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了意猶未儘、但其實收穫滿滿劉富貴。

冇一會兒,羅旋便看見周老三,陪著姬續遠慢慢悠悠的散步回來了。

羅旋對周老三招招手,“老三,明天叫你二哥,抽空來這裡弄幾擔石灰、河沙回去。”

周老三問,“我和我哥住的茅草棚,拿石灰回去乾嘛?”

羅旋道,“誰說是給你們兩兄弟用的?我是讓你把石灰弄你爹屋子裡,然後我會請兩位匠人師傅過去,替你爹把牆麵給好好粉刷一遍。

你說你爹結婚,家裡還是那麼臟兮兮、黑黢黢的,那怎麼行?”

周老三噘嘴道,“他結婚關我屁事?我纔不替他弄這些哩!”

“我這是在安排你做什麼,而不是在和你商量。

要不你再犟嘴試試?不聽我的話,那後果可不比你爹捶你來的輕巧。”

羅旋道,“我剛纔已經托付劉富貴,去鄉公所掛個電話,給縣運輸服務社,請司機彭莽子後天給我拉磚的時候,順道去‘簡垃圾’那裡,幫我捎一套傢俱回來。”

周老三聞言,頓時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啥?給他粉刷牆壁,還要給他送家傢俱具?

這...羅旋,他可打傷了丁大爺的哦,你咋還對他這麼好呢?”

羅旋瞪他一眼,“我們采沙場的人,不也打傷了你爹麼?這就算我們采沙場裡,給他賠罪、給他一點點補償吧。

老三,做人呢,還是要大度一些,你老是和你爹過不去乾啥?”

周老三滿臉的不情願,但終究還是冇敢吭聲,隻見他朝著羅旋、姬續遠打個招呼。

轉身走了。

“你又憋著使什麼壞啊?”

姬續遠等到周老三走遠,看著羅旋悠悠問道,“老實說,你是不是在玩捧殺這套鬼把戲?”

羅旋嗤一聲,“老爺子,你能不能把我往好處想,眼睛往陽光明媚的地方看?

我時常做好人好事,附近方圓十裡地,誰不知道?你也彆表揚我了,我怕我會驕傲。”

“我信你個頭。”

姬續遠冷哼一聲,“自打你在我鋪子裡,繞來繞去搞走我兩丈多布匹。

還有上次,我親眼所見你在南華宮院子裡,空手套白狼捲走彆人兩根竹竿之後。

我便知道你算得上頭頂生瘡、腳底流膿了。”

“你妒忌我年輕?想壞我名聲?算了算了,我也不和你鬼扯了。”

羅旋轉身就走,“很多事情呢,看破不說破,大家朋友還有的做。

以後你我就是放個屁,都能彼此相聞的鄰居,今天你來找我借點醋,明天我找你借一斤肉,大家幫幫忙忙的多好。

乾嘛要撕咬的血淋咕蕩的呢?咱們和和氣氣的過日子,不好麼?”

周大爺今天鬨事不說。

他還竟然出手打了丁大爺,當時,就連姬續遠都覺得有點看不下去了。

但姬續遠身份敏感,他是萬萬不能出手教訓周大爺的。

要不然的話,被彆有用心之人上綱上線,姬續遠包管吃不了兜著走!

但羅旋也是苦出身,羅旋就可以出手和周大爺鬥上一鬥!

隻是,

姬續遠心裡,有點拿捏不準羅旋究竟會怎麼弄?

唉,姬續遠暗自歎口氣:自己在羅旋這裡待的越久,心裡的不解之事,反而越來越多了!

都快積攢到一萬個為什麼了。

是夜,

姬續遠和羅旋閒聊一陣,然後各自洗漱安歇。

第二天一早,

和往常一樣,羅旋和姬續遠二人天還未亮,便起床打坐、調息內功。

等到了6:00左右,朝陽纔剛剛從雲霧中露出半邊臉的時候,邱小剛便頂著一雙哭的通紅的眼睛,跑來找羅旋了。

羅旋提起書包,開口問他,“你姐姐走了?”

“還冇。”

邱小剛更嚥著回道,“不過,我姐姐和娘她們在收拾東西,可能一會兒就要起身趕路了...嗚嗚嗚,以後家裡就冇人管我了,嗚嗚嗚...”

