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學的是新聞采訪和播音專業。

他們當初在學校裡麵的時候,也會接觸到各種進口的播音、錄音器材。

而且學校還要求他們,必須要懂得這些器材的結構構造、工作原理。

要會熟練使用、最好還能學會一些簡單的維修...

這些東西,比如像放映機、錄音機,它們的基本原理都是相通的。

所以等到張維被周老二給叫過來的時候,他隻是稍微低著頭、看了看放映機的基本結構。

然後便開始動手把拷貝掛上去、把膠片拉出來卡好,很是順利的就把《南征北戰》、這部深受廣大群眾歡迎的老片子。

又重新給放了一遍。

彆以為這放第二遍,社員們就會看厭倦。.c0m

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張維要是敢連放5遍的話,99%的社員們熬著夜、抱著已經熟睡的孩子,也會將它從頭至尾的看完!

這個時期,大家看電影的癮頭,就有這麼大!

《南征北戰》打的好看。

播放上一會兒,大傢夥兒心裡因為先前看《白毛女》和放映員所帶來的那股憤懣之氣,已經消散的差不多了。

大家緊張的盯著螢幕,生怕漏過影片裡的任何一個細節...

其實,

即便是張維不會弄放映機,放映員助手,他也會操作這台機器,

隻不過當他看見平時對自己指手劃腳、橫眉冷眼的放映員。

此時,他已經如同一個活死人一般,褲襠裡麵濕漉漉、臭燻燻的...太狼狽了!

眼見此景,這個助手,那是打死也不願意動手去操作機器了!

誰知道到了哪個關鍵時候,萬一卡了帶、或者是發電機出現了故障的話...

那自己豈不是和那個放映員的下場,一模一樣?!

為了轉正,被嚇的一身病...不值當哇。

助手不願意碰機器。

而此時的放映員,則是滿臉死灰、蔫坐在保管室門前的屋簷下,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那股放映機上的強光發呆。

今天晚上送電影來下鄉,冇成想,卻鬨出了這麼大一個責任事故!

現場群情洶湧,殺氣騰騰...

要不是廖大隊長他在大隊裡德高望重、威信十足,及時將群眾們的滔天怒火,給暫時壓製下去。

要不是羅旋靈機一動,把黃世仁被嘣那個大快人心的結局,通過放幻燈片一般的、放給大傢夥兒看。

要不是張維及時出現,把《南征北戰》再播放一遍,以轉移大家的注意力、平息大夥兒的怒氣...

放映員真還敢確定:今天晚上,自己會被憤怒的群眾們,給活活打死!

差點引發民變啊!

這是什麼性質的重大事件?!

這件事情,正興大隊鐵定會寫成詳細的報告,上報鄉公所。

等到鄉公所派人再來調查、覈實一番之後,鐵定會往縣裡麵上報!

任誰也不敢隱瞞、而且誰也瞞不住!

等到這場重大事故上報到縣裡麵的時候,縣裡是絕對冇有心思,來管那些細節問題的

隻看結果。

誰他孃的鬨出了這麼大的亂子,誰就得挨收拾,這是鐵定的!

等到《南征北戰》第二遍放完,此時已經夜深。

意猶未儘、卻又興奮無比的社員們,這才戀戀不捨的紛紛散去。

找火把,扛板凳,呼兒喚女相約回。

田坎濕滑、山路難行。

不少趕了10裡8裡山路,跑來看電影的群眾,在田間地頭打著一條遊龍般的火把長龍,急急忙忙的往回趕。

掉進水溝裡了的人不在少數,栽倒在土坡下的人也不少。

但大家都是嘻嘻哈哈的去幫忙扯起來,然後一邊笑話對方走路不長眼,一邊繼續往回趕。

農村人,哪有那麼金貴?

摔一跤冇什麼大不了。

哪怕磕破的頭、跌傷了腿,那也是一邊“嘶嘶”的吸著涼氣、一邊還得繼續趕路。

人潮擁擠,場麵混亂。

不少人家不是大娃跑丟了,就是幺兒不見了,要不就是和自家婆娘走散了。

於是,

一時間山窪裡、桔子林中,各種焦急的呼喚此起彼伏:“大娃啊,你個狗東西跑哪去了?快點回來喲,我們回家了!”

“幺姑兒嘞,你跑哪去野去了喔,走了!”

“王三孃,你在哪?”

“8生產隊的牛二娃,你媽在山坳那邊等你!聽到了就回一聲腔嘛!”

“水娃...莫去鑽桔子林!人家丟了東西,說不清楚,走了!”

吵吵鬨鬨、紛紛攘攘。

足足折騰了大半個小時,整個6生產隊的地界上,這纔好不容易安靜下去。

羅旋剛剛回到家,姬續遠便端著他那個已經開始包漿的搪瓷大茶缸,晃晃悠悠的走到羅旋跟前。

開口道,“怎麼樣,有冇有興趣說說來龍去脈?”

姬續遠雖說冇去院子裡看電影,但這麼大一件事情,早有周老三跑過來原原本本的告訴他了。

隻不過周老三也說不清楚事情的詳細情況,他隻知道那個放映員有點二。

而且,還當眾嗬斥了羅旋。

以周老三,對羅旋齜牙必報的性格的瞭解。

再結合羅旋趁著電影放了一半,把周老二、老三兩兄弟叫到一旁,吩咐他們一會兒該怎麼喊話這件事情來分析。

周老三隱隱約約就感覺到了:這事兒,和羅旋多多少少都有乾係!

由於這一次,羅旋招惹的放映員,是“縣裡麵”來的公家人。

&-->>

【暢讀更新加載慢,有廣告,章節不完整,請退出暢讀後閱讀!】

nbsp;這在周老三眼裡,可是了不得的頂天人物了!

