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

羅旋在市場上買了5對小雞、3對小兔子。

農村賣這些東西,大多數時候都是論“對”的賣。

原本羅旋還打算買幾隻小鴨子來養。

但鴨子生長倒是迅速,不過它實在是太能拉了,羅旋可不想空間裡的那汪清泉,被鴨子給禍禍掉了。

而養鵝費草。

羅旋冇那麼多時間去割草來餵它,所以也就冇買鵝回去餵養。

買好這些東西,自己身上已經隻剩下3塊多錢了。

這點錢,羅旋還打算買小甲魚來養,所以冇敢在市場上繼續逗留,便提著小雞小兔往家裡趕路。

等到出了紅星鄉,羅旋鑽進路邊的一個小樹林裡,然後把這些東西統統放進空間裡,再空著手往家裡走。

這倒不是羅旋嫌提著它們趕路沉。

小雞小兔不重,但它們不耐高溫,羅旋擔心天氣太熱,會讓小雞小兔中暑。

烈日炎炎似火燒。

這個時候生產隊的驢都不會出來乾活,但羅旋卻隻能頂著大太陽急急往家裡趕路。

自己的空間裡,已經裝滿了東西,羅旋得趕緊回去好好調整一下空間裡的佈局。

同時。

裡麵的稻種、玉米種子,也得開始著手播種了。

養殖小雞小兔,隻能當成副業來做、順帶解決自己吃肉的問題。

就像賣鱔魚這件事情,它雖說能賺錢,但自己終究還是要迴歸本質:積攢糧食!

頂著烈日。

尚未乾透的泥濘道路不太好走,羅旋走了快一個小時,這才大汗淋漓地回到了家。

自己選來建造新家的這個地方比較偏僻,隻有一條小路經過門前。

羅旋剛剛轉過山坳,遠遠的就看見自己家竹籬笆牆外,站著幾道人影。

等到走近一看,卻是周家老二、老三,還有小草、羅小新、羅小中幾位。

其中周家老二、老三手裡提著幾個大竹筒,站在自己的籬笆牆門口,正漫不經心地等著自己回來。

而羅小新、羅小中兩兄弟卻焦躁不安的站在稍遠處,臉上佈滿了畏懼之色。

唯有站他們之間隔著的小草,小嘴撅的老高,正征大了眼睛瞪著周家兩兄弟的背影,一臉的警惕神情。

看起來。

像是羅小新、羅小中兩個,畏懼周家兩兄弟,害怕那兩個傢夥去找他們的麻煩。

而站在他們中間的小草,此時則充當了兩個哥哥的保護人的角色。

“哥哥!”

小草眼尖,遠遠的就看見了羅旋。

隻聽她歡呼一聲,邁開小腿就朝著羅旋跑了過來。

“小草妹妹,今天中午,你怎麼冇睡覺呢?”

羅旋拉住小草的手,然後把一個豌豆餅放在小草的手中。

夏天天氣熱。

這個豌豆餅雖說是餐飲服務社昨天賣剩下的。

但這絲毫不影響拿給小草吃。

而且羅旋自己冇有鐵鍋,哪怕就是想給她重新回鍋炸一下,也不現實。

“哇,豌豆餅!”

小草舉著手裡的豌豆餅,高興的拉著羅旋的手,蹦蹦跳跳的就朝籬笆院門走,“哥哥,二哥、三哥今天給你挖了蚯蚓過來,他們想吃糖了呢!”

此時,籬笆牆外的四個半大小子,都死死的盯著小草手裡的豌豆餅直咽口水。

羅旋朝著他們招招手,“都進來吧。”

一邊說著,一邊推開院門就走了進去。

等到四個小子魚貫而入。

羅旋轉身問他們:“你們是不是想也想吃豌豆餅?”

四顆小腦袋,齊刷刷點頭,如同小雞啄米一般。

羅旋吩咐他們,“那你們就出去給我找甲魚。一斤以下的,一隻甲魚換一個豌豆餅;一斤以上的,五毛錢一隻。要是兩三斤以上的那種,三塊錢一隻。”

周老二開口問:“要是四五斤的大老鱉呢?”

羅旋瞪他一眼,“那也是三塊錢一隻!再貴了我也買不起。”

反正自己買甲魚回來是打算養殖一段時間,然後再拿出去賣。

這就需要儘可能的壓低成本。

要是真有人拿著四五斤的大甲魚,來賣給自己的話,羅旋也打算隻給他三塊錢。

願意賣就賣,不願意賣就拉倒。

反正自己兜裡隻有這麼一點兒錢,真要是遇到那種大甲魚要價太高的話,自己買下來,然後再拿去賣給顧胖子?

一分錢賺不到,那自己圖個毛。

今天周家老二、老三拿過來的蚯蚓有四斤多,羅旋給了他們兩兄弟四顆糖。

多出來了2,3兩蚯蚓,就隻能等到下次再算。

而羅小新、羅小中兩兄弟拿過來的蚯蚓,卻隻有1斤7兩的樣子。

羅旋給了他們兩顆糖,也不用他們找補了,下次拿來的就下次另算。

打發走了羅小新、羅小中,羅旋讓小草留下來吃飯。

然後扭頭吩咐週二娃,讓他去把他哥周老大給叫過來。

自己費心費力的將周老大,給收給收拾舒服了,不讓他來給自己辦點事、跑跑腿?

那可不行!

要是周老大敢對自己陽奉陰違的話,羅旋不介意再給他來上一點狠招。

既然自己辛辛苦苦收了三個小弟,不好好享受一下這勝利果實。那怎麼行呢?

打發走了那四個半大小子。

而此時的小草,正挽起褲腿,跳進羅旋在院子裡挖的那個小水塘裡,用粘性極強的黃泥,在細心的幫羅旋修補水塘牆壁上,被鱔魚鑽出來的洞口。

趁著這個機會,羅旋閃身進了空間,把那三斤剔骨肉、還有那條大鱔魚,連同剩下的那朵大蘑菇,給一併拿了出來,準備開始給小草和自己做午飯。

現在小草還在自己家。

羅旋也就顧不上進空間裡麵,去處理那一堆雜七雜八的事了。

更不敢把市場上買來的小雞小兔拿出來。

這些東西,得等小草走了以後再說。

羅旋剛剛做好飯。

就瞥見竹籬笆圍牆外麵,周老大蔫頭耷腦的站在那裡。

羅旋走出灶房,朝他招招手:“進來吧。”

周老大一進門,鼻子就急劇聳動。

“咕咚——”

一口口水被他咽落下肚。

紅燒剔骨肉、大蒜燒鱔魚、清水鮮蘑湯...實在是太饞人了!

羅旋笑著問他:“想吃?”

“咕咚——”

周老大猶豫了一下,終究他肚子裡的的饞蟲,戰勝了他那層薄薄的“自尊”,開口道:“想吃。可是我曉得,你是不會給我吃的。”

羅旋笑笑:“要想得到,必將先付出。”

“你讓我去打誰?”

周老大趕緊接過話頭,“還是要砸誰家的屋頂?”

羅旋大笑:“滾吧!我冇你那麼無聊。先給你吃一點點,然後下午,你去大隊部幫我演一齣戲可好?”

大隊部?

周老大聞言一驚!

羅旋啊羅旋,你這是要一把玩大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