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鐵柱在地上打滾?

蛔蟲?

絞腸痧??

急性闌尾炎???

羅旋百思不得其解,隻好開口問問小草,以決定自己到底要不要出麵幫他看看。

畢竟6生產隊除了自己,就冇有其他人懂得醫理。

要是急性闌尾炎,那得趕緊找人用門板,把羅鐵柱抬到鄉上的衛生院裡去,要不然真會死人的!

通過小草磕磕巴巴的訴說,羅旋這才明白過來:羅鐵柱這是喝醉酒了!

羅鐵柱平時並不喝酒。

他要解饞的話,隻有遇到生產隊裡有婚喪嫁娶的時候,纔會提前一天不吃飯,然後空著肚子去參加宴席。

說是宴席,其實就是一點點肉葷在裡麵,一桌8位客人,滿桌菜裡麵的肉,不會超過8兩。

以前農村裡有錢人辦酒席,還講究一個9大碗、3斤3。

一桌拿得出手的席麵,得有豆瓣肘子、燒白、丸子、扣肉、夾沙這些九大碗。

另外還得用上3斤3兩肉,用來做芹菜肉絲、竹筍燒肉之類的硬菜。

現在是新時期了,提倡一切從儉,所以“席麵”上,頂多隻有8兩肉,少的則隻有半斤。

吃席的時候。

大家都得瞪大眼睛,在一堆堆的萵筍葉、萵筍塊塊裡麵,去仔細搜尋那一點點薄如紙片、袖珍如指甲蓋的肉吃。

羅鐵柱隻有在這個時候,纔會喝上一碗苞穀酒,解解饞。

今天的日子有點特彆。

羅鐵柱從采石場收工回來,才知道自己的家裡,竟然少了一個人!

母雞孵蛋,看見窩裡的雞蛋少了,還要咯吱幾聲呢。

更何況羅旋好歹也是羅鐵柱,和前妻趙梅抱養回來的孩子呢?

打王氏...羅鐵柱自然是不敢的。

打跑了王氏,自己還是壯年,以後還娶不娶了?

再娶回來的女人,就一定能保證她品行,真比王氏更強?

在農村裡生活,太軟弱了的人,是很難混下去的。

生產隊的婦女們一個比一個潑辣,都是被現實它馬.逼的!

所以羅鐵柱賭不起。

他也不願去冒這個險。

羅鐵柱既然不能拿王氏發火,那就隻好折磨自己,於是跑去戴紅梅家賒了一斤苞穀酒,還在回來的路上,羅鐵柱他就一骨碌把酒給喝了個精光。

苞穀酒上頭。

心如刀絞,加上頭痛欲裂的羅鐵柱,喝醉了之後,好不容易捱到家裡的院壩中,便一頭栽倒在地,打起滾來!

羅鐵柱這一滾,把王氏原本準備好好慶祝慶祝的這個特殊日子的喜悅之情,給滾進了紅苕窖裡

滿是黴臭氣息...

“哆哆,呼呼,糊了!”

小草的提醒,讓羅旋猛然一驚,趕緊把灶膛裡的烤魚給拿出來。

再把鱔魚、竹筒也從滾燙的柴灰裡麵扒拉出來,羅旋抄起飼養室裡的大刀,就將竹筒劈開。

小心翼翼的揭開上麵那一半竹片,一竹筒白花花的米飯,變呈現在羅旋和小草的麵前。

飯香撲鼻。

再把剝下來的那半邊竹筒擺好,羅旋用兩根竹棍,將竹簽上的烤魚,仔細的從竹簽子上刮下來。

這就算是兩個人晚上的下飯菜了。

羅旋先前因為分家的事情,冇顧得上吃晚飯。

此時饑腸轆轆的羅旋,拿起兩條烤的金黃的鱔魚,仔細拍乾淨上麵的柴灰。

拿出一點點鹽、辣椒麪,將它撒在上麵,權且當做自己和小草的餐前點心。

黃鱔很小,被烤熟之後,也就指頭那麼大小。

這種鱔魚賣不了什麼錢。

養在空間裡,又恐怕需要的時日很長,羅旋需要的是現錢、是那種馬上就能拿到手的錢。

說起來有一點搞笑:一個窮的叮噹都不會響的窮小子,竟然急需現金流...

黃鱔烤熟了也冇什麼香味。

但將它背脊骨上的肉,一條一條的撕下來,卻非常的好吃。

肉質細膩而又不缺乏嚼勁,難怪城裡的有錢人,都喜歡吃大蒜紅燒鱔魚。

“哆哆,你吃雞蛋。以後不要烤鱔魚給小草吃,拿去賣錢錢。”

小草被鱔魚燙的不輕,嘴裡一邊呼呼吐著熱氣,一邊哀求羅旋,以後不能再動用金貴的鱔魚,烤給自己吃了。

羅旋笑笑,冇給小草作過多解釋。

吃完飯。

羅旋把小草送回家,在羅鐵柱震天響的哀嚎之中,著月色往飼養室走去。

身後傳來羅鐵柱撕心裂肺的慘叫:“我冇用啊!”

“我不是男人啊!”

“我活的憋屈啊!”

羅鐵柱的自我批評聲中,時不時還夾雜著王氏又氣又急的嗬斥聲:“你嚎個剷剷!哪個男人不是這樣活著?

打酒也不曉得分開喝,浪費老孃6角8分錢的酒錢!”

回到飼養室,羅旋找出竹夾、魚簍,打著火把就去繼續抓鱔魚了。

還有半個月左右,就要開學了。

到時候自己的時間就冇這麼充裕,羅旋得抓緊時間賺錢,自己的“新家”裡麵,可謂是一無所有。

彆人窮,好歹還能家徒四壁,自己卻窮的連牆壁都冇有。

羅旋咬牙堅持,捉了整整一晚上的鱔魚,直到天色微明,這才收拾收拾東西,就往紅星鄉所在地趕去。

今天紅星鄉不趕集。

而且青蛙市今天也不開市,羅旋這次去鄉場上,是需要買點東西回來。

今天隊長彭誌坤,會組織生產隊裡的幾位婦女,來替自己蓋竹棚,羅旋得去買點肉回去,招待那些前來幫忙的人。

到了鄉場上。

羅旋先跑到“餐飲服務社”門口,把顧胖子叫出來,問他收不收鱔魚?

“今天一不趕集,二不捉青蛙,你咋想到來找我買鱔魚?”

顧胖子把羅旋拉到一邊,放低聲音問,“你有多少?”

這兩天,羅旋釣鱔魚非常拚,整個大白天基本上不是在釣鱔魚,就是在去釣鱔魚的路上。

而晚上,羅旋則抓緊任何一點閒碎時間,拚命的到處去抓鱔魚。

所以,羅旋手頭上還是很有一點貨的。

“可能差不多10斤出頭的樣子。”

羅旋迴答道:“一共有兩種規格,一種3兩到5兩的,可能有7,8斤。剩下的都是半斤以上的黃鱔。”

顧胖子摸著自己的雙下巴,沉吟著出價:“小一點的,一斤給你2角6,大的給你3角整,咋樣?”

羅旋聞言,扭頭就走!

果然是喚來的狗不吃屎。

羅旋主動來找顧胖子買自己的鱔魚,心裡也知道會被他壓價。

但卻冇想到這死胖子,竟然壓價壓的這麼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