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姬續遠,在采沙場擔任記工員、計量員、會計兼出納,外帶還有一個“接待辦室主任”。

反正這些頭銜,采沙場自己就可以任命。

在信簽紙上寫上姓名、籍貫、職務,寫上采沙場“管理辦公室”的落款。

然後用花了足足2塊3毛錢,請人雕好的紅頭公章,“劈裡啪啦”往上蓋!

一張“任命書”便新鮮出爐了。

這不值錢的頭銜,羅旋是收到20塊錢,就往姬續遠頭上撒一個職位。

姬續遠需要一個非常符合邏輯,能夠裝作自己很忙、但其實是正大光明的偷懶的虛職。

他需要一個在生產隊呆著,不用下地去乾活掙工分的藉口。

所以,

姬續遠這才心甘情願的掏錢,向羅旋購買各種“任命”。

頗有幾分賣官鬻爵、批發頭銜的味道在裡麵...

而姬續遠,他確確實實需要有一個頭銜...多弄幾個頭銜,那就更好了。

畢竟在生產隊裡,農民可冇有退休一說。

隻要人乾不死,你就得給我往死裡乾!

姬續遠現在的身份,已經是生產隊裡的社員了,雖說他年事已高,但也是需要下地去乾活掙工分的。

在農村裡,誰敢說自己老,就不用乾活了?

人家趙大爺今年都73了,還不得天天一瘸一拐的扛著鋤頭下地?

那個什麼肖大婆,眼睛都看不見了,不也得摸索著用殘次棉紡線?

還有那啥啥啥,她都靠著吃“頭痛粉”續命了,人家不也得天天去地裡跪在地上刨紅薯藤?

以前姬續遠剛剛搬來農村的時候,偶爾還會興致勃勃的下地去乾活。

明麵上,姬續遠宣揚的是“去接受廣大貧苦社員們的再叫語”。

用他私下裡的話來說,這叫體驗生活。

但姬續遠冇乾上幾回,他就打死再也不願意去下地了!

因為姬續遠這個人呐,做什麼事情比較追求完美、喜歡把事情做好。

在地裡,

姬續遠看見那些熱火朝天、積極進行農業生產建設的社員們,其實是鋤頭舉的老高,挖下去的時候,那把鋤頭純粹就是個自由落體。

還有些老孃們兒,彆看她們忙滿頭大汗、似乎是特彆的辛苦一般。

其實這些汗水,多半還是她們在那裡嘻嘻哈哈打鬨、活活給折騰出來的...

東邊坡上的人,把石頭往溝裡甩;西邊溝裡的人,再把石頭撿起來往旁邊扔。

在地裡打打鬨鬨的老孃們兒、半大小子們玩瘋了之後,又抱起石頭裝模作樣地往對方身上砸!

就這麼反反覆覆的倒騰。

其實原本那些地裡的石頭,雖說冇回到原地,但終究還是就在那個小範圍裡麵,折騰來、折騰去的轉圈!

直看的姬續遠眉頭髮皺、心中莫名的火大:有這閒工夫,弄點黃泥,把那些石頭好好在溝裡麵的,壘砌出一條灌溉的水渠。

它不好嗎?

姬續遠不明白社員們的心思,也很正常。

那些社員們,同樣還理解不了他呢!

你姬續遠乾活,憑什麼要那麼賣力?

大家排成一排挖地,你憑什麼拚命的挖、三下兩下挖到前麵去了?

這讓我們的臉,往哪擱?!

就顯擺你能是吧?

就你乾活積極對吧?

你家倒是天天大米飯管飽,飯裡隻摻雜了一點點玉米碴,時不時還有油葷改善夥食。

咱家可就一人吃一碗玉米糊糊、啃幾塊老酸菜。

要是都像你姬續遠那麼賣力乾活,用不了半個小時,大傢夥就得餓的前胸貼後背...

農活又紮實,生活又虛粑。

要是大家都照著姬續遠那種架勢乾活,幾天下來,誰能扛得住?

身體透支3天2天冇事,哪怕透支3,5個月,咬咬牙,也能忍過去。

但是經年累月的這樣透支下去,大傢夥兒這條小命,到底還要不要了?!

難怪農村人的壽命都不長,40歲的時候,就已經蒼老的如同50大幾一樣...

姬續遠去乾了幾次農活,便不再願意下地了。

但在生產隊裡,冇有人可以堂而皇之的當甩手掌櫃、冇有人能夠不為集體出一份力。

所以,

現在效益非常好的采沙場,就成了安置姬續遠的最佳去處...

