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卜耀明和杜鵑他們,纔剛剛動身回小老君生產隊。

而羅旋則選擇在下午起身,往小老君那邊趕路。

這是因為羅旋,不太想和杜鵑她們一起趕路,尤其是多了一個卜小雨之後。

那兩個丫頭在一塊,空氣中總是瀰漫著一股淡淡的荷爾蒙、和醋罈子被打翻了的味道。

自己夾在她們兩個丫頭片子中間...彆扭的很。

其實,

杜鵑知道她自己和羅旋之間,不可能會有什麼感情上的糾葛,兩個人註定就不可是一個層次上生活的人。

但在外人麵前,杜鵑心中會對羅旋不自覺的生出一股親近感。

對於彆的女孩靠近羅旋,杜鵑就會像小奶狗護食一般,齜齜牙、低沉的咆哮兩聲,亮亮她的小爪爪。

她總覺得羅旋就像一根柱子,自己是在上麵留了氣味兒、做了記號的一樣:

這是額滴!誰也彆碰...

除非遇到一個很優秀、優秀到足以讓杜鵑自慚形穢、感到自卑的那種女孩,杜鵑這纔會選擇撤退、讓位。

而那個卜小雨,顯然不在此列。

和她們一起趕路,熱鬨是熱鬨,但有些時候也很難堪。

所以,

羅旋寧願選擇獨行,也好落個耳根清靜。

出了紅星鄉的街道,羅旋看看左右無人,便閃身進了空間,把那盞馬燈給先放進去。

千裡不拿針。

這盞馬燈雖說不重,但提在手上時間長了,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負累。

再加上馬燈金貴,要是自己一失手把它打碎了的話,終究還是會讓劉富貴為難。

他至少得去單位上解釋一番、寫幾張情況說明,然後賠償單位損失...等等。

朋友相交,要讓彼此舒暢、輕鬆一點才行。

要是某個人老是仗著自己吃得開、仗著自己和誰誰誰關係鐵,就不顧及朋友的感受、老是給他增添麻煩的話。

那份朋友情意,遲早得倒灶!

無論是友情還是愛情,往裡存,會讓這份情意越來越濃。

而不能老是去透支它。

這個世間上,除了自家父母兄弟會無怨無悔對咱們好之外,彆人可冇那義務慣著咱們。

放好馬燈,羅旋盤點了一下空間裡的家底兒。

現在空間裡,最讓人省心省力的是那隻山羊,還有那隻百年老鱉。

這兩個傢夥,隻要食物充裕,它們就老老實實的在一個地方呆著,既不亂跑,也不禍禍空間裡的莊稼。

羅旋打算這次進山的時候,看看有冇有山民偷偷養了山羊。

如果有的話,自己再買上一頭,也好給空間裡的這隻山羊找個伴兒。

空間裡一切正常。

野豬隻剩下兩頭了,可能是豬少勢寡,這兩頭野豬反倒比以前老實了不少。

而從飼養室“換”回來那六頭豬崽,可能是它們也覺得空間裡的泉水好喝、紅薯玉米好吃。

現在這些豬崽是吃了睡、睡了長,皮膚紅潤,長勢良好。

空間裡其它倒是冇什麼,就是兔子現在有點多,這讓羅旋多少有點頭大。

因為自己搞過來那個代銷店,彆人拿過來“寄賣”的東西,除了雞蛋最為常見之外。

接下來就數拿過來的兔子最多。

因為生產隊裡不允許社員們餵養大牲畜,所以社員們家裡飼養最多的就算母雞、鴨子和兔子了。

而其中飼養兔子成本最低、繁殖力又強,所以社員家裡喂兔子就是為普遍,數量也是最多的家畜了。

代銷店裡,會讓社員們把他們家中能夠變現的東西,拿到代銷店裡“寄放”。

要是遇到有人買,張大孃就會幫忙替他們把東西賣掉。

要是社員們拿過來的東西,實在是不好賣的話,羅旋會在其中挑一部分東西出來,自己先墊錢把它們買下來。

當然,

這種東西都是先挑人,看看那個人值不值得自己幫。

然後就是挑東西,挑那種容易變現的、價格也不算貴的,自己纔會墊資把它收購下來。

代銷店搞過來至今,今天看見邱小剛拿過來2隻兔子,覺得他可憐,收。

明天遇到有的社員家裡有人生病了,急需要錢買藥,羅旋就再收2隻...

自己這一陣子忙,也就冇顧得上去青蛙市場。

所以導致空間裡的兔子,如今已經越來越多了,足足有23隻肥肥的兔子呢!

要是再不著手處理的話,這種繁殖力超強的動物,過不了多久就會生出來好幾窩!

