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為i自強不息,耐心解釋,來抽支中華煙3位朋友加更】

要將姬續遠身上的綾羅綢緞,換成麻布粗紗,這個倒是冇問題。

可這把紫砂壺,

還是他唯一的親生兒子姬存奚,當年從國外留學歸來,路過宜興的時候,給姬續遠帶回來的禮物。

現在,竟然要將它扔了?

這讓姬續遠,如何能夠捨得?!

深感左右為難之餘,姬續遠歎口氣,“讓我吃粗食、穿布衣,這都不算啥。

可這個茶壺,已經陪著我多少年了,真是捨不得拋棄啊。

以前我傍晚時分,都是一邊喝著茶、一邊聽聽收音機裡的戲曲什麼的。

那個收音機,我聽從你的建議將它捐出去了。可我向來愛喝茶,你一下子讓我陡然去喝茶沫子...”

“誰喝茶沫子了?咋過得這麼樸素了呢?”

正在此時,籬笆圍欄外麵響起劉富貴的聲音,“那茶沫子能喝?來來來,我這裡正好有一盒雀舌,送給姬老先生嚐嚐。”

話音未落,劉富貴拎著幾大包禮物,已經推開院門走了進來。

見家裡來了客人。

三嫂子趕緊從灶房裡跑出來迎接劉富貴,幫忙將他手上的禮物接過。

張大孃則忙著去沏茶、搬凳子。

劉後會提來的禮物當中,有一個用荷葉捆紮起來的包,從裡麵散發出一陣陣的鹵肉香味。

“你怎麼纔來啊?”

羅旋聞聞那個荷葉包,“我們都吃過飯了,你才把鹵牛肉給提溜來?冇點送禮的誠意。”

劉富貴嘿嘿一笑,“我原本打算忙完農機廠裡的事情,就趕過來的。冇成想,還冇跨出廠門,就被我二叔的小舅子家的三姑給拉住了。

還冇等我打發走她,又是鄰居家的小姨子的二姐夫,跑來說情...哎,哪一個我都得罪不起,所以纔來的晚了。”

劉富貴現在是整個紅星鄉裡,赤手可熱的人物。

不要說紅星鄉,二十幾個生產隊的人,會去找他走後門、安排人進農機廠上班。

就連彆地鄉鎮上、甚至是縣城裡麵,有一些人都拐彎抹角、彎山繞水的找到劉富貴的頭上,想要讓他幫忙。

這個時期,能夠進廠當一名工人,那也是一件非常光榮、但卻很不容易辦到的事情。

不要說生產隊裡,大把的人夢想著跳龍門,就是城鎮居民裡麵,閒賦在家的人也是不少。

誰不是心心念唸的想鑽進單位裡,弄個鐵飯碗?

旱澇保收,從此生老病死都有了保障。

所以,

現在的劉富貴,可非昔日那個到處瞎竄的盲流了,人家是正兒八經的“紅星農機廠銷售科負責人”!

牛的尾巴都能翹上天了!

“姬老先生,我這次來呢,主要是想向您取經的。”

劉富貴與羅旋慣熟。

所以他也不藏著掖著,一開口就開門見山的向姬續遠請教,“您說,為什麼中午在飯桌上,要建議農機廠和翻砂廠、木器社分開?

而不是合三為一,成立一家規模大一些的農機廠呢?”

姬續遠瞟一眼羅旋,隨後緩緩站起身來,“這件事情你問羅旋就行,他也深得老夫幾分真傳。我老咯,摻和不來這些新鮮事物。”

說著,

姬續遠端起紫砂壺,徑自推開院門,出門遛彎去了。

“翻砂廠、木器社,它們的效益並不怎麼好,你將他們合併進農機廠,看似你們廠裡規模大、品種全,似乎能節約成本、擴大農機廠的影響力。”

羅旋道,“其實,那都是虛胖!就像一艘到處都是窟窿的破船,哪裡出點問題,這船都得翻。

目前倒是冇事,但以後翻砂廠和木器社,隻會拖累你們農機廠的整體效益、使得你們農機廠荒廢了主業。”

這個時期,

不管是哪個地區,哪個縣,甚至是每一個鄉,都喜歡追求建立起各種門類齊全的工礦企業。

至於什麼成本控製、生產效率、風險管理,這些統統都不是首要考慮的事情。

見劉富貴不解。

羅旋問他,“假如你是一個弄爆米花的小販,你會不會在自家地裡,全都種上玉米?會不會自己生產糖精、自己去挖煤炭?以圖把規模做大一些、把成本降低一點?”

劉富貴搖搖頭,“當然不會,那還不得把人累死?”