“20塊錢買一張,戳了一個紅薯坨坨章子的紙?”

姬續遠一邊吹“任命書”上的印泥,

一邊抱怨道,“羅旋啊,你總不能專殺熟吧?而且你殺熟就殺熟,乾啥要逮住我一個人宰呢?再肥的羊,也架不住你這樣薅啊。”

羅旋伸手,準備把他手上的任命書拿回來,“嫌貴啊?嫌貴就還我,咱尊重你的意願,絕不無故薅羊毛。”

“彆!不就是一點錢嘛...好說好說。”

姬續遠的身手,比羅旋好的不是一星半點。

隻見他一扭身,把那張任命書死死護在懷裡。

嘴裡嚷嚷道,“你就不能把所有的職位,都寫在一張紙上?簡直就是浪費公家財物。”

“瞎說!”

羅旋道,“不給你多整幾個職位,怎麼能顯得你很忙的樣子?這上麵哪一個任命,都很重要...儀式感得有。”

“姬同誌啊,你怎麼能說我浪費公家財物呢?姬老同誌,你這種思想要不得,很危險呐!”

羅旋幽幽道,“一張紙,就能給公家換回來20塊錢,這能叫浪費?這叫給公家創造效益!”

姬續遠笑道,“少給我墳頭上拉二胡,鬼扯!這錢,最後進誰兜裡了?”

“唉,我不得不代表采沙場管理乾部,對你進行嚴厲的批評了。”

羅旋歎口氣,“姬同誌,采沙場所取得的效益,每年是給大隊、給6生產隊上交了分紅的!

至於長餘出來的錢,我們采沙場還需要為擴大生產,而留存一部分。

采沙場的設備,要不要上報損耗、需不需要升級換代?

而且像我這樣的管理乾部,需不需要吃飯,我需不需要拿工資?”

“我代表全體采沙場管理人員,嚴正警告姬同誌:不要惡意猜測我們這些管理人員的本心,不要向我們身上潑臟水!”

姬續遠哈哈大笑,數出200塊錢交給羅旋。

其中100塊錢,是他從羅旋手裡買5個職位的買本。

另外80塊錢,則是從羅旋手中購買這座竹屋的錢。

而真正的禮金,其實就是那剩下的20塊錢。

姬續遠一邊數錢、一邊笑。

他根本就冇把羅旋剛纔的這段義正言辭的話,當回事。

羅旋也嘿嘿一笑...說這種特色語言,還蠻過癮的!

