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魚倒是好捉。

輕車熟路的羅旋,根據上一次杜娟那種抓魚的方法,先站在小溪的上遊幾十米處,將油菜枯給倒進水裡。

不一會兒,

油枯那股強烈的味道、還有裡麵所含的芥酸物質,便把溪水裡的三大家魚、烏龜王八不含蛋、連同吸附在溪水底部石頭上的琵琶魚,給一股腦的熏暈過去!

羅旋拿著麻袋,站在小溪流的下方,不停的挑揀那些翻著白肚的琵琶魚。

而其餘的什麼馬蝦、小王八,還有鯉魚鯽魚,羅旋則統統看不上眼、棄之不理。

也就溪水之中,有兩隻暈頭暈腦的大王八,約麼有2斤多的樣子,羅旋這才懶洋洋的伸手將它捉進麻袋之中。

自己空間裡,那隻百年老鱉一窩王八蛋,就能孵化好幾十隻小王八出來。

而且在空間裡麵,這些小甲魚冇有天敵、也不受各種病害,所以還能包活。

自從空間有了那隻“功勳老鱉”,羅旋就很少在外麵收購彆人的甲魚了。

隻是有些時候,看見那種實在是可憐一些、經濟太過於拮據的人,羅旋這纔會掏錢、或者是用粉條換下他手頭上的甲魚。

那隻老鱉,上次一下子就下了5窩蛋。

照那個局勢發展下去,以後自己空間裡都快成王八老巢了。

未來隻會愁著怎麼處理,哪還需要四處去搜尋甲魚?

這一次,自己主要是來抓琵琶魚的,所以羅旋足足抓了近100條魚,這才心滿意足的提著麻袋,閃身進入了空間。

將琵琶魚一股腦的倒進大水缸裡,羅旋便開始燒火做飯,準備吃過午飯就起身返程。

這次做飯,羅旋還特意宰了一隻雞,采摘幾朵蘑孤一起燉了。

畢竟,阿黃跟著自己這一路著實辛苦,也得好好犒勞它一下。

收拾狼可以,但不能欺負狗。

再過半年,等到大家極度缺糧的時候,恐怕這條忠心耿耿、初通人性的阿黃,它的結局,恐怕不會特彆的美妙...

吃完飯,羅旋便抓緊時間趕緊上路。

由於這一次,自己進山裡來目標明確,一路上若不是遇到什麼天麻、三七之類的名貴中藥材的話,羅旋是根本不會停下來、耽擱哪怕一分鐘時間的。

像什麼金銀花、梔子,甚至是龍骨,羅旋都不會多看它們一眼。

[龍骨,中藥材,其實是恐龍化石。榮威縣鄰近著名的恐龍之鄉,時常有龍蛋化石,會被雨水沖刷出來。]

因為路上基本上冇有耽擱時間,所以這一次羅旋迴到杜仲家的時候,太陽還掛在山對麵的樹杈上。

“羅旋,你回家先歇歇,咱忙完了這些,就回去給你做飯。”

杜娟娘正在生產隊的打穀場裡,和全村的人一起忙活,當她看見羅旋迴來,便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社員們太忙了,大家竟然連飯都顧不上回去做了。

羅旋走近杜娟娘,壓低聲音問她,“這倒冇事,我回去做飯也行。哦對了,大娘,你知不知道誰家有山羊賣?我打算買上幾隻。”

杜娟娘抬頭四處觀望了一圈,然後高聲叫道,“二蛋他娘,你家的山羊也大了吧?能不能賣幾隻給咱家羅旋?”

聽到這話,羅旋頓時感到頭皮發麻!

私養山羊,還能大聲嚷嚷的嗎??

隨著杜娟娘話音剛落,遠處的人堆之中,傳來一個老孃們兒的聲音:“倒不算多大,一隻羊才40來斤...哦,是羅旋要買啊?那行,今晚我給你牽過去。”

哇靠!

這小老君生產隊,果然與山外的那些生產隊差異很大啊!

大傢夥兒公然在山裡畜養牲畜不說,竟然還敢滿世界的嚷嚷?

杜娟娘扭頭對羅旋道,“那你先回家歇著去,晚上二蛋他會把羊給你牽過去。”

羅旋問,“那得多少錢一隻?”

杜娟娘嗬嗬一笑,“都是鄉裡鄉親的,你先收著。至於多少錢,那都是有一個行情的,誰也彆想蒙誰。以後再算賬,反正有我家在這裡替你擔著哩。”

見她們這樣說,羅旋倒也不好留在這裡耽擱彆人乾活了。

這年頭交公糧,這可不是件小事情!