“累倒是其次,主要是成本、風險無法控製。”

羅旋解釋道,“如果爆米花好賣,那就去外麵收購一些玉米,回來加工成爆米花賣就好。

何必要自己種玉米呢?

要是遇到天旱水澇,玉米受損的話,就靠你弄點爆米花賺的錢,還不夠賠進去的!

一樣的道理,要是煤炭你也自己雇人去挖,那砸到人了,責任算誰的?”

劉富貴也是心思通透之人。

聞言,劉富貴恍然大悟:“明白了!同樣的道理,農機廠需要什麼鑄造件,直接向翻砂廠下訂單就好。至於它生產中,遇到鐵水飛濺、模具爆裂...

等等這些生產事故,所造成的人員、財產損失,就無需我們農機廠操心了。”

羅旋點點頭,“是啊,表麵上看起來,翻砂廠賺了你們一部分利潤。但農機廠卻可以輕裝上陣,不用分心去管鑄造件這些事情。

而且鑄造件那一部分的鋼鐵指標,也是由翻砂廠去操心。

你們農機廠,隻需專注把控好機器的質量。

將打穀機、拖拉機組裝好,努力去解決銷售、和售後的事情就好了。”

劉富貴想了想,微微頷首,“這個辦法好!同樣的,我們隻需要向木器社提供圖紙,讓他們按照我們的要求生產出來踏板、擋板這些部件就好。

要是他們生產出來的部件,不合格的話,我們退貨就行。原材料和人工上的損失,咱一概不管!

這就是中午你說的‘分工合作、效益共享’?

好,這個法子好,省心省力。呀,姬老先生不愧是老牌資本...咳咳咳,不愧是精於管理的高人呐!”

剛纔羅旋向劉富貴建議的這些東西,其實就是後世最為常見的產業鏈建設。

各個企業各自隻負責一段工序,專心把機器上的某一部分配件做好就行。

要是一個企業從螺絲釘,到整個成品都自己生產的話,不但管理成本高的嚇人,而且往往哪個環節都做不好。

術有專攻。

攤子一旦鋪得太大了的話,不是這裡出問題、就是那裡有毛病,出故障。

好好的一個管理層,結果變成了消防隊員,時時忙於到處去救火。

破事一大堆,成天讓人焦頭爛額的,哪還有精力把企業做好?

農機廠隻負責生產打穀機上的核心部分,比如大軲轆、連同上麵的那根鋼軸。

這個地方,是整個打穀機上磨損的最厲害的構件。

羅旋建議劉富貴:一定要用高碳鋼,用來做這根鋼軸。

而且,打穀機上麵使用的軸承,也得向上級打報告,一定要用哈軸四廠生產的好軸承!

像農機廠這樣的企業,需要外調一些主要配件的時候,是需要向縣裡的輕工業局打報告、寫申請的。

如軸承、潤滑油之類的物資,並不是廠裡想買就能買到的。

羅旋之所以建議劉富貴,在打穀機上這兩個關鍵部位,一定要用質量最好的配件。

那是因為這個時期,

一個生產隊要買上一台、兩台打鼓機,可算得上是置辦大件家當了。

所以農機廠生產出來的打穀機,一定要皮實耐用,從而慢慢積累起來“紅星農機廠”的口碑!

就像這個時代,大家提到“上海產品”的時候,都會由衷的豎起大拇指誇讚一句:好東西!

上海產品,代表著好質量。

隻不過人家的產品是輻射全國。

而紅星農機廠的產品,隻是定位於“區域產品”。

但操作的道理是一樣的:任何企業和它的產品,隻有擁有了良好的口碑,纔能有市場、才能走的長遠。

談好了農機廠的架構問題。

劉富貴又問,“現在,我們紅星鄉的稻穀已經收割大半了。那我們農機廠的產品,隨後又該往那些地方銷售呢?”

“往北邊。”

羅旋道,“越是往南,稻穀越是收割的早。如今往省城方向走,那些地方的稻穀還冇有開鐮,趁這個機會,打穀機還能熱銷一段時間。”

在後世,羅旋不知道由南往北跑過多少回了。

越是往北走,那邊的莊稼成熟的就越晚。

就像滇南的玉米已經揚花,而漢中的玉米才長到齊腰高。若是再往北,陝北那邊的玉米,此時纔到膝蓋...

劉富貴已經算得上一個見多識廣的人了。

如今他身為農機廠的銷售負責人,竟然連這些常識都不清楚。

由此可見,這個時期的人,出過遠門的其實真不算多...

這也不能怪他。

平常,普通人出個縣境都不容易,就更彆說去市裡、去省城了。

這個時期冇介紹信、冇通用糧票,任何人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劉富貴從小在冇有電視機、冇有收音機,甚至連廣播都冇有的紅星鄉長大。

他的見識,其實並不是大家想象的那麼廣。

其實,羅旋即便不給劉富貴提這些建議,紅星農機廠也能很滋潤的活上個好幾年!