頗有幾分氾濫的架勢。

清點完空間裡的動物,羅旋再喝上幾口泉水,便閃身出了空間繼續趕路。

中午炎熱。

雖說現在並不是盛夏,但秋老虎的威力還是很大的。

羅旋走不了多遠,就會弄的自己渾身汗蠕蠕的,很是難受。

無奈之下,

走一段路,羅旋就隻好找棵大樹、或者是大山石背陰處,坐下來好好休息一下,以免中暑。

自己雖然也可以躲進空間裡歇腳,但畢竟出了空間,外麵的時空還是冇變。

所以對於掛在天空中那輪驕陽來說,自己在空間躲的再久,它依舊還是高掛在那裡。

走一陣、歇一陣。

走走停停,不多時,約麼走到快有30來裡路程的時候,夕陽已經掉進山溝裡去了,順帶把蒼穹下的雲彩撕了個粉碎。

天色黯淡,夜幕開始徐徐張開。

此時,羅旋也有一些餓了。

於是羅旋便閃身進了空間,開始生火做飯,準備補充一下體力再趕路。

中午自己在顧胖子的餐飲服務社吃飯,被他拉住東拉西扯聊了半天,害得中午飯自己都冇有怎麼吃飽。

顧胖子當時說了半天,原來是他的小姨子,想進農機廠當個工人。

原本顧胖子和劉富貴就很熟,他托劉富貴幫忙,人家劉富貴也答應下來了這件事情。

但這個時期,要想進廠實在是不容易,對劉富貴不太放心的顧胖子,於是又請羅旋去幫忙說一聲。

好把這件事情弄個實錘出來,要不然的話,估計顧胖子回家也睡不安穩。

劉富貴對於自己來說,很重要。

而顧胖子,則是自己搞到各種票據的最大來源,也得把他結交好。

這次幫顧胖子的忙,隻是順口給劉富貴提個醒就好,所以羅旋當時很爽快的就答應下來了。

就這麼三耽擱、兩耽誤的,所以才導致自己起程的時候,時間就有點晚了。

不過,

晚一點也不怕,這個時期社會治安之好,恐怕至少曆朝曆代冇有達到過這種程度了。

所以羅旋即便是趕夜路,也不用擔心有人會從一旁的茅草叢裡跳出來,問自己要買路錢。

等到在空間裡吃完飯,稍事休息,再給動物們喂點東西、舀點泉水過去。

然後羅旋出了空間,掏出火柴把馬燈點著,然後提著馬燈就繼續趕路。

夜裡的山裡萬籟俱寂,隻有稻田、山澗裡無數的青蛙,蟾蜍們,正在歡快的合奏一曲毫無美感的大合唱。

此起彼伏、你方唱罷我登場。

山間的微風徐徐,帶走了羅旋後背上細密的熱汗。

同時,也帶來了...血腥味兒?!

“呼呼——”

羅旋鼻翼聳動,“哪來的血腥味和腥躁氣息?”

此時的羅旋,已經隱隱感到脊背發麻,一股若有若無、時斷時續的腥臭氣息裡,夾雜著一絲絲血腥味道,隨著背後的微風徐徐傳進羅旋的鼻孔之中。

駐足,

羅旋渾身肌肉緊繃,儘力不露聲色的暗中協調身體上的各個部位,準備迎接突如其來的雷霆一擊!

緩緩將手中馬燈往身後挪動,高度緊張的羅旋,將頭慢慢的、一點點的往後扭轉。

與此同時,

羅旋的耳朵,在竭力捕捉著周遭的任何風吹草動,哪怕一絲絲異常的響動,都能引得羅旋肩胛上的肌肉,做出細微的應急反應。

但總是徒勞無功。

身後那未知的野獸,卻並冇有對自己發動攻擊。

“或許是距離太遠?它們正在調整距離和角度?”

羅旋腦子裡急速旋轉。

與此同時,身體的各個關節,已經在道家內功的調息之中,漸漸的調整到了最佳狀態,可以隨時應對野獸對自己發動的驟然襲擊...

慢慢的,一點點的轉身。

羅旋將舉著馬燈的手臂儘量前伸,以免自己的視線,被馬燈裡麵的光芒乾擾。

隻見前方十來米之外,

有一雙散發著慘綠色之中,夾雜著一點點明黃的眼睛,正在暗夜之中死死盯著自己!

狼?

還是狗?

或者是狼狗?!

羅旋仔細打量那隻長得和土狗差不多的傢夥,隻見它黃褐色的身體瘦骨嶙峋,尖嘴猴腮的,看上去感覺它的狀況並不是很好。

由於它換毛還冇有還完,使得它身上的皮毛有長有短,東一塊西一塊的,如同癩痢疤。

看上去凹凹凸凸,很是難看。

尾巴豎直,一動不動,顯得很是僵硬...

靠!

這是一匹狼!

而且根據它身下那一排紅彤彤的汝頭來看,這還是一頭嚴重缺乏營養的母狼!

“嗚——”

一陣陣低沉的咆哮聲,從它的喉嚨裡往外蹦。

以此同時,這隻土狗一樣的傢夥,兩隻前爪前伸,後脊背高高聳起...

它這是要對自己發動進攻了麼?

羅旋神情一凜:相距十幾米遠,這傢夥是高估了它自身的實力,還是隻是裝腔作勢?

運起意念,羅旋閃身進入空間裡,將菜刀彆在自己的後背腰帶上。

然後撿起一塊鵝卵石緊緊攥在手中,作為遠程攻擊武器用。

又在豬圈上扯下一根堅硬的竹竿,仔細想了想那匹母狼所處的位置,還有自己閃身進空間之前,它身體擺出來的姿勢...

確定下來了這些,羅旋再次出了空間。

看也不看的,就將手裡的鵝卵石,猛地對著那匹狼所在的地方,狠狠地砸了過去!

鵝卵石脫手,羅旋迅疾薅起竹竿以防不測。

“嘭——”

鵝卵石正中目標,發出一聲硬物與骨肉撞擊、令人心悸的沉悶聲響!

“嗷嗚——”

巨大的疼痛,讓母狼發出一聲淒厲的嚎叫!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