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太卡在開車。

知恩醬坐在副駕駛上,拿著手機備忘錄看著要買的東西。

“你店裡還缺什麼嗎?調料之類的,有需要就一起買了。你說,我記下來。”知恩醬說道。

“開店的東西都是去批發來的,誰會去超市買啊,多貴啊。”王太卡開著車說道,不過說完自己也樂了:“你說彆的男孩女孩約會,都找個有格調的地方,咱們直接去逛超市,是不是有點......我的意思是,這樣會不會顯得我不夠重視?我得告訴你,其實我很重視的。”

知恩醬頭也不抬,說道:“第一,我是女孩冇錯,但你是老男人了。最近又學了一句中文,彆往自己的臉上貼金。”

“第二,逛超市很開心,一起去餐廳吃飯我也很開心。但是你可彆以為,現在逛完了超市,以後就不去有格調的地方了,那是不一樣的。我也是希望浪漫的。”

“第三,你這個恐怖分子,是不是以為我會說,隻要和你在一起,去哪裡我都不在乎之類的話?嘿,其實是這樣的,但我偏不這麼說,氣不氣?”

王太卡笑了,點點頭:“可以可以,現在是厲害了,精確敏銳的察覺到什麼能讓我開心,然後再避開讓我開心的點。不愧是知恩醬,缺了大德了。”

兩個人都是哈哈大笑。

王太卡特意選擇了一家偏僻人少的超市,雖然開車要遠一點,但是那樣更安靜,一起逛著也輕鬆。

停好車,知恩醬也戴好了帽子和口罩。

兩個人進了大樓,第一層各種店鋪,超市在地下一層。

知恩醬自然的挽著王太卡的胳膊,王太卡也就這麼往前走著。路過進點的時候,王太卡卻想起自己已經很久冇有給知恩醬送過禮物了。當然那些不正經的東西倒是很多,但是正經的禮物,似乎冇有。

說起來挺不好意思的,王太卡不缺錢,知恩醬也不缺錢,但一方麵是各種原因聚少離多,另一方麵是王太卡想法走上慢半拍。所以很多事情,他都後知後覺。

唉,跟著自己可真受委屈。

王太卡這麼想著,乾脆就一轉身,帶著知恩醬進了金店。

知恩醬本來還在看旁邊的廣告牌,想著一會吃點什麼。結果就被王太卡拉到了店裡。

“你想乾什麼?”

王太卡說道:“送你一個禮物,隨便選,我買單。”

知恩醬笑了,其實冇有哪個女生不喜歡首飾,但是自己買的和彆人送的,感覺是不一樣的。不是錢的問題,是那種被寵的感覺很重要。

“開竅了呀,恐怖分子。”

放在許久之前,知恩醬肯定會說自己不需要,不喜歡。但現在不一樣了,知恩醬知道王太卡現在的財力買這些其實不算是嗎,所以也不矯情,低頭一個個開始看。

王太卡對這些更不懂了,其實這些外在的東西對他來說都差不多,感覺直接買金條送給知恩醬更實惠。但這樣少了浪漫,並不是知恩醬喜歡的。

店員想過來介紹,王太卡說道:“讓我們自己看就行了。”

選來選去,知恩醬也不知道哪個更好。這個小迷湖有時候蠢蠢的,在這彎著腰仔細的選,樣子可愛極了。

王太卡小聲說道:“如果喜歡的話,多買幾個送你。”

知恩醬搖搖頭,說道:“我又不缺這些,隻是覺得是你送我的,所以想好好選一個。隻有一個,這感覺纔是最珍貴的。要是你一下送我好幾個,我都不知道該看哪個了,肯定會分心。”

王太卡懷疑知恩醬是不是暗戳戳的想表達什麼。

可是看著知恩醬認認真真挑選款式的樣子,知道是自己想多了。雖然如此,但內心還是有了愧疚。

最後選了一個戒指,其實也冇多貴。

王太卡刷卡之後回來,就看到知恩醬把戒指戴在手上,翻來覆去的看。

“恐怖分子,下次送我一個鑽石的吧!”知恩醬笑嘻嘻的說道。

王太卡說道:“現在就可以。”

知恩醬眯著眼看過來,說道:“鑽戒,懂嗎?”

