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

金雞忙著報曉,土狗急著睡回籠覺。

生產隊各家各戶的煙筒裡,都冒起了裊裊炊煙。

等到社員們吃完了飯,大家就該集合到村口,聽從隊長安排一天的農活了。

現在是“農業合作高級社”階段。

社員們各自的土地、大牲畜、大農具,都集中起來飼養使用。

然後大家一起勞動,互相幫助。

這種模式,在嚴重缺乏農業機械、化肥的年代,是極具先進性的一種生產模式。

它可以極大地提高農民們的生產積極性,可以極大的提升大牲畜,和大型農具的使用效率。

其實,這個時期糧食還是比較充裕的,勉勉強強塞飽肚子,並不是特彆困難。

雖說是集體勞動,但並非是強製性的,大家可以選擇去乾活,也可以選擇不去乾活。

反正年底分糧食的時候,會和出力的多少、入股的多少掛鉤。

不怕捱餓的人,儘管睡懶覺,隻怕到時候餓的會哭都冇力氣哭。

羅旋乾不了農活。

生產隊裡的小屁孩們,他們有一句順口溜:羅旋羅旋,天生的伏倒杆。彆人在插秧,他往泥裡鑽!

自己身上有低血糖。

乾重一點點的農活,堅持不了幾下就會發暈、渾身無力、虛汗直冒。

一頭栽倒在地的情況,已經在羅旋身上發生過很多次了。

但羅旋可以去割牛草,割豬草,這也是能夠算一點點出工份額的。

割一背篼牛草,生產隊大約給記1/4個工。

鑽出地窖,灰頭土臉的羅旋。慢慢悠悠走回家。

剛剛走到自家的小院壩邊上,便感受到一束鄙夷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掃視,如同刮肉一樣,讓人渾身難受。

不用抬頭看。

羅旋知道:那是自己的“娘”王氏,正在用她那種特有的、如鷹隼一般犀利目光,穿透竹籬笆上的窟窿,在死死盯著自己。

王氏一般不會開口挖苦,或者是斥責羅旋,怕傳出去不好聽。

但隻要一有機會,她總會用這種陰冷的目光,如蛆附骨的盯著羅旋看。

這一點,並不會因為昨天晚上羅旋把吊墜給了王氏,就會有任何一點改變。

各取所需。

那不過是一次雙方自願的交換罷了。

水蒸汽騰騰,羅旋家隻有三麵竹籬笆牆的灶房裡,傳出陣陣飯菜的清香。

羅旋還聽見灶房裡麵,傳出二弟羅小新,和三弟羅小中數數的聲音:“一滴,兩滴,三滴!呀,還有兩塊油渣!娘,我吃那塊黃一點的,那個炸的香...”

這是王氏在煮紅薯藤上麵的嫩尖,農村人很多時候,都是拿它當菜吃。

紅薯藤冇油水,吃多了讓人撓心撓肺的,所以煮紅薯藤的時候,得加幾滴豬油。

早飯,羅旋向來是冇有資格吃的。

哪怕是隻有幾粒米,加上一把紅薯乾粉熬成的薄粥,也輪不到自己喝。

背起巨大的竹揹簍,羅旋提著鐮刀就朝著坡坎下的水溝走去。

那裡水草茂盛,適合牛吃的草卻不多,但是可以躲在水溝裡做點彆的事情。

翻開一塊石頭,下麵的淺水裡有一隻蛤蟆。

癩蛤蟆被羅旋這麼一打擾,衝著羅旋不滿的“呱”了一聲,這才慢吞吞的挪到一旁的水草裡去了。

繼續翻找。

不多時,羅旋就抓到了幾隻青蛙、兩隻螃蟹。

彆人是不吃螃蟹的,但羅旋吃!

掰開螃蟹背上的殼,羅旋將小螃蟹去心去肺,在水溝裡隨便涮涮,扯下兩邊的蟹肉就塞進嘴裡。

生吃螃蟹肉,有一點點微甜,其實並不難吃。

隻可惜冇醋。

等到羅旋抓到7.8隻螃蟹、5.6隻青蛙之後,就運起意念進入腦海中的那個空間裡麵。

羅旋打算在空間裡,先存上一些螃蟹和青蛙。

這樣等到自己餓得實在不行的時候,就可以進入空間裡麵,烤上兩隻青蛙,或者是生吃兩隻螃蟹,以緩解自己身上的低血糖症狀。

螃蟹、青蛙屬於蛋白質,對於緩解自己身上的低血糖症狀,其實作用極其有限。

但也聊勝於無。

放好了青蛙和螃蟹,羅旋再度回到水溝,繼續在灌溉渠裡翻找起來。

不一會兒,在一塊大石頭的角落裡,有一塊拇指大的小石頭,引起了羅旋的注意。

這塊小石頭看上去很光滑。

將它清洗乾淨之後,便散發出一股股溫潤的氣息來。

“玉石?”

羅旋舉著小石頭,對著陽光翻來覆去的看,但也不確定這塊石頭到底是什麼材質的。

順手將它在大石頭上,用力的一劃拉,大青石上留下一道滑槽,而小石頭卻毫髮無損。

看上去硬度是很高的樣子。

石頭看上去挺好,但對於羅旋來說,冇用。

羅旋將小石頭順手放在兜裡,然後又繼續彎腰尋找。

突然!

羅旋感到自己的小腿上,傳來一陣劇痛!

旋即。

一條濕滑而冰涼的東西纏上了自己的腿!

嚇得羅旋趕緊丟掉手中的螃蟹,慌忙側身一看:卻是一條花花綠綠的小蛇,正死死纏繞在自己的小腿上!

“闖了鬼了!”

羅旋暗罵一聲,趕緊伸手扯住那條小蛇的尾巴,然後狠狠地轉著圈,將小蛇的背脊骨生生抖散了架!

隨手把小蛇在石頭上一摔。

羅旋再也顧不上其它,疾速的運起意念,趕緊逃進空間裡麵!

蛇是冷血動物。

清晨氣溫不高,按理說蛇類在這個時候行動很緩慢,它是不會攻擊人類的!

可自己偏偏就被蛇咬了一口!

低頭仔細檢視自己小腿上的傷,鮮血順著小腿緩緩流淌,如同蠕動的紅色蚯蚓。

那種小蛇,羅旋也不認識,也不知道它是不是毒蛇。

雙手捧著腳踝,羅旋使勁的把小腿往上掰,然後極力弓下腰,將嘴湊到傷口上,把傷口處的血液給狠狠的吸了出來吐掉。

傷口處傳來一陣陣疼痛。

還好,疼比發麻好!

心神剛剛放鬆一點點的羅旋。無意之間,卻突然看見以前自己種在空間地裡的蠶豆,竟然長了一大截!

以前。

羅旋嘗試過在空間裡種農作物,但種啥啥不長。

可為什麼,以前自己種下的蠶豆,今天卻偏偏長高了這麼多?

而且自己先前進來的時候,地裡的蠶豆還是老樣子啊!

自己身上,和往常一樣比起來,也冇什麼特彆的啊。

要說有什麼不同,那就是自己捱了蛇咬,還有就是撿到一塊石頭...

滿心疑惑的羅旋,把手伸進自己的兜裡,想找出那塊玉石。

卻赫然發現,自己的兜裡已經空空如也,那塊玉石竟然不見了蹤影!

羅旋仔細回憶:自己的衣兜很深,不可能會將它丟失在空間外麵。

沉思一會兒。

羅旋隱隱約約之間,感覺到這個空間,似乎和玉石之間存在某種神秘的關聯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