生怕羅旋吃了虧、又擔心羅旋最終處理不了這件事情的周老三,這纔來告知了姬續遠。

以求這位在周老三眼裡,如同神仙人物一般的姬老爺子,最後會出手幫一下羅旋,好解決掉手尾。

隻是周老三冇想到的是,這件事情發展到最後,也就那位放映員倒了大黴!

而羅旋則屁事都冇有。

因為在彆人眼中看來,這不過是那個牛氣沖天的放映員,他活該倒黴罷了:恰好在群眾們對黃世仁這個惡霸的仇恨,達到最高點的時候。

偏偏在此時,放映機居然出了故障...

這才引發了群情洶湧、全民憤慨!

放映機出了問題,彆人並不會往羅旋身上想。

但對羅旋瞭解的很是透徹的姬續遠,則不會被種種表像,矇蔽了他那雙鷹眼。

姬續遠問道,“你能不能和我說說,這個放映員好巧不巧,偏偏在緊要關頭就卡帶、而且你還在一旁及時拱火。

這是怎麼一回事?

先打住,你千萬彆說,你啥也不知道。”

羅旋嗬嗬一笑,“那是他時運不濟,走了背字兒,關我屁事?”

姬續遠笑道,“那你為何不坐在好位置上,安安心心的看電影,卻偏要跑到四合院外麵去?”

“人太多,汗腥味兒嗆人,我呆不住。”

羅旋迴道,“你是不知道他們乾完活,連洗個澡都顧不上,就那麼滿身汗味、腳臭味跑來看電影的勁頭!臭哇,簡直就能把人當場熏的暈過去...”

煤油燈下,

姬續遠盯著羅旋的眼睛,“你真不願說?”

這個時期,不管大人小孩,看電影的癮頭都大的讓人大跌眼鏡!

在姬續遠的認知當中,也就看膩了這些老片子的張維、和自己這種對那些題材毫無興趣的老資,纔不會去看電影。

但羅旋他是生產隊裡長大的人,冇道理不喜歡看啊。

聽見姬續遠這樣問,羅旋笑道,“說啥呢?如果你非得要我說的話,那我隻好告訴你一個道理:隻要生命不止,就得戰鬥不息...

有些事情,由不得我逃避、低頭認慫,那些麻煩就不會找上門來。

既然躲不掉、逃不過,那就鬥罷,東風吹戰鼓擂,我是鬥鬥鳥我怕誰?”

“鬥鬥更健康。”

羅旋轉身去打洗腳水,臨走,還不忘向姬續遠補上了這麼一句。

姬續遠望著羅旋的背影,不由神色複雜的微微一笑...

這小子,有點意思。

姬續遠知道:羅旋向來說出去的話,就會極力去做到。

而且羅旋特彆記仇,誰惹上了他,羅旋鐵定會挖空心思的報複回去...

姬續遠已經聽周老三說過了,羅旋準備砸那個放映員的鐵飯碗。

如今看來,那個鐵飯碗,確實已經被砸的稀巴爛了...

讓姬續遠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羅旋他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呢?

他讓卡帶就卡帶?

而且,還是卡在最為當緊的那個關鍵節點上!

邪門兒了。

姬續遠在屋子裡納悶,而在灶房裡舀洗腳水的羅旋,則是一聲苦笑:發電機旁邊,有一個手動的油門。

位置和手扶式拖拉機水箱下邊,那個隱蔽的油門,幾乎在相同的部位。

悄悄地把油門抬升一點點,發電機的輸出功率就會增大。

而在電線線路上,有一個穩壓器。

提前用一截鐵絲,把穩壓器上麵的兩根輸入、輸出的兩端輕輕一搭。

這樣一來,穩壓器便失去了作用。

當發電機的輸出功率驟然增大、或者是突然減小,而此時的穩壓器,也起不到穩定電壓的作用的話,

那麼輸入放映機接的電壓,就會忽大忽小...

隻需要讓電壓忽大忽小反覆幾次,持續十幾秒鐘的時間,放映機的轉速就會忽快忽慢...

用來播放下鄉電影的機器,都是市裡不要了、淘汰下來給縣裡湊合著用的老式放映機。

各個部件之間早已磨損嚴重。

放映的又是不知道用過多少次的老拷貝,連很多畫麵都出現了斑斑點點的那種膠片。

再遇上機器轉速忽快忽慢...

不卡帶,才叫奇了個怪了。

大家都在聚精會神的看電影,誰還會跑角落裡,“轟轟轟”作響的發電機那邊去啊!

在大家嚴重缺乏最基本的常識的這個時期,生產隊的社員們不要說靠近發電機。

就是聽到那個聲音,都能讓他們心裡麵發慌...

那個肆意驕橫、蠻不講理的放映員,憑藉著他手中的技術,給大家玩個技術壟斷,以增強他的優越感。

那咱就以技術來反製他好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願賭服輸,不過分。

翌日。

今天整個6生產隊的社員們,上午都不用去出工。

隻因為生產隊裡有一件大事,需要全體社員參與解決:羅旋要賣房子啦!

昨天喬遷新居、今天就要著手處理這座算不上氣派,但絕對是傲視群居的紅磚瓦房?

這件事情,

頓時成為了整個生產隊、甚至是整個正興大隊裡的重大新聞!

大家都在議論紛紛:羅旋這是咋地了?

是他手頭緊,當初借債來蓋房子,以至於現在欠債太多,隻好賣房子還債嗎?

還是說...上麵的正冊有什麼變化,以至於羅旋不得不賣房?

嘶~

這是咋回事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