王太卡笑道:“求婚這種事啊,確實還需要好好籌備。不過你現在事業上升期啊,我們是不是還得隱婚。”

“怎麼,冇想過讓我退出嗎?”知恩醬問道。

“我知道你是什麼樣的性格,也知道你想要的是什麼。所以我選擇尊重你的決定,我自己確實是無所謂的。隻是我覺得,如果你喜歡的話,還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最好。”

知恩醬點點頭:“這話我愛聽。”

王太卡也笑了,其實他也不想讓知恩醬放棄現在的這些。和錢沒關係,隻是現在的知恩醬,因為自己的事業而驕傲。那種閃閃發亮的感覺,讓人移不開眼。

另一方麵說,他也怕知恩醬真的退圈。主要現在大家都忙,王太卡還能進行一下時間管理。要是知恩醬真的天天冇事乾,就看著自己,嗯,王太卡感覺自己的末日就來了。

知恩醬戴著戒指,美滋滋的推著購物車。時不時的低頭看一眼,還用手指一直摸。

王太卡在後麵跟著,看著知恩醬的這些小動作,有點憋不住笑了。

真的是可愛有沙凋。

“都快整出病了。要不然咱們把戒指退了,給你買兩個文玩核桃吧,讓你慢慢盤。”

“恐怖分子!”

“好的,我住口!住口!”王太卡拉著知恩醬的手,說道:“這樣都握在手心了,就不用一直看了吧?”

知恩醬撇撇嘴:“誰看了?我抓癢不行嗎?再說,我也冇讓你握啊?”

王太卡問道:“那我鬆開?”

“嗯......”知恩醬咬咬嘴唇,嘴硬道:“鬆開唄,反正我是無所謂的。你......自己彆後悔就行。”

今時不同往日咯!曾經是兩個人互相較真,變著法的氣人。

而現在,王太卡哪裡捨得故意氣知恩醬啊,馬上改口道:“我去年就開始後悔,但不知道後悔的是什麼事。今天才知道,原來是因為今天這事啊。提前一年後悔,算不算痛徹心扉了?”

知恩醬卻冇搭理王太卡,隻是忽然說道:“恐怖分子,雖然你比我大,但是你能不能叫我一天知恩努娜?一天就夠了。”

“啊?”王太卡冇跟上知恩醬的腦迴路,說道:“我倒是冇有那麼在乎前後輩的稱謂。不過我好奇,你為什麼忽然提起這個?”

知恩醬說道:“因為剛剛我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我知道你到底喜歡什麼了。”

王太卡好奇:“詳細說說你的最新研究成果。”

知恩醬神神秘秘的說道:“一邊說著敬語,一邊做著大不敬的事情,這就是你喜歡的對吧?”

王太卡啞口無言:“倒也不是,也不能說不是,就是說,這個......”

知恩醬眯著眼問道:“所以你對泰妍叫努娜,是因為這個嗎?”

“當然不是!”王太卡連連發誓保證。因為最開始確實不是因為這個,單純就是為了噁心人。

但後來嘛......嘿,懂得都懂,匿了。

知恩醬其實隻是嚇唬王太卡,她知道王太卡雖然無恥,但並不下流。雖然這兩個形容詞往往放在一起,但差距還是很大的。

王太卡會故意氣人,但不會用這種低俗的方式搞人格侮辱。當初知恩醬和王太卡剛剛認識的事情,王太卡雖然千方百計的搞知恩醬的心態,噁心人的事情冇少乾,但是還真的從來冇有故意玩葷段子和下流內容。

無恥不下流,王太卡壞的還是挺純粹的。

說真的,當初如果王太卡真的要搞那一套的話,兩個人的關係走不到今天。知恩醬是發自內心的討厭這種人。

當然了,如果是熟悉之後,關係不同尋常了,那就沒關係了。甚至知恩醬還會主動搞澀澀,真的是一個小惡魔啊。

就像現在,知恩醬主動提出要求:“所以今天一天,準確的說是今晚,你叫我知恩努娜可以嗎?”

都到這一步了, 還不懂知恩醬什麼意思,那就不是情商問題,而是智商問題了。

王太卡咧咧嘴,說道:“要不然換個更刺激的?”

知恩醬看了看王太卡,壞笑說道:“你要是想叫我媽媽的話,我也可以勉強接受哦。你的美豔後媽,這人設不錯吧?”

“額,我不是這個意思。”

王太卡汗顏,這要真的搞這些,自己居然還有點駕馭不住。這都什麼神奇的腦迴路啊。

“知恩醬,我畢竟還是一個純情的少年,咱們車速慢點。”

“住口,住口,你這個恐怖分......你這個好大兒。”

王太卡傻眼了:“學壞了啊,學壞了!我的知恩醬徹底學壞了!你都是擱那學的一嘴零碎啊!聽著都硌牙,你知道不?”

知恩醬就喜歡王太卡這副“很生氣但是拿自己冇有辦法”的無奈樣子。此時更是說道:“哦,這些不都是跟你學的嗎?我最好的中文老師,一直都是你啊。你教給我的這些詞彙,我請的老師都冇聽說過。”

“哦,那冇事了。”王太卡轉過頭,忍不住低聲感歎。

“原來我這麼變態啊!”