不但糧食要曬乾,而且裡麵還不能有一點點雜質。

這就使得整個小老君4生產隊的全體社員們,今天一整天就在忙著曬稻穀。

曬好稻穀,還要用風鬥,將這些稻穀反覆的去除雜質、癟穀子。

大家之所以這樣精心挑選公糧,那是大夥兒都被糧站的檢測員,給收拾的怕了!

每年到了交公糧的時候,就是整個生產隊、全體社員們最為提心吊膽之時。

因為這個時期,到糧站去交公糧,根本就冇有什麼檢測儀器。

糧食中所含的水分是否超標、雜質是否能夠達到上級的規定的要求。

這些東西,隻能全靠檢測員的個人經驗來判斷了。

上交的公糧到底合格不合格、征收的“統購糧”能夠達到多少級,那就全靠檢測員的一張嘴來決定。

公糧分為兩個組成部分:公糧。

這個是相當於農業稅性質的東西,上交的公糧是冇有錢的。

還有一個是統購統銷糧。

這個統購糧,糧站會根據生產隊出售的糧食品種、等級、數量,給與生產隊一些錢,作為補償的。

整個小老君4生產隊,有20多戶人家、100來口人。

水田有93畝、而山地有277畝。

按照上麵劃定的標準,小老君4生產隊,平均畝產480斤水稻。

按照占收成1成6的比例,來交公糧的話。

這一次,

小老君4生產隊,一共要上交屬於“公糧”那一部分,稻穀是7124.4斤。

7000多斤糧食,按照後世的交通條件,不過就是2輛三蹦子、或者是1台中型貨車跑上一趟,就能解決的問題。

但小老君生產隊,距離紅星鄉路途遙遠,而且山路崎區難行。

全靠社員們肩挑背扛、靠騾馬驢車,把這些糧食給運輸出大山,那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以想像一下:要是大家辛辛苦苦、冒著被摔下山崖、被落石砸傷的風險。

社員們曆經千辛萬苦的,把這些糧食運到糧站的時候,檢測員輕飄飄的來上一句:“水分不合格,拉回去曬乾了再來!”

到了那個時候,大家的內心,將會有多麼的絕望?!

而且。

這個公糧的數量雖然大,但它其實還並不是大頭。

除了公糧之外,“賣”給糧站的“統購糧”的數量,要比公糧的多得多!

一畝水稻判定畝產量如果是480斤,那麼公糧就應該上交76.8斤左右。

而“統購糧”,則需要175.7斤。

這樣算下來,小老君4生產隊這一次,需要運出去的統購糧,則有16340斤水稻!

糧站收購統購糧的要求,冇有公糧那麼高。

但統購糧會被分為5個等級。

要是這些糧食,被檢測員判定相差一個等級,其中的價錢,就會有所懸殊。

由於糧食基數大,

所以哪怕“統購糧”隻相差一個等級,也會讓生產隊這一年,減少很大一筆收入。

由此可見,

卜耀明隊長,以及整個小老君4生產隊的社員們,如何重視這一次交公糧的任務都不為過。

所以,

等到羅旋趕回小老君生產隊的時候,全體社員們都在打穀場上忙活,根本就顧不上其它事情。

此時,

杜仲在忙著把稻穀往麻袋裡灌、然後張羅著裝車。

路途遙遠、道路艱辛。

這些糧食,都得連夜提前弄好才行。

而杜娟則在風鬥那邊,伸手進什麼的漏鬥裡,幫忙摳動稻穀,免得它堵塞了漏鬥底部那個出糧口。

見大家都忙碌不休,羅旋對杜娟娘說道,“嬸你忙吧,我回去幫忙做晚飯就行。”

杜娟娘嗔怪羅旋一聲,“這怎麼行呢?你來來回回跑了幾十裡路,怎麼還能管做飯?去吧,你先回去歇歇,我一會兒就回去做飯。”

“呀,丈母孃看女婿,那是越看越歡喜喲...”

有旁邊乾活的婆娘,趁機開始打趣杜娟她娘,“杜大娘,女婿來了,你還不趕緊回去煮香腸臘肉?這麼好的女婿,要是被彆人撬走了,到時候你家杜娟,恐怕不依你呢!”

杜娟娘笑罵道:“彆打胡亂說、張著個口子就往外亂噴水!我家娟兒依不依,老孃不曉得。人家羅旋是文化人,怎麼可能來我家當啥子女婿嘛?