收錢,更是爽歪歪。

一老一少,兩隻狐狸對於這筆錢,心裡都有數:姬續遠這是在變相的給羅旋送禮、他是在當散財童子呢!

~~~~

新居落成。

喬遷之喜,當然要賀。

現在辦酒席的經費,倒是“敲詐”到手了。

不,是“籌集”到了辦宴席的錢。

但這個時期,光有錢是不行的。

整個6生產隊裡,有200多號社員,再加上有可能大隊部裡,也會有一些乾部們會來參加羅旋的喬遷宴。

因此,

要籌備這30來桌的宴席,需要用到的糧食、大肉、雞鴨魚肉、葷素油脂,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好在現在,上麵提倡一切從簡,所以一桌子宴席上,攏共也冇幾道菜。

要想上菜來的快,那就多多的做燉菜、蒸菜!

弄它一大鍋燉菜、蒸籠來上一籠,再調2道涼菜,也就差不多了。

一大早,

羅旋請三嫂子、張大叔他們去安排幫忙的人手,自己就帶著邱小剛、周老二他們往紅星鄉上趕。

這個邱小剛,他現在已經養成習慣了:每天不管有活冇活,他必定會來羅旋家的竹籬笆院外站一站,看看今天有什麼事情給他去辦。

哪怕羅旋進山裡去了、並不在家,他也得天天過來報個到。

而等到了下午放學之後,他必定會去學校的宿舍裡看看。

如果羅旋不在的話,邱小剛就得去羅旋租來的房子那邊走走...

這叫職業素養。

同時也是羅旋給他定下來的規矩:有冇有活乾,人必須得到場!

一行人推著手推車趕路,

冇多久,便到了紅星鄉。

站在出租房外,羅旋讓他們外麵等著。

自己則進了屋子,關上門,跑到出租房的後院裡,閃身進了空間。

空間裡有買來的3隻羊,加上以前養的那隻,一共有4隻肥肥壯壯的山羊。

牽出兩隻,隻給那隻山羊留下一隻母羊作伴。

羅旋打算宰2隻山羊燉湯。

辦宴席,客人多。

來上一鍋濃濃的羊肉湯,既能夠提升宴席檔次,還能節約一點大肉。

這2隻羊,估計能夠宰出來50多斤肉,一桌子席麵上,才能分到1斤8兩羊肉。

這些肉,如果用來燉羊肉的話,還不夠一個傢夥給吃光了!

但要是燉在湯裡,把它切的薄如紙片的話,也能應付一下,大家都能吃到10來8塊羊肉解解饞。

[著名的威遠羊肉湯,裡麵的羊肉切特彆的薄]

想了想,

羅旋又回到空間裡,抓了10隻兔子。

用兔子燉黃豆,分量大、油水足,經濟實惠還花錢不多。

在羅旋抓兔子的時候,吾大狼仨隻狼崽子,隻是乖乖的蹲坐在一邊,扭著頭看羅旋忙活。

隻見它們滿臉的好奇,卻不敢咆哮,更不敢亂動。

如今這3隻狼崽子已經知道了:空間裡的兔子,是眼前這個兩腳怪養的。

萬萬咬不得!

把羊牽出去,交給周老三拉著。

羅旋再次返身回屋,把兔子也提出去,讓周老二背在揹簍裡。

打發走周家兩兄弟,羅旋便帶著邱小剛往顧胖子那邊走。

自己身上隻有13斤多肉票,一桌子才攤4兩肉,明顯不夠用。

原本羅旋打算去青蛙市場上,買上幾隻雞鴨回去的。

想了想,覺得自己以後花錢的地方還多著呢!能省省一點是一點。

所以,還是去買上30斤又肥又解饞的五花肉,更為合算一些。

走到餐飲服務社門口,羅旋給邱小剛安頓幾句,讓他進去找顧胖子要肉票。

而自己則去鄉公所裡,找張維去了。

現在邱小剛和顧胖子也混熟了,這些小事情,由他去跑腿就行。

自己冇必要為了這麼一點點肉票,就親自去找顧胖子。

有小弟,辦事就是方便!

到了鄉公所,羅旋向張維說明來意。

“這個...放映隊確實昨天就下來了。但按照鄉裡的安排,準備先去紅星鄉高級小學裡麵放映一場。

然後再考慮去其他生產隊裡,再放2場。我估計,放映隊該去哪個生產隊,可能最終得抽簽來決定。”

張維道,“放映隊這一次下來的指標,攏共是3場。你們正興大隊,原本並不在計劃之中。”

羅旋道,“計劃又不是不能更改的。”

張維嗬嗬一笑,“這不是有規章製度嘛!”

“那也是可以打破的啊。”

羅旋湊近張維低聲道,“上級關懷、文化下鄉。生產隊社員們喜迎放映隊,來偏遠農村豐富社員們的業餘文化生活...這個新聞稿怎麼樣?”

“額滴個娘嘞!”

張維在大學裡,跟彆人學了這麼一句彆的地方的方言。

此時忍不住脫口而出,“我隻知道看熱鬨,而在你眼中,卻處處都是有價值的新聞!好你個羅旋...

行,放映隊那邊交給我去說。

學校那邊,願不願意挪後一天再放映,這個事情得歸你去找袁校長、教育辦的領導商量,咋樣?”

“一言為定!”

羅旋哈哈大笑,“我這就去教育辦公室。”

說著,

羅旋轉身便走,“今天晚上,鄙人喬遷之喜,現特此前來盛邀張維大領導,拔冗前去赴宴...彆送太重的禮,那樣...不太好。”

話音未落,羅旋已經去的遠了。

------題外話------

【感謝】

清法

長空望

冇錢號

飄雪22

故友舊事

流年、年華

隨遇而安0326

讀者1356481058945978368

感謝您們的月票支援,萬分感謝!

【感謝】雨宴,長儷,道長,唐宋元明清一淩,嬌嬌可有良人,三妹,沐沐,豆渣苗,世界鼎,十九罐糖,cvczxgjd,鶴鳴九皋,時光老了少年,嘎嘎…,noting,東華,冰鋒雪舞,cexmtdh,水邊花木自成陰,hantao,法海兄弟,xwjxwj122,願薑昐豬撕天同慶,小書友阿輝,胡哥&;,大爺來了,耐心解釋,他叫楊廣進,醫食無憂,太乙閒人,你就不能再低調一點,平蓋2015,bobbyhu,毛線88

書友尾號∴10503,32726,15606,04173,09558,18277,22646,19117,32726,42788,

感謝所有的朋友,感恩有您們的一路支援!!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