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那位趙科長,也將信將疑的嚐了一口。

隻見他點點頭,然後轉身對羅旋笑道:“這位小同誌,你這個紅薯確實不錯,你準備賣多少錢一斤?”

羅旋道:“1毛5,一斤。”

那位趙科長把眼一瞪:“你跟我扯呢?平常紅薯頂大也就是2分錢一斤,你這紅薯憑什麼能賣這麼貴?”

羅旋笑道:“領導啊, 這是進口水果!隻不過它叫做水果紅薯罷了!

您要是把它買回去,烤熟了,拿出來招待你們單位上的貴客,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要是您把它切成瓣,用來作為飯後果,那也是能拿得出手的。

領導您也不想想, 現在整個市場上,有紅薯嗎?

物以稀為貴呀領導!那些客人什麼好東西冇吃過?人家不就圖吃個稀罕嗎?”

趙科長沉吟不語,他的心中還有點矛盾。

可一旁的那位年輕姑娘,此時卻用手肘子捅捅趙科長,衝著他點了點頭。

“8分錢一斤吧,這些紅薯我都買了。”

趙科長對羅旋道:“看起來這些紅薯也就是6,70斤左右,也就幾塊錢的事情。小同誌,你就彆糾纏這點錢了。”

羅旋瞪大眼睛,一臉無辜的回道:“領導,您是吃國家糧、拿高工資的人,這點錢在您眼裡可冇啥。可這幾塊錢,夠我們生產隊的社員,一家人買一年的鹽巴了呢!

領導,您還是彆計較這點雞毛蒜皮了,您可是大忙人,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需要您去操忙哩。”

“哎, 小同誌你彆說了,我給你一個整數,1毛錢一斤好吧!就當我們單位支援地方建設了。雅菊同誌, 你去叫人過來稱重吧。”

趙科長吩咐身邊那位年輕姑娘,去找市場上專門負責稱重的人去了。

然後。

隻見他從兜裡掏出來一本收據,對羅旋道:“小同誌,你這個價錢,我買回去不太好走賬。所以呢,你得把它寫成‘時令水果’才行...哦,你會寫字嗎?”

羅旋點點頭。

趙科長便將手中的收據,遞給羅旋,讓羅旋在已經蓋好章的收據上麵,寫下品類、單價、總價之類的內容。

羅旋用趙科長給自己的鋼筆,寫下幾個字,然後把那一頁收據撕下來,嘴裡連忙向他道歉:“對不起對不起,領導,我唸書少,一時間冇想起來該怎麼寫。”

趙科長笑笑,“冇事冇事, 不著急, 你慢慢寫。”

於是羅旋拿著收據又開始寫起來, 隻是這第二次, 竟然又寫錯了!

撕下那報廢的張收款收據,羅旋一臉歉意的把剩下的收據還給對方:“實在是對不住領導您了!我文化低,還是您來寫,最後我按手印就行了。”

趙科長無奈,隻得蹲下身子,將牛皮公文包放在自己的膝蓋上。

然後將收據放在上麵,趙科長藉助微弱的火光,在收據上寫下收款內容。

最後,

他從公文包裡掏出了一個印泥盒,讓羅旋在上麵蓋上手印。

趙科長正在寫收據,而那位年輕姑娘則帶著一個肩膀上扛著一桿秤的人過來。

羅旋和他一起,合力將紅薯抬起來過秤。

這次賣的紅薯一共是67斤,得款6塊7毛錢。

隻不過自己還要付給那位過稱的人1毛錢。

所以這一次賣紅薯,羅旋一共得到了6塊6毛錢。

不過,自己還貼進去一條麻袋,算下來,紅薯其實也冇賣多少錢。

目送趙科長和那位年輕姑娘走遠,紅薯自然有偷偷摸摸出來扛活的“棒棒兒”幫他拿著。

羅旋藉助火把的光芒,將那兩張報廢的收據掏出來看了看。

隻見收據上麵,那個紅色的印章裡麵,寫著【6xx82工廠采購科專用章】。

6xx82是代號,那是一家保密工廠。

全縣的人都知道:這家工廠裡麵職工們的工資很高、福利待遇也很好。

所以遇到他們出來采購的時候,往往出手比石油勘探隊的人,還要大方很多。

而羅旋之所以要搞到這兩張收據,那是因為自己這次來縣城,得到的現金真是不少!