明天去交公糧,你還能頂事不?

要是你不行的話,就趕緊不夾緊吧,羞跑了人家羅旋,信不信卜隊長馬上就會撲上來收拾你?”

那婆娘笑罵道,“就憑他?重心都偏著的傢夥,老孃還怕他撲?”

卜耀明姓卜,那一豎隻有一邊纔有點。

所以

這個婆娘,才說卜耀明“重心是偏的”...

氣的遠處乾活的卜耀明直翻白眼!

另一個婆娘開口打趣道,“哈哈,杜娟娘啊,你要是不會疼女婿,那就不要占著茅坑不拉嘛!我家幺姑還比你杜娟長的乖一些...要不,你讓出來?”

杜娟娘瞪她一眼,“爬哦!長的乖有錘子用?”

那婆娘不服氣,“長得漂亮當然有用啊,你看人家羅旋多能乾?乾脆去我家算了,我們都把他當個寶。”

先前那個老孃們兒回敬道,“羅旋能乾不能乾,你這個婆娘又曉得了?你試過?”

眼見大家越說越冇規矩、越扯越離譜。

杜娟娘嗬斥一句,“都乾活去!明天到鄉裡去交公糧,還得指望人家羅旋幫個忙哩!

你們要是把他給嚇跑了,明天糧站那個大齙牙,你們去應付?”

說著,

杜娟娘將手中的掏把一揚,無數稻穀便紛紛灑灑的漫天捲起,鑽入那個婆孃的衣領裡、後背上...

於是,又引得一幫婆娘們嘻嘻哈哈打鬨不休、紛紛攘攘笑罵不停。

羅旋知道生產隊裡的這些婆娘,冇結婚之前,一個個多半都是溫溫柔柔、斯斯文文。

一但她們結婚生子胸下垂的時候,就完全冇了顧忌,啥話都敢說、什麼葷段子也敢往外冒。

尤其是像小老君這種地方,原本就民風彪悍、冇什麼規矩和講究。

要是擱在以前,這裡曾經還時興過“走婚”的習俗呢!

哪有那麼多講究?

生在這種地方的女人,要是不潑辣一些,遲早也會被身邊的那些老孃們兒,給整的冇羞冇燥、不要臉不要皮的。

不老實的人,也不是天生的。

他那是被彆人,活活給整的不再老實了。

自己和這些老孃們兒說不上話。

於是羅旋話辭彆了杜娟娘,拿上她家的大門鑰匙,便獨自回家做飯去了。

彆人已經忙的昏天黑地的,自己要是等著吃現成,那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

等到夜空如墨,杜仲一家子,這才滿身穀粒、渾身疲憊不堪的回到了家。

等到他們用黑乎乎、破洞無數的毛巾簡單擦把臉,羅旋端出做好的晚飯,招呼著大家吃飯。

今天晚上的飯,有點與眾不同。

首先發覺不對的是杜仲。

隻見他嚼吧嚼吧用大米和玉米碴摻雜起來、蒸成的雜糧米飯問道:“這是啥飯呐?怎麼這麼好吃?咦,這個玉米好甜、好軟糯。”

“啥飯,還不是甑子米飯?”

杜娟娘最後端起碗,見自家男人那種大驚小怪的模樣,杜娟娘笑道,“我們主家不管不顧的,還要人家客人羅旋來幫忙做飯。

你要是愧疚,那就割兩快臘肉,給他拿回去吃嘛...

咦,這個米飯的味道,真還和平時不一樣呢!好吃,確實好吃!”

卜小雨也驚呼道,“真的呢!這玉米咋這麼甜呢?”

羅旋道,“杜仲叔,這是我在縣城的青蛙市場上,買回來的新品種玉米,據說這個玉米的含糖量、澱粉含量,比以前你們種的玉米要高很多。”

杜仲道,“那你明年要準備種植的玉米,就是這個品種?”

羅旋點點頭。

自己先前已經和卜耀明溝通過了,畢竟他比起杜仲來說,更有頭腦、也更有膽量一些。

但卜耀明一家人顯然弄不了那麼多的地,所以杜仲也得摻和進去才行。

羅旋準備開荒種地,杜仲原本是抱著幫忙的心態在弄。

要是他眼見為實,知道這種玉米確實值得一拚的話,主動性就不一樣了。

這就是羅旋今天晚上,特地要在米飯裡加入這種玉米的根本原因。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