羅旋拍拍他的肩膀,“你姐姐隻是搬去山裡了,又不是不會回來看你。男子漢大丈夫的,哭什麼?以後要學會獨立,自己照顧自己。”

邱小剛道,“我姐姐說了,讓我以後就好好跟著你乾。你...該不會也不要我吧?”

羅旋微微一笑,“走著看吧,得看你夠不夠忠誠、聽話,夠不夠勤快。”

自己不喜歡隨意給彆人任何承諾,那東西冇用,也冇意義。

世事如棋,人心似水。

什麼東西都是會隨時變化的,審時度勢、隨機應變就好。

告彆了姬續遠,羅旋讓邱小剛推著小推車,上麵裝著自己和他的書包,兩人便往學校裡趕。

緊趕慢趕,兩人剛剛走到以前邱小剛偷魚的那個池塘那裡。

隻見遠處的路上煙塵滾滾。

塵土之中一輛墨綠色的吉普車,正飛快的迎麵駛來!

“哇,羅旋你快看,那就是小汽車嗎?”

邱小剛還是第一次見到吉普車,見狀不由自主的大呼小叫起來,“哇,跑的好快啊!羅旋,你說,要是人坐在上麵,是不是有一種飛起來了的感覺?

羅旋,你知道這種小汽車,它一天能夠跑多遠嗎?羅旋,你知道...”

羅旋笑道,“我隻知道你再不往旁邊讓路,你纔是真的會飛起來。”

邱小剛一聽,嚇得趕緊推著小推車往馬路邊躲閃。

可能是因為他心中激動連帶害怕,緊張不已的邱小剛“噗通”一聲,一下子就歪倒在馬路邊的排水溝裡!

不過,剛纔羅旋擔心邱小剛擋道了,會被飛馳而來的吉普車撞到。

現在看來,這個擔憂顯然是多餘的:隻見那輛吉普車在幾十米開外,就明顯放緩了車速,而且還儘量往馬路一邊讓行。

等到羅旋彎下腰,還冇有來得及把邱小剛扶起來。

隻聽見“吱嘎——”一聲,好似三年冇上油的門臼摩擦一般的刹車聲響起。

吉普車停下來了...

車剛剛停穩,駕駛室的車門便被迅速打開,從車裡跳下一位很是魁梧陽剛的年輕人來。

隻見他甫一下車,

那人便利索的三步並作兩步、衝到邱小剛跟前,伸手幫著羅旋,把邱小剛從淺土溝裡麵給拽了上來。

隨後,

那人再度彎下腰,把歪倒的小推車,也給扶起來、放好,還細心的撿起掉落於地、兩個破破爛爛的書包,仔細拍打上麵沾染上的塵土...

“怎麼回事?”

與此同時,吉普車的後車門也被打開。

一位神情嚴肅、方頭大耳,身穿深藍色乾部服的中年人,也從車上跳下來。

隻見他瞪著忙前忙後那位司機厲聲問道,“小張,我不是讓你看見路上有群眾的時候,就必須遠遠的放慢車速嗎?”

那位正在拍打書包的司機小張聞言,頓時轉過身來,趕緊一個立正!

隻見他手裡拎著書包,快言快語的回答:“是!首長。

您說過,很多群眾冇有見到過汽車,如果我開的太快的話,會讓群眾們感到害怕。

而且土路上的灰塵很多,首長您確實命令我,見到前方有路過的群眾的話,遠遠就開始減速。

還有首長你也說過,生產隊的驢冇見過汽車,如果我開的太快的話,容易讓驢受驚。我驚嚇到群眾了,我...我錯了...我。”

“噗嗤——”

車裡響起一聲銀鈴般的嗤笑...

不對,是半聲輕笑。

隻是笑聲剛剛響起,那位中年人肩膀微微一動,正準備扭頭瞪車內發笑的人的時候。

那道笑聲便戛然而止。

顯然,失笑的那位姑娘自己也意識到了不對,所以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冇敢繼續發笑。

“囉嗦!”

這位被司機稱作“首長”的中年男人,瞪一眼小張,隨即箭步上前,伸手準備和羅旋握手,“這位小同誌,剛纔驚嚇到你了,實在是對不起了...”

羅旋冇伸手迴應他,而是把目光轉向有一點點狼狽的邱小剛。

他纔是受害者好不好!

放著正主不去賠罪,你向我道的哪門子歉?

中年人一愣,臉上一絲怒色一閃而逝!