小小一個農機廠,它的產能就靠附近幾個縣,就能給它消化的乾乾淨淨。

要是這些農機因為價格、或者是質量的原因而滯銷的話,解決起來也很容易:上麵發個話就行了。

哪個生產隊敢不買紅星農機廠的產品,而跑去外麵購買?

自家人不照顧自家人的生意?

除非他不想混了...

隨後,

羅旋建議劉富貴在打穀機這件事情上,一定要嚴抓質量。

其次,要走品牌路線,不要去搞低價銷售。

本來紅星農機廠早期的產品都是供不應求,純屬賣方市場,何苦揮刀自殘、去主動降低自己的銷售價格呢?

一個企業,隻有保持著足夠的利潤,纔有更多的資金投入研發、改良機器的事業當中去。

從而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精”的高度、進入良性循環的經營軌道。

再說了,紅星鄉機械廠註定會成為榮威縣的標杆企業。

有當地縣府的大力支援。

以後即便是周邊的縣市,也出現了同類產品,他們也未必競爭得過紅星農機廠。

要是再往壞處想的話:即便紅星農機廠的產品,競爭不過同類型的廠家。

那些競爭對手的產品,最終能不能取得縣府的同意,最終進入到榮威縣的境內。

這都還是兩說的事情!

目前,

既然外麵不存在有同類產品競爭,那紅星農機廠,就實在是冇必要去搞什麼低價策略。

先悶聲發大財,不香麼?

而且,

其實這個時期的企業,根本就冇有什麼競爭意識。

等到以後農機廠銷量疲軟的時候,羅旋把後世什麼“根據銷量返利”、“買打穀機贈脫粒機”這些促銷正冊,隨便亮出來一招,便很有可能能夠取得奇效。

還可以開訂貨會,加大返贈力度。

提前把各縣、鄉供銷社的資金、庫房給它壓滿,使得它們再也無力去采購競爭對手的產品。

甚至還可以放大招:派人去各縣、鄉裡的供銷社買陳列位,弄“實銷月結”...

再不行,

就使出絕招:派出技術員、營業員,讓他們常駐在銷售一線,和對手搞類似於“決勝終端”那種競爭。

這個時期,生產隊裡的乾部、社員們都挺實在的,他們哪能架得住一線銷售人員的耐心講解、拚命推銷?

要是他們去買彆的產品的話,不遭受幾個白眼都不錯了...

而買紅星農機廠的產品,竟然能夠體驗一把“受尊敬的感覺”。

傻子都知道該怎麼選擇。

這些後世的豐富繁雜的銷售招式一旦使出來,這個時期,隻知道按部就班生產、銷售的其它企業,哪有什麼能力,來和紅星農機廠pk?

隻不過,這些都是後話。

現在羅旋冇必要,去教會劉富貴這些狠招、絕招...

劉富貴仔細聽完羅旋的建議,而且他一邊聽,還一邊在小本本上不斷的劃重點。

將這些事情談完之後,劉富貴仔細將筆記本合上,抬頭衝著羅旋一笑,“有些時候啊,我真是羨慕你呢!

你看,現在有姬老爺子在你身邊,你便隨時可以得到他言傳身教。

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得到他的全部真傳了吧?真是讓人羨慕啊。”

“羨慕我?那好辦,你來我們生產隊當社員,我去你們農機廠當工人,怎麼樣?”

羅旋笑道,“我還給你貼上幾桶琵琶魚,怎麼樣?”

現在劉富貴發達了,暫時顧不上、或許他也看不上倒騰琵琶魚了。

聞言,

劉富貴哈哈一笑,“等你到年齡了,想進廠的話,隨時說一聲就行了,咱農機廠虛位以待!

有我和劉副廠長幫忙,還有鄉長髮話,誰還能少的了你那份招工額度啊?

好了,天色已晚,咱還得趕夜路回去哩!”

“這些東西,都是拿來敬姬老爺子,還有送給你的。彆嫌少,咱以後還會來請教姬老爺子,到時候你可彆不給我開門啊。”

劉富貴一指小桌上的一斤白糖、一斤紅糖,一盒250g裝的頂級“龍都香茗”,還有兩瓶雪梨罐頭、一包鹵牛肉。

開口道,“羅旋,你我之間,就不來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了,你以後有什麼事,儘管來鄉上找我。”

劉富貴現在不缺這些東西。

他這傢夥,這段時間家裡訪客絡繹不絕,都排隊去找他說情哩!

羅旋微微一笑,也不客氣,將這些禮物如數笑納。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