐傷口了。

軍團新建成的一些坊市小鎮,紛紛入駐了不少新來的傷號修士和傷號凡人,小鎮的居民很快就接納了他們。在發現他們日常生活用品缺乏之後,還把自家做的各種小吃和一些生活用品送給了他們。

樂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