久居上位、慣於發號施令之人,竟然在鄉壩頭被人赤果果的蔑視了?!

現在生產隊裡的社員,腰板都這麼硬了麼?

不過,中年人那一絲絲不快,隻是他下意識的反應,電光火石之間便消弭的無影無蹤。

隻見他微微扭身,轉向邱小剛道,“小同誌,冇摔著你吧?來來來,讓我看看,你有冇有受傷?”

邱小剛冇見過世麵,此時隻見他渾身微微顫抖,嘴唇急劇哆嗦。

竟然緊張的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你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中年人見狀,也冇搞明白邱小剛這種狀態,究竟是幾個意思?

因為自打他結婚生子、轉業到地方之後,接觸到大院裡的孩子們一個個都是膽大包天、三天不打,絕對會上房揭瓦的的傢夥!

在中年男人的印象之中,那些大院孩子們雖然見到自己的時候,也會表現出來幾分畏懼之色。

但他們絕不會像邱小剛這樣:渾身哆嗦的猶如篩糠一樣。

因此,

按照中年男人的估計:這個鄉下的小孩兒應該是...摔壞了!

見狀,中年人一聲厲喝,“還愣著乾什麼?!苗苗,還不趕緊把後備箱裡的急救包拿出來?

小張,快快快,準備發動車子,把他往衛生院送!”

司機小張趕緊跳上車,擰動車鑰匙打火。

而後車門此時,卻跳下一位姑娘來!

隻見她穿著粉藍色裙子,白皙的皮膚配上烏黑的頭髮,一黑一白,對比強。

鵝蛋一般臉蛋,泛出一縷微微的淡紅。

清澈明亮的瞳孔,彎彎的柳眉,長長的睫毛微微地顫動著,隻見她輕盈的跳到中年人身前,“爸,給你急救包。”

姑娘一邊把手中的軍用急救包遞給她爸,一邊瞟了羅旋一眼。

當她看清站在一旁、一臉風輕雲淡的羅旋之後,不由微微一怔...

“不用忙活了,他冇事。”

見中年人正準備撕開急救包,羅旋開口道,“讓邱小剛稍稍休息下就好了,不用擔...”

羅旋話未說完,一個“心”字還冇有說出口,就被中年人粗暴的打斷了,“閉嘴!你這位小同誌,怎麼這麼冷漠呢?

你的小夥伴受傷了,你不但漠不關心,而且還在一旁說風涼話?”

羅旋一聽,心裡頓時不樂意了:怪我咯?

你們一輛破車,在鄉間小路上卻開出了瑪莎拉蒂的感覺。

就你家那破車,跑的飛起,把人家一個鄉下長大、從來冇有見過這種綠色小怪物的老實人,給活生生嚇的摔倒了。

你個傢夥,竟然還敢嗬斥我?

中年人以為邱小剛受傷了。

但他卻萬萬冇想到啊!

邱小剛僅僅就是因為純粹的害怕和緊張,這才嚇得渾身發抖。

就像剛剛入伍的新兵蛋子,驟然上了炮火連天、流彈紛飛的戰場上。

在精神高度緊張之下,他們自己就會忍不住渾身發抖。

這和受傷與否,冇有半毛錢關係...

要是中年人能夠學彌勒佛菩薩那樣,滿臉憨笑、讓人看起來就想捏捏那麼親和的話。

邱小剛,他至於被嚇成這副德性??

------題外話------

【感謝】

籠仔雀

代表

銀龍雲海123

綦嘉明拳拳拳打

餘生很長你一定要來

書友160627113209704

書友20200531225017711

書友20200804194506324

書友20171130160529700

感謝您們的月票支援,萬分感謝!

【感謝】∴冇有山有水,~逆流成河~,嘎嘎…,十九罐糖,鶴鳴九皋,cvczxgjd,安之若素還是安慰若鼎,張寶尊,凡,柚子喝水,大爺來了,小書友阿輝,願薑昐豬撕天同慶,孤軍奮戰2015,嬌嬌可有良人,籠仔雀,吳此人,冰鋒雪舞,孤陋寡聞的文,hantao,端司ls,冥想褻瀆,不羈遊俠,惡魔手套,墮落羅格,zzuuzz,

【感謝】書友尾號∴

161215131138010,05682,43000,32726,19117,22646,06324,14486,11840

感謝您們的支援,感謝您們一路陪伴!!謝謝啦!!!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