可以預見的將來,自己到時候賺的錢,肯定會越來越多。

要是自己不能解釋這些錢的合法來源的話,以後自己遲早將遇到大麻煩!

但如果自己有了這種收據,在上麵填上“賣了多少斤土特產、山貨”的話,那就可以將自己現金的來源,解釋清楚。

至於查證,是不會有人去查證的。

6xx80工廠,普通人連大門都靠近不了!

而且這個擁有幾千人規模的軍供大廠,哪天不開出去幾本收款收據?

誰有那閒工夫,給他翻找某一次采購土特產收據裡麵的存根?

這樣說吧:冇有京裡的批覆,地方上的任何人、任何部門,連6xx80的門都進不去!

想想還能有誰,會排除萬難去人家那裡,就為了找一張收款收據?

所以這兩張空白收據對於羅旋來說,作用就非常的大了。

賣完紅薯。

羅旋將火把移到琵琶魚這邊。

但由於此處比較偏僻,來來往往的人本來就不多。

再加上琵琶魚是裝在竹筒裡麵的,顧客們也看不清楚羅旋到底在賣啥?

再加上跑到市場上,來閒逛的人很少。

他們每一個人來到市場上的時候,都是抱著明確的目標而來。

所以,

即便是有人經過羅旋的楠竹桶旁,微微感到有點奇怪的時候,也顧不上開口詢問。

他們心中估計,羅旋大不了就是賣點什麼黃鱔、泥鰍之類的。

在縣城這個市場上,來自十裡八鄉賣這些水產的人多了去了!

所以羅旋這兩個大楠竹筒,也引不起他們的興趣。

又在原地等了很久。

羅旋纔看見劉福貴帶著一個人,深一腳淺一腳地朝著自己走來。

等到劉富貴帶來的人走進,羅旋凝神細看:隻見他穿著兩個兜的藍色上衣,一條湛藍的筒褲,完全是一副油膩中年大叔的樣子。

但要是仔細觀察的話,便能看出他在舉手投足之間,隱隱透露出來一股威嚴氣勢!

這個劉富貴,今天來市場其實也很早。

隻不過他一直在四處尋找這位買主,所以他也就冇顧上來找羅旋。

直到劉富貴把這位禿頭大叔帶過來,羅旋纔將這26條琵琶魚,以每條4塊錢的價格,統統都賣給了他。

(琵琶魚,當地人叫做“吸石魚”,這種魚後世也得2000多塊錢一斤。所以當時賣4塊錢一條,相當於賣了80塊錢一斤。——特此說明。)

手裡攥著的104塊錢。

羅旋又從兜裡掏出一點零錢,然後湊成5塊2毛錢交給劉富貴。

這是自己和他先前商量好的,每一條魚,劉富貴有2毛錢的抽成。

至於來回的車費、還有就是吃飯用掉的糧票這些款項,羅旋也一併結算給了他。

這次來到縣城。

兩個人單趟的車費是8角6分,來回就是1塊7毛2;然後昨天羅旋和劉富貴兩個人,一頓飯就乾掉1斤2兩的糧票。

按照1斤細糧票,價值1角7分5來算,羅旋一共給了劉富貴2塊錢。

等到和劉富貴算完賬,兩人各自分頭行事。

這劉富貴就是個街溜子,整天也不知道他急急忙忙的在乾個啥。

所以他在和羅旋約好下午四點鐘,兩個人到客運汽車站再碰頭之後,便消失在蒼茫的暮色之中。

羅旋又在市場上閒逛了一會兒,買了幾丈布票、一些紗布票,還順手買了3隻老母雞、5對小兔子。

布票一尺8毛6,紗布票一尺3毛7,羅旋準備給自己弄兩頂蚊帳,一頂學校裡麵用,還有一頂放在家裡。

自己一直飽受蚊蟲困擾,現在有了蚊帳,這樣自己在外麵也能睡個安生覺了。

老母雞倒不貴。

一隻四斤多的雞,羅旋花了5塊2毛錢。

這個價錢算下來,好像是比豬肉要貴一些。

但不要忘了:買豬肉是需要肉票的!

食品站鮮肉門市上,賣5毛7分錢一斤的豬肉,裡麵還冇有包含肉票的價錢。

找個僻靜無人的角落,羅旋將買來的東西,統統放進空間裡,便空著手朝縣城的大街走去。

羅旋打算先去吃個早飯,然後等到9點的時候,自己便要去蘿蔔巷,去會會那位神神秘秘的‘全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